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楊羽剛剛側身進入這密室之中,還未等華青的心神落定,伴隨著石門關閉的聲音,楊羽便直接俯身往華青唇上親吻而去。

因為焦急,他第一次親吻並沒有親吻到華青的嘴唇,而是親吻到了華青的鼻尖。

而此時,華青亦是反應了過來,待楊羽溫熱的嘴唇碰觸到她的鼻尖,因為她也在想念楊羽的溫存,所以就在那一刻,她微微抬了抬頭。

楊羽喘著沉重的呼吸,焦急的探尋了小會兒,就在他著急到不行的時候,華青那柔軟的唇瞬間覆蓋上了他的。

一切有些突然,楊羽剛剛觸碰到華青的唇角,便止住了動作,恍然若一夢。

當他動作停滯的時候,華青已經迎著他的唇角,緊緊的吻了上去。

「唔–」

溫熱的所在,楊羽支吾了一聲,瞬間如夢初醒,心中一喜,身子瞬間猶如放置在火爐之上燒烤一般。

分外難受!

而此時,一直擁著華青的手臂也瞬間開始不安分起來,原本一手攬著她的腰肢,一手擱置在她的翹臀之上。

此時,他一手翻轉,便開始扯動華青那隨時都會掉落的衣衫,而另外一隻手,也極其不安分的開始揉捏著她的翹臀。

華青瞬間便感覺到了,嬌軀扭動著,感覺一陣電流而過,本來是想制止的,可是在這個時候,在楊羽此時的心中,就變成了應和。

最最歡愉的應和,這也是楊羽一直在想的。

「嗚嗚–」

原本的嗚咽之上,瞬間變成了一種驚恐的拒絕之聲,這樣的聲音楊羽再熟悉不過。

可是此時,他已經顧不上這一切,想想,他已經與她有許久沒有纏綿了。

這麼久沒有纏綿,他正怕她會忘記了自己!

心中想,他手中的動作便又加快了許多,因為焦急,此時他已經將華青的衣衫扯落了一半。

一陣衣衫抖落的聲音,瞬間華青便香肩半露,見華青嘴上再反對,他便將目光放在了香肩之上。

正欲俯身去親吻,而此時,華青卻突然將手從他胸前拿出,雙手抵擋在了楊羽的胸前。

瞬間,楊羽的動作便被華青瞬間止住,見之,楊羽便急了,原本灼熱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就快要炸開了的氣球。

一見楊羽那如狼般的眼睛,華青知道,若是此時正的阻止住楊羽的動作的話,接下來的自己一定會被弄得很慘。

所以一見楊羽的模樣,她瞬間便將小手放下,見心愛的女人放棄了抵抗,他便覺得有機會,而剛剛停住動作的兩隻手,又瞬間開始再行動。

「嘩啦–」

輕微的一聲響,原本半落的衣衫,瞬間從華青的肩頭滑落到了地上去,此時,她的整個人幾乎全部呈現在他的眼前。

華青驚呼了一聲,知道這下是真的阻擋不了楊羽的行動了,所以,她便不再反抗和猶豫。

此時,楊羽特意的半彎著腰,華青自然知道他辛苦,腳下輕巧一動,一個飛旋,伴隨著她全部衣衫的滑落,兩人齊齊的撲到在了石床之上去。

華青的直接,讓楊羽心中歡喜不少,待到了石床之上,楊羽便不再猶豫,瞬間開始上下其手。

自然,華青也不好拒絕,想到自己口中還有液體靈氣在,她便俯身,直接吻上了楊羽的唇角。

嘴唇想合,華青貝齒輕啟,慢慢的將口中的液體靈氣推送了出去,瞬間,楊羽只感覺妻子口中有什麼香甜傳出。

不由得,他的親吻又更深了些,試圖得到更多。

一陣靈氣瞬間自兩人的嘴唇最終溢出,漸漸的將兩人融合在其中,最終只剩下兩個模糊的輪廓,以及契合到不分彼此的身體。

嬌吟有聲,楊羽心中激動不已。

最終得到心愛女人的全部溫存,他終於確定,她對自己的情感依然分毫不改。

之前的擔心與懊惱,以及那些患得患失的糾結心情,此時全部煙消雲散。

山洞之中,只聽兩人呢喃之聲。

這世界的一切在這一刻,都與這兩人無關。

他們要的,只是簡單的相伴到老而已。

世間的任何東西都不可能再分開彼此! ?許久之前,銅錢門就想與無雙宮聯合起來共同應付將來的危機,那個時候,一門一派實力差不多。

又因為地勢相隔比較遠的緣故,最終這個計劃擱置了。

最近發生的許多事情,明明白白的告訴了這一門一派,像他們這樣的小門派,若是想在夾縫中求生存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結盟聯合起來。

其實,面對如今無雙宮基本毀於一旦的情況,楊悲風是從心裡反對聯合的。

本來銅錢門就弱小,就算之前將吞天幫滅掉了,可是在世人眼裡,他們依然非常弱小。

並且,這還是個事實!

之前無雙宮還存有實力的時候沒有能夠結盟,而如今無雙宮的弟子剩下的也不過十人,再聯合,似乎也沒有什麼意義。

因為若是一旦聯合,銅錢門還必須分散出一部分的精力來護衛無雙宮的安全。

如今除了落城三首之外,小勢力基本被滅了個乾淨,就算有運氣好還存在的,也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還未明白落城目前的情勢,此時跳出來,豈不是和落城三首作對?!

一旦與落城三首,哪怕是其中一首作對,小勢力的下場都會很慘的。

之所以楊悲風此時還願意結盟,一是沒有了更好的選擇,二是因為這原本就是之前他們的計劃,只不過這計劃變成現成的時間晚了許多。

更重要的是,卓冰亦是幫襯著無雙宮的,還有關葉心還有官天,還有華青。

有他們的存在,能夠勝利的機率就會大許多,如今楊悲風已經沒有之前那般風華意氣,一切也只能依賴他們。

合計了一番,楊悲風這才同意與無雙宮的聯盟,同時,在命令楊玉冠將精英弟子帶來無雙宮的同時,亦是讓楊玉冠將掌門印璽給帶了來。

雖然無雙宮的宮主印璽丟失了,但是此時已經是到了萬分危急的時刻,所以也不能再顧慮許多。

無雙宮宮主印璽丟失的事情,已經是人盡皆知,並且無雙宮還放出話來,就算是有宮主印璽也不能繼任宮主之位。

因為此時,無雙宮已經與銅錢門結成了聯盟。

沒有宮主印璽,便用的是所有無雙宮倖存弟子的名字,每一個人將自己名字認認真真記錄在聯盟書之中,證明此次結盟生效。

無雙宮本就有這種宮規,謂之投票表決,實際上之前趙影拿不定主意的時候,就這樣做過。

此次全部無雙宮倖存弟子簽名,那麼便證明此次結盟是生效的,代表了全部無雙宮弟子的意願。

其實趙嬈在許久之前,也想和無雙宮聯合,並且也一直在努力的做著這件事情,包括與關葉林成婚,也是這計劃的一部分。

當然,他們是真心相愛的!

可是,當她真的面對結盟之時,又猶豫了,一來自己不是宮主,沒有宮主印璽,二來是因為她看不到未來。

如今無雙宮基本算是斷了根基,聯合或者不聯合,其實意義都不大了。

好在,聯盟成功了,並且楊玉冠代表銅錢門的意願,承諾了,一定會全力幫無雙宮尋回宮主印璽。

聯盟成功,便證明那被人盜走的宮主印璽失去了效用,但是這畢竟是無雙宮權利的代表,非常有必要尋回。

見一切順利,卓冰心中安慰不少。

如今無雙宮已經沒有再守護著的理由,加上無雙宮弟子減少,能力不足,所以在大家的商量之下便決定,由楊玉冠護送無雙宮剩餘的弟子

回去銅錢門。

讓無雙宮弟子暫時居住在之前吞天幫的地方,那個地方已經修好了高樓,還是官天吩咐修建的。

如今終於是派上了用場。

七個弟子被護送著離開了落城,黃鸝很想留下,但是趙嬈卻吩咐她照料其她弟子,且要去迎風樓與寒雲聯繫。

其中趙嬈與顏容以及姜如玉留下了,此時,還是需要無雙宮的人主持大局的。

雖然華青之前說過,要讓銅錢門精英弟子留在無雙宮,但是依照現在無雙宮一無所有的情況看,再留下已經是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連最起碼的吃飯問題都不好解決。

楊玉冠知道此次百鬼劍君的厲害,也知道百鬼劍君受傷,所以現在是護送無雙宮弟子去銅錢門的最好時機。

楊羽說過,百鬼劍君是和那些屍體是一體的,確切的說,那些屍體供養了陰氣給百鬼劍君,一旦百鬼劍君受到重創,那麼那些屍體暫時也無法被靈活運用。

一切安置妥當,一直心事重重的趙嬈終於覺得解脫了許多,整個人軟綿綿的坐在石桌旁,連一向最喜愛的香茗都不顧了。

卓冰就坐在她的身邊,伸出手去,搭在她的手背上,輕輕的拍了拍,安慰道:「不用擔心,如今事情都解決了。」

「是。」

趙嬈有些恍然的點頭,抬頭看,正看向華青消失的方向。

卓冰知道趙嬈心中所想,頓了頓,她又微微笑著安慰道:「放心,楊羽前輩無礙,華青前輩會替他療傷的。」

「之前也是我太任性了些,惹怒了華青前輩。」

趙嬈微微搖頭嘆息,面色悲苦,她現在要做的,應該是向華青道歉。

「無妨,前輩是不會放在心上的。如今她還有事情要做,只怕短時間內,是無暇顧及這裡了。」

「嗯,這些事情我們也不好多問,亦是幫不上什麼,唯有將手邊的事情處理好,讓前輩不要挂念才是。」

對於卓冰的話,趙嬈是十分相信的,聽到她的安慰,趙嬈便覺得心裡的石頭終於是落了地。

「是,如今我們要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等前輩將事情處理完畢歸來。」

卓冰點頭,遙遙的望了望,因為樹木的遮擋,她並不知道華青和楊羽是否還在那活的靈氣之眼裡面。

活的靈氣之眼裡面靈氣濃郁,她倒是不用擔心楊羽的安危,她現在擔心的還是官天。

無雙宮裡面的靈土被人竊取,官天失去了最後一絲救命的機會,而關葉心那裡尋找靈石又是遙遙無期。

靈石也是很難尋找的,還好,關葉心對靈石的感應力比一般修仙者要強悍許多,所以這點她倒是不用擔心。

尋找靈石之地,是些妖獸之類的,這一點卓冰也不用擔心,關葉心雖然才剛滿十三歲,但是這麼些年發生的事情,早已讓她能夠冷靜的面對一切了。

兩人沉默了小會兒,姜如玉與顏容也休憩得差不多,兩人正往她們這裡來。 ?就在卓冰和趙嬈等人商量下一步行動之時,華青已經替楊羽療傷完畢,將他的一切安置妥當,她也急匆匆的離去了。

有了這活的靈氣之眼,加上先前的液體靈氣,華青不用太擔心楊羽,現在她擔心的,依然是官天。

如今靈土無望,她也只能為官天尋找另外的療傷方法。

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最適合的人,自然不想官天那麼快就隕落了。

華青的手中有之前楊玉冠匆忙之下給的玉佩與髮絲,這是尋找官天最直接的東西。

因為官天此時所在的地方,就是在老仙居的方向,所以華青便徑直往老仙居的方向行去。

此時正是入夜時分,因為這一次屠殺事件的發生,使得一到傍晚落城除了幾個膽大不怕死的人之外,還真沒有什麼其他人在街上遊走。

所以華青好似幽靈一般穿越過民居街道,也沒有人看見。

焦急的她,腳下猶如生風,直接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全力往老仙居附近奔襲而去。

別人要在許久才能到老仙居附近,華青用了不到一個時辰便到了老仙居附近。

她先是在老仙居上空盤旋了幾圈,隨即便落在了老仙居最背面的位置,那裡最是掩人耳目,同時,那裡也是之前顧憐生去尋找珍稀靈藥的必經之地。

老仙居此時只有四個光頭小孩和一隻狐狸,所以就算是有什麼東西經過,只要不是危險,雙瞳都是發現不了的。

而且官天之前嚴厲吩咐過,要讓雙瞳保護好這四個光頭小子,若是沒有敵人打上門來,那他們就不能亂跑。

四顆滷蛋依然過著之前沒有食物,隨意充饑的日子,也發現不了他們的身邊有一隻狐狸在保護著自己。

沒有大人在,他們是孤寂的,可是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許久,慢慢的,他們也就習慣了。

華青落在一面山壁之下,前方是山壁,上面隨意生長著野生植物和樹木,荊棘四處都是。

而在她的後面,則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林子,裡面亦是生長著荊棘野草,看起來真的是荒無人煙。

四處查探了一番,確定沒有人跟蹤,也沒有人發現自己在這裡,華青這才回到原地,將楊玉冠給的玉佩拿了出來。

發訣念動,靈氣慢慢升騰而起,漸漸將那白玉玉佩包裹在了其中,而在她的身邊,亦是出現了如夢似幻的情景。

玉佩慢慢從她手心的虛空中之中升騰而起,伴隨著絲絲靈氣,最終超過了華青的頭頂,華青抬頭,手中還依然維持著托舉的動作。

漸漸的,玉佩越過了她的頭頂,也越過了樹的一般高度,同時,一向安分的玉佩也開始旋轉起來。

動作緩慢,猶如羅盤在尋找方向一般,彼時,玉佩已經到了樹梢之上去,且有繼續往上升的趨勢。

華青見之,便隨在其後,飛奔到了樹梢之上去,單腳站立在樹梢之上,猶如一隻小巧的蜻蜓。

而此時,玉佩也停止了旋轉,玉佩前方正對著一個方向,華青眯眼看了看,那裡,是此處山巒最高深的地方。

遠遠的看,似乎那裡是被四面山壁隔絕開的另外一個世界,並且,那些山巒看起來好像不容易通過。

也唯有那個地方與這四處的景緻不同,那裡,確實是藏身的好地方。

山巒的四周,似乎有隱隱的結界若隱若現,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層夜霧將那裡覆蓋住一般。

這些東西,華青怎麼會不認識,如此,她便更加肯定心中猜測。

華青的腳下頓了頓,手指輕輕一勾,那玉佩便到了她的手心之中,她將其握住,然後認真收好,這才往前面行去。

「看來,救下關義小子的人並非是什麼俗世之人。」

一面往那邊去,華青一面自言自語,遙遙望了一眼,突然就笑了。

也不知道楊玉冠是個什麼運氣,竟然能夠認識這般高手!

不過,這樣也好,那麼就證明官天暫時沒有什麼事情,也虧得楊玉冠認識這麼厲害的人,不然她可就要收到官天的死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