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楊晨軒貸款時,市裏找他要了一個工廠發展計劃書,計劃書裏面,寫的那叫一個好,如果真建成,就算把現在西方那些先進國家的工廠拿來對比,都不會遜色。

如果在這之前,市裏領導還對楊晨軒停留在欣賞的層面,看了楊晨軒那張圖紙,以及楊晨軒急急忙忙開工,領導已經確定,楊晨軒不是空口白話。

市領導找陳正東談過話,問楊晨軒的建設計劃,從今年年底開始,他要在一年半之內,把那一萬人規模的大工廠給建設完畢。

確定了楊晨軒的計劃以後,市領導終於開了一次大會,決定全力扶持楊晨軒,在手續、貸款、稅收等等方面,都會給予很大的扶持,只是這些楊晨軒還不知道,是內部會議決定的。

市領導放着那些已經身價數百萬的企業老闆不扶持,去扶持還是高中生的楊晨軒,這是有風險的,卻也是看中了楊晨軒給畫出來的美好未來。

話歸正題。

楊晨軒聽到金紅衛這話,意識到了一些什麼,輕輕一笑:「金行長過獎了。」

說話間,大家已經到了之前那家汽貿店。

這家店叫「恆源汽貿」,蔣成確定是這家店以後,拿出早準備好的錄音機,按了錄音。

蔣成準備好以後,幾個人準備進門。

楊晨軒他們剛到門口,一個銷售員就迎了出來,本來臉上還帶着笑容的,看到楊晨軒和柳依琴,臉色頓時就變了:「喲……你們兩個小王八蛋,打了你們小的,叫了老的來啊?」

這女銷售員之前還真有些被柳依琴說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給唬住了。

楊晨軒和柳依琴走了以後,女銷售員又被他們唐經理給訓斥了一頓,說他連兩個十幾歲的「小孩」都搞不定,這讓女銷售員心裏又憋屈又氣。

但她內心已經肯定,楊晨軒和柳依琴鬧不出什麼事來,什麼《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也是嚇唬人的東西。

蔣成看了楊晨軒一眼,徵求楊晨軒的意見,要不要他現在出面。

楊晨軒這時候心態已經平和下來了,女銷售的話,也沒有讓他生氣,不過她的態度讓楊晨軒愈發覺得,應該給她一點教訓,微微對蔣成搖頭,看了女銷售胸前銘牌一眼,上面些着她的名字,叫林麗媛。

楊晨軒開口說道:「林麗媛是吧?我之前就說過,你們不賣車給我們是你們的權利,甚至你們不讓我們進門,只要你在門口立一個牌子,或者和和氣氣跟我們說,我們轉身就走,保證不會……」

楊晨軒的話還沒有說完,林麗媛已經潑婦罵街般的怒道:「小狗崽子,你別在我這裝什麼大尾巴狼,他們是你家長是吧?一個個穿的人模狗樣,我就看不起你們怎麼了?」

金紅衛怎麼說也是一個行長,不管走到什麼地方,就算不會受到優待,也不會被人這麼嗆,頓時心裏就有些不高興了:「你這女銷售,怎麼說話的呢?剛才這位小兄弟說的也沒有錯,做生意講究的就是和氣生產,你這樣說有點過分了啊!」

金紅衛的話,明顯就有點故意引導的意思,他沒有叫楊晨軒「楊老闆」,而是叫「小兄弟」,是在故意隱瞞身份。

而且金紅衛應該是知道這家店老闆是誰的,如果他報出名字,估計林麗媛也不會太囂張。

但這個時候,林麗媛越發肯定,這就是一群裝蒜的,根本就賣不起車,最多就是家裏有些小錢,對着幾人翻了一個白眼:「和氣生產那也要你們夠資格,就你們這樣,我沒拿糞水潑你們都是給你們面子了,給我滾!」

柳依琴身為一個女人,覺得林麗媛說話實在是太沒有素質了,忍不住說道:「你這樣說話已經是侮辱顧客了啊!」

「我就侮辱你們了,怎麼了?就你們這樣的小癟三,還想要來這裏找面子?也不看看你們是什麼德行!滾!」林麗媛說完,居然轉身真的拿了以個掃把。

與此同時,這邊的動靜,也把店裏其他的銷售給吸引了過來。

。 凌昭收回視線,看着眾人的表現,輕蔑一笑:「一群螻蟻,也想造反不成!當真以為本尊不敢出手?」

說着巨大的手掌就是朝着人群中揮下,瞬間就是有眾多的玄修身體炸裂。

沒想到洛離說動手就動手,毫無顧忌。

僅僅一擊,就是帶走了幾十條九階玄王的性命。

玄尊,果然太可怕了。

凌昭收回巨手,似乎很是滿意,很是得意,聲音滾滾而來:「還有誰不服氣嗎?」

他猖狂話語更是激起了大家內心的憤怒,內心的求生欲。

就像彈簧一樣,壓一點,「沒事」。

再壓一點,「還可以接受」。

再壓一點,「有點呼吸不暢了」。

再壓一點,「不好呼吸了」。

再壓一點,「去你媽的,想搞死我,老子彈死你!」

人,就是這樣,有的時候可以很低賤,可以很慫,可以低頭哈腰,卑躬屈膝,阿諛奉承。

但有的時候,也很傲骨,不屈強權,不畏生死,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就是頂天立地好男人。

很顯然,此時大部分人是後者。

凌昭看着眾人的表現也是憤怒了,超級憤怒,自己的一手鐵血出擊不但沒有起到震懾作用,反而讓這群人變本加厲了,竟然來挑釁他玄尊的權威,這讓他很沒面子。

就像是吃了只蒼蠅,結果被人發現了。吐出來吧,不是。不吐出來吧,更不是。

反正都是很沒有面子的事情,會惹來別人的嘲笑。

面子,這個東西,很重要。尤其對於凌昭這種級別的高手來說。所以凌昭不會留給被人嘲笑他的機會。他要把看見他吃蒼蠅的人趕盡殺絕,這樣便是沒人說出去了。

面子,自然也就有了。

凌昭冷眼看着眾人:「這處世俗界之人果然是一群未曾開化的粗鄙賤種,不識好歹!既然如此,就讓本尊送你們一程好了!」

很顯然,虛影打算再次出手了。而這一次可不僅僅是幾十個人那麼簡單了。

此時洛離被魔胤仟扶著,身上的氣息不穩,受傷頗為嚴重,玄尊的一擊不是那麼好受的,這還是他利用此處隱藏的大陣抵擋的緣故。如果真的是自己的話,怕早就去找閻羅王喝茶談理想了。

洛離抬頭,一臉憤恨地看着凌昭,看着天空,他不服氣,剛想說什麼,卻是被魔胤仟拉住了。

魔胤仟臉色沉重,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對着洛離說道:「師兄,你難道還不明白嗎?他們根本不會和我們講道理。至始至終,我們都是被利用的。

只可惜我們被力量沖昏了頭,一直深陷其中,不願意相信而已。直到凌晨拿出金靈甲之前,還心存僥倖。」

師兄?

沒想到魔胤仟和洛離還有這樣的一層關係。

洛離收回視線,看着魔胤仟,他何嘗不知道呢?

臉色極其地痛苦:「我不甘心,明明一切都是按照計劃來的,為什麼會走到這番田地?」

魔胤仟也是頗為惆悵和傷感:「因為這是他們的計劃,不是我們的計劃。人們不是常說:計劃沒有變化快嗎?

世人都懂得道理,我們卻是執迷不悟,現在應該醒悟了!

如此情形,都沒有人出現,要不是因為大陣的庇護,此時已經死了。我們還能奢望什麼?」

洛離明明知道,但是他依然不服氣:「這些年我們做了那麼多,都做到那份上了,還不夠嗎?」

魔胤仟看了一眼凌昭的巨大身影,搖了搖頭:「正如他說的,也許他們都認為我們這些出自世俗界的人,人格低賤,天生就是比他們低上一等吧。

所以,在他們眼裏,我們的命,不是命。死了也就死了!」

即便有魔胤阡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勸導他,洛離依舊沒有辦法平靜。

人就是這樣,在氣頭上的時候容易做出些衝動的事情,容易走進死胡同,走向極端,別人的話是聽不進去的,除非他自己能夠走出來。

越是聰明的人,往往做出來的事情越瘋狂。

洛離當即做了某種重大決定,對着魔胤仟說道:「師弟,你趕緊離開這裏吧,我要啟動大陣,我不甘心,就算是不要這紫珠,哪怕是死,我也要讓他們知道,不是人人都是任憑他們揉捏的麵糰。

我要讓他們知道,做錯事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魔胤仟知道洛離要幹什麼。不過他並不打算離開,對着洛離說道:「師兄,別忘了,我也可以引動大陣,而且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我來啟動的效果會更好。」

洛離剛想反駁,卻是被魔胤仟阻止了:「當年坑殺了那麼多人,說實話,這麼多年我一直在想着那天的場景。我魔胤仟雖然是魔派弟子,但是做事也算光明磊落,那是我一輩子無法忘懷的一天。

雖然當年是迫於凌帝仙宮那位的壓力不得不為之,但是畢竟還是我們親手抓的那些人。

此時想來,真的是我們太想追求力量了,被沖昏頭,所以別人利用了。

修真界的人,不可信!

我們要給那些死去的人一個交代,也給修真界一點顏色看看。

師兄,走吧,離開這裏,你的天賦比我好,如果將來有機會的話,替我報仇就好。」

此時魔胤阡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決絕。

說完就是控制了洛離,取走了他身上的一樣東西,然後將洛離送了出去。洛離現在身受重傷,根本沒有辦法阻止魔胤仟的所作所為。

洛離只能眼睜睜看着魔胤仟的動作,肝膽欲裂,聲嘶力竭:「師弟!」

而此時在另外一處的魔無敵似乎也是有所感應,望向了魔胤仟,雙拳緊握,指節發白,呼吸急促,心中暗自念叨著:「你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嗎?」

只見此時魔胤仟手掌處漂浮着一塊令牌一樣的冰塊,這是他從洛離身上拿來的東西。

在這冰塊出現的瞬間,周圍的空氣驟然下降了很多。眾人紛紛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意襲來。

凌昭法相也是感受到了那寒冷的氣息,有些皺眉:「濃郁的冰屬性?」

林天霄也是看見了,這冰塊不是別的,正是極之冰。他沒想到洛離竟然有這麼大一塊極之冰,很顯然,這極之冰是從玉清那裏獲得的。

林天霄看着那塊極之冰,冷不丁冒出一個問題:「玉清拿出這麼多的極之冰難道對身體沒有損傷?」

顯然,這個問題並沒有人回答他。

魔胤仟沒有絲毫的猶豫,因為他知道,面對凌昭這個法相虛影,機會只有一次,稍縱即逝。

他全身氣勢升騰,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直接勾動此處的大陣,玄天十二陣的基陣。

魔胤仟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頓,瞬間就是一道衝天光柱展現出來,而光柱的起源正是洛離之前帶林天霄去過的那個破茅屋。

茅屋在光柱的衝擊之下瞬間支離破碎,化為虛有,隨即一座巨大的陣法以茅屋為中心,開始浮現出來。

陣法出現的瞬間就是把魔胤仟的身體吸收了過去。而魔胤仟手中的那塊極之冰快速向下飛去。一個無法想像的巨大光罩開始慢慢形成。

眾人滿臉震撼地看着這出現的大陣,即便是凌傷和白亭山他們也是不知道落霄書院下面竟然隱藏了這麼一個超級陣法。

意識海中的魔皇對着林天霄說道:「倒是小看了他們。倒是摸到了點陣法的門道。他們雖然沒有陣碑,不能完全開啟這處基陣,但是有了這極之冰,調動部分能量還是可以的。」

凌昭也是印證了魔皇的話:「好大的膽子,沒有陣碑竟然試圖強行啟動大陣。只怕你沒有這個機會。

給本尊死來!」

說着兩隻巨手帶着摧山搗海的氣勢同時對着魔胤仟抓下。

顯然凌昭被眼前的這些螻蟻一次又一次的挑釁,失去了任何的耐心。

洛離連凌昭單掌隨意的一擊都擋不下,這一手要是打到魔胤仟,必死無疑。

魔胤仟看着降落的巨掌,並沒有畏懼,而是看向了頭頂的黑雲,聲音微不可聞,自言自語道:「眾人都說我魔胤仟是魔,今天,我就做一回真正的魔好了。

『風雲莫測,百族為引,天魔之子,血染落霄。』

沒想到,到頭來我魔胤仟是那個天魔之子。

我當然阻止不了你,但是它呢?」

只見魔胤仟身上的黑霧開始升騰,瞬間籠罩全身,然後黑霧夾着着他身上的血液被那衝天的光柱帶着沖入雲霄,衝進了黑雲之中。

眾人不知道魔胤仟在做什麼,只聽見一聲驚雷般的宏亮響聲:「降臨吧,天魔!」

不僅僅邪宮鳩會天魔獻祭,沒想到魔胤仟也會。

只見原本靜止的黑雲再次翻滾,終於露出了崢嶸。這是一個人型身影,但是他長有犄角,頭戴紫金冠,宛若一個變異帝皇一般。

黑影從黑雲中探出了腦袋,隨即身體也是要擠出來,但是似乎獻祭不足還是什麼原因,只露出了一個頭和一隻手,還有的被卡住了死的,沒有出來。

不過僅僅從露出的部分就是可以推測天魔黑影的巨大,遠超那凌帝仙宮的凌昭法相,得有百丈以上。

。 急救室里。

顧傑靜靜的躺在病床之上,還沒有醒過來,醫生的緊急搶救之後,人已經緩了過來,起碼心跳漸漸的在恢復正常。

可是植物人依然是植物人。

醫生摘下口罩,魏潔急忙迎上去,

「醫生顧傑怎麼樣?」

「很奇怪,我們檢查過他的身體,沒有心臟方面的問題,剛才那一瞬間,彷彿是心臟病發一樣。現在經過搶救,已經沒有任何答礙,不過你在身邊照顧的時候,還是要多注意一些。」

魏潔激動地點點頭,這是唯一可以保護自己和弟弟妹妹的一個男人,雖然他不能說話不能動,可是只要有他在,他活著,她就能有工資。

最重要的是,一天天的相處下來,她已經漸漸把這個男人當成自己的親人。

一個不會說話,沒有意識的朋友,親人,一個可以暢所欲言的傾聽者。

還是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他不說話,可是魅力依然讓人心甘情願的為了他赴湯蹈火。

醫生默默地回到辦公室,翻開病例病人的現狀讓人覺得很驚異。

現在恢復正常,不光是身體的各項指標,整個人和一個健康人完全沒有區別。

除了沒有醒過來,這就是一個完整的好人。

甚至比一般的人都要更健康,更強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