全球高武

楚南咬緊牙關,平靜的臉色終於被打破,他變得猙獰起來,眉心與瞳孔內都有紫芒衝出,這時他的精神力完全通過鼎內玄陣達到其中,手上的靈火如飛舞的蝴蝶,追蹤著九級玉火果的位置。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如此耗神耗力的操作持續了兩個時辰,終於,古葯鼎的停止了旋轉,九級玉火果完全與其它的材料融為了一體。

但這時,楚南的神情卻是更加的凝重,因為即將開始凝丹。

以剛才九級玉火果融化的反應來看,凝丹的威勢恐怕會更加驚人,而一旦稍有差池,就將功虧於潰。

就在這時,古葯鼎內傳來了一聲聲如雷一般的轟鳴聲,並且鼎外都冒出了刺目的光芒。

「轟」

古葯鼎內一聲爆破聲響起,龐大的能量反震向楚南。

楚南狂喝一聲,肌肉賁起,一根根血管浮現出來。

這時,楚南喉頭一甜,一口鮮血噴出,鮮血在他體內呈現金黃色,但從血管里一出來,就立刻恢復成了鮮紅的色彩。

「轟轟轟!」

古葯鼎內再度傳來能量爆破之聲,接連三響,楚南的眼珠子都似要爆出來一般,身上的皮膚肌肉都在瞬間被撕裂了開來。

好在楚南的身體強度再度跨了一大步,否則,楚南別說堅持不住,就算堅持了下來,必定元氣大傷,傷及根本。

「噗」

楚南一口鮮血噴在了古葯鼎上,手上的靈火剎那間收了起來。

古葯鼎落地,丹鳴之聲不絕於耳。

楚南嘴角勾起,身體卻是直直往後倒下,昏死了過去。

在楚南昏迷之時,他身體上的傷口迅速癒合恢復,很快就一點痕迹都看不到了。

但是在楚南體內,他的丹田之中,卻是起了一陣旋風,開始以順時針不斷的旋轉。

而就在這時,楚南丹田中的陰煞靈火興奮的撲了過去,但就在要鑽進旋風中時,它卻停了下來,在它旁邊,銀色的人形靈火出現,它扇了扇背後的銀焰之翼,那臉上的五官突然變得清晰了起來,連頭髮都有了。

這模樣,整個就是一個能在掌中起舞的美女精靈嘛。

驀地,這人形靈火衝進了旋風之中,頓時,一道道銀光在旋風中閃爍著。

這時,那一團黑煞靈火才緊隨其後沖了進去,旋風之中又有了一絲絲的黑光。

過了許久,楚南睜開了眼睛,他似乎還沒有意識到身體里的改變,他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所煉製的升****上,記得那丹鳴之音應該是成功的跡象。

楚南翻身而起,撲向了那古葯鼎。

楚南舔了舔嘴角,上面是乾涸的血跡,沒有腥味,倒是有點清甜。

他伸出了手,心裡沒來由的有些緊張起來。

深吸了一口氣,楚南手一揮,鼎蓋翻了起來,頓時,鼎內蒙蒙的紅光透了出來。

楚南往鼎內看去,就見得鼎中躺著五顆龍眼大小的紅色玄丹,丹上如同暈著一層柔和的火光,上面有深深的八道丹紋。

「咕咚」

楚南咽了一口口水,繼爾狂喜大吼一聲,八級升****,還是五顆,他成功了,不枉他費了如此多的心思,吃了這麼大的苦頭。

楚南小心翼翼的將五顆升****裝好,然後走出了修鍊室。

洗了一個澡后,楚南開始了他許久末曾有的真正意義上的睡覺。

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陽光明媚,透過窗檯灑入了房間里的大床上。

楚南毫無預兆的睜開了眼睛,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他有一種感覺,他已經在突破到玄王境的關口上了。

楚南歪頭看去,發現天香正趴在他的床頭,睡得十分恬靜,他微微一笑,伸出手在她臉上輕撫了一下。

天香卻是沒有醒過來,反而嘴角微微翹起,睡得更香了。

這時,楚南下了床,來到窗檯前,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睡著的感覺倒是許久沒有體會了,感覺不錯。

或許是楚南遮擋住了陽光,天香睫毛動了動,睜開了眼睛,一扭頭,就看見楚南伸懶腰的動作。

也不知為什麼,天香會覺得有些好笑,本能的笑出了聲。

楚南轉過身,突然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床邊,與天香臉對著臉。

「啊……」天香的笑聲猛地轉換成驚懼的叫聲,身體如彈簧一般彈起,但卻失去了平衡往後倒去。

楚南伸手一抄,摟住了天香的腰,把她拉入懷中。

四目相對,天香無辜的大眼睛開始亂轉,變得慌亂起來。 ?楚南帶著一絲壞笑,慢慢朝天香的小嘴湊去。

只見得天香的眼睛開始睜大,小嘴唇也開始微微的輕顫起來,心臟撲通撲通狂跳,想要逃開,身體卻僵硬的與一座雕塑無異。

就在楚南的唇要觸及到天香的小嘴時,楚南直起了身子,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道:「要不要這麼緊張?」

天香長長吐出一口氣,僵硬的身體放鬆了下來,目光閃爍著不敢與楚南對視。

「好了,不逗你了。」楚南笑著道。

天香拿來了楚南的衣裳,一聲不吭的替他穿上,每一絲褶皺都被她撫得平整。

楚南去刑堂找到了妮可,無視裡面血淋淋的場景。

刑堂是楚門三大堂,地位非同小可,門中所有人提及刑堂都是瑟瑟發抖,吸血女王的名頭與恐怖劃上了等號。

但是,楚門勢力的膨脹,自會引來各方勢力覬覦,他們會在楚門安插釘子,甚至策反門徒,楚門對維持內部純凈一直保持著高壓姿態,總會有門徒被牽涉進來。

「主人,你醒了!」妮可見到楚南,那一身煞氣頓時消散得乾乾淨淨,取而代之的是溫柔的笑容。

刑堂一眾人面不改色,目不斜視,對於這吸血女王的雙面性格早了解了,當然,她溫柔的這一面只有在面對門主時才會展現出來。

楚門三大堂中,刑堂,暗堂堂主都是楚南的女人,殺堂堂主也是楚南的奴僕。

可以說,只要楚南完全掌控這三大堂,楚門就算再怎麼動蕩,他的地位都穩若磐石。

兩人來到刑堂妮可的私人空間,楚南抱著妮可嬌柔的身軀,問道:「這些天,實驗進行的怎麼樣了?」

妮可目光頓時散發出光亮的神采,她道:「雖然還沒有最終確定,但是已經有了一些眉目,的確如主人猜測的那樣,參加試驗的血族,獸人與邪靈門徒在完全不吸收天地之力,而全都使用天地靈物來修鍊后,他們對於人類鮮血,心臟與靈魂的渴望都開始下降,所以我覺得,人類與三大種族天敵關係,應該是天地之力的變化會引起來的。」

楚南點頭,這就是說解決問題的根本方法還是在於這天地間的能量,但是想想也覺得頭大,改變天地之力,這無異於天方夜譚,但是能量晶石與天地靈物畢竟是有限的,這個世界這麼多的血族,邪靈和獸人,就算把七星大陸所有的資源都開採出來,都應付不了如此龐大的基數,所以,目前來說,就算他知道了原因,他還是沒有好的辦法。

但是,知道了原因,就會去尋找辦法,他楚南做不到,不一定其他人做不到,不一定他們的後人做不到。

「實驗再繼續下去,我要看最終結果。」楚南道。

妮可點頭,道:「我明白的,主人。」

這時,楚南帶著笑容咬著妮可的耳朵道:「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已煉製成功了升****。」

啊!

妮可驚喜的望著楚南,雖然她不需要升****,但是她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楚門的實力又會有一個跨越式的飆升。

通脈丹奠定了楚門的中堅力量無以倫比,而升****的出現,將會讓楚門的核心力量如火箭一般噴發,王級強者帶動將級強者,將級強者帶動兵級強者,一統迷霧荒原已經不再遙遠了。

「主人,一共有幾顆?」妮可問。

「五顆。」楚南回答。

「太好了,五顆升****就能造就五個王級強者,五個王級強者……」妮可這麼一想,便有些說不出話來了,楚門再多五個王級強者,那會是什麼樣的一副光景?

「我要舉行一個贈丹儀式,實現我對薛斐的承諾,當然,還有亦寒,先期就他們兩個人,剩下三個名額,我會讓門中的將級天才自己爭取。」楚南道。

……

一個驚人的公告在楚門裡一經發出,頓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不,應該說是引起了瘋狂的轟動,不僅僅是在楚門內部,在整個迷霧荒原範圍內,這個消息都如同核彈一般迅速散發開來。

這個公告的內容就是三天後,楚門門主楚南召開門內大會,舉行贈丹儀式,要將兩顆八級升****贈於對楚門貢獻巨大的總管事薛斐與暗堂堂主篤亦寒。

八級升****,能讓九級玄將直接打破壁壘衝擊到玄王境界的超級玄丹,無數人一聽說,連口水都嘩嘩直流。

當初楚南推出的通脈丹,吸引了無數天才加入楚門,使得楚門的實力完成了一次質的飛躍,而這一次楚門再出通往玄王之路的升****,其核心力量恐怕將會是任何一個單獨的勢力都無法比擬的。

「八級升****,楚門這是要逆天了,那些修鍊局限將決的天才,那些卡在瓶頸數十年的將級巔峰強者都會為之瘋狂的。」

「如果我真達到了這要求,讓我跪舔也要加入楚門。」

「楚門在迷霧荒原已無人可擋,這天勢必要變了。」

無數人議論紛紛,有的激動,有的無力,有的落寞。

楚門城堡的地下,是密密麻麻的修鍊室,地底是一座玄力大陣,每個修鍊室都有各種小陣,控制著天地玄力的濃度,不同等級的門徒擁有不同等級的修鍊室。

幾乎在同一時間,兩間七級修鍊室的門打開了,花妞與大牛走了出來。

兩人身上的氣勢已經截然不同了,花妞是凌厲,大牛是厚重,兩人都差不多在同時晉級了。

一出修鍊室,兩人就去拜見楚南,楚南在他們心裡,已經被神化了。

花妞與大牛跪在楚南的面前問安之後才爬起來,興奮地望著他,就像是兩個在等待著家長誇獎的孩子。

「還不錯,但是做我楚南的弟子,這是必須的,我對你們的滿意度如果是一百分的話,你們現在大概是七十分,明白嗎?」楚南淡淡道,其實他的心中是欣喜的,徒弟已經收了,他自然希望他們能不斷的進步,他們現在代表著是他的臉面。

「明白了。」大牛挺著胸膛大聲道。

「明白了,可是師傅,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得到一百分呢?」花妞問道。

「如果你們超越了為師,那麼你們就能得到一百分,如果你們只能達到為師的程度,那麼你們最多是九十五分,如果你們連為師的程度都達不到,那你們最多只有九十分。」楚南道。

花妞與大牛面面相覷,超越師傅,那師傅還是師傅嗎?再說,師傅在他們的心裡高不可攀啊。

「混賬。」楚南突然大喝一聲,直接將花妞與大牛嚇得一哆嗦,一下子跪了下來。

「你們是我楚南的弟子,我來告訴你們師傅是什麼,師傅不是用來崇拜的,師傅就是用來超越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所以世界才能不斷的往前邁進,所以才會不斷有新的境界和層次出現,你們連這點夢想都沒有,怎麼能讓為師為你們驕傲。」楚南一臉嚴肅的冷冷道。

兩人懵了,楚南的話在他們聽來是不可想像的,但是偏偏震聾發聵,不斷的盤旋在他們的腦海里。

「師傅,我明白了。」大牛目光閃爍,大聲吼道。

「師傅,我也明白了,不想超越師傅的徒弟不是好徒弟,雖然這個目標很遙遠,但是我會拼盡一生之力去朝這個目標靠攏,我一定要會成為師傅的驕傲。」花妞抬頭,目中雖然帶著淚光,但卻堅定無比。

楚南這才收起了嚴肅的神情,溫和的笑了起來,他來到兩人面前,伸出手拍了拍兩人的肩,道:「明白就好,師傅只是引路人,路還是在你們腳下,只有你們自己征服的路才屬於你們自己的路。」

楚南說完就走了出去,而他後面的妮可也跟了出去,當她來到兩人身邊時停了下來,笑道:「你們兩個真是幸運的傢伙,不要辜負你們師傅對你們的期望。」

「知道了,師母。」兩人回答道。

自此,楚南幫兩個徒弟打開了思想上的一扇門,很多時候,境界的提升不是緣於你的身體,而是緣於你的心境,心尚且處於卑微之中,又如何能衝破靈魂的桎梏?

朝陽初升,驅散了天空中的霧霾,帶來了清新冷冽的空氣。

楚門城堡頂空,一束光芒直衝天際,而後,各個被楚門佔領的城市都有光芒呼應。

「咚咚咚……」震天的鼓聲傳透整個無界之城,楚門龍旗高高飄揚。

整座無界之城如同瞬間蘇醒過來,各大街道上突然多出了無數密密麻麻的四大種族人群,這些都是來看熱鬧的,因為楚門說過,外人也可觀禮,不過只能在最外圍了。

而在楚門城堡之外的巨大廣場里,這裡已經里三層外三層全是楚門門徒以及軍隊骨幹。

在最上方的台上,楚門總管事薛斐,殺堂,刑堂,暗堂,丹堂,陣堂,器堂六大堂主齊聚,麥獨秀,天殘地缺二老皆在,除了蒙娜靈王沒有來,五大王級強者是聚齊了,那氣勢,直接在無界之城上方凝成了一片王雲。 ?在外圍,聚集大批觀禮之人,大多數是來看熱鬧的,也有一些是別有用心來刺探情報的。

「恭迎門主。」這時,六大堂主齊齊站起來喊道。

「恭迎門主。」楚門在場的所有門徒大聲呼應。

瞬間,楚南憑空出現在了台上的主位上,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出現的,因為就算是在場的王級強者也沒有捕捉到他的軌跡。

萬眾矚目,大多數人用看神一般的目光看著楚南,楚南的內心是有些激動的,他以及他的楚門混到這一步,其驚險自是不用贅述。

不過很快,他的心便平復下來,這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堆起的一個小台階,他要的是通天之路,所以,他還遠不是得意的時候。

楚南舉起手,四周頓時一片安靜,不過氣氛卻是依舊熱烈。

「感謝諸位來參加楚門的贈丹儀式,本門主不久前煉出了一爐八級升****,為了獎勵門中最出色的功臣,決定對其給予八級玄****的獎賞,不過在這之前,我們還要對楚門各級表現優異的門徒進行獎勵,對楚軍之中有貢獻的將士進行獎勵。」楚南緩緩開口道,他的聲音不大,卻在每一個人的耳邊清晰的響起。

此話一出,原本認為只是來作見證的楚門門徒與楚軍將士一下子都激動了起來,所有人都在心中猜測著誰會獲得獎勵。

誰都知道,楚門規矩極其嚴苛,但其福利也是其它勢利所望塵莫及的,而且門主楚南向來慷慨,只要對楚門有貢獻的,一定會有重賞。

而在今天的儀式上得到獎賞的,肯定不會是一般的獎勵。

楚南回到他的主位上,而總管事薛斐站了出來主持。

薛斐依舊戴著半邊銀色的面具,那露出來的半邊臉極其英俊,但他的鬢間,卻是多出了幾根銀絲。他的心中是極其激動的,因為他知道,他將得到八級升****的獎勵,他為了楚門費盡心力也是值得的了。

「楚門外門門徒將有一百人得到獎勵,他們將獲得成為內門門徒的資格,通脈丹一顆,玄晶一百萬,二品玄器一套。」薛斐大聲道。

頓時,外門門徒那一邊立刻氣氛熱烈激動,成為內門門徒是幾乎所有外門門徒的心愿,更別提後面三樣獎品,每一件都能把人砸暈了。

在觀禮人群里,無數人口水直流,目泛綠光,有一些之前參加過幾次楚門門徒召選都沒入選的更是嫉妒的發狂,而一些從沒有參加過的也不禁心動了,這樣的獎勵,整個七星大陸都沒有吧,這只是外門門徒的獎勵,內門門徒,精英門徒肯定是更加驚人的了。

「現在,念到名字的外門門徒都站到台上來,沒有到場的由門內代為保管,回來后自取。」 官家太太 薛斐道。

而後,薛斐開始念名。

一個個外門門徒在聽到自己的名字后興奮的跳起來,激動萬分的上了台,看著台下的同僚露出羨慕嫉妒的目光,這心裡別提有多爽了。

而沒有念到名字的,開始在心裡暗自較勁,他們也要努力了,堅持在下一次輪到自己。

「唉,那傢伙的位置本是我的,上一次護送一支商隊,他斬下了賊首,本來我是先他一步,結果就因為腳底打了一下滑,被這小子給搶先了。」有一個外門門徒輕聲嘀咕道。

「二毛子,你就別吐酸水了,他斬下了賊首,是拼著挨了三刀二槍,你當時腳滑了?我看是你腿軟了吧。」旁邊有人不客氣的揭了他的老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