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李清看著瞞不過去,胖子也不是外人,小聲在他耳邊說道:「我能吸收這個紅霧,而且對身體有好處。」

胖子一臉震驚,說道:「你別說,我也能感受到這紅色霧氣,而且第一天的時候,就開始了,身體還有了變化!」

李清也震驚的看著胖子:「你也可以吸收?!」

胖子一臉得意,笑嘻嘻道:「那可不,我胖爺是誰,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李清義父啊。」

「不知義父是何種能力,以後在這,就得靠你罩著了。」李清看著胖子,心想,這下可以苟住了,有個第一天就變異的大腿帶著。

「過來,把頭伸過來。」胖子一臉神秘,李清把偷伸到胖子那,胖子在李清耳邊說:「我變的特別能吃!」

李清當時就震驚了,一腳把胖子蹬出去,罵道:「我可去你的吧,能吃算個球的能力。」

胖子則一臉委屈:「我真的就是感覺能吃啊,上次給我的巧克力,我吃完感覺到身體好像變強了。」

「你那是餓的吧,餓出幻覺了都,你吃東西肯定補充了能量啊。」李清則是一臉鄙夷的看著他。

「我才沒幻覺,我跟你說真的!」胖子則堅持自己的說法。

李清不再搭理他,默默的躲到一邊繼續深呼吸,他現在發現了,在這個時代,真的只能靠自己,你越強,你才能苟的越久。

就這樣,氣氛好像又凝重起來,大家都看著剩下三個在地上疼的打滾的同學。

突然,一個女同學身上閃爍著綠色的光芒,被光照射到的同學都感覺身體好像恢復了不少,都不再感覺疲勞,空氣好像也清新了很多,就連附近的植被,都開始急速生長。

原本這個世界自從天空變成暗紅色,太陽就再也沒有出現了,厚厚的雲層遮蔽了整個天空,雖然依舊能視物,但是都以黑色和深紅色為基調了。

「竟然是她!」胖子輕呼一聲,李清則掉頭問他:「這是誰啊,我咋不認識。」

「咱們班同學啊,叫白小馨,她好像一直不太合群,存在感也很低,平時從來不主動說話,以前我看她長的還行,我想找她聊天來著,後來就我一個人可勁在說,就漸漸不聯繫了。」

李清看著她,黑色的頭髮,白皙的臉蛋,雖然頭髮遮住了大半個臉,但是依舊可以看出來是個美女。

「我去,以前也沒這麼好看啊,長開了?她都是低著頭走路,也確實好久沒看到她的臉了。」胖子一臉遺憾道。

李清則是注意到了綠色光芒的效果:「胖子,你有福了!」

胖子問:「啥福,難道她還記得我?被我的風趣幽默所吸引,然後愛上我了?」

「你想peach呢,她的功能啊,奶媽啊,治療啊,你的豬腳啊,有救啦,不用等它慢慢恢復了,快上去照一照。」

胖子聽到奶媽,目光看向某個部位,嘀咕了一句:「這麼平真的能當奶媽么?」但是身體是誠實的,他擠到人群前,將受傷的腳露出來,果然好了很多,傷口在緩慢的結痂癒合,他感覺傷口很癢,好像有什麼東西不斷的鑽出來。

李清則把眼光放在另外兩個人身上,兩個人他都見過,但是不熟,應該是隔壁班級的。

他感覺到,空氣中紅霧的流動好像變快了,但是他所吸收的在減少,而其他的應該就是被他們兩個吸入進體內了,他們兩個的變化已經到了最後關頭。

其中一個突然燃起藍色的火焰,另一個則是身體變成黃土,就在眾人開心他們的變化時,畢竟這樣的異變好像都是人體進化什麼的,獲得超能力哎,意外發生了。

藍色火焰的男孩發出痛苦的叫聲,火焰一下衝天而起,熊熊燃燒,男孩臉頰的皮膚先開始了燃燒,隨後蔓延到全身,眾人驚恐的看著他,但是無能為力,只能看著他,有些女同學甚至不忍心看著他,背過身去。

那個黃土男孩就比較幸運了,他的變異似乎非常平穩。雖然皮膚是乾裂的黃土,就像蜥蜴的皮一樣,整個人還大了一整圈,但是看起來就很有安全感。

眾人將兩位同學的屍體埋葬,大家已經不會再過度悲傷了,似乎已經習慣。有人忍不住唏噓:「五個人一下子就沒了兩個,原本我還有期待,期待我變的不一樣,飛天遁地,隻手遮天,但是現在我只想普通的活著。」

但是李清很清楚,在這個時代,想要普通的活著,只是奢望罷了,人們的慾望隨著力量逐漸膨脹,普通人就是籌碼,是工具。人命在這個時代,是最廉價的東西

一顆種子在心裡,突然發了芽。

沒人看到,李清脖子后的印記在閃爍,就好像,在呼吸一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着身前五隻瘦小的猴子,巨魔屬的這隻守門魔只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舉起巨大的雙臂,砸向地面。

身着黑甲的陸小白從摩托上跳下,然後迎著那雙下落的臂膀高高躍起。

對比起守門魔那龐大的的身體,騰在空中的陸小白就好像一根易折的牙籤一樣。

迎著砸下來的巨大手臂,陸小白遞出一拳。

兩拳相接,陸小白被狠狠地砸向地面,而守門魔也因為陸小白這一拳身軀後仰,踉蹌著後退。

在空中不斷加速的水木抓住機會,用巨大的翅膀將嬌小的身軀包圍起來,變成了一個在空中高速飛行的球形,狠狠地撞向還未站穩的守門魔。

水木化作的球直線砸在守門魔的臉上,把本就踉蹌著的守門魔擊倒。

而在陸小白躍起的下一秒就漂移剎車,喚出弓箭的烏圖美仁,也已經蓄力完成,射出了金黃色的一箭。

沒有任何的偏移和阻礙,箭矢輕而易舉地穿透了還未完全倒地的守門魔的喉嚨。

被射穿了喉嚨的守門魔張開嘴想要怒吼,卻根本出不了聲,只發出了一陣陣嘶啞的痛鳴。

守門魔掙扎着想要起身,剛剛支撐起半邊身子,就看到兩三顆「小石子」飛到自己的嘴裏,還沒反應過來,這些「小石子」就爆裂開來,將守門魔的頭顱從內而外炸的血肉模糊。

冰茶對着身後的順子說了聲「幹得不錯」。

順子略微驕傲的仰起頭,自豪道:「以我的特性,這幾顆高爆手雷,沒砸進這大塊頭鼻孔里就算它運氣好。」

冰茶轟開油門,讚歎道:「遊戲廳的道具威力還真是不一般。」

「如果是獵荒小隊的猴子,在提前布好陷阱且彈藥充足的情況下,配合獵荒小隊的其他人,狩獵單隻的夜巨魔也只是時間問題啊。」

落地後起身重新坐回烏圖美仁摩托後座的陸小白按住耳麥,提醒道:「先別想獵荒小隊還是小隊獵荒了,先想想能不能在我變身結束之前找到一個落腳點,肉盾沒了可就要你們幾個後排頂上去了。」

說完之後,陸小白拍了下還在遙遙望着身後成群巨獸的烏圖美仁:「美仁,走了。」

烏圖美仁回過神,應了聲「好」,擰動把手追上一直沒停下來的冰茶兩人。

兩輛摩托在山谷中沒有辦法騎得太快,雖說大部分的巨獸行動都比較笨拙,但也有小部分速度與塊頭並存的巨獸,緊緊綴在黑甲小隊幾人的身後。

再加上前方源源不斷出現的各種巨獸,冰茶和烏圖美仁在這裏徹底的展現了什麼叫速度與激情。

在一層甚至數層樓高的巨獸群中漂移加速,甩開一隻又一隻森林中難得一見的大塊頭,冰茶和烏圖美仁的腎上腺素不斷地飆升。

而作為隊伍里唯一一個「普通人」的順子,死死地抱住冰茶的腰,只是努力地不被甩出去,完全無心其他。

就在地面上還在上演速度與激情的時候,半空中的水木也沒有很輕鬆。

雖然會飛的巨獸不是很多,但每個都無比難纏,除了速度之外,無論是反應力還是靈敏度,都遠超大部分時間還是靠雙腿行走的水木。

「你們的一點鐘方向,大概兩公里,岩壁上有一個可以落腳的平台,估計是某種飛行或者攀爬巨獸的棲息地。」

打空了三個彈匣,暫時擊退了跟在身後的飛行巨獸后,水木按著耳麥對地面上的幾人提醒道。

受限於地形和面前茫茫多的巨獸,地面上四個人的視野並不是很開闊,幾乎全是靠着水木的指引才不至於早早撞車。

得到了水木的指引,冰茶和烏圖美仁朝着一點鐘的方向加速騎去。

順子提着膽子,抱住冰茶腰的同時,手上還攥著一把槍。

全心全意控制着機車前進的冰茶很明顯是沒有多餘的精力再去應對突髮狀況,這個擔子就落到了沒什麼戰鬥力的順子身上。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憑着那個沒掉過鏈子的特性,還真就讓順子湊巧擊退了這麼幾隻有可能讓他倆車毀人亡的巨獸。

兩公里的距離說近也近,說遠也遠,這短短的距離,就分佈着四、五十隻lv.5的巨獸。

看着在巨獸山谷中橫衝直撞肆無忌憚的猴子,感覺到被蔑視的巨獸們瘋狂的的沖向地面上艱難前進的四人。

躲避一批又一批巨獸的強擊,四人終於看到了水木所說的岩壁上的落腳點,是個十多平米大的凸起平台,作為落腳休憩點來講,是個完美的地點。

「上面有三隻正在休息的四肢爬行類巨獸。」來到平台的上方,水木按住耳麥,對着已經來到岩壁下方,被十多隻巨獸圍住的陸小白等人說道。

思考了半秒鐘,冰茶果決道:「水木帶我和美仁上去,解決那三隻巨獸,隊長和順子在下面堅持一下。」

看到陸小白點頭,水木兩隻手抓住烏圖美仁的后衣領,平穩的直飛上去,冰茶在水木離地兩米的時候輕輕躍起,抓住水木的腳腕。

被水木拽著平穩上升的烏圖美仁喚出弓箭,閉上眼,拉開弓,開始蓄力。

冰茶把沙鷹插在了腰帶上,方便拿取,然後從手環里拿出兩枚M84震撼彈,食指和中指插在拉環中間,隨時準備扔出去。

地面上,順子背靠着岩壁,雙手端著沙鷹瑟瑟發抖,陸小白站在順子前方七八米的地方,擋住氣勢如虹奔襲而來的巨獸們。

以掌作刀,陸小白動作利落的割破了一頭虎形巨獸的喉嚨,漫天的獸血噴灑出來,染紅了陸小白腳下的沙土地。

連喘氣的閑隙都沒有,在陸小白踹開一頭大蜥蜴之後,一隻頭有雙角的巨虎前沖而來,撞得陸小白雙腳離地,卡在岩壁上。

順子慌忙扣動扳機,閉着眼睛就往陸小白身上招呼,但或許是幸運特性的加持,每一槍都恰好打在了巨虎的眼睛、耳朵的位置。

慌亂之下的順子,一邊尖叫着,一邊打空了彈匣,還沒睜開眼,就聽到已經把被順子亂槍打死的巨虎掀開的陸小白大喊道:「換彈匣!」

一邊喊醒順子,陸小白一邊握住巨虎的雙角,旋轉着將巨虎扔向巨獸群。

順子兩手顫巍巍的換好了彈匣,舉在胸前,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陸小白卻已經殺進了巨獸群中,吸引了全部的火力,給順子營造出一片安全區域。

在陸小白用指刀劃破第三隻巨獸的胸腔的時候,這些智力不高的巨獸們終於知道了眼前這隻猴子的強大,開始在原地躊躇,低吼著看着那兩個在包圍圈中,渾身獸血的瘦弱猴子。

終於得到了喘息的機會,陸小白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調整自己的狀態,以應對下一輪的襲擊。

陸小白知道,即便已經死掉了三頭巨獸,短暫的震懾住了這群嗜血的野獸,但也僅僅只是巨獸們還拿不準自己的實力,不敢衝上來罷了。

這時候,一陣可以說是「虛弱」的獸吼聲從巨獸們後方傳來,但即便是隔着裝甲和很遠的距離,陸小白依然被這聲獸吼驚到。

原本將陸小白和順子包圍起來的巨獸們,在聽到這聲吼聲之後,讓開一條路后,同時匍匐在地上,從這條路上走來的,是一隻四肢着地時身高都超過了三米的銀白色巨狼。

白日的太陽光照在巨狼的身上,折射出銀白色的光,根根毛髮都好像能夠斬斷咽喉的銀色利刃,恍惚間宛若天上來的神狼。

陸小白咽了口吐沫,雖然這頭巨狼的體型在一眾巨獸中並不算出眾,但單從外貌上看,就不是個好惹的,再加上和一眾巨獸對待它的態度,也知道這少說也是個「狼王」級別。

當雙方在地面上對峙的時候,岩壁上響起兩聲巨大的爆炸聲,緊接着三隻爬行類巨獸從上方墜落,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狼王出現的時候,水木就已經帶着烏圖美仁和冰茶升到了岩壁上的平台處,而蜷縮在平台上的巨獸,還在酣睡。

隨着烏圖美仁睜開雙眼,金色的羽箭激射而出,瞬間扎穿了一頭巨獸的頭顱和另一頭巨獸的腹部。

被扎穿腹部的巨獸吃痛之下猛然醒來,但還沒來得及嚎叫,冰茶的手雷就已經扔到了三隻巨獸的身邊。

手雷未爆,冰茶掏出別在腰間的沙鷹,對着那頭目前為止毫髮無傷的巨獸瘋狂點射,直接打爛了那隻還沒醒來的巨獸的腦子。

兩聲爆炸之後,平台上被炸出了兩個三四厘米深的坑,而兩隻已經死掉的巨獸和那隻腹部被穿透的巨獸,也被直接炸飛出去,跌落平台,掉在狼王面前。

狼王琥珀色的眸子下移,瞥了一眼三隻巨獸的屍體,然後波瀾不驚的重新望向陸小白。

只是被狼王這麼隨意地盯着,陸小白就覺得渾身都被鉗制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而原本緊靠着岩壁的順子,在那股若有若無的威壓之下,已經跌坐在地上,連站起的力氣都沒有。

「愣什麼,逃命啊!」

放下冰茶和烏圖美仁之後,看到那隻威風凜凜的巨狼,水木深感不妙,扇動翅膀飛速下墜,一聲怒喝叫醒了原地不動的陸小白。

隨着水木一同而來的,是一顆被冰茶拋下來的M84震撼彈,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巨狼身前。

手雷爆炸,掀起一陣濃煙,炸開了好幾隻離得近的巨獸。

找到機會,陸小白轉身飛奔,攀上岩壁,雙手不斷來回插進岩壁之中,快速的向上攀爬。

而水木也拽起坐在地上無法動彈的順子,用盡全力向上飛去。

當陸小白和順子安全抵達這個離地三十多米高的平台的時候,下面手雷引發的爆炸濃煙剛好散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