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林天的話還沒說完,一柄細劍便架在他的脖子上,細劍發出寒光,讓林天感到一股冷颼颼的,死亡逼近的感覺。

「還想騙我?你剛才給我吃的回元丹可是上等的丹藥,你一個小小的下人怎麼可能有?」南宮嫣然秀眉微蹙,眉宇間倒是流露出女俠的風采。

林天知道自己是瞞不下去了,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哭道:「女俠,饒命啊!」

林天一邊哭一邊靠向南宮嫣然,然後雙手緊緊的抱著南宮嫣然的富有彈性大腿,反正是逃不掉了,倒不如做個裙下鬼。

「你無恥,快放開我。」被林天撫摸著大腿,南宮嫣然臉色羞紅的快滴出血來,心裡更是七上八下,這還是第一次被異性輕薄,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你放了我,我就鬆手。」

「好,我答應你。」南宮嫣然耐不住林天的無恥耍賴,只得答應林天。

林天信守承諾的鬆開了手,南宮嫣然急忙向後退去,一直退到她的床上,拉過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害怕林天再次輕薄她。

林天好笑的看著南宮嫣然,看似兇巴巴的,但卻有天真少女的那種可愛,索性逗她玩一玩。

走到床邊,林天麻利的把外衣給脫去,一頭倒在床上,閉上眼睛睡覺。

「啊…你幹嗎?」南宮嫣然嚇得緊緊的用被子裹著身體,一雙俏麗麗的大眼睛盯著林天。

ps:新書求推薦求收藏!您的支持,會讓本書太牛掰了!拜謝!

; (求推薦求收藏!)

「睡覺啊。」林天閉著眼睛解釋道:「我本來想溜走的,你卻把我攔了下來,這下可好,外面一定戒備森嚴,我算是逃不掉了,你要全負責啊。」

「這…這是我的床,不許你睡。」南宮嫣然瞪大著俏麗的眼睛,氣憤的撅著嘴,這時倒也不怕林天了,移開身上的被子,用手使勁的推著林天。

可林天就像死豬一般,死死的賴在床上,南宮嫣然就是挪不動,最後實在沒力氣,也困了,倒在林天的懷裡呼呼的睡著了。

……

後來,林天經常去南宮家和南宮嫣然偷偷的幽會,雖然身份懸殊,可南宮嫣然完全不在乎,只要林天愛她,就足夠了。

林天也在南宮嫣然的幫助下,學習了南宮家最上乘的心法,修鍊突飛猛進,成為一個結丹期的修真者。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兩人的事情,還是被南宮家主南宮傲給發現了,林天被抓起來放進了煉丹爐里。

南宮傲就是要林天灰飛煙滅,毀了他的修為。

最後還是南宮嫣然把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以死相逼,才逼迫南宮傲把林天放了出來。

但南宮傲卻下令禁足南宮嫣然一千年,讓兩人生生世世不得見面。

一千年,在浩渺無垠的修真界,根本不算太長,對於有的大仙來講,只是一個小小的閉關,便轉瞬即逝。

可林天深深的思念著南宮嫣然,每一刻每一秒,都是那般的煎熬,等待,讓他心力交瘁!

此後,林天就變得瘋瘋癲癲,成為專門和修真豪門、各大門派作對的「狂偷」,他的精神早已麻痹,唯一的樂趣,就是報復,讓那些道貌岸然的名門正派終日雞犬不寧。

可誰也不知道,林天只是想快點度過這漫長的一千年,然後和南宮嫣然見面,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

「嫣然!」林天突然睜開了眼睛,才發現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夢,淚水奪眶而出,心中有萬分的愧疚,當初只怪自己實力太弱,連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冷汗不斷的流著,林天奮力的從床上爬起來,走到外面的院子,撲通一下,雙膝跪地,仰著頭看著夜空的一輪彎月,大哭道:「嫣然……」

傷情最是分離別

憔悴斯人不堪憐

佳人邀酒三杯醉

尋香驚夢五更寒

釵頭鳳斜皆是淚

荼靡花了我無緣

小樓寂寞新宇月

也難如鉤也難圓

這首詩,是南宮嫣然在最後離別的時候,寫給林天的,林天至今記得。

嫣然的情,嫣然的意,林天永遠的珍藏在心中,鐫刻在腦海里,天荒地老,海枯石爛,永不磨滅!

林天出神的想著,苦澀的嘴角,掛出一絲溫柔凄楚的笑容,滾燙的淚水劃過消瘦的臉頰。

「噗……」

林天只覺心頭一陣攪動,從嘴裡噴出一大口血霧,臉色如同冰冷的石頭,腮邊的肌肉痛苦的鼓起一道棱。

由於林天情緒極度激動,突然覺得前所未有的心痛,而這種痛楚卻不是他能承受的了的,悶哼一聲,一陣頭重腳輕,接著,便感到天旋地轉……

從眼中看去,天地都在旋轉,林天痛苦的喘息著,死死的咬著牙,嘴唇已經溢出了血,眼睛近乎瞪出眼眶,可他還是死死的忍受著。


不能死!死了,嫣然就見不到了!苦苦等候了一千年,林天不想嫣然最後等來的,卻是無限的苦楚!

林天神識朦朧之際,似乎在腦海中看到了一點遙遠的藍色光芒,光芒似乎遙遠,卻又無限的接近著,越來越近,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最後化作一個充滿幽藍之光的乾坤缽,在他的腦海中不停的旋轉著,每旋轉一圈,都從缽口溢出一道道幽藍氣體。

那股幽蘭之氣緩緩的從半空中落下,隨後浸潤著林天的身體,頓時感覺身上的氣血沿著經脈流動一邊,周而復始,循環不息……

林天覺得前所未有的舒坦,之前的那種撕心般的痛楚,漸漸緩解並最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渾身的舒坦和說不出的舒服。

這一次又是乾坤缽救了他!也不知道這乾坤缽里到底有什麼秘密?

林天剛剛這樣想,一直懸浮在半空的乾坤缽突然有了變動,以很勻速的速度,慢慢的從半空中降落而下。

乾坤缽剛落下,林天就要上前一看究竟,卻不料,乾坤缽的周圍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牆壁,生生的擋住了林天,宛如蓮花池中的蓮花,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正在林天鬱悶的時候,乾坤缽紫紅色的缽體外突然顯現出一些古文字和圖形,閃爍著金色的光芒,這些古文字和圖形彷彿有自己的生命一般,在缽體上跳動著。

嗖!

林天還未來得及搞清楚是怎麼回事,那些古文字和圖形便脫離了乾坤缽,然後一股腦的猶如填鴨式一般硬是灌入了林天的意識中,就像一顆極速運行的彗星,被巨大的黑洞吞噬!而後,就再也沒有動靜了。

霎時間,林天覺得頭暈目眩,頭痛的想要是炸裂一般,摔倒在地!

睜開眼睛,林天發現自己依舊躺在院子中冰冷的石板地面上,而他的腦海中卻清晰的浮現一部修鍊法訣,與之相配的,是各種人體經脈路線圖,和一個個人形動作。

「涅槃心經!」林天喃喃的念道,眼中射出一道精光,雙拳不由得緊緊的握在一起。

ps:新書不易,求大大們包養!求推薦收藏!拜謝!

; (求收藏求推薦!拜謝!)

林天已經從之前的渾渾噩噩中清醒過來,又驚又喜,總覺得這像是一場夢一般。

本以為自己真氣枯竭,難逃一死,卻被乾坤缽救了一命,還得到了其中的「涅槃心經」。

修鍊本就是逆天而行,最為考究人的心性,而這涅槃心經是修真界十大至尊法器之一乾坤缽所蘊含的攻決,若不是有十足的大機緣,是萬萬不能得到的。


林天不知自己有什麼大機緣能獲得涅槃心經,或許是因為自己對南宮嫣然那份執著的愛念,打動了乾坤缽,又或者,乾坤缽只是可憐他,看他要死了,只是略微施捨心訣給他而已。

不管出於何種原因,林天感覺自己福緣不淺,只要活著,他就有機會再次和嫣然見面,在這之前,他要不斷的變強,強到修真界任何人都無法撼動他,這樣,他才能和嫣然過著神仙眷侶般的生活!

迫不及待,林天盤膝而坐,打坐入定,按照腦海中的涅槃心經的第一重的運行路線,心神合一,凝神吐氣,緩緩的運行起來……

涅槃心經第一重,鳳凰涅槃!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鳴沖九霄,翅震四海;乾坤自握,心即隨性;神魄淬鍊,永生不死……」

運功一遍,林天絲毫沒有一絲真氣的感應,正當他疑惑的時候,突然,思海中的乾坤缽從它缽體中突兀的發出一聲沉悶的轟響,而後從缽口如噴泉般噴出幽藍之氣,只是頃刻間,便充滿了林天整個丹田。

那些幽藍之氣宛如奔流不息的海潮,跟著心訣的運行路線,衝進了林天的各條經脈,而後,又猶若一股清涼甘甜的涓涓細流,浸潤著林天損傷的經脈。

林天專心的運轉心訣的運行路線,他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正被一道淡淡幽藍之光環繞,而身體各個部分也發生難以察覺的細微變化。

林天感覺自己的丹田不斷的擴大,這是莫大的好事,丹田的容積變大,所儲存的真氣也會變多。

但林天卻沒有沾沾自喜,繼續運行心訣,他知曉鳳凰涅槃的意思,傳說,鳳凰每次死後,都會在烈火中獲得重生,並且或者之前更加強大的實力。

這時,林天也大概明白, 他是一個渣男(快穿) ,讓它「顯靈」了,不是因為自己對嫣然的愛,也不是乾坤缽可憐他施捨他。

而是林天在為黃嬸續接經脈時,把真氣耗盡了,導致他變成一個將死之人,正是這個契機,讓林天有了啟動乾坤缽的鑰匙,也讓他順利的得到涅槃心經。

最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

「呼……」

林天長呼一聲,微微睜開眼眸,才發現東方的天際已經泛起了魚肚白,不知不覺,已然是一夜。

更令林天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現在已經達到了練體三層,沒想到這涅槃心經對修真有如此大的裨益。

但林天不覺得這是好事,練體本是修鍊體魄強化肉身,若單靠心經輔助提升,這樣無法達到內外兼修的境界。

重生異能:暗黑嬌妻不好惹 ,林天覺得,強化肉身、淬鍊體魄還是非常必要的!

站起身來,林天覺得精力充沛,完全不像一個一夜未眠之人,只是身上沾著許多黏黏的汗液,裡面還夾雜著一些黑色的物質,應該是昨晚運動時從體內派出的污濁之物。

「小可,伺候本少爺洗澡……」林天話到嘴邊,卻又戛然而止,想起小可還在醫院照顧黃嬸,一夜未歸。

這才幾天,林天已經習慣被小可伺候了,苦笑一下,徑直前去北院的古井,準備沖了涼水澡!

北院是林老爺子的住所,坐北朝南,冬天陽光可以鋪滿整個院落,而院子里的那口古井的年頭,似乎比整個林家大院還要悠久。

得到涅槃心經,林天的心情無比的愉悅,邁著悠閑的步伐走進了院子,卻沒料到,他爺爺林聖已經在院子里了。

林老爺子有早起的習慣,此時,正在院子里打拳,招式沉穩有力,變化無窮,每一拳都充滿著勁道。

林天直接無視他爺爺,走到古井邊,把衣服脫了個乾淨,只留下一個大褲衩,然後拿起打水木桶,撲通的扔進了井裡,搖晃了幾下繩子,便提上來滿滿的一桶水。

嘩啦啦……

林天高高的把水桶舉起,然後一個傾倒,帶著溫熱的井水把他的全身澆了個遍。

「呼……爽……」林天暢快的大叫一聲,身上的污濁之物也沒洗的乾乾淨淨,再也沒有那種黏糊糊的厭惡感。

林天這一聲喊叫,倒是把林老爺子給嚇著了,轉過身,用吃驚的眼神看著林天。

平時林天睡覺,可是要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的,今天居然這麼早?而且,這個院子林天從來不敢進來的,更別說在井邊沖澡了。

林老爺子仰著頭看向東方的一輪紅日,齜著牙搖著頭,輕聲低喃,「哎?太陽沒打西邊出來啊?難倒我是再做夢?」

使勁的用手在大腿肉上掐了一下,疼,再掐一下,生疼,再掐,劇痛!

這下,林老爺子不再懷疑,自己的廢物孫子起的這麼早,而且赤.裸.著身體在他的院子里洗澡。

「爺爺,早啊。」見爺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林天笑著打招呼。

雖然不喜歡裝孫子,但林天也覺得林老爺子很可憐,失去親人的感覺真的很痛苦,所以,林天打算在他還沒有回到修真界前,盡量的裝一回林老爺子的好孫子。

林老爺子吃驚的眉頭一挑,乖乖個隆滴隆,這小子居然學會懂禮貌打招呼了?難得!

「啊…早!在洗澡啊!」林老爺子喜不溢於言表,裝作很淡定的回答著。

「是啊,早上洗澡對身體有好處。」林天邊洗邊說道。

林老爺子的嘴角掛出一絲滿意的笑意,也沒有再打擾林天,徑自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手裡捧著一本象棋的棋譜,仔細的捉摸著。

林天洗完澡,又把衣服穿上,眼睛瞟到了石桌上的象棋,他之前在書上看到過一些象棋的下法,但不知自己的棋力如何。

隨即,林天湊到石桌旁坐下,笑呵呵的問道:「爺爺,您很喜歡下棋?」

ps:新書求推薦求收藏! 邪王別太拽 ,大大們可憐可憐唄!

; (求收藏求推薦!拜謝!)


「恩。」林老爺子點著頭,眼眸中透著一絲憂愁,嘆著氣說道:「以前的那些棋友,老死的病死的,現在就剩下我一個糟老頭子,現在只能邊看棋譜,邊自娛自樂咯。」

「不如,我陪你下棋吧。」林天態度誠懇的笑道。反正閑著也是閑的,倒不如陪老爺子下一盤。

「就你?」林老爺子的嘴角微微一撇,眼睛深處儘是鄙視和不屑,冷笑道:「哼,你會玩象棋么?」

林老爺子可從來沒聽過他這個廢物孫子會下棋,別說象棋了,連小學生玩的軍棋都不在行!

「不知在哪學過,略懂略懂。」林天很謙虛的笑道。他只是在書上看到過象棋的下法,可從來沒有實踐過,此刻,可不能在老爺子的說大話,等贏了老爺子之後,再嘚瑟也不遲。

「你確定要下?」林老爺子笑問道。

「當然。」

「行,我們就對上一局,若你真的不會下,趁早給我滾蛋。」

林老爺子雖然嘴上這麼說,可心裡還是很開心的,難得孫子有雅興和他下棋,這可是二十年來,難得的第一次,如此天倫之樂,他做夢都在想。

隨即,楚河臨漢界,帥士象馬車炮兵,各列其位,爺孫倆也拉開了陣勢,準備廝殺一番。


林老爺子看著林天熟練的擺放著象棋,眉宇間閃出一絲疑惑,難倒這小子真的會下象棋?

「爺爺,我先走棋咯。」林天看著自己這邊的紅棋笑道。書上說的,執紅棋一方先走,看來他佔得先機了。

「等等。」林老爺子急忙打住林天,不悅的說道:「應該我先走,我是老人家,你得尊敬老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