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李樂小跑到方菲前面,傻乎乎地說道:「剛才菲姐笑得真好看,應該多笑笑的嘛。」

被個小孩子這麼說,饒是自認為臉皮比較厚的方菲,也有點承受不住,再看看旁邊一臉打趣笑容的悠悠,她哼了一聲,拿過方洪手中的圖紙,率先走去。

「呦,還真不好意思啦。」悠悠樂了,不由拉拉鐺鐺的小手,惹得鐺鐺跟她玩鬧起來。

羅風從悠悠那拿過那本子,稍微翻了幾頁,嘖嘖嘆道:「這晶體倒是花得不冤,這a營果然人才輩出,單單二級能力者記錄在案的就有二十六人,再加上洪哥,這下要有二十七人了。還不算有已經突破的人藏著實力不被發現。」

「二十六。」方洪念了下數字,問道:「三級呢?」

「等等,」羅風翻到本子後面,這才回答,「有五人呢,看了后怎麼感覺自己實力不夠看呢。」

悠悠白了羅風一眼:「知道實力不夠,那就努力嘍,我們幾人中就數你最不用功了。」

羅風無奈道:「好,好,好,要用功,我知道啦。」

方洪加了句:「都得加油,這營中實力高的人這麼多,我們想混得好,必須實力拿得出手。」

悠悠、羅風、李樂都點了點頭。

「對了,你們什麼時候能突破?」方洪跨步走了幾步,突然問道。

悠悠嘆氣:「總感覺差了那麼點。」

羅風聲音也低沉下來:「我也是這樣。」

李樂想了想,說道:「我好像快了,就最近的事了。」

方洪腳步停住,回頭驚喜地看著李樂這小傢伙。

悠悠跟羅風都嚇了一跳,驚訝不已。

羅風壓抑著想叫的衝動:「突破后是三級哎!」

李樂不好意思地扭著雙手手指,點了點頭。

方洪裂開嘴笑了,低聲加了句:「菲菲也說她升級是這幾天的事了。」

悠悠和羅風被刺激到了,面面相視。

「這個世道不好混啊!」兩人同時嘆道。

話雖這麼說,他們的雙眼中似乎升起了鬥志的火焰。

見此,方洪滿意了。 因為小隊實力不錯,尤其還有兩位二級能力者(二級火系初階方洪和二級巔峰猴變異者李樂),所以他們被分配到的房間有80平方左右。

雖然這套在3樓的套房面積不大,不過想想a營人口多,佔地小,分配到的房子能有這種面積已經算很不錯了。

新進駐a營的異能者小隊,頭一星期免積分,但是在一星期之後開始,不管是住宿還是其他,都需要積分來購買或交換。

旅途疲憊,大家準備休息2天後再去營地里轉轉,多了解下各種信息。

雖然外面飄雪,但是房內卻是溫馨一片。五人一猴,三三兩兩,懶散地坐在沙發上,或躺在毛毯上。

「共五名三級異能者,其中三名屬於官方,另外兩位自由身。」

羅風看著手中的本子,一邊喝著一紙盒裝的牛奶,一臉的愜意。好久沒喝這個牌子的牛奶了,懷念的感覺,難以言表的滋味啊。

悠悠吃著牛肉乾,湊近道:「這五人能力分別怎樣啊?」

羅風嫌棄地瞧了悠悠一眼:「一股牛肉味,這麼濃,你離我遠點。」

悠悠不樂意了,奚落道:「牛肉味怎麼了?今天之前你想聞還聞不到呢。」

羅風立馬調轉頭,看向悠哉悠哉在吃果凍的方菲,說道:「方菲你這個空間異能太好了。」

至於什麼時候激發空間異能和什麼時候存的這些食物,羅風倒是不在意,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就如他自己也有不想與外人說的秘密一樣。

像如今這樣,羅風覺得已經很好了。

而顯然悠悠也跟羅風一樣的想法。

方菲笑笑。

空間異能目前還屬於比較少見的異能,為了不引起注意,方菲並沒有想對外暴露空間。她和方洪的想法是只對自己隊友分享空間里的物資。

悠悠奪過羅風手中的本子,念道:「吳軒,男,二十八歲,三級中階火系異能,自由身,目前身在烈火小隊。該小隊實力突出,共9人,全為異能者或變異者。除了吳軒是三級異能,還有四人是二級(兩人二級初階異能,兩人二級中階變異)。」

她停頓了下,一臉驚嘆,評價道:「這個隊伍厲害,居然有三級一人,二級四人。資料說烈火小隊名聲響亮,有這種實力就難怪了!」

本輕鬆靠著的方洪和羅風,眼神嚴肅了起來,他們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

果然,競爭激烈啊!

兩男同時這麼想到。

「毒女,女,年齡不詳,真名不詳,三級毒系異能,稀有異能,放毒厲害,往往下毒於無形之間,屬於冷僻異能。其人好辨認,指甲全紫黑,臉上密布紫色毒斑,其味難聞。目前隸屬於a營異能者團隊。獨來獨往,行蹤難尋,資料極少。」

「易靜,女,三十二歲,三級空間異能,在a營異能者團隊。以前任職後勤之類職位,自從她升入三級后,作戰能力急劇上升,絕技為空間瞬移,目前一念之間可以瞬移五米,擅長靈巧作戰方式。」

「孟輝,男,三十歲,三級冰系異能,自由身。現在在光輝小隊,該小隊共七人,三級異能者一人,二級異能者兩人,其餘皆為一級能力者。」

「杜亮,男,二十七歲,三級精神異能,在a營異能者團隊,擅長製造幻境、精神攻擊等。」

「剛才這些就是a營在錄的三級異能了。」悠悠翻看了一會,驚訝道:「想不到,二級能力者這麼多啊!」

方洪自信地說道:「我們也不錯啊。等過些日子來看,大家就都是二級了。」他看了下正呼啦呼啦吃一包薯片吃得開心的李樂一眼,哈哈笑道:「說錯了,我們也會有一個三級了。」

羅風三人看著吃得滿嘴碎屑的李樂,不由樂了。

李樂抬起頭,不明所以,一臉懵懂地看了回大家,不知道大家為什麼看著他笑。

他搖搖頭,繼續埋頭苦吃。太久沒吃到薯片了,這孩子完全被這清脆爽口的黃瓜味薯片給迷住了心神。

方菲翹起嘴角,笑道:「其實這黃瓜味的,真的挺好吃。」她自己也挺喜歡這個口味的。

之前,方菲已經翻過了資料,看到王冰冰赫然在目,如今她已經是二級水系巔峰。只能感嘆,果然是女主,這異能上升速度非一般可以衡量。不知道,王冰冰這一路到底經歷了什麼,可以讓她在失去了戒指和項鏈后還能有這種速度。

「各位,休息好了,就去吸收晶體能量。a營厲害的人太多了,大家都不能鬆懈,爭取早點突破到二級。」方洪估摸時間差不多后,站起來拍拍手,大聲說道,「把手頭的晶體全吸收掉,後天我們就去任務中心接任務,一個是賺積分,一個是通過戰鬥提高實力,戰鬥是最能取得突破的好方法了。」

「大家,有意見嗎?」

「沒意見,沒意見。」悠悠連忙搖頭。

羅風嘻哈道:「老大,你說啥,就啥啊。」

李樂忙點頭。

方菲心裡開心,自家哥哥越厲害了,漸漸地也有了點隊長的風範了。為此,她深感欣慰。

日子,總是會越來越好的。有壓力,才有動力。

******

昏暗的房間,嘶啞痛苦的聲音陣陣傳來,時而伴有艱難的喘息聲。

一全身包裹密實、穿黑色衣服的女子在地上翻滾,另一身穿白裙的女子擔憂地看著,一手靠在地上女子的身上。

這隻手上發出白色朦朧的光芒,在黑暗中顯得越發明亮。

白光漸漸擴散到黑衣女子的全身,隨著這白光的擴大,女子的痛苦逐漸減少,喘息聲和□□聲漸漸輕了下去。

白裙女子張蕊鬆了口氣,她關心地問道:「姐,還好嗎?」

半響后,被稱為「姐」的黑衣女子吃力地從地上坐了起來,她擦了把汗,沙啞著聲音說道:「沒事,還死不了。」

張蕊扶著黑衣女子,把閃著白光的手貼在她的臉部,讓光芒籠罩整個頭。

五分鐘后,黑衣女子平靜下來,說道:「好了,辛苦你了。」

張蕊搖搖頭:「毒姐,這麼多次了,還是不見好轉嗎?」

對於眼前的女人,看著她一次次受盡折磨,張蕊是真的心疼。雖然平時名聲在外,毒女三級異能實力高強,可是她這異能對身體影響很大,造成身體中遍布毒素,每隔兩天就要發作一次,生不如死。

毒女慘然一笑,反握住張蕊的手:「聽天由命吧。」她這一身實力,是用身體健康換來的,她自己清楚。身體已經千穿百孔,能多熬一天就多熬一天吧。

張蕊默然,暗自下決心,儘快提高她的異能等級,或許等她治癒等級上去了,就可以更多地減輕毒女的痛苦了。 某個牆角歪倒著一個處於昏迷中的人,渾身是血。

他一臉絡腮鬍子,顯而易見的憔悴滄桑。身上布滿細碎的傷口,還有兩三道深刻的鞭痕,衣服破碎襤褸。

他呻吟一聲,費力地張開眼睛,眯著眼打量了四周,臉上露出濃重的悲哀之色。

唐通到現在還想不開,怎麼這一次任務,隊友就全部喪命,就剩他一人僥倖逃了出來。想到當時的場景,他就毛骨悚然。

那麼多密密麻麻的植物全部好像活了過來,穿腸破肚,血液全部被吸盡,連骨帶肉地被吞噬,各種血腥的場面。


現在他還能感覺到那種被濃郁的血腥味包圍的那種恐怖感覺,耳邊儘是各種悲慘的慘叫聲。

唐通眼中的恐怖之色越來越濃重,他不敢再回想下去。

手撐著牆壁,他費力地站了起來,想了想,眼中閃過堅毅之色,往a營政府處走去。

一路極力保持著清醒,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開始搖搖晃晃,頭部昏昏沉沉,視線也開始迷迷糊糊。

擦了把流入眼睛的血,唐通咬牙往前走,直至撞上了一個人,這才堅持不住,意識殆盡。他最後聽到熟悉的叫聲,不知怎麼的,就感覺突然心安了下來。

扶著傷痕纍纍的唐通,方洪眉頭皺成一團,他不知道對方經歷了什麼,才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方菲上前一步,仔細打量了下唐通,驚訝地叫道:「怎麼搞得這麼慘?」

悠悠好奇道:「這人你們認識?」

方菲點點頭,解釋道:「以前的隊友,他人還不錯,是土系異能。」

羅風建議道:「還是趕緊送他去急救中心吧,這身傷,嘖嘖,英勇。」說到後來,他口氣滿是感嘆。

方洪蹲下身子,在眾人的幫助下,背起了已經陷入昏迷之中的唐通,往急救中心跑去。

半天後,唐通從昏迷中醒來,身上傷口都已經經過了處理,現在他已經渾身綁了繃帶。

他知道是方洪等人救了他后,非常感激。

知道方洪幾人的疑惑,唐通也不掩飾,他細細與他們講了他此次的經歷。

講到傷心處,他忍不住紅了眼眶,顫抖著說道:「整整7人啊,除我之外的另外7人,都是戰鬥的好手,經過了那麼多的戰鬥,就折在這次任務之中。如果知道結局,肯定不會接這任務的。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啊!」

唐通抱著頭,滴下痛苦的眼淚,飽含傷心地呢喃:「東子,大剛,志遠……怎麼就全沒了呢?怎麼就全沒了呢?」

聽著這痛苦的話語,房內一片肅穆,眾人不知如何安慰。末世以來,傷亡比比皆是,逝去的人會永遠留在心中。

等唐通平靜下來了,他不好意思地擦擦眼淚,說道:「抱歉了,情緒沒控制住。」說到這,他忍不住帶著哽咽地道,「都是好漢子啊,就這麼去了。」

方洪上前給了唐通一個用力的擁抱,拍著他背部安慰道:「兄弟,咱們打回去,把它們全部消滅乾淨。」

唐通清晰地感覺到方洪的真誠,再看看同樣態度的方菲等人,心裡暖暖的,用力地點了點頭。這樣的情況下,眼前這些人還能給出這樣的承諾,唐通知道,他們是值得相交的朋友。

東子,等著,很快,很快就能為你們報仇!!!唐通自己心裡狠狠地吶喊。

「這些植物好兇殘啊!」羅風面色嚴肅地感嘆道。

「恩,是的,而且它們會假裝,直到某一刻才對人發動攻擊。對於喪屍,它們視而不見,只針對人,估計是喜歡人類的血肉,以新鮮的血肉為食物。」唐通想了片刻,解釋說明道。

他從懷中掏出一根藤蔓的斷枝,才手掌長,手指細,顏色綠色,與一般的藤蔓並無兩樣。

悠悠好奇地接過這根斷枝,研究了下,滿臉驚訝:「想不到啊,真看不出來它有什麼特殊的。」

「是的啊。」李樂踮起腳尖,同意道。


休息了一會兒后,唐通支撐著要下床,不顧另外人的勸解,堅持地說道:「這件事我得早點上報給政府,這根藤蔓也得讓研究所拿去研究下。不早點做完,我心裡不安,對不起死去的隊友們。」

方洪幾人肅然。

方洪轉頭對方菲說道:「菲菲,你跟悠悠、李樂回房,我和羅風兩人陪唐通去辦事。」

方菲三人點頭。


幾人立刻分道離開。

兩天後,a營廣播輪番通知。

「甲店村三千米處山林植物出現變異,本營召集廣大能力者同往前去消滅。有志願者,前往任務中心報名,後天出發…….」

房間中休息的眾人,也清晰地聽到了廣播。

李樂好奇地道:「不是說最好是火系或雷系異能者去嘛?」

方菲摸摸李樂的頭,笑而不語。這種任務,事關重大,去報名的肯定是對自己能力有信心的人,而且報名並不代表肯定能去,還是要經過政府這邊同意才行。

唐通精神滿滿地喝著水,笑道:「據說,這次行動三位三級異能者都去,加上大部分的二級異能者,看得出,政府很重視這件事。這樣,我就放心了。」

方菲低下頭,意味不明地笑了。

沒有利益,怎麼會這麼勞師動眾。原文中,就在這次殲滅戰中,二級水系巔峰的王冰冰大放光彩,獲得多方注意。

要見到了呢,真是久違了,女主。

而另一頭,灰濛濛的山洞之中,羅列著5座猙獰的石像。

石像張牙舞爪,形象逼真。不論人走到山洞中的哪個角落,都能感覺到石像的視線集中在自己身上,讓人驚悚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