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林辰同樣沒有去想太多,他再次以隱殺襲擊那頭鱗豹。

這一次,隱殺生生刺入了它的一個眼窩,嚴重破壞了它的腦袋。

就像剛才挨那一腳一樣,它沒有任何防禦,也沒有躲閃的意思,只是生生硬扛。

那一腳沒有命中要害,自然要不了它的性命,可是隱殺的這次攻擊就不一樣了。

當隱殺從它的眼窩飛出,它四肢抽搐起來,很快就沒了動靜,也沒了生機。

「叮!擊殺五級四階鱗豹一頭,經驗值加4500000點!」

系統提示音響起,林辰心頭狂喜。

他清楚地記得,上次將屠青從四象境四階一躍升級到超凡境一階,總共用了三百九十八萬經驗值。

想到這一點,他當機立斷,直接兌換領衛升級卡,開始為屠猛升級。 有足夠的經驗值,為領衛升級根本不會消耗太多時間。

正在應對玄璣的屠猛,自然能感受到自己的功力修為不斷暴漲,他同樣倍感驚喜。

也就兩個呼吸的時間,他便躍升到了超凡境,無比被動的局面頃刻扭轉,超凡的戰力令他不必畏手畏腳,可以展開反擊。

「拿下那小子和那姑娘!」

林順安越來越心慌,忍不住對自家的四象境高手大聲吩咐道。

鱗豹不僅暴露了真實身份,還被生生斬殺,如果今晚不能殺掉目標人物,那就是徹徹底底的失敗。

喊完之後,他才發現對方的另外一名青年高手居然實力暴漲,生生從四象境變成了超凡境。

他終於意識到,今晚的行動只能以失敗收場了。

他原本等著玄璣解決掉一人後,過來幫助自己,此時看來,這種料想中的情況很難出現,為了避免再出現意外,退走無疑是明智選擇。

萌生退意,自然無心再戰。

林順安覺得什麼都沒有保住自己的性命重要,所以他開始且戰且退,很快就衝出了妙香閣酒樓的範圍。

為了自己能順利遁走,他沒有向玄璣打招呼,也沒有命令自家的四象境高手撤退。

鱗豹的死,對方一人忽然晉級超凡,給他造成的威懾太大了!

林遠吉等林家高手並不知道林順安已經決意遁走,甚至不知道鱗豹已死,聽到林順安的命令,立即採取行動。

他們硬頂著狂風驟雨般的超凡氣場,將依雲與林辰包圍了起來。

林辰此時就在依雲身邊,因為她看起來很虛弱,他不敢留她獨自待在這邊。

而且,他想單獨遁走也不行了——

他的修為尚弱,不能長時間維持幻形衣,剛才數次隱入虛空,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所以收起鱗豹的屍體后,他就閃身到了依雲身邊。

面對眾多四象境高階的強敵,在依雲不能再戰的情況下,林辰只能兌換防禦類靈符來應對危險。

還好的是,為屠猛升級並未耗盡他的經驗值,此時他有833480點系統經驗值,足夠兌換中品靈符。

他沒有猶豫,在對方發起攻擊之前,果斷兌換了一塊中品的金鐘靈符,耗費了五十五萬經驗值。

被催動的金鐘靈符,懸浮到了他的頭頂,投放出了一圈狀如大鐘的金色光罩,將他與依雲籠罩了起來。

林遠吉等人開始猛攻,可惜他們未到超凡境,就算有中品靈器,也發揮不出太強威能。

當!當!當……

金色光罩不斷遭受攻擊,發出震耳的鐘鳴聲,表面不住地波動著,卻沒有被攻破的跡象。

當然,這圈光罩也堅持不了太久,如果屠猛與屠青不能及時打退各自的對手,林辰與依雲仍有不小危險。

林辰的系統經驗值,不足以再兌換一塊中品靈符。

「依雲,你沒事兒吧?」

林辰看著身邊的依雲,關心地問道。

「領主大人,我還好。」

依雲嘴上說還好,可任誰都能看出,她面色蒼白,身體不住地顫抖著,明顯狀態很差。

「剛才,你真的很厲害!」

林辰本來想問問,但覺得此時問不合適,便將到嘴邊的問題換成了稱讚。

「是嗎?」

依雲裝作懵懂的樣子,撲扇著一對美麗的杏眸。

此時的她在林辰眼中,可愛中透著幾分嬌弱,很是惹人憐惜。

唰唰唰……

忽然間,一道道凌厲的刀光從天而降,令圍攻大部分林家高手遭受重創。

屠青回來了!

他之前去追擊林順安,後者一心要逃,他也留之不住,只能放對方離開。

林順安沒有拖住屠青的念頭,屠青才會這麼快就回來了。

他的刀法攻擊,又是忽然發動的襲擊,尋常四象境修士根本無力抵擋。

「不好!撤!」

林遠吉心悸無比,意識到了不對勁,當即下達了撤退命令。

可惜的是,他們想要撤也得屠青能答應才行。

屠青沒有去幫助屠猛,因為幫了也殺不掉那位妖修強者,不如在這邊留下一些對方的四象境高手。

一波刀光襲擊后,他從天而降,身形如風馳電掣,在林家高手的人群中肆意穿梭。

他出手又穩又准,迅疾而凌厲,直擊對方要害,卻不會直接要了對方的性命,只是讓對方喪失戰鬥力與逃跑的能力。

也就三個呼吸的時間,除了兩位林家高手及時催動了遁術靈符得以逃脫之外,另外十位四象境高手全部被留了下來。

見勢不妙,玄璣雖有不甘,也沒有戀戰,無奈退去。

它之所以不甘,是因為它白跑了一趟。

來之前,鱗豹告訴它,目標人物收了一具血蟒屍體,同為蛇類的它,對那具血蟒屍體很需要。

屠猛自然也不會去追殺一位根本殺不掉的強敵,他一個閃身,落回到一片狼藉的小院子里。

林辰這才收起頭頂的金鐘靈符,開始收割經驗值。

「別殺我,別殺我,我願意立誓臣服!」

有一怕死之人,驚惶之下,連連求饒。

「廢物!」

林遠吉怒罵一句,剛才他也嘗試過催動一塊遁地靈符,可惜剛剛將靈符取出,就被凌厲的刀光斬斷了雙臂。

「你對敵人臣服,就是背叛林家。」

同樣沒能逃脫的林遠祥哼哼著說道:「就算人家願意收留你,林家也不會放過你這個叛徒!」

林辰沒有理會這些林家高手,隱殺一次次出擊,無情地收割著他們的生命。

叮叮叮的系統提示音不斷響起。

這些人今晚都是來殺自己的,並且差點就讓他們如願了,他沒有絲毫手下留情的理由。

林辰故意將林遠吉留在了最後,面色陰沉地說道:「你們的膽子可真夠大的,不僅勾結異族,還敢在妙香閣的地盤上動手。」

「要殺便殺,哪來這麼多廢話!」

林遠吉很硬氣地回道。

「如你所願。」

林辰心知套不出什麼有用的話,不再磨蹭,隱殺再出,斬斷了林遠吉的脖子。

直到此時,廖掌柜才從酒樓之中飛身而出,落在了小院子里。

她穿著一身淡藍長裙,先看了看地面上的眾多屍體,而後才對林辰說道:「公子放心,這些人膽大包天,強闖我妙香閣,我們一定會嚴懲他們以及他們背後的勢力。」

「他們已死,何須你們嚴懲?」

林辰瞥了她一眼,又道:「我們在你們的酒樓里遇險,按規矩,你們對此也是要負責的。」 「是的,我們沒能照顧客人的周全,確實有責任。」

廖掌柜沒有狡辯,點頭回道:「針對諸位的損失,我們會給予一定的賠償。」

「掌柜,今晚他們敢來,恐怕是得到你的允許了吧?」

林辰面色不善地問道。

此時,屠青、屠猛以及依雲都有些不解,自家的領主大人不是與這美婦掌柜有一腿嗎?

「沒、沒有!」

廖掌柜當然要否認,反正現在已是死無對證。

「籠罩這片院子的陣法,為何忽然就停止運轉了?」

林辰繼續問道:「之前不是說,只有在院子裡面才能讓陣法停歇的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我會仔細調查的。」

廖掌柜搪塞道。

只要沒有確鑿的證據,僅憑猜測,沒人敢擅動妙香閣的人。

「方才我們耗費了一塊中品靈符,還讓我們的功力與體力消耗很大,這些損失,我要五百塊中品靈石,不算多吧?」

林辰盯著她看了看,跟著又問道。

「呃……」

廖掌柜明顯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回道:「我會儘快安排。」

「嗯。」

林辰輕輕揮了揮手,說道:「我們都累了,掌柜去忙吧。」

廖掌柜又看了看地面上的眾多屍體,隨後默默退出了這個小院子。

「她在說謊。」

待得廖掌柜走出去,屠青面色冷峻,十分篤定地道。

「很明顯。」

屠猛哼哼著說道:「領主大人,咱們只要五百塊中品靈石的賠償,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要太多的話,人家可能會跑路的。」

林辰搖頭笑了笑,指著周圍的屍體,吩咐道:「處理一下。」

他剛才已經掃量過,這些死者都沒有攜帶儲物法寶,留下的戰利品不多。

言罷,他又看了看依雲,見她的氣色已恢復不少,便轉身進了一間廂房之中。

「依雲姑娘,真沒想到,你修鍊不久,居然能應付五級妖獸的攻擊。」

屠青一邊收拾地面上的屍體,一邊似有所指地開口道。

屠猛剛剛升級到超凡境,他也去了一間廂房,繼續適應自身的新狀態。

「可能是它太看不起我,根本沒有用太大氣力吧。」

依雲面色不變地道:「也不是我一個人應付的,當時領主大人也幫忙了。」

「嗯嗯。」

屠青將所有屍體聚在一起,清掃過戰利品,說道:「四象境高手的屍體很難用普通的火焰焚燒乾凈,先晾一晾,等屍體中的精華流逝,再進行焚燒處理。」

說完,他也進了一間廂房。

依雲沒有走,她就守在屍堆邊上,默默吸收著外溢出的生命精華與真氣。

……

……

一間牆體開裂的廂房裡,林辰呼出系統界面,發現自己的系統經驗值變成了6283480。

為屠猛升級以及兌換一塊中品金鐘靈符,將擊殺鱗豹所獲經驗值用得乾乾淨淨。

隨後多出的六百萬經驗值,是他連續擊殺林家十位四象境高手所得。

「還是擊殺人族修士給的經驗值多呀!」

林辰暗暗感嘆,他也清楚,擊殺人族修士要比擊殺同等級的妖獸困難一些。

「我有不少靈石,沒有必要的話,把系統經驗值留著吧。」

思及至此,他兌換了一粒靈霞丹,將之服用,繼續提升功力修為的修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