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未完待續。) 遠遠近近的千丘萬壑,稀疏茂密的嶙峋古樹。暖陽光線灑下,些許植物冠絨緩緩飄落,和光同塵,靜謐幽深。

如果單單從外表看,眼前這就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峽谷山脈,沒什麼異常。但身處其中的人當然不會這樣感覺……

「咳咳。」清咳聲在這異常寂靜的環境中慢慢傳播開來,顯得很是清晰。唐恩頓住腳步,轉頭看著四周環境,眉頭不由稍稍皺起。

誰都能看出這裡並不正常,除了本身製造的聲音外,自然界自帶的各種聲音全部消失。而且唐恩行走了十幾分鐘,除了不遠處的夏薇安,沒見到任何一個活物。唐恩甚至為此還扒開過一個灌木叢,但也沒發現哪怕一隻的螻蟻蟲子。

這感覺,不由讓唐恩想起了現世中的關禁閉刑罰。除了自己,沒有任何一點外在生物、聲音等等存在。好在這裡空間並不狹窄昏暗,遙遙眺望,也能看到不少奇形怪狀的山峰,倒是不至於令人憋悶發瘋。

轉過頭來,不遠處的夏薇安同樣緊皺眉頭,神色疑惑,顯然也是沒見過這等古怪狀況。


不過雖然不知道這峽谷什麼怪異之處,但唐恩與夏薇安心裡都是清楚,身後那幫蠻人籌劃這麼久,其目的應該就是將他們兩人逼入這峽谷無疑。光憑這一點,就已足夠令他們暗自警惕。

這時,唐恩耳朵驀地一動,下意識向後看了一眼。這絕對寂靜的詭異環境,倒是讓唐恩那異於常人的感官靈敏到極致,就在剛剛,身後分明是有聲音隱隱傳來。

敲了敲額頭,思緒急轉,隨即唐恩眉毛微挑,主動靠近不遠處的夏薇安:「不要衝動……恩,美女,商量個事唄。」

夏薇安警惕掃眼過來,光焰長槍微擺,抿了抿嘴:「說。」

唐恩見狀咧了咧嘴,就當沒看見這防賊似的舉動:「身後那群蠻人明顯意圖不軌,這點你自然能看得出來。所以不如我們暫時和解,先抓個俘虜過來問問情況。你看如何?」

「好。」考慮不到一秒,夏薇安直接點頭,畢竟這也她現在疑惑的原因,自然不會拒絕。

「哈哈,好。恩,就在那裡埋伏吧。」唐恩料到夏薇安不會拒絕他這小小提議,聞言輕笑兩聲,直接指向狹窄山路旁的突兀岩石後方。

當然,如果唐恩能預料到這個決定會帶來的嚴重後果,他現在肯定寧願縫起自己的嘴……

……

不過是抓個普通俘虜,只要夏薇安不在一旁搗亂,這對於唐恩來說自然是小菜一碟!

事實也正是如此,就在唐恩與夏薇安藏好后,大隊手持弓箭的蠻人士兵從下方匆匆跑過。唐恩見機無聲飄出,如影隨形般跟上幾步,乾淨利落的捂住最後一個蠻人的嘴,隨即迅速躥回岩石後方。

這一串兔起鶻落的熟練動作,就是上方的夏薇安看了也不禁眨了眨眼,更不用說那些毫不知情的普通蠻人了,沒有任何動靜,依舊匆匆向前趕去。

等那大隊蠻人走遠,唐恩搓了搓手,對著一旁的夏薇安笑道:「呵呵,美女,聽哥一句勸。接下里的場面絕對**,你還是離遠點比較好。」

夏薇安聞言冷哼一聲,未做其他表示。這也是必然的,無論如何,夏薇安都不可能讓唐恩單獨一人得知這逼供內容。

唐恩自然也清楚這些,剛才不過是想逗弄一下這任何時候都無比正經的騎士之花而已。咂了咂嘴,翻手亮出匕首:「嘖嘖,那就開始吧……」

……

事實證明,蠻人也是人,是人就會有恐懼、害怕等等負面情緒。

唐恩的刑訊逼供手段是毫無疑問的殘忍強大,再加上那看似神經質其實句句直逼對方心底防線的話語,只要有足夠的耐心,逼供成功率還是很高的。

其間,夏薇安除了無聲自語,「**異端就是**異端」這句話之外,再沒有其他變化,平靜注視著唐恩實施各種解剖工作……

約莫十分鐘,滿身血污的蠻人心裡防線徹底崩潰,唐恩抓緊機會在其耳旁低喝幾聲,順利得到相關信息。

「一萬欲人?嘖嘖,真特么肯下血本啊!」「封禁絕谷?那是什麼?」「這裡沒有任何鬥氣、魔法元素?呃……」

斷斷續續,寥寥幾句,但對於唐恩與夏薇安來說卻是毫無疑問的重磅消息,尤其是最後一句!

沒有鬥氣、魔法元素……唐恩聞言眨了眨眼,下意識的摸著下巴。恩,那血氣呢?等等,血氣是系統賦予我的,通過殺人獲得,好像與周邊環境沒關係嘛……

嗖……未等唐恩完全考慮明白,余光中一道閃耀斗芒狂卷而至。

「我嚓!」唐恩條件反射般蹬腿後退,以一記再狼狽不過的賴驢打滾將將避過攻擊,接著快速按地起身,身形晃動瞬間拉出陣陣幻影,似左似右,似前似后,隨即果斷向右側跳出。

轟……又是一記霸道槍芒襲來,不過在這短短瞬間也是判斷錯了攻擊落點,落在唐恩身形左側,擊碎一道泡沫幻影。

「不愧是女人!」擦了把額頭虛汗,唐恩向面色凝重的夏薇安豎起大拇指,當然,是向下的,「這特么翻臉速度,絕逼比翻書還快!」

一聲未吭,夏薇安陰沉著臉直接踏步上前,周遭熾熱光焰宛若潮汐般翻滾不休,長槍似慢實快直刺唐恩左胸心臟處。

「尼瑪!」二話不說,唐恩直接轉身落跑。這聲咒罵不是針對夏薇安的,而是對自己的。唐恩現在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子,提議什麼抓俘虜啊?這TM不是嘴**呢嘛!

毫無疑問,這種環境無疑是對夏薇安這種高手極為不利。鬥氣是武道根本,異界可沒有什麼**的獨孤九劍,沒了強橫的鬥氣支撐,再牛掰的武技招式也只有被直接碾壓的份。

而夏薇安雖然不知道唐恩血氣的怪異,但要知道她的實力可是比唐恩高上一線的,這也是支撐她追殺這麼久的信心。因為在她看來,無論追殺多長時間、多遠路程,只要有一次絕佳機會,她就能讓唐恩徹底翻不了身。

但現在這打算無疑是破滅了,夏薇安對自己體內儲備的鬥氣規模很有信心,但關鍵唐恩與她同處一個境界,應該也是相差無幾。如此一來,夏薇安對於自己死前能否看到唐恩斃命也就沒了信心。想到這裡,夏薇安自然果斷翻臉,想趁鬥氣耗盡之前,哪怕是玉石俱焚,也一定要將唐恩斃於槍下!

……

對於夏薇安這想法,唐恩自然也是清楚。他現在無疑佔據著優勢,只要扛過夏薇安這段進攻,就可一舉輕鬆翻盤。到時是將夏薇安捏圓還是揉扁,完全看自己心情!

一念及此,唐恩自然更不願意與現在的夏薇安拚命,不說本來就打不過,就看她那完全是玉石俱焚的拚命三郎打法,就讓人心中打怵。

當然,沒有什麼計劃是完美的!正如那心思縝密的年輕團長,完全沒料到唐恩竟然有著不被封禁絕谷限制的血氣。而唐恩這番消極對戰,妄想最後以逸待勞的打算,也在不斷湧來的蠻人士兵面前直接破碎……

封禁絕谷完全寂靜,在這樣環境下,夏薇安那大開大合的攻擊動靜自然傳播甚遠。未等唐恩跑出一個山頭,就赫然發現四面八方如螻蟻的蠻人士兵已經圍了上來。

「法克!」此時,唐恩已經完全明白對方指揮官的意圖,心中不禁就是一沉。沒有時間考慮,一咬牙,徑直衝向前方蠻人士兵。

留在這裡,不但要抵擋夏薇安的狂暴攻擊,還將迎接無休止的如幕箭雨,妥妥是要掛的。而衝進蠻人隊伍之中,雖然速度不可避免的減緩,會被夏薇安纏住,但至少不用面對箭雨。兩相一權衡,唐恩自然選擇後者!

沿著山丘緩坡,速度全開,一襲黑衣的唐恩宛若風中蒼鷹,衣角激蕩,迅猛異常。

下方張弓搭箭的蠻人見狀大驚,顧不得瞄準,下意識鬆開手中弓弦。

嗖、嗖、嗖……

「吼!」仰頭長嘯,震蕩四野。一道血紅光芒驀地炸開,在唐恩周遭形成厚厚壁壘。

這不是鬥氣鎧甲,唐恩沒有異世武者的本事,這只是單純的血氣外放。如今的狀況下,不管願不願意,舍不捨得,唐恩必須要用上血氣。

砰、砰、砰……

儘管唐恩已經做出大範圍規避動作,但這射來的箭枝還是太過密集,不過瞬間接連中招,周遭血氣壁壘驀地盪起陣陣波紋,波瀾萬狀。

「噗……」不僅僅是外面的震蕩,唐恩體內也是顫抖不已,不由張口噴出大口血霧,狼狽不已。

好在匆忙之下,下面的蠻人也沒來得及布下層次射擊陣型,第二輪箭雨顯得異常稀疏。唐恩自然不會放過這等機會,直接壓下喉嚨第二口悶血,怒吼一聲,速度再增,宛若彗星墜地一般,直接合身撞入蠻人陣型之中。

轟……

…………(未完待續。) 轟……

狀態全開,高速前進的唐恩沒能剎住腳步,或者說他根本也沒想剎住,巨響聲中,直接將三個來不及抽刀的蠻人撞翻在地。

一甩頭,唐恩直接彈身而起,隨之而起的還有一抹斜斜刃光,順勢割斷那三名蠻人的喉管。不作停留,插著人群縫隙直接穿進。

剛一離開,轟……又是聲劇烈爆炸,神聖斗芒罩身的夏薇安單膝落地。有唐恩在前面趟雷,她倒是沒有遭受箭雨侵襲。

長槍一擺,直接震飛幾個想偷襲的蠻人士兵。隨即夏薇安身體微抬,彎曲的後腿一瞪,宛若草叢躥出的捕食獵豹,直刺長槍鋒芒逼人,迅疾刺向唐恩后心。

側身,宛若腦後長眼,奔行中的唐恩幾個急停變向,瞬間閃開這記霸道槍芒,讓一些剛回過神來的蠻人成了替死鬼。

「給我定!」厲聲暴喝,夏薇安強行扭腰轉身,道道熾熱光焰槍芒扇形揮出,完全視周遭疏密蠻人於無物,直接將唐恩周遭小片區域納入攻擊範圍。

唉,果然還是不行……心中暗嘆一聲,唐恩表面神色不變,在槍芒將將襲來之前,瞬間俯身貼地躥出,接著隨手抓住一蠻人小腿,九十度挺身而立。

那蠻人見到唐恩忽如鬼魅般出現在他面前,不由大驚,但沒等他揮棒攻擊,唐恩已經迅疾轉身,直面迎向夏薇安。

這純粹是無奈之舉,如果有可能,唐恩根本不想與現在的夏薇安戰鬥。但進到這密集人群中,爆炸水晶又已用光,他的速度、身法完全施展不開。如果不想被動挨打一直到死的話,只有轉身來戰。

「去你.媽的!你要戰,我便戰!你想死,我也奉陪!來啊!」事已至此,唐恩索姓拋開一切,帶著道道血光,直擊夏薇安脖頸。

「來得好!」夏薇安見狀仰**嘯,長發飄揚,正面交戰她根本不懼任何人。恍若未見襲來的血光,挺槍直刺唐恩左胸。這看似是同歸於盡,但長槍是有著距離優勢的,沒等匕首近身,她的長槍絕對已先一步貫穿唐恩心臟。


「草,砍死他們!」「我要砸碎那個布蘭娘們的頭顱……」

唐恩與夏薇安如此視若無睹的戰鬥,瞬間激怒了周遭無數蠻人。他們實力不濟是不假,但勝在人多啊,而且在這封禁絕谷之中,他們對於唐恩與夏薇安根本就沒有任何畏懼心理。因為在他們看來,最後這兩布蘭高手肯定是要死在這的!如此,那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瞬間,這處山丘腳下爆出震天喊殺聲,戰鬥進入白熱化狀態!


砰、砰、砰……

轟、轟、轟……

道道人影不時飛出,血灑當空。撞擊、轟鳴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這寂靜的封禁絕谷怕是頭一回如此熱鬧。

先開始,唐恩與夏薇安處在數千蠻人隊伍邊緣,但現在卻完全成了這戰場最中心。里三層,外三層的包圍之下,兩人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只有從高處俯視,方能看到那鬼魅妖異的血芒以及霸道絕倫的神聖斗芒。

實力差距畢竟還是擺在那的,儘管唐恩與夏薇安很少將攻擊浪費在蠻人身上,但就是在縱橫鬥氣無意波及之下,周遭蠻人依舊傷亡慘重。這大多是夏薇安的傑作,無論是丈長光槍,還是她那大開大合的打法,本就需要一定的場地寬度。再加上她現在完全處於瘋狂搏命的狀態下,根本就不去控制自己的斗芒威力,自然波及甚廣。

而且要知道這還是因為封禁絕谷的緣故,夏薇安現在調動不了周遭鬥氣,否則舉手投足間,這些蠻人休想進到戰圈之內!

不過這數千蠻人也被這漫天激噴的血液刺激到了,殺紅了眼般死戰不退。這不是紫伊那邊的九軍士兵,初一開戰就呈現出一種完全不像人的姿態。所謂傻得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這樣蠻人自然是要退縮的。

現在對手只有兩人,還是在封禁絕谷。所以不管對方再怎麼厲害,他們都能接受,甚至還有著一定的心理優勢。而且他們之前也被各自部落的率隊者下了死命令,後面還有著大人物坐鎮,自然更不可能臨陣脫逃。。

要說這些普通蠻人現在也是有些用處,尤其是對於唐恩,儘管這一定並非處於他們本意。原來在被大面積波及后,蠻人的鐵棒大多是朝著夏薇安砸去的,這完全是下意識的,但卻不可避免的給夏薇安帶來一些麻煩,以及給唐恩點喘息餘地。

只是一點餘地,但對於唐恩已是足夠。下一刻,就在不甚其擾的夏薇安終於忍不可忍向周圍掃出一道大範圍槍芒時,「哈……」一聲長笑,唐恩縱身踩著個蠻人肩膀臨空躍起,高度並不誇張,但如果放在之前,別說能躍到如今這高度,剛一起身就很可能被夏薇安的霸道槍芒直接釘穿空中。

「空殺!」

霍然轉頭,在夏薇安視線中,躍至頂點的唐恩身影驀地一晃,一生二,二生四……不過瞬間,空中竟然密密麻麻出現幾十道唐恩身影。而且這些身影均是惟妙惟肖,就連夏薇安一時間也是皺眉,根本分不清哪個是真身?哪個是幻影?

這是,半空中唐恩所有身影同時翻身,頭下腳上。下一瞬,縮地成寸,數十點血芒竟是直接出現在夏薇安身前,仿若這中間的十餘米距離從來不存在似的。

「死!」

「吼……」好個夏薇安,就是在這毫釐之間仍是肩膀微錯,擊向一旁的長槍瞬間拉回,直刺上方這道手持匕首意圖貫頂的唐恩身影。但這賭博似的一擊會命中嗎?

嗖……長槍徑直穿過唐恩身影,如中泡沫,虛無幻影,沒中!就在這時,噗……刀入軀體,血花綻放!夏薇安低頭,就見一柄血芒匕首直接貫穿肩甲,不偏不移的插在自己左肩之上!

可惜……淡淡遺憾從唐恩心底泛起,這樣的結果自然不是他失手擊歪所致,而是夏薇安剛才那下意識的一錯肩,原本該擊向心臟的匕首隻能插在左肩上。


暴起襲殺雖未能畢其功於一役,但唐恩心姓何其果決,就在遺憾心緒剛起之時,坑窪匕首驀地血芒暴漲,順著匕身,源源不斷輸入夏薇安體內。

既然未能直接殺死你,那就輸入血氣爆掉你。就算不成功,也要儘可能多的將血氣打入你體內,至少廢掉你一條胳膊!

唐恩反應迅疾,夏薇安也同樣不慢,不過她卻並沒有在第一時間震開這威脅甚大的血芒匕首,相反,竟是嘴角微揚,深深吸了口長氣,胸前峰巒漸挺。

「呃……」唐恩見狀稍愣,隨即臉色大變,顧不得再去看這極為**香艷一幕,主動抽回匕首,身形瞬間暴退!但也就在此時,

「呀……」

夏薇安弓步踏前,玉牙緊咬,雙手捏握成拳交叉於胸前,身軀不斷顫抖。驀地,數道直衝雲霄的神聖光柱憑空出現周遭,且甫一出現立刻急速旋轉,幻影叢叢,似成光幕。

下一秒,「吼……」

裂金穿石的尖銳長嘯於剎那間聲震全場,光幕虛影中,夏薇安合攏交叉的雙拳驀地大張,仰頭而立,長發飛舞,宛若女神!

與此同時,周遭光幕亦轟然爆裂,乳白色神聖光芒瞬間輻射當場,徑直鋪開,蔓延、蔓延……先是覆蓋周圍區域無數呆若木雞的蠻人士兵,接著範圍擴大,很快追上身形暴退的唐恩,直接納入……

「噗……」

…………(未完待續。) 嘖嘖,仔細瞅瞅,仔細瞅瞅,VIP章節有五百了呢,哇咔咔!!!

咳咳……好吧,回頭看看,狸貓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竟然一不小心寫了這麼多。

恩,廢話不說,言歸正傳。

這樣的,有個活動,就是當某個作者名下有作品的VIP章節達到五百時,全訂閱的讀者即可領取作者的大神之光。

恩,其實也就是個噱頭,狸貓也是個虛榮的貓啊。雖然距離大神境界還有十萬八千里,但是粘上點名號也是開心的。哈哈……

所以,還請之前全訂閱的讀者記得領取狸貓的大神之光。而一些沒有全訂閱但喜歡狸貓這本書的小夥伴們,也快快全訂閱了吧。沒有多少錢的,權當支持下狸貓吧~!

此致,敬禮~!

——虛榮的狸貓君。^-^(未完待續。) (PS:再吼一嗓子,大神之光快來吧,快進狸貓的碗里來!^-^)

「噗……」

這幾乎輻射全場的耀眼光芒並不是所謂的大招,而是夏薇安將體內神聖斗芒瞬間爆發所致。如此一來,殺伐效果雖是略減,但卻擁有了大招才有的瞬間覆蓋範圍。

唐恩的反應不可謂不快,撤退速度更是驚人,但饒是如此,也在幾息之後被斗芒追上。莆一接觸,就覺像是被疾馳馬車直接撞上,之前身上各處剛剛癒合的傷口再次崩裂,張嘴噴出大口血霧……

「吼……」不及查探自身傷勢,嘶吼一聲,唐恩強行凝神,驅散眼前陣陣黑雲,再次撤步暴退!

看看宛若魔神的夏薇安,再看看狼狽退後的自己,唐恩也是不禁感慨命運無常,得失難料……

上一刻,唐恩抓住空隙機會,臨空躍起發動空殺!但是很可惜,此舉只是擊傷夏薇安左肩,沒能直接擊殺。下一刻,夏薇安抓住唐恩近身停頓瞬間,驀地大面積爆出體內神聖斗芒,給予唐恩重創。

如果從過程上看,唐恩得到的是一擊必殺機會,而夏薇安這最多只有擊傷可能,自然是唐恩大佔上風的。然而從現在的結果來看,夏薇安只是傷了左肩,甚至短時間內都不會影響戰鬥。但是唐恩卻是身體內外俱傷,已經夠得上重傷邊緣了。

一得一失間,唐恩無疑是吃了大虧!

不過這說來也確實怪不得唐恩,剛才那樣的絕好機會,他是一定要攻的。而且無論是時機拿捏,還是之後的空殺技能,均沒有任何問題。出問題的是夏薇安在最關鍵時候,福至心靈般錯了下肩膀,無巧不巧的避開這必殺一擊……此非戰之罪也,奈何不得!

當然,如果說唐恩這是吃了大虧,那周圍聚攏的蠻人就是大出血了。夏薇安這純粹斗芒的傷害力是減弱不少,但那也是要分人的。唐恩能挨得下來並及時後撤,普通蠻人就未必了……

以仰天長嘯的夏薇安為中心,神聖光芒瞬間向四方輻射,宛若強風過境,周遭層層蠻人如同麥田裡的麥子般直接後仰,俯身折腰,場面一時間蔚為壯觀!

光芒並未能輻射全場,當然,這也可能是夏薇安見留不下唐恩,主動回收鬥氣所致。而且應該也是顧及封禁絕谷的詭異環境,神聖斗芒的回收速度很快,不過瞬間,就如同百川納海般回歸夏薇安本身。自然不是完全收回,但好歹也是少浪費了一點。

山丘下,場面寂靜。

原先激烈圍攻的數千蠻人,現在只餘外圍寥寥幾百人仍能站立。其他大多是輾轉翻滾,低微**不止。距離夏薇安最近的百餘蠻人則完全是癱倒在地,寂然不動,生死不知。

「噝……」此次追擊的萬餘蠻人全聚於此,只是之前其他部落的蠻人根本插不上手,也就待在周遭山頭旁觀。如今見到這驚世駭俗的一幕,不由齊齊倒吸了口涼氣,下意識退後幾步,吞咽口水聲此起彼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