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有些沮喪,又有些欣慰高興,如此之人都來了大恆,所以說明他們來的更沒有錯。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平靜下來,陡然,一道光芒從氣運雲海中降下,直接落在那人身上。

隨之,他的身影陡然放大,放大到整個無疆皇城都能看到。

什麼話都不用說,所有人就都知道,這是文舉榜首。

一陣陣議論聲、崇拜聲不絕於耳,無疆皇城似乎一瞬間,就沸騰了起來。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而在沸騰中,一道金色光芒從凌霄殿中射出,像是一道金色的路,一直延伸到了那人的身前。

那人微微一笑,腳步踏上這金色的路,身影就被金色的路帶著向凌霄殿而去。

緊接著,就是一條條光芒不一的金色之路,從凌霄殿射出,延伸到一位位考生面前。

那三位大儒,共六十九位第六境大學士,五千多位才柱存在的第五境、第四境。

一位接著一位,被牽引至凌霄殿。

最後,只剩下那不到三千位、才柱消失的第五境第四境。

他們不像第六境,即使才柱消失了也可以通過文舉,被大恆選上,他們只能遺憾落選。

沒辦法,如今的大恆,也並不是太極缺第五境第四境,而且又是科舉,自然不能都收了。

收的太多,官員太多,對大恆來說,也並不全是好事。

起碼大恆氣運之力能不能承受住就是一件難事。

無疆皇城中,無數人眼中露出羨慕之色,那些被接入凌霄殿中的人,必定是前途似錦啊!

凌霄殿中,一位位身影出現在這裡,當先一人,自然就是那人。

「參見皇上。」

當人到齊后,所有人一起行禮道。

「平身。」任行抬手,多看了一眼那為首之人,威嚴道:「爾等皆是人傑,朕、幸有爾等加入大恆,待武舉結束,一併封賞。」

「謝皇上。」眾人應道。

緊接著所有目光就又望向廣場處,文舉結束,該武舉了。

而此時,廣場處,在大恆之人的安排下,已經有一位位武者來到這裡。

武者比文修要多上不少,從第四境開始,不多時、便達到了數萬人之多。

武舉比文舉也要簡單直接不少,打一架也就知道了。

當人聚齊,董恆手中一伸,一張小小的金色榜單出現,瞬間飄到了數萬武者上方,隨後飛速變大,遮天蔽日。

玄奧的力量瀰漫,空間一陣蕩漾,那數萬人似乎就處在了另一片空間。

「武舉、開始。」

董恆的聲音響起,數萬武者自覺的開始各自尋找同境界對手。

武舉規矩很簡單,尋找同境界之人,打敗他,一直到最後、那就可以了。

從中,大恆會選出有培養價值的人,通過武舉。

至於軍魂的人才,想要在武舉中得到,是很難的。

畢竟沒有經歷過軍隊,哪怕誕生軍魂,也會是很弱,沒什麼用,而有過參軍經歷,誕生軍魂的人,其中強者想來大恆,大恆也會心有顧慮。

而且大恆事先就已經問過了,如果真有,就已經不必再參加科舉。

可惜這一次武舉沒有。

封神榜所處的空間內,一場場大戰,從第四境到第七境,激烈展開。

普通人、天才,交匯在一起,很容易便發現出來。

這一次時間更久,足足兩個多時辰,各境第一名方才決出。

一道道金色光芒之路再現,將其中一小半人左右接引到凌霄殿。

第七境三人,第六境八十四人,第五境一千三百多人,第四境三千四百多人。

這就是在董恆眼裡,有培養價值、通過武舉的人。

說白了,武者沒有文修珍貴,這是事實,只有擁有軍魂的武者,方能與文修比較,甚至到了高品階后、更加珍貴。

不一會,通過武舉的人、也到了凌霄殿。

與通過武舉的人分左右站立。

行禮后,董恆開始了正式封賞,「封文舉魁首諸葛亮、擔任軍務院後勤部尚書,位列二品。」

第一個封賞,就頓時引來了一陣陣側目和疑惑。

軍務院後勤部尚書?

大恆有這麼個部門嗎?

而且那人,也就是得到文舉第一的諸葛亮,不是文修嗎?皇上居然讓他插手軍務?

還直接是一部尚書,位列正二品。

而想的更深者,則是一陣皺眉,大恆、也許又要經歷一陣大變動了。

董恆沒有理會文武百官心思的想法,封賞繼續。

不過對比諸葛亮,就都差了許多,即使是大儒,是第七境武者,也只是一部侍郎級別,位列三品。

而且也就第七境是董恆現場封賞,至於其他的,還不足以有這個資格,隨後會有正式聖旨下達。

當一切結束,董恆目光掃過所有人,繼續道:「朕與諸位大臣多日苦思,方覺我大恆已到不得不變之日,今朕欲成立政務院、軍務院,協助朕處理國家大事,望眾卿各司其職、盡心儘力。」

除了寥寥數位外,眾多文武大臣皆是一驚,包括眾多剛剛通過科舉的考生。

他們沒想到自己剛加入大恆,大恆就將要發生一場變化,而無疑,他們將會是得益者。

頓了頓,董恆的聲音繼續響起:「政務院負責助朕處理國家政務,軍務院負責助朕處理國家軍務,護國院不變,助朕處理民間武者糾紛,鎮守各方。」

「臣等遵旨。」糾結中,文武百官行禮應道。

沒辦法,文武百官中,能阻止董恆者,一個沒有,不管如何,都只能聽命。

即使變化中,可能波及一些人的利益。

不過誰都沒有想到,這場變化會是如此之大,大到波及了整個大恆上下。

第二天,消息還只是剛剛傳出,正式的聖旨下達了。

隨後,便是長達十數年的不斷調整。

政務院包含吏、工、戶、禮、刑、督六部,由龍慶主導,協助董恆處理國家大事。

其中六部尚書,也是一陣變化,都變成了第七境。

吏部尚書:方言喻,正二品。

當年祝傾城的傾慕者,在大恆幫助下終於突破極限,達到第七境,繼續擔任吏部尚書。

督部尚書:夏瀟,正二品,通侯,也是正二品的品級,這是他應得的。

這位跟隨董恆最久的老臣之一,也突破到了第七境,繼續擔任督部尚書,與龍慶是文臣中爵位最高之人。

戶部尚書:蕭瑟,正二品。

也是老臣之一,一直擔任戶部尚書,他能突破第七境,也是出乎董恆意料的。

吏部尚書:黃夫,原大炎中人,從二品。

工部尚書:龍博,從二品,龍家中人,龍家表明效忠的誠意之一,也是參加科舉的四位大儒之一。

他擔任工部尚書很簡單,他是一位能煉製神品陣法的陣法師,對丹道、煉製之道也都精通,正好應對他的名字、博。

刑部尚書:厲林,從二品,參加文舉的四位大儒之一,一位老一輩文士。

這就是如今大恆的六部尚書,變化了一半左右,但沒辦法,這就是現實。

一切終究還是要看實力,沒有實力,你都壓不住下面的人。

原先的三位尚書,就是因為沒有突破到第七境,所以只能退位讓賢,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現實。

……………… 當然,董恆的決斷,也是少不了。

大恆的發展速度,很快,非常快,他不會停留下來等任何人。

哪怕這個人有再大的功勞,跟不上就只能被淘汰。

自然,這也是立足於有一批能跟得上的臣子,他才能這樣做。

否則整個大恆就他一人進步飛快,其他人都跟不上,他還邁很大的步子,這絕對會使得根基不牢,稍有不慎,就是國破的下場。

不過雖然使不少人退位讓賢,但董恆也使用了老方法,賜予他們一些爵位。

爵位不高,但卻可以終生的,有的還可以傳承一代或幾代。

如此雖加重了大恆氣運負擔,但也不多,也不至於使人心寒,是拉攏人心的手段。

而且大恆成立以來,這種情況不止是一次了,還有別的情況,所以大恆勛貴並不少。

他們是大恆的負擔,卻也是大恆的底蘊,是大恆的人才預備隊。

因此,也是雙方皆利。

政務院中,除了龍慶這位丞相、和六部尚書外,最主要的變化,就是多了一個議政大臣的位置。

如今共八位,退下來的三位尚書,李如晦、蔡文鵬、郭華。

還有退下國子監左監正之位的張文若,以及現任國字監左右監正的林溫、諸葛亮,和參加科舉的四位大儒之一張文若,最後一位是龍軒。

八人就是政務院議政大臣,這個職位位列三品,頂頭上司就是龍慶。

職務是幫助董恆、龍慶處理政務,也相當於分了龍慶的權,還相當於董恆的智囊團。

雖然沒有六部尚書獨掌一部的大權、實權,但也有參政、議政、甚至是處理政務的權利,雖然只是輔助、只能寫上建議。

實則,就是削弱版的龍慶。

這八人,就和龍慶、六部尚書,組成了政務院最高層。

……

相比較起政務院,軍務院就顯得有些簡陋了。

沒辦法,一來成立時間太短。

二來就是最大的問題,適合的人才太少。

想要在軍務院工作,中低層也就罷了,可是高層卻不那麼簡單了。

起碼你要讓軍隊認可你,比如後勤部,掌管軍需,範圍很廣。

但軍隊會讓他們的命脈、交給一個普通的文臣管理嗎?

即使表面服從,暗地裡就說不定了。

別說可以以官位壓人,軍隊最抱團,三位軍團長就是他們的靠山。

說白了,這還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

軍務部如今就有兩部,後勤部、和戰略部。

後勤部由諸葛亮擔任尚書管理,他能文能武,身為大儒,卻誕生了軍魂,這十幾年來還越來越強,壓服了很多人,總算真正執掌了軍隊後勤方面的權利。

但像他這樣的人,實在太少。

同時,他兼任國子監右監正,負責武科,學子學習軍略兵法。

沒辦法,國子監武科中總得有一個能鎮壓檯面的人,以前是沒有這樣的人,畢竟白起他們皆不合適。

有了諸葛亮,那自然就讓他多多承擔了。

至於他還兼任的議政大臣,政務他很少管,最多的是充當董恆智囊團。

除了後勤部,戰略部職責不用說,它沒有尚書主管,就那麼些人。

白起、岳飛、楊業、諸葛亮、黃光明、陳海、王超,和文臣中的龍慶、夏瀟。

政務院的那些人必要時刻也會加入進來。

軍務院之下,就是軍隊了。

主要是殺神、忠義、天波三大軍團。

再是王超執掌的近衛軍團天衛軍,負責鎮守皇宮。

黃光明執掌的兩千萬禁軍,負責鎮守無疆皇城。

陳海雖是第七級軍魂,但也是在白起麾下聽令。

最後則是各大神城境內的軍隊,負責鎮守城池,共計七十億左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