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李青點了點頭,沒想到冥界中的兩大家族,竟會在這裡碰頭。不過從他們衣著和狀況看來,倒是沒有絲毫的血跡,看來方才只是簡單的爭鬥,並未有什麼大爭執。

而正在這時,那秀美的女子,忽然開口說道:「揚魁,我家少爺可是死於你手!」

「嗯?!」李青一怔,從這少女的話語中不難聽出,那不老城的少爺,已經慘遭不測。

目光不由自主的朝杜拜雲看去,就見他此時已是滿臉驚疑,顯是難以置信。想來也是正常,畢竟對方怎麼說也是冥界頂級的家族勢力。

但聽得少女怒言質疑,揚魁所表現出來的卻是一副極無所謂的神情,掄了掄手中的大鐵球帶起一陣呼嘯之聲,半刻之後,方才有些懶洋洋的道:「飯可以亂吃,這話可不能亂說。凡是都得憑個證據。」

「證據,呵呵。」少女一陣冷笑,美眸忽然向後一撇,兩名魂鬥士便是駕著一個滿是傷痕的男子走了出來。

見這受傷男子,身上皆是道道刀痕,深可見骨。他濃重的眼皮一抬,忽然沖著那揚魁狂吼了一聲,一手顫抖的指了過去,道:「聖姑大人!就是他!就是他將少爺給」

話才說到一半,左手面的隊伍中忽然飛射出一束銀光,乃是一柄短刃!轉瞬及至間,竟是將他的頭顱整個砍下,落到地上,化成冷冰冰的黑沙。

「揚魁!你!」怒目直視而去,就見揚魁一臉冷笑,旋即也是向後看了看,豎了豎拇指,似乎在表揚那個暗下殺手之人。

那被喚做聖姑的少女身後,一個個銀盔魂鬥士早已咬緊牙關,躍躍欲試,恨不得下一秒就將對面這群潘家堡的傢伙撕個粉碎。

玉手一揚,少女平息了鬥士們的怒氣,美眸之中一抹冷冽直朝揚魁看去,忽然之間,她兩手飛速一動,地面之下,竟是瞬然衝起幾束尖刺,細看過去,乃是七根長著尖刺的藤蔓!

只聽七聲叫喊同時而起,揚魁身後的隊伍中已有七名魂鬥士被藤蔓劃破了頭顱,面目全非,血肉模糊,即刻到地死去,情狀可怖。

「好厲害手段!」李青躲在草叢裡一陣驚呼,目光耿直的朝那少女看去,就見她半俯的身子緩緩直了起來,眼眸之中有著一抹同齡人所沒有的狠毒,嘴角一揚,道:「血債血償。」

「好狠的女子。」杜拜雲也是沉眉道。不過更令他驚訝的也是這少女的身手竟是如此之快,一招之間,竟是瞬間殺去了七個魂鬥士。所用之術更是不老城聞名冥界的藤蔓之術。看來這個少女在不老城中的地位應當不低。

此時此刻,隨著少女瞬間抹殺了七名魂鬥士,那揚魁的大臉也是猛的糾結在了一起,鼻子都氣歪了過去。 「如此厲害的女子,我怎會沒見過呢.」杜拜雲忽然一臉疑容,心下也是細細回想著,可不管他怎麼想,也是記不得不老城中何時多了一個聖姑?

聽得杜拜雲的疑惑之言,李青也是帶著思考的目光再次看了她一眼,但見她膚色奇白,鼻子較常女為高,眼睛中隱隱有著海水之藍意。不得不說,絕對算得上是一名絕色佳人。

此時此刻,又見她秀眉微蹙,道:「剛剛的證據被你殺了。」說話之間,她美眸忽然一凝,縱身向那揚魁疾馳而去。這時,她體內忽然有著魂力流轉,一舉手,一抬足,身輕如燕,玉手一揚間,一股魂力早已蓄積已久,即刻便是朝揚魁打去。

突然間呼呼風響,前方兩枚鋼鏢擲來,跟著有人喝道:「不老城妖女,看我們收了你!」而後,兩道身影便是從揚魁後方的隊伍中飛了出來。

少女腳下毫不停留,回手輕揮,兩枚鋼鏢立即倒飛回去,只聽得「啊」的一聲慘呼,跟著砰的兩聲, 天帝是怎樣養成的 。當即喘不上幾口氣,便是硬生死去。


&nbsp:¥小說3w.;「什麼!」揚魁一驚,他沒有想到這竟是將鋼鏢回擊的力勁,竟是能將兩名魂鬥士斬殺。心頭也是湧起一抹莫名的怪異。

但眼下他可無心多想,雙肩猛入高山崛起,手臂肌肉瞬間膨脹,極是彪悍。轉瞬飛起一腳,砰的一聲,踢在了少女隱約可見的小腹之上。

此時的少女離他很近,沒料他竟會突施襲擊,可就在下一秒,那楊彪已然倒飛出去,背脊撞在一顆樹上,右足折斷,口中狂噴鮮血。

望得這一幕,李青與杜拜雲幾乎同一時間驚呼了出來。方才一幕,顯然是揚魁先行出招,並且佔據優勢,怎麼這一腳命中,反倒是他受了傷。

驚愕之餘,李青也是赫然注意到,那少女如玉雕砌一般的肌膚下,已是有著一抹淡淡的紅暈,而在這一抹透光的紅暈之下,一環難以用肉眼瞧見的屏障生成在她的小腹之前,猶如盾牌一般,不但擋下了揚魁的攻擊,更是將其腿力全數還了回去。

她見那揚魁重傷,嘴角也是有著一抹的狠毒,道:「這麼粗淺的招式,就不必使出來了。」


揚魁惡狠狠的瞪她,驚駭之心更甚於憤怒,雖然仍想出招擊她,卻已無能為力。方才這反彈回來的威力,遠比他的腿力還要強上幾分。真不知這少女的魂力,竟是達到了何等的境界。

而這時的杜拜雲也是微張著嘴,有些愕然。這揚魁怎麼說也算是潘家堡首屈一指的大將,怎麼在這個少女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不老城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逆天的聖姑?

而正在杜拜雲疑惑之時,只見少女的目光再次移向潘家堡隊伍之時,周遭的樹木從中,接連幾聲悶哼,之間幾道黑影如流星穿梭,齊唰唰的落在了潘家堡隊伍的最前方。

方圓不足一丈的綠蔭之中,已是黑壓壓的站滿了魂鬥士,以他們的衣著打扮來看,顯是潘家堡那一派的。

為首之人乃是一個身材矮小,滿臉精悍之色的中年漢子。雖然個頭不及揚魁,但此人的健碩的肌肉,甚至能遠超過他。就見他瞥了一眼揚魁,一口唾沫吐到了地上,呵斥道:「沒用的東西。」

「大大哥」揚魁有些苦澀的低下了頭來,輕聲道著。

「大哥?!」杜拜雲眉頭一皺,忽然暗暗沉吟道:「莫非此人就是揚魁的大哥,楊漢!」

瞧見杜拜雲臉色的變化,李青心下也是有些好奇,旋即便是用手肘觸了觸他,詢問道:「他很強嗎?」

「嗯,要比揚魁強悍許多。」杜拜雲好不吝嗇的讚許道。

「那揚魁強悍?我怎麼看不出來。都被一個弱女子打趴了。」李青也是有些不屑道。不過他嘴上如此說著,心下卻也心知肚明。這揚魁的實力顯然不弱,只是這少女的手段實在怪異,讓人恍惚之間便是敗得她手。

兇狠的目光直視少女,楊漢上唇拱起,喝聲道:「為何傷我弟弟?」

「你該問問,他為何殺我家少爺。」秀美微蹙,少女陰狠道。見著眼前對方的人數忽然加劇,她的臉上沒有絲毫的不安,反倒比先前還要淡定許多。這等從容讓得方才見過她展露手腳的潘家堡人,更是驚恐不已。

聽得少女的話,楊漢不再回答,雙拳驟然敲向地面,將腳下的岩層,瞬間炸裂而開。而他的身體之上也是飄起縷縷白煙,仿似蒸汽一般。

伴隨著縷縷的蒸汽將方圓丈許內的叢林全然籠罩在白霧之下時,李青也是瞧見他的皮膚,正在急速變得通紅無比。

隨著他的身體已然變成了通紅之色,空氣中也是開始有著一股強勁的氣息顯露而出。

望著白霧中急劇變化的楊漢,少女美眸一合,淡淡的搖了搖頭,道:「出招吧。」

話音飄落,只聽嗆郎朗一聲,通紅的手臂忽然從身後的一名魂鬥士的腰間拔出了一柄長劍,太陽照耀之下劍光閃閃,身軀狂動一周,一道赤紅色的劍氣忽然暴射而出。

少女原地不動,美眸再次睜開之時,面前忽然形成了一道氣牆,當劍氣刺來之時,竟是將其彈射而回,直朝倒在樹下的揚魁而去。

揚魁猛地一怔,順勢抬起腳邊的大鐵球向檔,嗙的一聲巨響,那大鐵球與鐵鏈登時斷為兩截。

「什麼?!這怎麼可能!」楊漢一驚,長劍又起,蒸汽繞著他劍走峰路,霎時間便化為數十個劍尖,帶出百餘道殘影,又一次的朝著少女而去。

長劍破空,劍到中途劍尖微顫,竟然彎了過去,而距離眼前的少女,還足有兩個身位!

楊漢眼瞳猛地收縮,右手再勢用勁之時,忽覺手能使勁,而劍卻是不停使喚。只見面前少女忽然身形一展,遊走神速,體若飛絮,根本連看不看不見。待得終於見到少女停下身形之時,已是來到了楊漢的面前,兩隻玉手交叉成一個印結,紅唇微揚,那劍竟然轉了一個方向,直接朝著楊漢喉間刺去。

「不!不!!!」楊漢一聲狂吼,急忙斗轉魂力彙集喉間,欲要將這劍鋒擋下。 天眼大贏家 ,哪裡還是先前的劍。無論在氣勢上,還是速度上,都要比先前自己操縱的強上十餘倍。


咻的一聲,長劍凌空刺來,瞬間貫穿了楊漢的喉嚨。

滾燙的鮮血順著銀色的劍刃滑落,楊漢猙獰的臉龐也是在下一刻炸成了黑沙。

「大哥!!!!」揚魁狂吼著,身形瞬間朝著少女暴沖而去。只聽又是清脆一響,長劍飛來橫去,在揚魁的身軀之上留下了道道血口,最後,直接是刺入了他的心臟。

嗤!

揚魁身軀猛地一顫,一口鮮血咳出,眼神錯愕的望著眼前這個面無表情的少女,最終帶著一絲驚恐,倒在了地上,化成了黑沙。

眨眼的功夫,少女瞬間將潘家堡兩名大將擊殺。讓得前方的隊伍瞬間炸開了花,尖叫的四下逃竄。

少女秀眉一展,緩緩彎下身子,玉手結印一起,只聽樹叢之中一連串凄厲的叫喊傳出,所有的潘家堡成員,皆是被藤蔓劃破了頭顱,一個不留!

「太太強了」李青痴痴的道著,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這個看這動人的背影,卻是如蛇蠍一般惡毒的少女。

「實力怎麼會差這麼多。沒理由啊」杜拜雲疑惑的沉吟著,目光再勢抬起之時,忽然想到了什麼。身形先前探了探,目光瞬間鎖定那曲線誘人的背脊之上,紋著一個菱形的圖騰。

「不對!她不是什麼聖姑!」杜拜雲忽然驚呼了一聲道。

「什麼?雲少爺你在說什麼?」李青也是疑惑的朝杜拜雲瞥看而去。就見他早已和不容嘴,半晌之後,方才痴痴的說道:「她她是府主!!!!」

「府主?!可她她沒穿府主袍啊~」李青深咽了一口唾沫道。他心裡自然明白,穿不穿府主袍那是府主樂意之事,並不是每個府主有願意身著府主袍的。

順著杜拜雲僵直的目光,李青也是朝著那少女的背影看去,就見那隱約之間的刺青之中,紋著兩個大字:虛空。

「我早有聽聞,不老城住曾收養過一名義女,如今那義女已然貴為府主。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杜拜雲瞪大了眼眸,顯然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了的。

而正在這時,西側面的草叢忽然傳來沙沙的響動之聲,少女冷眸一掃而過,就見那草堆搖晃之際,一個年紀不到四歲的稚童緩緩爬了出來。稚嫩的小手在空中揮舞了幾下,含糊不清的叫喚了一通。

「少爺!」

少女美眸忽然一亮,秀美的臉龐瞬間笑開了花,急忙快步而去,將那孩童抱了起來,溺愛的撓了撓他的小腦袋道:「少爺~你真是害我擔心死了呢~!下次可不允許你再亂跑了喔,不然姐姐又要」

說到這裡,少女的目光瞬間朝著地面之上,成堆的黑沙看去,螓首微低,無言了許久。 如湯圓一般白皙的小臉蛋,緊緊的貼在少女軟綿綿的胸脯之上,水靈的眼珠子里也是透著一絲好奇,兩隻小手在那兩塊隆起的嫩肉上捏了捏,少女頓然已是一陣嬌羞,低吟道:「少爺,那裡不能亂摸啦.」

眼神銳利的瞧得這一幕,李青鼻孔深處也是有著血跡滲出,嘿嘿傻笑個不已。但很快,他便注視到身旁的杜拜雲,正一臉的凝重。顯然是被這強大的對手震攝到了。

「莫非這虛空府主夏梨當真是要扶植這少主上位?」暗暗沉吟著,杜拜雲終於坐立難安的站了起來,一手指向不老城隊伍里的少女,喝聲道:「你就是虛空府主夏梨吧!」

一聽這話,李青也是微微一怔,旋即壓低身子,躲在草堆里,沖著杜拜雲輕聲問道:「這虛空府是排名第幾?」

「四。」淡淡的瞥了一句,杜拜雲毫無懼色的望著少女。

「四!」李青驚呼一聲,旋即伸出四根手指,開始掐指算來。

&nbs(小說).;「第一府裁決,第二府地藏,第三府太子天吶!她竟讓比千葉的排名還要考前!」李青眼瞳一睜,再次望向那草叢之外的倩影時,也是沒有了先前的猥瑣。滿眼都是對這年紀輕輕少女的欽佩。

此時此刻,那道美眸也是回看了過來,但此時的她卻是沒有半點的殺氣,只是摸著她口中少爺的小腦袋,淡淡道:「終於出來了?」

「嗯?!你知道我在這?」杜拜雲一怔,看來這個少女的敏銳度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呵呵,當然。還有你令一位兄弟,不妨也出來見個面吧。」夏梨依舊輕笑著道。

聽得這話,李青眉頭一挑,也是有些訕笑的竄了出來,一手朝著夏梨揮了揮,樂呵道:「你好呀~」對於如此強大的對手,李青可不想與她結下什麼梁子。

可不料,這李青一經露出面來,夏梨的美眸也是在不經意間停滯,紅唇微微開始有些顫抖,紅顏之中儘是恍若隔世一般的驚異。

「李李青哥哥」

短短的幾字,從她有些發憷的唇間輕吐,也是讓人莫名的有種酥麻之感。這一聲,夾雜著太複雜的情愫,卻依舊如此的和聲細語,像是耳邊的悄悄話一般。

「嗯?!」李青也是皺起了眉頭,望著緊緊凝視而來的美眸,他的臉頰也是被看得有些發紅。半刻之後,方才輕咳了兩聲道:「這位小姐,我們認識?」

白皙的臉頰泛起淺淺的酒窩,少女冰冷的神情,在下一秒卻如沐春風,笑靨如花。

咻的一聲,手中孩童交至他人之手,旋即蓮步一轉,即刻來到了李青的面前,先是欣喜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便是玉手環住了李青的脖頸,紅唇接著印在了李青有些愣神的臉龐上。

呼吸瞬間停滯,李青瞳孔急速收縮,體內一股熱血頓然湧起,鼻血再次流了下來。

紅唇不舍的離開了李青的臉頰,當看到李青鼻孔的血跡時,夏梨也是慌張了起來,急忙從長袖中揚起一塊白巾,輕輕的將他的鼻血擦拭而去,其中之溫柔,任憑任何一個男人都是把持不住。

「小小姐你認錯人了吧」李青深咽了一口唾沫,雖然如此秀美的女子投懷送抱,還加增一個香吻,無疑是人生快事。但驚愕之餘的李青很快還是恢復了理智,有些疑惑的問道。

毒眸斜看而來,下一秒,杜拜雲也是被這一幕看得愕然無比。嘴角連連抽搐幾下,便是有些無語道:「兄弟原來你認識她啊」

「不不不!不認識!」李青急忙擺手道。他心裡可是清楚的很,此刻的外場之處,櫻月還在看著呢,要是被那妮子瞧見這一幕,那自己的活路可就真的沒了。

可這話才剛出口,溫潤的玉指卻是按在了李青的唇瓣,美眸之中儘是淚光的夏梨頓然一臉的委屈,稍稍抽泣了幾聲之後,便是帶著哭腔道:「李青哥哥~你怎麼能忘了我呢?」

「額不是這樣小姐。你要搞清楚,我是血肉之身,這冥界也是初來乍到,怎麼會認識你這樣響噹噹的大人物呢?」李青皺眉道。他有意提高分貝來肯定的告訴夏梨,可一經對上那美眸含水的摸樣,心頭便又是一軟。畢竟眼前這個女子,不僅從哪個角度看來,如此那般的楚楚動人,讓人有種想保護她的慾望。

薄紗輕揚,夏梨回過身去,不再看李青,似是有些生氣了。但她這身子才轉過去沒有多久的功夫,便又沒出息的轉了而來,直接衝到了李青的懷裡,將他緊緊的抱著。

此情此景,杜拜雲已是錯愕不已,他的目光朝著不老城的隊伍看了看去,只見那些魂鬥士竟然齊刷刷的背了過去!

「這」杜拜雲額間一滴大汗落下,當即也是不想再呆下去,便是留下這對還在甜蜜中的李青與夏梨,獨自往回走去,與青蜂團的大夥們碰頭。

健碩的胸膛之下,有著少女胸脯的柔軟襲來,讓得李青略微有些恍惚,下-體之處,不由自主的高聳了起來。

感知到李青身體的變化,少女的嬌身也是為之一顫。但即便如此,她已然沒有選擇分離李青的身軀,兩隻玉手反倒環得更加的用力。

愣神之餘,李青兩隻手有些尷尬的僵直在半空,最終在他鼻息一沉間,終於摟住了少女的香肩,將頭微微低下,放在她耳鬢之旁,輕聲道:「小姐……怎麼也得給我個說法啊,哪有像你這樣說抱就抱的啊?」

「喔~你不喜歡嗎?」螓首微翹,夏梨一臉委屈的望著李青嬌聲道。

「呃沒有」嘴角一陣乾笑,李青心頭也是暗罵自己真沒出息。

而這一刻的畫面,全然的放映到了魂斗會現場的光影之上,頓時引來一片嘩然。

無數的口哨聲都在這一刻響起,望著光影之上俏美的夏梨,無數的男性惡鬼,也是將手伸向了下-體。臉上隨之有著一連串,痛並快樂的變化。

兩隻蛤蟆眼猛地瞪大,蛤蟆凌夕一陣錯愕的指了指光影上的夏梨與李青,很快便是將目光投向了身旁的方雲。

當此時的方雲嘴角忽然揚起了一抹笑意,兩眼之中也是泛著淡淡的光芒。

「夏梨大人!是夏梨大人!這下就不必擔心李青大人的安危了!」方雲有些興奮的道。

小鬼拉扯了下他的褲腿,指了指光影上的夏梨,疑惑道:「方雲哥哥,你說那個大姐姐是夏梨大人嗎?!」

「嗯,不會錯的。夏梨大人與李青大人的關係甚好。我絕對不會認錯的。」方雲認真道。

「嗯?那就奇怪了,為什麼她可以進入虛幻之境呢?之前櫻月姐姐進來,也是被帶走了呀。」小鬼有些不滿的望著光影里的夏梨道。顯然這個夏梨位居府主之位卻是還進入魂斗大會中,而櫻月卻是進去沒半會便被帶了出來,這根本就是不公平。

聽得小鬼的問話,方雲只是淡淡一笑,道:「虛空府的府主之位,只是夏梨大人挂名而已。她實際的身份,是不老城主的義女,此次出戰,也是以不老城的身份。」

「啊!怎麼會這樣啊!」小鬼嘟囔著嘴,十分氣憤道。如此一來,那在這虛幻之境中還有誰會是她的對手。畢竟四府的府主,那已經是金字塔最巔峰的存在。想必千葉與她交手,也未必能佔得上風。

望著光影之上的畫面,方雲臉上的笑容也是逐漸開朗了起來,先前他還未審判軍一直找李青麻煩而擔心不已。但眼下,在虛幻之境中竟能偶遇夏梨,看來這也是上天在保護李青。

「咯咹咯咹~」瞧著炯炯盯著光影傻笑的方雲,蛤蟆凌夕也是忍不住心頭的好奇,咯咹咯咹的問到著。

雖然聽不懂蛤蟆語,但聰明的方雲,已然能夠從蛤蟆凌夕的眼神中讀懂一些什麼,旋即也是笑了笑問到:「你是問夏梨大人與我家李青大人是和關係是么?」

「咯咹咯咹!」蛤蟆凌夕猛地點了點頭。

離婚契約:蜜愛總裁妻 呵呵,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曾經聽血皇大人提起過。身為不老城主義女的夏梨大人,在很早的時候就與我們李青大人相識,並一起修鍊,一同征戰冥界。最後一同拿下了府主的寶座。」方雲笑著道來。

瞧得小鬼與蛤蟆凌夕眨巴著眼眸聽得認真,方雲便又借著笑道:「夏梨大人天賦奇異,但我們李青大人卻擁有勝過她一截,因此,她便一直視李青大人為奮鬥的目標。直到現在也是一樣。」

「喔~原來是這樣。哇嗚~大哥哥好厲害呀!」小鬼朝著光影豎了豎大拇指。

而正在方雲他們談論火熱之時,另一側的廂房之中,一雙粉色的眼眸也是緊緊的盯看著光影之上的卿卿我我。

美眸之中的火光愈發的強盛,櫻月終於忍不住尖聲高喊著:「大野狼!你死定了!」

「哈~啾~」

李青搓了搓鼻子,忽然也是感覺耳邊傳來了櫻月的聲音,額間一滴大汗落下,心頭忽然有了不祥的預感。 空氣中帶著仿似麥穗一般的金黃,天色不知不覺已到黃昏,懷抱許久的兩人方才緩緩的分開。

「李青哥哥~三百年了,你究竟去了哪裡呢?」夏梨美眸含水,不解中透著淡淡的怨氣。

「呃這個這個你讓我該怎麼解釋」李青撓著頭,一時間有些啞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