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柳夕這個飯吃的無比彆扭,勉強吃了一碗飯,便借口要回房間開書,躲開了父母熱情如火的目光。

第二天,柳民澤照樣陪著柳夕來到考場,順利的完成了第二天的高考成績。

而在柳夕考試的時候,柳民澤則與白師大的李老師在考場外見面,兩人找了最近的一家茶樓,躲在包廂里商量了近一個小時,才各自心滿意足的走了出來。

對於上哪個大學,柳夕真的無所謂。反正所有的知識對她來說,看書就能解決。

所以她將選擇什麼學校的權利,全權交給了柳民澤和李明芳來決定,對此毫無意見。

柳民澤和李明芳昨天商量了一晚上,最終還是決定選擇白師大。

畢竟白師大給出的條件太優厚,兩人完全無法拒絕誘惑。

高考過後,所有的考生無論考的好不好,都徹底的放鬆下來。

但是柳夕卻沒有放鬆,她更忙了。

今天陪著李明芳前往新開業的美容院,幫李明芳看看美容院的風水布局,改改其中的布置。明天又前往丁敏的化妝品工廠,參觀產品加工流程的同時,又用靈力炮製了一批精華霜基底。

後天柳夕又化身為小純陽觀師叔祖,帶著妙音四人前往各大武館跆拳道館切磋學習,竟漸漸的在樊城打出了一些名氣。

當然,她們的名氣更多的是來自於她們美少女的身份。

五個風華正茂的少女,卻個個都是功夫高手,自然會引起很大的噱頭和轟動。已經有好幾個本地的公司聯絡她們

化妝品工廠,參觀產品加工流程的同時,又用靈力炮製了一批精華霜基底。

後天柳夕又化身為小純陽觀師叔祖,帶著妙音四人前往各大武館跆拳道館切磋學習,竟漸漸的在樊城打出了一些名氣。

當然,她們的名氣更多的是來自於她們美少女的身份。

五個風華正茂的少女,卻個個都是功夫高手,自然會引起很大的噱頭和轟動。已經有好幾個本地的公司聯絡她們 ?武林風本期月刊一出,猶如一顆石子落入平湖面,漸漸泛起漣漪。

隨著關注的人越來越多,時間越來越久,漣漪不僅沒有消散,反而越來越大,最終掀起了輿論的波瀾。

武術風雜誌以武術和搏擊主要題材,發布的新聞和評論也是關於各地有名或無名的武術比賽,以及關於搏擊人物的採訪。

然而,武術競技雖然在華夏歷史上佔據著相當濃厚的一筆,功夫在華夏人民乃至國外人民心中甚至神聖化異能化,被稱為華夏的傳統文化。

不過,現在社會畢竟是熱武器時代,做為冷兵器時代的殺人和搏鬥技藝越來越遠離人們的生活。

如同漢服一般,人們會覺得漢服很美,很古典,是我大華夏藝術瑰寶。

但是,現實中還有幾個人穿漢服?穿出來大家會不會覺得是神經病?用那些怪異的眼神看著穿著漢服的男男女女?

武術也是一樣,尤其是華夏古代的功夫體系。

武術不像現代散打搏擊,擂台上充滿了力量與熱血般的美感,很容易激發觀眾的荷爾蒙。

在華夏古代,武術的發明源於軍人廝殺和江湖恩怨。其核心宗旨便是殺人,真正的殺人技。

更多的是技巧,不完全是純粹的力量拼搏。

而在現代的文明社會,你殺一個來看看?

既然殺不得,力氣又拼不過,那就只有兩種辦法,一是逃跑,二是挨打。

那麼,武術家們怎麼筆試呢?又怎麼確定誰更加技高一籌呢?

很簡單,如果不是生死決鬥,切磋的時候,彼此搭一搭手。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

久而久之,武術在外人看來,就像兩個人比比劃划的騙子一般。

於是,許多假大師真騙子也紛紛冒了出來,自稱什麼什麼門派掌門或者大師,自創什麼功夫威震天下。

再收幾個徒弟做拖,或者上幾個節目弄虛作假虛假拍攝一番,把廣大人民群眾當傻子忽悠。

如此這般忽悠了許多年,人民群眾早就不相信什麼功夫大師,甚至連是否真有武術也抱以懷疑的態度。

再加上武術便如屠龍技,沒有了龍,誰還願意花費半生時間來學習?

不能吃又不能喝,空有一身殺人本事,被人欺負了卻只能憋屈的受著。

一旦忍不住動手,不是亡命天涯,就是牢底坐穿。

再說了,辛辛苦苦學了一生的武術又如何,難道能擋得住一顆子彈?

在這樣的法制社會,哪裡還能培養出真正的武術大師?

明明是古代歷經幾千年冷兵器時代,軍隊用血和生命總結出來的殺人技,卻被今人弄成了騙子,不得不說,這是一種時代的悲哀。

因此,武術風雜誌並不暢銷,甚至每一期的銷量連支撐雜誌社都困難。

要不是國家和政府要宣揚和傳播傳統文化,扶植武術這門代表華夏的文化標籤,因而將武術風雜誌列為政府和單位採購雜誌之一,武術風雜誌社早就解散了。

然而這一期卻是例外,銷量出乎所有人預料,簡直大買特買。

各大報亭和郵亭紛紛打電話給雜誌社要貨,堪稱是武術風雜誌社成立后,開天闢地頭一遭。

武術風雜誌社的社長周波今年才四十有五,看上去卻已經五十五了。

雜誌社成立了十五年,他就做了十五年的社長,也憋屈了十五年。

同行們聚會,他總是被人打趣和看不起的那一個。

本是不相見,卻嘆此緣匪淺 文人相輕,自古皆然。

周波自然也是有骨氣有傲氣的,然而無論是骨氣還是傲氣,都需要用成就來做基礎。

可武術風雜誌偏偏沒有成績,辛辛苦苦編排的雜誌,被人說成是政府採購的廁所用紙。

周波鬧心啊,但再鬧心又能如何?事實就是事實,讓人無能為力。

這一次雜誌社接到各地來的要貨電話,周波先是不敢相信,然後是喜出望外,最後狠狠的揚眉吐氣了一把。

作為社長加總編輯,周波先是狠狠的表揚了採訪柳夕等人的記者楊凱。

楊凱是雜誌社最年輕的記者,剛畢業加入武術風,現在都還沒轉正。

論資歷論輩分論人脈論業務技能,無法和社裡其他人相比。

但他年輕啊,他思維開放啊,他知道年輕觀眾們喜歡看什麼呀。

美女帥哥勾魂一笑,勁爆標題吸引眼球。

把人物採訪寫的平鋪直敘如白開水,在這個煩躁的社會,誰會耐心去看?

得把平淡的採訪寫的跟懸疑一般,再加入一點挑戰啊慫恿之類的話題,不信吸引不了觀眾。

那些老同志,骨子裡就是太清高了,擺脫不了文人的架子。十年如一日的平鋪直敘,採訪那些老頭老太太,解說什麼什麼拳,什麼什麼腿,有什麼傳承?

請問這樣的採訪有什麼用?

請問誰要去看那些半截入土的老頭老太太有氣無力慢悠悠的伸胳膊踢腿?

絕品小神農 然後再聽你大段大段的講解什麼螳螂拳什麼鷹抓功的歷史。

拉到吧,就那些老頭老太太,觀眾們一個能打四個,忽悠誰呢?

看看人家楊凱,封面直接上大菜,一身勁裝的美少女柳夕,身後則是顏色各異英姿颯爽的四名美少女跟班。

這個組合,這種陣仗,夠不夠勁爆?夠不夠OK?

別的不說,就沖著封面的美少女組合的顏值,值不值一本雜誌錢?

更何況標題如此勁爆,美少女戰隊,願以武會友,結交天下英雄!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赤果果的挑戰啊!

話說的很客氣,然而意思誰都聽的出來,狂妄的沒邊了,直接看不起天下所有的習武之人啊!

是年少無知的囂張狂妄,還是少年得志的目中無人?

亦或是想成名想瘋了的少女們的炒作?

讀者們有什麼想法無所謂,關鍵是不管他們有什麼想法,至少都已經買下來雜誌,然後被內容吸引住了,對吧?

「楊凱啊,你這篇稿子寫的好啊,你知不知道,本期我們的雜誌熱賣,而且已經再次加印了。」

周波拍著楊凱的肩膀,眼神欣慰的看著面前的年輕人,表揚道。 ?「領導過獎了,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這都是領導指導有方,再加上張老師和劉老師平日里對我不厭其煩的幫助,我才能寫出這一張稿子。」

「就說這份稿子吧,其實也是在張老師和劉老師的指導下寫的,吳老師還幫我校正了幾次,才有了這一份稿子。我覺得,這份稿子嚴格來說並不是我寫的,而是我們社全體編輯組合力所作。」

楊凱這個年輕人很懂事,沒有把功勞往自己一個人身上攬,而是將功勞攤到所有人身上。

既不讓自己被人嫉妒排擠,又討好了所有人,更讓每個人都領了他的情。

不得不說,剛出社會的年輕人就有這樣通透的情商,很不簡單。

難怪能寫出大賣的稿子,一切都不是僥倖啊。

周波眼神在辦公室內快速的掃了一眼,見辦公室里的三個老編輯臉上都露出誠懇的笑容,竟看不到絲毫嫉妒之類的負面情緒。

他心裡有些驚訝,不由深深的看了楊凱一眼。

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

不過也好,武術風雜誌社是應該吸收新鮮血液了,才能給雜誌社帶來新的生命力和發展。

既然這個年輕人很會做人,難得的是沒有如以前來的年輕實習生們一樣被老編輯們聯手排擠,倒是省了他不少事。

我成了武俠樂園的NPC 「小楊啊,你能有這樣的覺悟,我很高興。但是你自身努力我們都看在眼裡,你的能力也得到了我們所有人的認可。」

周波看了其他三名老編輯一眼,正色道:「鑒於你出色的表現,我決定提前將你轉正,希望你能再接再厲,不驕不躁,努力做出自己的成績!」

他說完,帶頭鼓掌,其他三名編輯也紛紛鼓掌,真誠的向小楊道賀。

楊凱按捺住心裡的激動和得意,謙虛的向周波和其他三名老編輯道謝,並拍著胸脯保證自己會不斷加強業務能力,向前輩們學習。

周波等小楊表完決心之後,才擺擺手繼續說:「你寫的這個美少女戰隊很有買點,我覺得還有很大的潛力和新聞價值,還能繼續深挖大挖。小楊,你的看法呢?」

「領導你說的太好了,我完全贊同領導你的看法。」

小楊立刻說道,他當然知道柳夕等人身上還有巨大的潛力等著挖掘。

確切的說,這個美少女戰隊的價值才剛剛顯出一點皮毛而已。完全可以跟蹤採訪美少女戰隊,形成一個長期的專題,讓雜誌隨著熱點持續擴散影響。

並且應該搞好和柳夕等人的關係,最好是獨家拜訪和隨隊記者。

楊凱原本還想怎麼說服周波,誰知周波這個人並不像一般老編輯們思想僵化,居然主動說起這事。

這麼好的機會,楊凱當然要把握住,尤其是周波社長主動提起。

「哈哈,我也是這麼一個想法而已,既然你也覺得這個女子組合有潛力可挖,那就去做吧。」

周波很滿意楊凱的態度,讚賞的看著楊凱:「這樣吧,你現階段的任務就是跟著這個美少女戰隊,名字沒錯吧?」

楊凱笑道:「這是我胡亂取的,她們其實沒這個組合名字。」

刀路獨行 「取的名字很好。」周波說道:「雖然有點俗,不過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都是為了吸引眼球嘛。」

「領導說的是。」

「這樣,她們不是一直在挑戰武館什麼的嗎?你就留在她們身邊,一直跟著她們,宣傳她們的行蹤和戰績,將這個女子戰隊作為我們雜誌社的專題,每期雜誌都作為重點排版。」

「領導,您的想法真是太有先見性了。如果這個女子戰隊火了,不是代表我們雜誌社也火了嗎?」

楊凱適時地讚歎道。

周波哈哈一笑,看楊凱的眼神越發順眼。

他笑道:「你今天就出發去樊城,先去財務室預支兩萬的出差費用。有什麼需要直接打電話給我申報,我會第一時間給予你幫助。」

楊凱領了命令,立刻出發,又一次來到了樊城。

他早就留了柳夕的電話,立刻打電話和柳夕取得了聯繫,兩人約在一家茶樓見面。

一見面,楊凱熱情的和柳夕打招呼:「柳夕同學,上一次的採訪很成功,我們的雜誌銷量比以前翻了三番,你和你的四位姐妹,已經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轟動。簡單的說,你們出名了。」

柳夕看著他,也笑了起來:「楊先生,也要恭喜你。」

楊凱一愣,奇道:「喜從何來?」

柳夕說:「你的眉宇間有一絲意氣風發的得意,眼神里滿是自信,天庭處飽滿有光,預示著你最近升官發財,難道不應該恭喜嗎?」

楊凱一愣,又笑道:「柳夕同學你不僅會武功,還會看相?」

「當然,我以前沒告訴過你嗎,我和我的四位師侄孫,都出自小純陽觀。會武功和懂看相,都略懂皮毛。」

楊凱立刻掏出錄音筆,打開后搖頭道:「沒有,絕對沒有。如果你上次給我說了的話,我肯定會寫進稿子里,一定會更加吸引人。」

柳夕笑了笑,這就是她為什麼要接受武術風采訪的原因。

踢館的目的是為了出名,接受採訪的目的更是為了出名。

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踢館,是為了讓雜誌宣傳有寫的東西,有戰績做支撐。而不是自吹自擂,經不起別人的推敲。

雜誌宣傳則是讓更多人知道自己的戰績,知道小純陽觀的出處,讓人產生好奇心,不由自主的開始關注她們。

柳夕和楊凱,很早達成了默契。兩人各取所需,相互配合相互幫助。

接下來楊凱說了武術風雜誌的計劃,柳夕也說了自己計劃踢館和開劍道館的計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