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東皇太子和剩下那人直接嚇瘋了。

這他嗎到底是開掛了還是怎樣,怎麼會有這種打法?

一拳頭一個,別人還玩不玩了?

走啊!

東荒太子速度極快,眨眼就沖了出去,落下了一個人殿後。

「啊!」

他嚇得瘋狂大叫,身體迅速變大,想要以此作為抵抗的資本。

身體正在放大的過稱當中,卻發現身體一輕,原來連帶著蛇尾已經讓姜亢一把給提了起來!

緊接著一輪一落,砸在了地面之上。

這下更大了,他的上半身已經甩出了寢宮外面,看著飛奔似得逃竄的東皇太子喊道:「太子,救我啊!」

東皇太子哪裡管得了他,捨命狂奔,往空中飛去。

「怎麼回事?」

凰天眉頭猛地一皺,看向下方。

在他們殺入的時候,所有人的心都已經涼了,似乎結局已經註定了。

「哎。」女帝嘆氣,不知該如何,只能盲目的戰鬥下去。

突然聽到身後一聲巨響,回過頭去,卻看到了一個蛇人被甩了出來。

再見,洛麗塔 「恩?」

眾人都震驚不已,這蛇人可是大成境界,怎麼就這麼被放倒了?

砰!

一聲炸響,蛇人的尾巴直接斷了,他慘叫不止,兩隻手在地面上爬行著,這一幕看得眾人膽戰心驚。

「是孫悟空來了嗎!?」有人喊了一聲,讓幾個家主頓時身子一個哆嗦,就要開溜。

「啊!」

蛇人只剩下了上半身,依舊堅強的衝天而起,往外飛去。

「走的掉么?」

熟悉的聲音,帶著無比冷靜,落入了眾人耳中,如同晴天一霹靂!

一道人影跨步而出,隨手丟掉手裡的斷尾,沖著空中飛行的蛇人一槍射去!

噗!

長槍洞穿胸口,帶著蛇人的蛇軀飛了出去,牢牢的釘在了十里之外的城牆上。

「是項羽!」花木蘭轉過頭,滿臉驚喜之色。

「項羽!」達摩等人身子一震。

而周道炎等人則是無比的震撼。

剛才那一槍,殺了一個大成?

「諸位,驚喜么?」

悠悠的抬起頭,姜亢看著上方和自己這邊纏鬥的眾多高手,笑了起來。 「他……他怎麼這麼強!?」

花木蘭已經支撐不住,周道炎正要下殺手,此刻卻是被驚的渾身一個激靈。

「哼!醒來了他又如何,不過是廢物一個,諸位各自儘力,打破這面鏡子,裡面的人還不是任由我們屠戮!?」

提著鎚子的大漢冷冷的說了一聲,揮舞著手中的兵器,沖著面前自己的鏡像打了過去。

「戰!」

戰局已久,到了此時,不可能因為姜亢的出現而直接退走。

黑暗勢力是戰場的主宰,他們不退,誰也退不了。

「項羽,準備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空中龍傲長吟,龍尾不斷的甩動著,逼退著凰天,再度說道:「外面有四大至尊大成的高手,我們守不住。」

周道炎等人一聽重新撿起了信心,狠狠道:「你又進步了,今日更加留不得了!」

「殺了他!」

一聲憤怒的咆哮,一尊神頂飛了過來,面色蒼白的劉邦走了出來。

「孫悟空害得我肉身毀滅,花了許多代價,今日要你加倍奉還!」

「項羽行了,我們要想辦法撤退才好!」

諸葛亮說道。

「你們走不了!」

一直被壓制的大蛇此刻兇猛了起來,拿出搏命的架勢,瘋狂的攻擊著三人合體和鏡像投射。

「還好這傢伙沒死,那就有回本的機會!」

弈星咳出一口血來,四個大成後期的高手圍攻他一個,要不是能夠遁入虛空躲避,他已經死臭了!

「項羽,項羽啊!」

御龍飛猛地掙脫了束縛,騰的一下跳到了自己的戰車之上,呼啦啦沖著姜亢所在的位置衝撞而去。

戰車奔騰,其勢如雷光走電,迅捷的要看不清了。

「躲開啊!」蘇烈大吼了一聲,暗自惱恨不已。

「抽手,殺了這個傢伙!」

周道炎眼中閃過了一絲厲狠之光,左手之中火光開始凝聚了起來,壓縮成了一個火球,做出一副不動聲色的樣子。

轟隆隆!

戰車震動大地,真箇皇宮都顫動了起來,御龍飛鎖定了姜亢,怒吼道:「項羽!都怪你,害我失去雙目,今日必殺你!」

戰車奔騰而來,姜亢就跟被嚇傻了似得,只是盯著對方。

越來越近。

所有人心都抽了起來。

要是姜亢死了,進攻的人就可以撤退了;要是姜亢死了,防守的人就沒有意義了。

「死!」

御龍飛怒吼,戰車飛奔,直化作一道金光,猛烈的風吹了過來,將身後的寢宮直接掀翻,水池的水凌空飛起,懸停在半空當中。

其威勢已到達了頂點,如同迅捷的金色閃電,轟的一下,沖向了姜亢。

微微低著的頭猛地一抬而起,黑袍展動,黑色的重瞳一閃,大步跨出,一拳浩蕩打出!

「真是找死啊。」周道炎笑了起來。

「大意了!」

百里守約瞳孔猛地一縮,迅速扣動了自己的扳機。

「這……」狄仁傑等人眼中閃過了不解之色。

金色的戰車終於沖了上去,人們似乎看到了姜亢四分五裂的場景。

轟!

拳頭撞了上去,時間彷彿定格了,急速衝擊的戰車戛然而止,隨後猛地一震!

嗡!

地面迅速顫抖了起來,戰車之上金光凝聚。

咔擦!

地面突然開裂,像是蜘蛛網一般往四面分裂而去,幾乎波及整個皇宮。

戰車不動,御龍飛卻如遭重擊,直接倒飛了出去,口中噴出一道血線。

咯吱!

身體尚在半空,陣陣脆響傳來,關節之處不斷的抖動著,轟然落地,頭微微一起,又落了下去。

「他的骨骼被震斷了!」有人驚悚的說道。

所有人都看呆了,有些獃滯的看著門口站著的那道黑色身影,心中震撼無比。

「這……嗑藥了?」

「一覺睡了這麼久,難不成是在學功夫?」

狄仁傑三個又開始胡言亂語了

「這怎麼可能!他怎麼會這麼強!」凰天等人心驚膽戰。

周道炎沒有控制住自己的火球,嗖的一下沖著姜亢飛了過去。

一抬手,輕輕抓爆,火焰四射,卻是沒能傷到姜亢。

「那接下來,就是你吧。」他一轉頭,看著周道炎笑了起來。

周道炎一看這種笑容他就想哭,一轉身就要開溜。

「不準走!」

花木蘭嬌喝一聲,舞動大劍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給我滾開!」

周道炎怒不可遏,整個人化作了一個巨大的火球,沖著花木蘭就撞了過去。

「找死!」

姜亢眼神一寒,快步而上,腳下似乎踏出一番特別的韻味,眨眼就追上了那個巨大的火球,一拳頭砸了下去。

「啊!」

周道炎一聲慘叫,那火球碰的一聲直接給炸開了,一道人影狼狽的跌落出來。

「是時候上路了。」

姜亢緊隨其後,一腳沖著周道炎腦瓜子踩了下去。

「不!」

周道炎大叫,兩手相合護在自己頭頂部位,祭出本命烈火熊熊燃燒,想要藉此逼退姜亢。

那一腳一往無前,直接將烈火給震散,轟的一下踩在了那雙手臂之上,兩隻手直接炸裂,慘叫不已。

「父親!」周瑜臉色一變,卻猶豫不決。

「吾兒救我!」周道炎嚇得大叫了起來,那一腳終究是落在了他的頭上,將他給踩爆了。

「父親……」周瑜臉色蒼白,怨毒的看了一眼姜亢,轉身就跑。

「跑!」

劉邦來的慢去得快,一看局勢不對頓時嚇得清醒了,又躲進了混沌神頂當中,嗖的一下跑走了。

「一群窩囊廢,看來我不出手還不行了。」

有些熟悉的聲音,遮天蔽日的血色出現,將明世隱鏡的光華都遮蓋了下去。

昔日出現在大會上的超級強者,殺江橫! 「糟了!」

明世隱臉色頓時大變,一招逼退四人,大喝道:「都過來,先撤!」

「走!」

三教聖子立馬分開,各自化作人型,臉色都有些蒼白,迅速往寢宮方向靠攏。

弈星一聲大喝,直接藉助虛空之能脫開了包圍圈,往自己的人群當中靠去。

明世隱護著女帝,也輕易的殺了出來。

姜子牙和扁鵲聯手,帶著人馬殺回頭來。

大雨依舊在下,滴滴答答的沒有任何情面,昔日清凈的皇宮裡,此刻地面上滿是血液,攪和在水裡流著,沖刷在四處留下觸目的印記。

刺鼻的血腥味在皇宮裡面飄起,讓人聞之作嘔。

寢宮門口,所有的人都退了回來,所有的敵人也圍了過來,禁衛死傷大半,宮女和太監都各自找地方躲了起來,藏在暗處懾懾發抖。

正要離去的劉邦停住了腳步,凰天和龍傲也各自收手,在四面圍定,防止姜亢等人走了。

「明世隱無法離開長安城,要是走的話,我們會很危險。」公孫離來到了姜亢面前,低聲說道,一雙美目也驚訝的打量著姜亢。

「如果走不了的話,那就不走了吧。」姜亢笑了笑,直接走了出去,雨水落下,他的身上沒有絲毫的能量隔著,卻又奇怪的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