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東方鳳菲淡定的拍了拍雙手,看著顏疇一臉嘆息的說道,那一臉關心的表情演的和真的一樣!

眾傭兵:「…………!」

霧艹!這個小夥子是什麼來頭,要不要這麼強悍,居然把一個一級神徒的手腕給弄斷了!

「這次顏疇可是踢到鐵板了!」

「這小夥子,果然不一般啊!」

「這回顏疇算是丟臉丟大發了,不過也是活該!」

「誒,可惜啊,這顏疇的爺爺可是一個相當護短的人,這幾個小夥子不懂隱忍,怕是要惹禍上身了!」

「…………」

看到這結果,所有傭兵雖然很崇拜東方鳳菲的強悍,但是也為東方鳳菲覺得惋惜,因為顏疇的爺爺是一個五級神徒!

「團長!」

看到顏疇受傷了,魔鴉傭兵團的人都立刻上前把顏疇給扶起來,並且快速的為他上藥。

「好了,礙事兒的人解決了,漂亮姐姐,幫我把任務過接一下。」

不理會顏疇也魔鴉傭兵團眾人吃人的目光,沒事人一樣兒和寒汐笑著說道。

「哦,好的!」

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寒汐看東方鳳菲的眼神深了幾分,不過卻沒有表現出來,快速的為東方鳳菲結交任務。

「這是!ss級任務?!」

當看到東方鳳菲的任務卡是,寒汐一臉驚訝的低呼,要知道,s級任務一般只有八星以上的傭兵團才接的任務啊!

「什麼!睢鳳傭兵團完成了ss級的任務!」

聽到寒汐的低呼聲,一眾傭兵都震驚的看著東方鳳菲,這是不是也太嚇人了,這些少年才幾歲啊!ss級別的任務,那可是八星傭兵團的標準啊!

除了東方鳳菲的玉佩有萬能的遮掩功能,東方慕然他們的主符印只能掩飾修為,所以真是年齡還是能被看到出來的。

「是啊,漂亮姐姐,這個任務交了之後,我們是幾星傭兵啦?」東方鳳菲問道。

「這個任務完成,證明你們擁有八星戰力,我會給你們換上八星傭兵的徽章!」

寒汐說這話的時候一臉激動,這些少年都是天才啊,那麼這次友誼賽,或許他們南殿有希望不再墊底了!

「哦,八星啊,這也太容易了,老伯伯,你好像是七星哦,原來你們這麼弱啊。」

東方鳳菲晃了晃手中的八星徽章,對著顏疇眨了眨眼睛。

「噗…」

聽到東方鳳菲這話,看著東方鳳菲手中的八星徽章,顏疇一個沒忍住,一口血就吐了出來,整個人都搖搖欲墜。

這耳光,打的夠響亮!

「這些人是妖怪吧!簡直太嚇人了,不到半個月時間,從零星傭兵團變成八星傭兵團,差一星就九星了啊,這,這是人能做到么!」


一眾傭兵徹底風中凌亂了,各種羨慕嫉妒恨,他們有些人拼死拼活幾十年才有個四五星的成績,這些少年倒好,只用了半個月不到就把他們一輩子都辦不到的事情給完成了,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好啦,任務交了,我們走吧,漂亮姐姐再見。」得到八星徽章, 晴空花獨好

「打傷了我孫子,以為就可以這樣輕鬆離開么!」

東方鳳菲幾人剛剛轉身,一聲滿帶著怒氣的聲音傳來,一個道黑色身影從門外漫步走了進來。

「尼瑪,打了小的來了老了,最討厭這樣的了!」

看到來人,東方鳳菲皺著眉頭不滿的撇了撇嘴,丫的,還有完沒完了!

【感謝:龍凌雪96的200紅包打賞,謝謝親的支持哈,么么噠!】

【我已經想要墨大神要在什麼時候粗現了,快了,真的快了,應該快了吧……2333】 來人的面容也很年輕,就四十歲左右,身材魁梧壯碩,和顏疇挺像,看的出來是一家人。

「爺爺!」

顏疇看到來人,立刻苦著臉喊了一聲,跑到來人的身邊。

「疇兒,快讓爺爺看看,嚴重么?」看到顏疇捂著手腕,來人立刻一臉緊張的看著顏疇的手腕問道。

而聽到來人的話,東方鳳菲總是忍不住想笑,疇兒?丑兒?哈哈哈,這叫法可真有意思!

「爺爺,沒事了,可是好疼,就是這個臭小子把我打傷的!」

作為一級神徒,這身體的修復能力自然很強,不過是痛了一下而已,手腕又用了葯,早就好的差不多了。不過顏疇現在是恨死了東方鳳菲,這個可惡的傢伙讓自己在眾人面前,特別是寒汐面前出醜,這仇一定要報!

「小子,是你傷了我孫子?」知道是東方鳳菲傷了顏疇,來人陰冷的看著東方鳳菲問道。

「顏長老,這不過是小輩之間的玩笑,而且顏疇也沒有受什麼傷,這件事情還希望您能看到我的面子上不要和這位小公子計較了。」


看到顏長老出現,寒汐趕緊上前調解,她覺得東方鳳菲一行人很有前途,值得她交好。

「哼!傷了我孫子的手腕還說沒有受傷?不過,既然寒侍女替你們求情,我就對你們網開一面。」

「謝謝顏長老…」聽到顏長老的話,寒汐一喜就要道謝。

「不過,你們傷了我孫兒的手腕,可以不用死,但是所有人必須自斷一臂,然後向我孫兒道歉,這件事本長老就不在追究!」

寒汐還沒說完,顏長老就接著說道。

「這個顏長老,斷一臂,這…」聽到這條件,寒汐心中一驚,斷臂這懲罰太重了!

「這已經是老夫看在寒侍女你的面子上饒了他們了,不然,他們全都必須得死!」

顏長老直接打斷寒汐的話,一雙陰冷的眸子盯著東方鳳菲一行人說道。

「哈哈哈,真是好笑,原來這就是南殿的長老么?就這副是非不分的模樣?難怪你只能是一個外院長老!還有顏疇,不是我說你,你人醜名字丑就罷了,都一把年紀了,打不贏我這個小孩子居然還要家裡長輩幫你出頭,你是還沒斷奶么?」

聽到來人的話東方鳳菲忍不住大笑出來,眼中滿是嘲諷。

想讓她自斷一臂?可以,那我就廢了你的雙臂,不然怎麼報答你對我網開一面的斷臂之恩呢!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想要找死了,那麼老夫成全你!死!」

聽到東方鳳菲的話,顏長老沒有發怒,但是眼中卻是殺氣閃現,五指成爪朝著東方鳳菲抓去。

「哼,顏長老,你就這麼點兒能耐?」

看到顏長老朝自己攻擊而來,東方鳳菲身形一個閃動,直接閃到了顏長老的身後冷笑道。

「糟了!」

看到東方鳳菲居然到了自己身後,顏長老身上驚出一身冷汗,立刻轉身,反手抽出佩劍朝著東方鳳菲斬去。

「嘩啦…」

凌冽的劍氣一出,傭兵大廳中的桌椅立刻成了粉碎,地板上也被砍出了一道深長的裂痕,還好這大廳建的夠牢固,不然只怕整棟大廳都要被毀了。

「呵呵,你們顏家老的小的果然都是不中看的廢物,就這點兒本事也想殺本小爺,實在可笑!既然你之前繞過本小爺,那本小爺也大人大量不殺你,只斷你兩臂就算!」

東方鳳菲慵懶的聲音再次在顏長老身後響起,之後聲音徒然轉冷,手中長劍划動。

「噗嗤!」

顏長老兩條手臂飛起,齊肩而斷。

「啊!」

一聲慘呼聲響起,滿身鮮血的顏長老一直摔趴在地,凄厲的哀嚎聲震響大廳。

「對了,剛你說要我們所有人自斷一臂,那我也不過分,你們爺孫兩自然是得一起斷臂才公平,不是么?」

東方鳳菲冷笑一聲,然後快速揮劍上前,顏疇兩支手臂也隨之飛起,砸落在地,濺起了一地血花。

「嘭…」

顏疇心靈比較脆弱,受不住打擊,直接昏死了過去,但是身體依舊不斷的抽搐的,手臂上的痛感即使昏過去了還是能夠感覺到。

「嘶~!」

看到這樣的結果,大廳中的所有傭兵全都傻眼了,就連寒汐也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居然如此輕鬆就把一個五級神徒給廢了!

這個少年究竟擁有怎樣的實力,這些好像還不是他的極限啊!

看到東方鳳菲輕輕鬆鬆就把顏長老爺孫兩人給廢了,還一臉風輕雲淡的模樣,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一個寒顫,這個少年看似青澀,尼瑪,這都是假象啊!這才是真正的扮豬吃老虎吧,如此殺伐果決的手段,讓他們這些老傭兵都不得不甘拜下風!

「你敢這樣對我,傭兵分殿不會饒過你的!」

看著顏疇倒在血泊里,顏長老流著眼淚瞪著東方鳳菲,他可是傭兵分殿的長老,傭兵分殿一定會替他做主的!

「哦?你就這麼確定你們殿主也是如此是非不分的?」

東方鳳菲拿出手帕擦了擦沒有沾上一絲血跡的劍鋒,她斬斷兩人的手臂用的只是劍氣,根本沒有碰到人,她這純屬是嫌棄劍上沾上兩人的味道而已。

「你傷了我,殿主肯定知道了,你很快就要死了!到時候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顏長老被魔鴉傭兵團的人扶起來之後,滿臉恨意的看著東方鳳菲。

「青玄大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青色的身影從廳外進來,看到滿地的鮮血,不由的皺了皺眉頭,然後朝著東方鳳菲走去。

「是青玄大人!」

「青玄大人居然親自來了!」

「糟了,這個顏長老原來這麼受重視么?這個小夥子危險了!」

「…………」

看到青玄居然親自來了,所有傭兵都一臉惋惜的看著東方鳳菲,這個小夥子雖然天賦過人,但是今天只怕是在劫難逃了。

「青玄大人,青玄大人您終於來了,您要為老夫做主啊!小子,你死定了!」

看到青玄過來,顏長老心中狂心,一臉老淚縱橫的看著青玄,心中已經為東方鳳菲判了死刑。

「東方小…公子,殿主讓你們去見他…」青玄沒有理會顏長老,只是看著東方鳳菲說話。

「哈哈哈,我就知道殿主一定會為我做主的,看你還要說什麼,你死定了!老夫一定要稟報殿主,讓你生不如死!」

一心只想著東方鳳菲會受到懲罰的顏長老並沒有看到青玄對東方鳳菲的態度,一聽到殿主要找東方鳳菲,立刻就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東方鳳菲:「……………!」

看著顏長老的樣子,東方鳳菲無語撇嘴,這個顏長老是瞎了么,沒看到青玄那客氣的態度么?死定了?死定個毛線!果然是老眼昏花,眼神都有問題了!

「顏長老,你以權謀私,縱容孫子行兇,還企圖傷害參賽友誼賽的選手,殿主下令,廢除你一身修為,逐出南殿!」

說話被人打斷青玄本來就很不爽,然後又看到顏長老居然朝著東方鳳菲破口大罵還要東方鳳菲死,這一下子就把青玄給惹毛了。

要知道,友誼賽他們南殿從來都是墊底,如今好不容易出現能夠贏的希望,這個顏長老居然左一個死右一個死,這是要把南殿的希望給打死么?

可想而知,顏長老的無知行為直接為其帶來了慘痛的後果。

「什麼!青玄大人,你說什麼?什麼參賽選手?不是應該定他們的罪么,為什麼罰的是我!」


聽到青玄的話,顏長老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青玄,這不是真的,一定是哪裡弄錯了!

「定他們的罪?他們可是要代表南殿參加這次友誼賽的人,代表著整個南殿的希望,定他的罪?哼!真是可笑!」

青玄一臉冰冷的說道。

「啪!」

聽到青玄這話,顏長老覺得自己臉上就像是被狠狠甩了一個巴掌,響亮無比。

這些人是要參加友誼賽的人?參加友誼賽的選手哪個不是身份尊貴被當成寶貝保護的,自己居然還說要殺了他們,自己剛剛還說殿主一定會站在自己這一邊?

「哈哈哈…笑話,我就是一個笑話!」

突然顏長老大聲的狂笑起來,笑聲中帶著幾分癲狂,看來是受到的打擊太大,發瘋了。

不只顏長老和顏疇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就連一旁的眾人也是被嚇到了,怪不得這些少年戰力這麼強悍,原來是要代表南殿參加比賽的人!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小小年紀就這般厲害,實在令人艷羨!

「東方公子,殿主要你們去見他,三日後就是友誼賽,等等就要出發前往神域了。」

不再理會顏長老,青玄把剛剛沒說完的話又說了一遍。

「哦,那我們走吧。」對著青玄點了點頭,東方鳳菲便帶著八個少年一起離開,顏長老,她從來就沒把他放在眼裡過。

第二天,東方鳳菲幾人就在南殿主的帶領下前往神域,同時東方鳳菲也得到消息,顏長老最後無法忍受自己的結局自殺了。

後來顏家因為沒了顏長老,而南殿又直接聲明從此往後再不和顏家進行任何合作,導致顏家的地位一落千丈,顏家也很快就被其它勢力給瓜分了,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也不是小魔女會關心的事情了。 雖然比賽地點在神麓山脈,但是大家都要提前一天到達,好做準備,所以一般都是先到『傭兵聯盟總部』集合,第二天再前往『神麓山脈』比賽。

「明天晚上便可以到達傭兵聯盟總部,在這之前我先和你們說下比賽的規則。」

坐在飛行魔獸上,南天雄看著東方鳳菲為幾人講解比賽規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