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李雲飛抓了抓後腦勺,有些尷尬地笑道:“過去我不知道老前輩的身份,不小心冒犯了你,希望你不要見怪。”

老頭兒瞥了一眼李雲飛,忽然古怪地笑了起來:“難不成你現在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

李雲飛點了點頭,輕聲笑道:“那晚老前輩在跟我過招的時候用了一招龍吟功,我就很好奇,因爲龍吟功是龍吟門的獨門絕技,除了龍吟門的人,再沒有別的人會了,所以我想老前輩應該跟龍吟門有着莫大的關係。 至尊狂妃:邪魅大小姐 。”

老頭兒忽然打了個哈哈,擺了擺手道:“什麼龍山鳳山的,我根本就不認識,我也不會用什麼龍吟功。”說着飛身而起,怪聲怪氣道:“小子,讓我看看這段時日你的功力長進了多少。”

李雲飛苦笑一聲,道:“老前輩,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你還是找別人陪你過招吧,我還要練習法術呢。”

老頭兒彷彿聽不到李雲飛的話似的,雙掌忽然同時打出,口中怪笑道:“先吃我兩掌!”

李雲飛別無選擇,只能迎戰。輕喝一聲,同樣打出雙掌,飛身迎了過去。

“啪”四掌相接,就見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同時衝向了四周,炸出一道道火光。

李雲飛被震出了一步開外,而老頭兒的身形卻只微動了一下,但是臉上卻現出一絲震驚之情:“小子,想不到數日未見,你的修爲居然已經達到了太虛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議!”

“但是跟老前輩相比,我的修爲還差了不少。”李雲飛苦笑不已道。

老頭兒怪笑一聲,道:“你小小年紀,就能擁有如此高深的修爲,知足吧。”話音剛落,雙掌忽然化作雙拳,同時打向了李雲飛的面部。

李雲飛身形微動,整個人飄然後退了一丈左右。猛地擡起右臂,口中默唸出寒冰掌的口訣,輕喝一聲,一道寒氣瀰漫開去。

老頭兒忽然掉轉身形,迅速地向下方衝去。


看到這裏,李雲飛輕輕揮動了一下手臂,寒氣迅速地追了上去。

來到一塊巨石前,老頭兒忽然停了下來,飄然落在了上面。

眼看那道寒氣距離老頭兒還有不到一尺的距離,卻不見他有任何的動作,臉上依舊帶着笑意。

在李雲飛驚訝的注視下,老頭兒整個人忽然無聲無息地消失。寒氣撲在了巨石之上,瞬間將其凍成了冰塊。


片刻後,老頭兒的身影忽然出現在冰塊之上,雙手背在身後,靜靜地看着李雲飛,似笑非笑道:“小子,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女朋友現在在什麼地方呢。”

李雲飛突然回過神來,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裏。”忽然想起了什麼,滿臉疑惑道:“老前輩,你說的那個玉筱仙子到底是什麼人,你爲什麼要找她?”

“我現在還不想回答這個問題。”老頭兒的眼神顯得異常的複雜。

看到這裏,李雲飛暗暗想道:“這老頭兒說寒冰掌是玉筱仙子的絕學,而若寒的寒冰掌是她師傅教她的,難道玉筱仙子就是若寒的師傅?”

正想着,忽見老頭兒仰起頭狂吼一聲,就見一股氣浪衝天而起,迅速地化作一條巨龍,惡狠狠地撲向了李雲飛。

來不及多想,李雲飛急忙亮出右手,大喝一聲道:“紫血麒麟!”話音剛落,就見一團紫光從他右手食指飛出。剛開始只有食指指甲大小,瞬間變大了數萬倍。仔細看去,光團中昂首站立着一隻巨獸,共長了四條腿,大大的腦袋,長長的身子,短短的尾巴,全身披着紫毛,正是傳說中的神獸,麒麟。狂吼一聲,它威風凜凜地迎上了巨龍。只是瞬間,就將其撕成了碎片,繼而又向老頭兒衝了過去。

擡眼看了看空中的那頭巨獸,老頭兒的表情顯得古怪至極:“好小子,你居然弄到了這麼好的一件法器!”說着飛身後退了三丈,雙掌連續打出,就見一道道金光呼嘯而去,分別攻向了麒麟的周身各處。

“嗷”麒麟怪叫一聲,背部忽然飛出數道紫色的烈焰。

金光遇到紫色的烈焰,頓時如同冰雪遇到了驕陽一般,消散得無影無蹤。

看到這裏,李雲飛欣喜不已道:“紫血麒麟不愧是極品寶器,果然厲害。”

看了看飛速向自己衝來的那頭麒麟,老頭兒忽然怪笑一聲道:“看來我要全力一搏了。”說着,表情忽然變得嚴肅了起來。雙腿叉開,雙臂高高擡起,面朝天,狂吼一聲,忽見空中烏雲密佈,瞬間就遮住了圓月。緊接着,烏雲翻滾,一道道閃電撕開了夜幕,宛若一條條巨龍,紛紛衝向了麒麟。

看到這裏,李雲飛不禁瞪大了眼睛,暗暗道:“龍山大哥的師叔居然可以引動天象,看來他的修爲果然已經達到了鬥轉的境界。”

正想着,數道閃電忽然擊中了麒麟的背部。悲鳴一聲,它迅速地化作一道紫光,沒入了李雲飛的右手食指中。

隱約中,李雲飛聽到那頭麒麟在他的神識中咆哮不已,似乎心有不甘。

老頭兒忽然懶懶地打了個哈欠,怪笑一聲,忽見空中的烏雲迅速地散開,圓月漸漸地露出了頭角。

愣愣地看着老頭兒,李雲飛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驚訝不已道:“老前輩,想不到你的修爲居然已經達到了鬥轉的境界,真是太厲害了。”

老頭兒哼了一聲,冷冷笑道:“就算達到了鬥轉的境界又有什麼用?我已經算出我距離第二次玄劫已經很近了,到時候恐怕要魂飛魄散了。”

李雲飛嘿嘿一笑,道:“老前輩不要這麼悲觀,或許你能躲過這一劫呢。”

老頭兒皺了皺眉頭,忽然輕嘆了口氣道:“我只想在臨死之前能夠見她一面,這樣的話,我這一生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李雲飛驚訝地看了看老頭兒,滿臉好奇道:“老前輩,你說的她是誰,該不會是玉筱仙子吧?”


老頭兒的臉上忽然現出一絲哀傷,正要開口,忽見數百道身影從四周衝了過來,七嘴八舌地喊道:“師尊。”

老頭兒皺了皺眉頭,正欲離去,忽見一個青衣大漢從天而降,攔住了他的去路,口中恭恭敬敬地喊道:“師叔。”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李雲飛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龍山大哥。”

龍山緩緩地轉過身,對李雲飛點了點頭,又將目光轉向了老頭兒,顫聲道:“師叔,我們已經有好幾年未見了。既然你來了,今天就不要再走了,留下來吧。”

“師尊,求您留下來吧。”龍吟門所有的門人紛紛跪倒在地。

老頭兒看也不看龍山等人一眼,冷笑不已道:“什麼師叔,什麼師尊,我看你們是認錯人了吧?”

“師叔,”龍山皺了皺眉頭,沉聲道:“雖然您刻意改變了容貌,改變了聲音,但是您的身手我還是能看出來的。”

老頭兒忽然仰天長嘆了一聲,擺了擺手道:“罷了,罷了,既然已經被你認出來了,我也不想再裝下去了。”話音剛落,面容迅速地發生了變化。但見他的眉毛很黑很濃,眼睛大而有神,鼻子高挺,嘴巴寬厚,長髮烏黑髮亮,兩腮長滿了長長鬍須,下巴上面也長了一小撮鬍鬚,不過卻很短。

整個人看起來英姿颯颯,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其實,這纔是龍山師叔羅慶的真面目。

“天啊,想不到龍山大哥的師叔看起來這麼年輕,看來修煉法術還真的能讓人長生不老。”李雲飛的臉上滿是驚訝。

看到自己的師叔變回了原樣,龍山面透喜色,急忙跪倒在地,恭恭敬敬道:“龍山見過師叔!”

“起來吧。”老頭兒淡淡道。

龍山點了點頭,迅速地站了起來,滿臉激動道:“師叔,您這次就留下來吧,不要再走了。”

卻見老頭兒搖了搖頭,似笑非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氣。我向來喜歡自由自在的,根本就不喜歡被什麼門規約束。”

龍山哈哈一笑,擺了擺手道:“師叔,那些門規都是爲了管束我的這些猴崽子們的,根本就管不了您。在龍吟門中,您可以隨心所欲地做您喜歡做的事情。” 上架第二更!拜求訂閱支持!今天三更。

——

路上,陳汐驚訝發現,澹臺洪帶著自己,朝城外飛去,似乎是要直接前往那瀚海沙漠,並且澹臺紫萱也是悄然離開了。

嗖嗖嗖……

整個瀚海城中,一道道絢麗的遁光從四面八方破空而起,聲如潮湧,都是朝城外飛馳而去。

遠遠一望,各色遁光交織在一起,就像一片色彩斑斕的雲霞,蜂擁著,呼嘯著,追電逐日,異常壯觀。

瀚海城後方,就是廣袤無邊的瀚海沙漠,被稱作死亡之地的恐怖存在。

陳汐曾進入過其中,不過那次是從戎狄草原一側進入的,當時的瀚海沙漠颶風怒嗥,沙暴肆虐,猶如一個脾氣暴怒的神靈,把滿腔的怒火、怨氣悉數宣洩,肆無忌憚,充滿著無盡的毀滅力量,可怖之極。

然而現在,瀚海沙漠卻變得安靜許多,雖然風沙依舊漫天飛舞,但力量卻像是削弱許多,很顯然,瀚海沙漠正如傳聞那樣,進入了一個蟄伏期。

瀚海沙漠雖然被譽為死亡之地,但其中卻擁有著無數的天材地寶、更不乏一些藏有上古奇珍的遺迹、秘境、甚至是仙府寶庫,只不過是因為以前太過危險,而無人敢輕易涉入其中。

現在卻不同了,瀚海沙漠一旦進入蟄伏期,就像收起獠牙、卸掉武裝的野獸,危險性大大降低,只要不往深處走,足以在其中大撈一筆,尋覓到無數的奇珍異物,大發橫財。

正因如此,這段時間,也就成了諸多年輕弟子進入其中,尋寶曆練,磨練修為的最佳時期。甚至一些商隊都組織高手,前往瀚海沙漠中搜集材料,企圖大賺一筆。

陳汐就看到,許多的商會組織著成群成隊的護衛,朝那瀚海沙漠中奔去,每個人臉上都寫滿興奮,摩拳擦掌,仿似是要進入金山銀山中淘金一樣。

在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最為顯眼的無疑是那些來自大楚王朝各個地方的金丹境修士,他們都是年輕一代強者,是各大宗門中的核心力量,飛遁在空中,常常會引起一陣陣驚呼尖叫之聲,有讚美、有崇敬、當然也有嫉妒。

甚至,陳汐還見到許多強橫之極的年輕強者,氣息絲毫不弱於那薛晨和裴鍾,甚至猶有過之,想不讓人震驚就難。

「群英匯聚,高手如雲啊,可惜這些人中大都是南疆之外的修士,南疆本土的卻是寥寥無幾,真是諷刺。」


陳汐暗自嘆了口氣,這也令他清醒認識到,南疆修行界的確太落魄了,跟北蠻、東海、中原等地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

「陳恪賢侄,那幾位道友,有兩個是我澹臺家恩人的弟子,實力也是金丹境界中的佼佼者,其他幾位也是中原幾個大門派的核心金丹弟子,皆是一代天才人物,有能力參加群星大會的年輕一代強者,見了他們,你可要注意一些,萬萬不能得罪了。」路上,澹臺洪突然開口提醒道。

陳汐點點頭,心中卻是輕輕一嘆,聯合別的門派弟子做任務,尋寶藏,一般都十分危險,因為彼此不是一個門派的,沒有規矩約束,很容易發生見財起意,暗算同伴的事情。

「賢侄可是擔心他們會見財忘義?」澹臺洪笑了笑,沉吟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乾元寶庫乃是由一尊絕世天仙留下,其內禁制重重,步步殺機,我必須藉助他們的力量,才能保證能安然進入其中,當然,他們和我一起行動,也是為了藉助我手中的寶庫地圖,這點我還是分得清楚的,所以我才會讓你小心一些,隨機應變,免得出現什麼不測。」

「澹臺伯伯智珠在握,我也是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陳汐笑道。

「賢侄放心,這次若進入那乾元寶庫,少不了你的好處。」澹臺洪哈哈一笑,加速朝那瀚海沙漠的放心飛馳而去。

瀚海沙漠雖然進入蟄伏期,可卻依舊極度危險,因為沙漠中的氣候,變幻莫測,不止有恐怖的禁制,和足以吞噬萬物的虛空裂縫,還有無數強大的妖獸肆虐其中,有些妖獸甚至堪比涅槃修士,更有極其罕見的超越涅槃境的存在,而且成群結隊,悍不畏死。

當然,這些妖獸在一些高手眼中,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捕獵這些妖獸,奪取它們身上的精血、皮毛煉製法寶,賣出去大發橫財。不過這些高手也不敢疏忽大意,否則深入其中就死無葬身之地。

嗖!

陳汐和澹臺洪破空飛遁,進入瀚海沙漠足足千里之地,來到一處風沙侵蝕形成的岩石沙丘上。

「這裡是化魔岩,再往深處,就是瀚海沙漠真正的兇險之地,五行廢墟、沙漠墳場、雷暴之域……等等兇惡之地都在其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喪命其中。並且這裡靈氣稀薄若無,還要準備充足的培養丹藥,補充體內,否則遲早會被困死其中。」

澹臺洪立在岩石沙丘上,沉聲說道,「我們就在此等待,他們很快就來了。」

陳汐點點頭,看著這處化魔岩,大約十里範圍,形似一個山丘,通體漆黑光滑,表面還有著一個個奇形怪狀的窟窿,那是風沙侵蝕形成的。

這樣的岩石,在瀚海沙漠中四處可見,星羅棋布,風沙肆虐其中,在那厚厚的沙層深處,陳汐甚至感覺到了一些兇猛的氣息蟄伏其中。

並且這裡還密布著一座座高大的沙丘、沙山,高聳入雲,天上的大日,極其猛烈,強烈的光線,一道道刺下來,令得人的皮膚有一種即將融化的感覺。

這裡的溫度,簡直就像置身在煉丹爐中,灼熱·燙身,尋常人進來恐怕早就被烤成乾屍了。

陳汐卻感覺非常舒服,沙漠之中,爍火流金,熾熱的氣流把空氣都燒得扭曲,但這些熾熱氣流甫一靠近,就全部被他背脊上的丙火巫紋、太陽巫紋雙雙吸收,然後開始變化,淬鍊形體,錘鍊肉身力量。

砰!

在等待的時候,澹臺洪似是發現什麼,突然運轉真元,朝著千丈之外的一座小沙丘狠狠抓了下去,突然之間,就把一頭巨大如象的沙蜥抓了出來,這頭沙蜥身上的氣息,堪比紫府巔峰修士,差一步就進階黃庭之境了。

「這頭沙蜥,居然修鍊到了紫府圓滿,看來是吞噬了不少沙漠下的靈脈礦石,可惜沒有人指點它,否則的話修鍊到黃庭境界也並不是不可能。」陳汐仔細打量一番,說道。

「這裡還是比較安全的區域,屬於瀚海沙漠的邊緣,等進了深處,那裡邊的妖獸,都變厲害得不像話。特別是那五行廢墟上,種種妖獸成群結隊,無不都有黃庭圓滿境的修為,一出動就是成千上萬,恐怖之極,曾有一位像我一樣的半步涅槃境高手,就是直接被活活圍困殺死的。」澹臺洪感慨道,說話時他把那頭沙蜥殺死,裝進了儲物法寶中。

半步涅槃就是金丹巔峰之上的修為,對上黃庭圓滿妖獸,擁有著絕對的優勢,但是如果成千上萬的黃庭圓滿妖獸,蜂擁而上,卻照樣可以殺死金丹修士,這是數量上的絕對優勢,就像大軍的洪流,不可阻擋。

「還有這樣的事情,一群一群的妖獸,的確讓人不容忽視。」陳汐想象了一下,也是心驚不已。

嗤啦!

就在這時,極遠處的虛空發出一聲撕裂的尖銳聲音,旋即一道流光似的劍氣降落而下。 轉世悟淨 ,令陳汐的衣服都獵獵作響。

劍意凌厲,劍勢卻古樸敦厚,似黃天厚土,沉渾萬鈞。一降落地面,所有劍勢收斂,顯現出了一個身穿杏黃道袍的青年。

這青年高大英俊,氣宇沉凝,雄姿英發,整個人就像那廣袤無垠的大地,淵渟岳峙,領袖群倫。

這青年甫一落地,朝澹臺洪點點頭,然而當看到陳汐時,卻是眉頭一皺,眼眸深處閃過一絲不悅。

陳汐敏銳捕捉到了這一點,卻是不動聲色。

「賢侄,這位是中原黃天道門的林墨軒,名震天下的金丹圓滿境劍修,也是年輕一代強者中的佼佼者。」

澹臺洪笑吟吟介紹道:「林道友,這位是陳恪,我家女兒的至交好友。」

林墨軒看也沒看陳汐一眼,皺眉道:「澹臺家主,我們這次是去尋找乾元寶庫,危險重重,你怎麼帶了一個累贅過來,更何況咱們早有約定,不能帶其他人加入進來,萬一有人心懷叵測,坐享其成那可就不好了。」

這林墨軒一開口,就直接把陳汐視作累贅,不屑一顧,言談舉止之間,高高在上,更似是連澹臺洪也不放進眼裡,也不知該說他是狂妄,還是傲骨凌雲,擁有俯視一切的力量。

「放心,我這晚輩絕對不會連累了大家,這一點我可以拿人格擔保。」澹臺洪有些尷尬,連忙解釋道,他也沒想到這林墨軒這麼不客氣,心中不由暗嘆,也不知紫萱怎麼想的,非得要這小子參與進來,這下可好了,連自己都跟著掉面子。

林墨軒眉頭皺得愈發厲害,冷冷道:「也好,不過他若是阻礙了我的步伐,成了累贅,我第一個先殺了他!」

聞言,陳汐依舊是一副鎮定自若,雲淡風輕的模樣,也不知他心中是如何想的。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驟然響起一陣劇烈的爆音,一抹如燒火雲轟然湧來,快的不可思議,眨眼已來到化魔岩前,火雲一收,一個身穿火紅華袍的女子,翩然走了過來,這個身穿火紅華袍的女子,身段火辣,容顏妖嬈,居然也是一位深不可測的金丹境修士!

——

ps:上架的第一天,收藏就掉了一百多個,這種打擊就像捱了一記悶棍,說不出的難受,整整一上午都沒有情緒碼字。

但不管如何,我還是感謝那些訂閱支持我的兄弟,我會更加努力,來證明你們的訂閱物有所值!

最後,我在書評區置頂了一個免費賺取縱橫幣的方法,有需要的兄弟去看一看吧。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羅慶搖了搖頭,面無表情道:“你不要再說了,我是不會留下來的。”停頓了片刻,又道:“其實這幾年來,無論我走的多遠,都偶爾回來這裏看看。”

龍山眉頭緊鎖道:“師叔,您這又是何苦呢?”

羅慶長嘆了口氣,忽然將目光轉向了李雲飛,沉聲道:“小子,你能否告訴我一些關於你那個女朋友的事情?”

李雲飛猶豫了片刻,微微點了點頭道:“她叫若寒,比我大三歲。原本住在祁連峯下,但是由於魔族大肆侵犯紅塵天,她的家人全都遭遇了不幸。後來,她被一個世外高人帶到了一片山林中,一住就是十幾年,她的寒冰掌就是那個世外高人傳授她的。”


聞聽此言,羅慶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驚喜:“這麼說,你女朋友的師傅肯定就是玉筱仙子,快告訴我,她現在在哪裏?”

李雲飛皺了皺眉頭,沉聲道:“在我見到若寒之前, 僵尸被殺系統 。”

羅慶身形一顫,頓時如同五雷轟頂一般,瞪大了眼睛道:“小子,你說什麼,玉筱仙子她已經死了?”

“嗯。”李雲飛沉重地點了點頭。

“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羅慶發狂了一般,轟然一拳向一塊巨石打去,頓時,巨石炸成了碎片,而他的手背上也已經是鮮血橫流。

“撲通”一聲,他忽然跪倒在地,淚如雨下道:“玉筱,你爲何不多等我幾年?如今你已經不在了,我該如何彌補我當年的過錯啊?”

龍山大吃一驚,急忙上前去扶羅慶:“師叔,您這是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