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林淵客氣道。

此摺扇公子名叫言無痕,乃是隱世家族的後代,背景極大,他早從馬月這邊有所了解,知道此人不簡單,因此也極為客氣。

三人坐在一起,邊喝茶邊閑聊。

漸漸地林淵聽說了這言無痕也要參加比武會!而且似乎對這次比武會還很重視!

「不瞞林淵兄,邀請你去參加比武會並非是月兒的意思,是我叫他邀請的你。」


言無痕對著林淵說道:「這次雲天府的選拔是因為出現了一個新的蠻荒戰場,雲天府那邊缺少人手,必須大面積選拔強者前去參戰!為了整個雲天府的人族,林淵兄這樣的強者應該去參戰。」

「那是自然。人族大義當前,不容林某推脫。」

林淵點頭,話音一轉,道:「不過話說回來,像言公子這樣的隱世家族後背翹楚,為何也要到這種新開闢的蠻荒戰場中去,這樣一來豈非危險重重,萬一隕落了對貴家族也是巨大的損失。」

「呵呵。」

言無痕一笑,意味深長地道:「這點林淵兄就不知道了,越是危險的地方才越是造就強者的搖籃,強者從來不是在溫室之中培養出來的,只有鮮血和生死才能將一個人的潛力完全激發出來,這是我家族存世之初,便秉持的發展理念,家族方面不僅贊同而且要求我必須去。何況,這是為了人族大義,我言某也不能置身事外不是?」

「原來如此,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

林淵隨口說道。

「林淵兄客氣了。」

言無痕道:「我與林淵兄有緣,不如趁著還有三天比武會開始,我們多多交流一些修行經驗,這樣對雙方都是莫大好處。」

「說得也是。」

林淵點頭贊同。

言無痕這樣的人,出生隱世家族,掌握的修行知識非同小可,如果他真的願意交流,林淵相信自己能獲益頗多。

關鍵就是看對方是不是誠心要交流了。

二人當即交談起來,很快林淵就發現言無痕並不像他想象的世家大族公子那般城府極深,當然也可能對方隱藏得實在太深,他看不出來。

總而言之,從對方的談話之中,林淵發現許多東西他都並沒有隱瞞,而是一五一十拿出來交流,從整個交流過程之中林淵收穫極多,過去許多修鍊方面的困惑都迎刃而解。

甚至,他還從對方口中得知不少關於道境修鍊方面的信息,為將來修鍊打好了基礎。

三日時間,兩人不眠不休,徹夜聊天,互相都從對方身上學到許多東西,漸漸地言無痕開始更為欣賞林淵了,覺得他的確是有才,絕非浪得虛名之輩,在三日後的比武會之中一定會大顯身手!

言無痕毫不懷疑,林淵會進前三!

當然,他自己也肯定會是在前三之列!

三日後。

「林淵兄,和你聊這三天對言某來說收穫極大,希望以後進入蠻荒戰場,我們還有機會這樣坐而論道,共同探討修行之道。」

比武會即將開始,言無痕從原地站起,滿是讚賞之色。

「言兄客氣了,林淵也從言兄的談話之中收穫頻頻,多虧言兄指點迷津,許多修鍊上的困惑,在下才有了答案。」

林淵客氣道。

「話不多說了,比武會應該開始了。林淵兄跟我一起去參加吧。」

言無痕邀請道。

「好說。」

林淵站了起來。

當下,言無痕不再多言,叮囑了一番馬月之後,帶著林淵便是離開了。

比武會的舉行地點似乎不在仙雲城內,言無痕帶著林淵直接出了城,朝著城北蠻荒的群山之中掠了去。

數個時辰之後,兩人出現在一座巨峰之前。

「比武會就在那裡,比武台都已經搭建好了,各個被邀請的高手也都已經到達,等我們前去,應該就會開始比武了。」

言無痕指著遠處說道。 001這段見不得光的關係h3>

江源的酒敬的突然,黎錦安來不及阻止,溫之榆已經接住江源的酒。

「之榆,你今天喝的有點多了!」黎錦安伸手奪過了她手上的酒杯,面色冷峻。

溫之榆手裡一空,看著他的眼神有點閃爍,過分精緻的容顏因為醉酒而滿面緋紅。

不等溫之榆說話,黎錦安長臂攬過她的腰。

江源眸光柔和,看向黎錦安很是謙謙君子。

「黎先生,你跟溫小姐關係很熟?」江源目光很淡,淡的都有些看不透了。

他的話再黎錦安聽來有些諷刺,他們之間的關係,真是一言難盡。

黎錦安放下手中的酒杯,握著溫之榆的腰,冷峻的眉宇間幾分不悅。

「工作上的關係!」他咬牙這麼回答。

溫之榆聽聞,靠在他身上,嬌小單薄的身子貼著他規矩整齊的西裝禮服。

她從喉間溢出笑意,聲音脆脆的,聽著很好聽,黎錦安此刻的眸子沉了下去。

「想不到黎先生對工作上的合作夥伴也這麼關心,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情侶呢。」江源說的含沙射影。


溫之榆權當沒聽見,k城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三年前。

只是三年前她不是這樣,她容顏精緻,直發飄逸,衣著也是十分的講究,她是人們眼中活的很精緻的女人。

可是如今再回來的時候,面容比起三年前更加成熟,清麗的眉目里很溫婉,可眼中卻有些說不明的悲慟。

直發變成捲髮,染著十分張揚的金棕色,跟她的氣質絲毫不搭。

對於這樣的變化,黎錦安並不驚訝,溫之榆怎麼變他都無所謂,只要她還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江總說笑了,溫二小姐是溫家的千金,也不是誰都能夠得著的,就連我也要花些力氣。」他對江源還算禮貌,可這話有點帶刺。

挺拔的身姿被會場的燈光拉的修長,溫之榆小鳥依人的姿勢在他懷中。

江源的臉色不著痕迹的變了變,他這是在說他配不上溫之榆?

還是說他要準備追溫之榆讓他趁早放棄。

溫之榆醉意朦朧,看著地上的影子發獃,沒理會兩個男人之間的電光火石。

……

黎錦安等會場散去后他帶走了溫之榆,她伏在他的腿上迷迷糊糊的。

「開車!」他有些不悅,寬厚的手掌輕微的撩開她的長發,無奈的嘆息。

到了私宅門口,黎錦安要抱她,她把他推開。

「不用你抱,我自己走。」溫之榆推開了黎錦安,眉心擰在一起。

「之榆,你喝多了。」長臂攔住她的腰,以免她腳軟摔倒,他的語氣裡帶著難以言說的寵溺。

「黎錦安,今天這場景是不是很熟悉?」溫之榆頓住腳步,回頭看他。

黎錦安沒說話,她想說什麼,他清楚,不過還是怨恨罷了。

「之榆……」

「四年前我也是這樣,喝錯了酒上錯了床,才會鑄就你我今天這種見不得光的關係。」溫之榆淺淺的笑道。

眼中的怨恨被醉意掩蓋,黎錦安不知道是不是經過三年她變了一些,變得不再那麼計較那天的事情。

「我們是法律承認的夫妻,是你自己不願意見光。」黎錦安很不喜歡聽到她嘴巴里說出這種話。

他們是夫妻,名正言順的,但是卻要偷偷摸摸。

溫之榆雙肩緩緩的垂下,失落悲慟漸漸取代了醉意,她不去看他。

是害怕他溫柔如水的目光。

「我困了。」有些撒嬌的意味,黎錦安應了一聲便把她橫抱在懷中一步步的走進別墅深深地庭院之中。

溫之榆當晚發燒了,黎錦安在窗前抽了一整夜的煙。

她不能喝香檳,但是今天她喝了很多。

她是故意的,好讓他覺得愧疚,讓他覺得難過,這個女人從頭至尾都是這樣心思縝密的令人壓抑。

她不愛他,因為跟他結了婚,所以恨他。

… 002為他所失去的過去不想原諒h3>

溫之榆醒的遲,看了看周圍陌生又熟悉的環境,睜開眼睛又閉上眼睛。

「醒了?」黎錦安溫熱的手放在她的額頭探了探,神色溫良如初。

溫之榆拿開他的手兀自的下床從他身邊走過,她其實不想跟他說話,結婚這麼多年她也很少說話。

她一直以這樣過方式在抵觸他。

只是黎錦安不以為然。

她坐在梳妝台上,沒有動,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眉梢稍軟,她性子溫良,黎錦安如果真的要做什麼,又怎麼是她阻止得了的。

黎錦安拿過木質上乘的梳子開始幫她梳頭,溫之榆垂下眼帘不想從鏡子中看到他的臉。

「黎錦安,我多少歲了?」

「冬天剛剛過去,整整二十四。」黎錦安淡淡的回答。

溫之榆恍然大悟似的,抬眼眸中夾著難分的諷刺:「我一直以為我會有很多個二十歲。」

她笑了起來,很是明艷動人,黎錦安也隨著她笑了起來,忽視她的諷刺。

「雪恩的事……」

「三年前的事,我不想提起。」溫之榆面色平靜,當年對她的衝擊有多大,除了她和姐姐就只有這個男人最清楚。

她為他失去的那些實在太痛,所以不想原諒。

黎錦安散開她的長發動作嫻熟的給她梳頭,還是溫文爾雅的樣子。

既然不想提,為什麼又要偷偷的查。

是出於相信他還是出於不相信他。

「之錦早上來過電話了,讓你回公司一趟。」黎錦安對於這兩姐妹的感情一直看不太清楚。

是親情多一點還是友情多一點,又或者其中含著什麼別的感情?

「黎錦安,你以為我有多少個二十四歲?」溫之榆從他手中拿過梳子,起身回頭看他。

「我可以容忍你任何事,唯獨離婚,想都別想!」他的聲音很凌厲,

溫之榆一怔,對上他被一種怒火染滿的雙眼,慢慢的垂下雙肩。

每當這個時候黎錦安就知道她是在向他妥協了。

他對她很好,好到可以包容她結婚四年不回黎家跪拜長輩,其中三年任由她玩是失蹤,容忍外界不知道他們的關係,任由著她的性子,他慣著她,不為別的。

不過是因為他以愛她的心娶她作為妻子的。

「我很抱歉。」溫之榆淺淺一笑,這個時候她有些無措,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

她不愛他,不想嫁給他,可是最終還是落到他手裡,她還是會像別人一樣懼怕他。

黎錦安伸手理了理她的耳發,唇角淡淡的勾起一個弧度。

「你沒錯,你知道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能原諒你,只有離婚是我的底線,你不去挑戰,你做什麼都好。」他指尖微涼。

他的字字句句都敲擊著她的心臟,他是個十分殘忍的人,他的殘忍跟他的俊秀完全不想符合。

溫之榆看著黎錦安背脊發涼,三年了,她總以為還能改變些什麼,卻不想一切從未變過。

她躲開他的手:「我要換衣服了,出去吧。」

黎錦安握住她的手往自己面前一帶,掐住她的下巴,深邃的五官精緻如斯,盯著她的眼神不知道是多情還是寒涼。


「我還是喜歡你以前聽話的樣子。」

他本來不愛笑,但是就是對溫之榆不厭其煩的笑,溫之榆不說話,他很強勢,所以能夠輕而易舉的得到自己想要的。

「雖然是初春了,但是天氣還是偏涼,別穿的太薄。」他的手在她肩上拍了拍,似乎沒有什麼重量。

目送他離開卧室,溫之榆才慢慢的走進衣帽間,這裡是他的私宅,除了他們,誰都不知道。

這裡也一年四季都有她的衣服,不管她是一年來一次還是幾年來一次,這裡的衣服一定會按照她的喜好去更新。

他這麼做,她覺得心裡十分沉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