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有大軍「護衛」一路倒是安全,只是一天眾人就抵達了完顏領的勢力範圍了。風不群緊張起來,讓前面的人加大警戒範圍,一旦遭遇完顏家的人不得發生衝突。

小少爺則無比興奮起來,他從出生到現在做夢都想來到這裡,但一直沒有機會。前不久完顏家發生了一件大事,他也有資格踏足這片土地,並且有很大可能上位,這對於他來說那是天地逆轉。

蕭浪臉色一直很平靜,但內心卻是緊張壓抑的很。來到完顏領並不代表就安全了,反而會更加危險。他不知道完顏家出了什麼事,為何會有人追殺完顏家的小少爺,他只是知道一個不好,他們同樣會全軍覆沒!

十天之後,完顏家東方的宏偉巨城終於出現在視線內了,風不群也鬆了一口氣,一路上並沒有和完顏家的人發生衝突,只要到了象牙城外,狻猊獸的元丹就是他的了。

「咻!」

離開象牙城數萬米,風不群帶人屹立前方,遙遙望著飛來的蕭浪等人,開口道:「好了!少年,我們可以交易了。」

蕭浪身子沒有停下來,帶著眾人朝象牙城飛去,淡淡開口道:「你跟我進城,你的人留城外!進了城立即交易。」

「你…」

風不群沒有想到蕭浪又變卦了?進城?進城之後他可是不敢動手的,畢竟在完顏家城內動手那會無比麻煩的。


「怎麼?你怕了?這裡離開幽泉山領如此近,我要是敢耍花樣,你完全可以擊殺我,然後逃去幽泉山領的。」

蕭浪嘲弄的笑了笑,絲毫沒有鬆口的意思,風不群眼睛閃爍了幾遍,最終咬牙道:「好,我和你進城,小子你要是敢耍花樣,我就算拼著得罪完顏家,也要擊殺你!」

「走!進城!」

蕭浪冷漠的一揮手,率領眾人朝城內飛去。望著前方巍峨的象牙城,他眸子內露出一絲狠色。

耍花樣?

他怎麼可能不耍花樣?到手的狻猊獸元丹,他會甘心拱手相送?這不是他蕭浪的性格。

……

【作者題外話】:回來了!

5點到家的,先更一章,今天不保證有四章,老妖只能儘力多寫。不過明天絕對會恢復四章更新,欠下的也會慢慢補上! 蕭浪不知道狻猊獸的元丹是什麼好東西,具體有什麼用,他只知道這東西無數神祖很是稀罕。 一訂成婚:總裁BOSS難招架

所以他準備在保住所有人命的前提下,保住狻猊獸的屍體。要想保住狻猊獸的元丹,那就必須擊退風不群,而進象牙城是唯一的機會。

一群人飛到象牙城外,城外的護衛們早早的在觀察這一邊了,畢竟風不群三人是神祖還帶著一群神君,如此強大的實力,雖然不足以攻下象牙城,但護衛們怎麼能不警戒?如果不是只有風不群和蕭浪幾人過來,怕是早就發信號通知城內強者了。

「站住!」

五名神君護衛隊長老早就沉喝一聲,蕭浪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風不群,他立即面帶笑容的淡然說道:「在下半夜山領的風不群,進城內拜見一下完顏家的大人!」

風不群亮了身份,這些護衛們輕鬆下來,風不群在附近幾個山領也算是個人物,因為他是半夜天尊的小舅子,一些人也會給些面子。

風不群取出一塊半夜領的令牌,對方一看完全放下戒心了,這是半夜天尊親自發出的令牌,半夜天尊和完顏家的老祖宗關係還湊合。

「走吧!」

風不群望著還在遠處磨磨蹭蹭的蕭浪等人,遞過去一個警告眼神,示意蕭浪老實點。

蕭浪表面很老實,示意風不群先進去,然後他才帶著一群人飛進城內。飛行途中他偷偷鎖定小少爺傳音道:「你身上有沒有完顏家的標誌,令牌之類的!要想活下去,那就必須有信物,否則等會風不群絕對會出殺手。」

小少爺撇撇嘴巴,眸子閃爍,有些遲疑不定的傳音道:「蕭浪,家族內有人要殺我,你這樣暴露出去,我怕我們走不到完顏城…」

「蠢貨!」

陰陽之仙道 ,現在都活不了還管以後?他眸子一冷也沉聲傳音道:「少廢話,不想死就拿來!」

蕭浪一發脾氣,眼神內的冷意看得小少爺身子一顫,就感覺面對一隻洪荒猛**,比風不群都要恐怖,他下意思的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塊令牌偷偷遞給蕭浪。

「完顏?」

蕭浪一掃令牌看到上面的兩個大字,精神一震,這令牌是黑色的帶著金邊,一看就是無比高級的那種,顯然是完顏家的直系子弟才能擁有。

風不群進了城內,對蕭浪等人招了招手,蕭浪卻沉喝道:「讓他們先走!」

「不要太過分了,小子!」

風不群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開口道,剛才蕭浪和小少爺的小舉動一直在他監視之中,萬一蕭浪把狻猊獸的屍體給了小少爺,然後小少爺傳送走了,他殺了蕭浪有何意義?

蕭浪聳了聳肩膀,抬手舉起一枚戒指道:「你可以用神識探查一下,我已經解除了靈魂聯繫!別做小動作,否則你懂的…」


風不群立即掃過一縷神識,神識一進空間戒內,風不群整個人激動起來。因為那空間戒內一具完整的屍體安靜放著,小腹內的元丹沒有絲毫損傷。

「好!叫他們滾吧。」

風不群沒敢做小動作,蕭浪靈魂很強大,神通也詭異,他沒有把握瞬間滅殺他。

「你們立即去傳送陣內,傳送去完顏城!」

蕭浪轉身朝小少爺幾人傳訊道,目光在毒龍臉上一掃,卻見他一臉的木訥,知道他不會離去只能無奈一嘆。

「走!」

兩名大神巔峰對視一眼,帶起小少爺朝遠處狂奔,只要能傳送去完顏城亮出身份,估計小少爺的安全將會有很大保證了。兩人內心無比火熱,似乎看到了一條金光大道在前方等待著兩人。

等到四人完全消失在視線內,蕭浪這才笑了起來,目光和毒龍對視一眼,兩人沒有朝城內衝去,反而朝那城門外衝去,人在半空卻爆喝起來:「完顏家的護衛軍,我是若水小姐的朋友,風不群要殺我,幫我拿下他!」

「找死!」

風不群面色一變,身上殺氣衝天而起,化作一道殘影朝蕭浪兩人衝去。但蕭浪兩人身子已經飆射去了護衛軍旁邊,手中高舉一塊令牌,而那些護衛們看到令牌竟然立刻把他圍了起來。

「黑金令牌!」

風不群看清楚令牌之後,臉色更差了,他見過幾次這樣的令牌,那是完顏家長老級別的大人物才能擁有的令牌。這樣的令牌能調動完顏家的任何護衛軍,包括神君統領。

「咻!」

一名神君統領一掌拍向半空,空中頓時綻放出一個絢麗的煙花,而城內很快響起一片破空聲,無數強者朝這邊飆射而來。

「馬勒戈壁!」

風不群感受到五六名神祖強者,還有數百神君強者從城中央朝這邊飛來,他的肺幾乎要被氣炸了。無數怨念悔恨和不爽,卻只能化作一道怨毒的目光狠狠掃了蕭浪一眼,他身子化作狂風朝城外飆射而去。

以他的實力自然可以擊殺這群護衛再擊殺蕭浪,奪取狻猊獸屍體。只是一旦開戰,他和他家族的人將全部留在象牙城外,完顏家的霸道,可是威名遠播的。

「好球!」

看到風不群帶著一群人朝遠處狂飛而去,蕭浪無比興奮起來。他賭對了,小少爺的令牌果然很高級,風不群也果然不敢惹完顏家。

「主人!」

毒龍悄然遞過來一個大拇指,木訥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笑意。蕭浪這招借勢用的很巧妙,最關鍵的是他的確認識完顏若水,而且完顏若水當時也有心招攬他,再說了城內的完顏家護衛誰敢去質問完顏若水?

天衣無縫!

「咻!」

城內無數道身影飛來,最前方的是五六名神祖強者,為首的一人褐發紅須,眼如銅鈴,老遠就爆喝起來:「誰發緊急信號?發生了什麼事?」

「參見烈火城主!」

那群護衛立即單膝下跪,一名神君護衛指著蕭浪快速解釋了一番,最後又指著風不群逃去的方向請示道:「烈火城主,風不群逃去那邊了,要不要立即帶人追殺?」

烈火城主等人一掃蕭浪手中的令牌,很多人臉色立即恭敬起來。這令牌可做不了假。他們手上也有令牌,不過除了烈火城主外,他們的都要低一兩級。蕭浪能得到完顏若水賜予的令牌,顯然不是她的朋友,就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

這令牌代表著什麼樣的含義,在場的人非常清楚,蕭浪如果一定要殺風不群,城內除了烈火城主外,其餘人都可以直接用令牌調動的。

「追殺個屁!」


讓眾人無比震驚錯愕的是——

烈火城主冷然一笑,身上突然殺氣狂飆爆喝起來:「來人,給我拿下這兩人,他們是姦細,這令牌是假的!」

「唔…」

一群人傻眼了,烈火城主是瞎子嗎?這令牌明明是真得不能再真了。

儘管如此,有幾名神君還是攝於烈火城主的威勢,第一時間飛射過去,在蕭浪和毒龍還沒反應之前,輕鬆一掌把兩人擊傷,然後抓在手裡!

「靠…運氣那麼背?」

蕭浪感覺一掌被人五臟六腑都震碎了,剛才眾人的神色他一直看在眼裡,如此短的時間內他也很快就想通了事情。

令牌是真的,不過這烈火城主明顯知道令牌不是完顏若水的,而是那小少爺的!

蕭浪兩人運氣很不好,完顏家族內有人想這小少爺死,這烈火城主顯然就是其中一個…

……

【作者題外話】:今天就2章了,剛回來休息一晚,明天開始奮戰! 雖然情況無比糟糕,但是蕭浪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所以此刻雖然全身都撕裂般痛苦,但他臉上沒有半點表露出來,反而一臉的嘲弄在烈火城主臉上掃過,又在其餘幾名神祖強者眼中掃過,這才吐出一口淤血說道:「完顏家就是這麼待客的?姦細?你們完顏家經常有姦細嗎?都不用證實一下就動手?去把若水小姐請來,是不是姦細不就一清二楚了?有種你們立即殺了我們,看看我家族長是否會問你們老祖宗要個說法?殺啊?狗雜碎,怎麼不動手了?」

蕭浪的鎮定以及張狂成功震住了眾人,要是姦細被重創了被抓了還如如此鎮定?這小夥子才不到三十吧?連神體都不是面對一群神祖能有如此膽色,莫非真的是大家族來的?

烈火城主也遲疑了,他看到這令牌第一想到的就是那個小少爺。因為這令牌整個完顏家還真沒幾塊,他手中的令牌等級一樣,但外觀卻完全不一樣,這是完顏家直系子弟才能擁有的。完顏小姐不可能輕易把令牌給人,那麼唯一的解釋,蕭浪就是那個孽種,所以他一見面就讓人動手了。

但是消息上說,那小少爺才十四五歲,還是大神中期。蕭浪神體都不是,他神識一掃也沒有完顏家的血脈特徵,這讓他很是迷糊,難道這令牌真的是完顏若水的?

眾人閃爍的目光落到了蕭浪眼裡,他內心微微火熱起來,再次開口道:「若水小姐去紅魚域面有段時間了吧?此刻想然應該在完顏城了?你們可以傳訊給她。我最後警告一次,立即放了我並且給予補償和道歉,否則今日之事…沒完了!」

幾名神祖對視一眼,徹底心驚了!

因為完顏若水去紅魚域面巡查的事情很是隱蔽,一般人還真的不知道!當下一名神祖立即傳音給烈火城主道:「城主大人,您看這是不是誤會?還是先給他療傷吧,就算是姦細,小姐應該快回來了吧?到時候證實了再殺也不遲啊?」

「好吧!先帶回去…」

烈火城主遲疑了一番,準備讓人去求證一番再做決定,如果真的是貴客他殺了怕是要掉腦袋的。

正在他準備讓人給蕭浪療傷的時候,一道傳音卻讓他臉色立即變了:「大人,小的探到一名族中子弟正在乘坐傳送陣去完顏城,他沒有動用令牌,是拿紫聖石的…」

調虎離山,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令牌的確是小少爺的!

醜聞 混賬!」

烈火城主瞬間想通了事情,身上殺氣狂涌,以最快的速度朝城內飆射而去,口中爆吼起來:「有姦細,全部傳送陣停止傳送!」

「嗯?」

其餘幾名神祖強者一怔,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讓烈火城主如此暴怒?連忙身子一閃追了上去。

「兩位大人,先得罪了!」

拿下蕭浪的神君帶著兩人也朝城內飛去,蕭浪和毒龍對視一眼紛紛苦笑起來。看來小少爺暴露了,而小少爺要是死了,他們也活不了了…

烈火城主一聲怒吼,讓象牙城都為之一震,很多護衛第一時間關閉了傳送陣。但一個傳送去完顏城的傳送陣已經亮了起來,根本來不及關閉。傳送陣內有四人,正是小少爺他們。

「咻!」

一道火光從西城門方向亮起,化作殘影打在了傳送陣附近的廣場上。

「轟!」

那廣場附近的地面頓時被炸出了一個深坑,泥石翻滾,附近的守衛很多都被掀飛出去。附近的七八個傳送陣都暗淡下來,烈火城主為了阻止小少爺的傳送,竟然不惜毀掉陣基。

「嗡!」

陣基被毀,傳送被打斷,小少爺四人全部被扭曲的空間絞得骨頭碎裂,吐血倒飛重重的砸在了遠處的圖騰柱上,把廣場上一群人震得錯愕不已。

這四人最強的都是大神巔峰,有必要這樣做嗎?就算去了完顏城還能逃的掉?傳送陣的陣基石可是無比貴重啊。

「殺了這四個姦細!」

烈火城主的身子還沒來,爆喝聲已經到了,他神識老早就飄過來一掃,發現小少爺身上完顏家獨有的血脈很是濃郁,絕對是最直系的子弟。完顏家直系子弟不多,這人他無比陌生,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

「咻!」

四名廣場上的神君護衛,身子立即飆射而起,烈火城主的命令在象牙城就是聖旨,他們這級別的武者自然不會遲疑。不過四人沒有能量外放,生怕毀掉傳送陣,只是取出四把戰刀,吐出刀浪狠狠對著小少爺四人劈下。

「等等!」

一道爆喝聲在烈火城主身後響起,那是城內的一名神祖強者,烈火城主既然能探查到小少爺身上的血脈,他們自然也能探查到。如此濃郁的家族血脈,怎麼可以胡亂擊殺?

「殺!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烈火城主暴怒的飆射而來,傳音聲響起在四名護衛腦海內。小少爺的身份已經引起懷疑了,唯今之計就是先殺了再說,否則將引起無窮禍端。不過他還是不敢親自動手,畢竟那麼多人看著。老祖宗出關后一調查,那他就必死無疑了。至於承擔後果那是屁話,到時候把這四人殺了,死無對證,他最多就是一個失察之罪,罪不至死啊。

四名護衛身子在半空一頓,有些迷糊了。不過最終還是攝於烈火城主的神威,長刀劃破長空而去,重重朝小少爺等人劈下。

「完了。」

被兩名神君押著的蕭浪兩人,遠遠看到這邊情況,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聲…

「嗡!」

就在此刻,旁邊的一個沒毀掉的傳送陣突兀的亮起,傳送陣內人影還沒閃現,一股龐大的氣息籠罩整個廣場。這氣息恐怖至極,除了神祖強者外,所有人都動彈不得。那四把刀浪吞吐的長刀僅僅離開小少爺只有一米遠,卻怎麼也劈不下去了…

「完了…」

烈火城主身子一頓,望著緩緩在傳送陣內凝聚出來的三道身影,也發出一聲嘆息。他目光猛然掃向身後的蕭浪,衝天殺氣轉向了他,小少爺是殺不了了,他只能暴怒的朝身後飛去,一抓重重的抓向蕭浪,準備殺了他和毒龍瀉怒。

「完顏烈火,你敢動他,我保證你這一脈一萬三千人全部死無葬身之地。」

傳送陣光芒弱去,一個美麗的讓人窒息的女子走了出來,清靈婉轉的聲音響徹廣場四周。

完顏若水! 烈火城主身子一下僵硬起來,明明可以輕鬆抓死蕭浪的卻不敢動了。他也姓完顏,但是卻是旁系,還是很靠邊的那種,完顏若水要是想動他們一脈,還真不是大問題…

「來人,給我拿下完顏烈火,膽敢反抗格殺勿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