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月影楓沒時間多想,略恢復一下體力,立即四處尋找起草藥來。

還好,魔域確實聳人聽聞,但著實是一塊寶地,魔獸存在之地伴生著各種各樣的靈藥,比他以前認知的草藥還要高級,雖然這些只是一二級靈藥,但是非常讓他滿足了。

搗鼓了十幾分鐘,一捧粘稠的葯漿終於完全,月影楓不會使用儲物戒指,身上也沒有別的容器,只能在石頭上搗鼓好捧在手裡。

金羽鳳凰轉頭看著月影楓手中捧著的粘稠葯漿,明亮的鳳眼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最後還是乖巧地任他施為。

葯漿的效果非常明顯,才一會兒,鳳凰腿部的傷口就止血了,只是她身上一直冒著一股駁雜的黑暗靈力,顯然是被一個具有黑暗靈力的強大敵人打傷,黑暗靈力一直在侵蝕她的脈絡,令她的天賦再生能力無法發揮作用,難以恢復過來。

月影楓清楚自己仍然身在魔域之內,許多未知的危險正在等著他,可是自己身受重傷,再加上奄奄一息的金羽鳳凰,完全沒有自保能力,如果不是因為身邊出現一頭受傷的鳳凰,恐怕他自己也會因連番的打擊而意志消沉,失去生存的動力。

月影楓努力尋來一些恢復傷勢與體力的靈藥,調養自己的身子,幸虧這個峽谷沒有任何魔獸的蹤跡,也讓他們有了緩衝的時間。


一人一獸相依為命,靠各種靈藥草藥為生,穩穩的待在峽谷中。

月影楓尋來幾株月明草將鳳凰的身上的黑暗勁氣化解掉,讓她再生的天賦能力恢復,僅僅兩天就幾乎完全恢復至巔峰狀態,不過自己就沒這麼好的天賦了,三天時間,卻也沒改變多少,只是讓受損的五臟六腑恢復了活力。

在第七個晝夜的時候,月影楓因吞食靈藥過量,體內隱藏的藥性終於爆發,傷勢恢復的速度驚人至極,連內力也增長了好幾倍,即使以前就處於後天巔峰之境,現在依然如此,但相對而言,現在的後天與以前的後天真正實力相差了五六倍,實在是意外之喜。

這天正午,不知金羽鳳凰從何處叼來一塊凹形瓦片,裡面裝著滿滿的泉水,非常香甜,送到月影楓面前,然後低頭從自己腹下銜來一根金華流動的絨毛,放到瓦片中,「蓬」的一聲化為一綴灰燼融入甘甜的泉水中。

月影楓疑惑地看著金羽鳳凰的舉動,此時她做完這些之後,卻是擺動翅膀示意月影楓將這瓦片內的泉水喝下去。

經過這些天的相處,月影楓卻也清楚金羽鳳凰不會做出傷害他的事情,略帶疑惑,還是將瓦片內的泉水一飲而盡。

「主人主人,親愛的主人。」一個曼妙動聽的有如豆蔻年華般的女孩子的聲音縈繞在周圍,很甜美,很柔軟,很遙遠,很飄渺,卻又像是在自己面前一樣,月影楓一愣,仔細聽著,才發覺那聲音竟是迴響在他的腦際。

月影楓怔愣了半刻鐘,那個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主人主人,我是小鳳凰。」

聽了這句話,月影楓才完全回過神來,抬眼望著面前絢麗多姿的金羽鳳凰,怔怔地張著嘴巴,不知該說些什麼。

最後,月影楓冒出來的話語是:「你竟然不會口吐人言?」

金羽鳳凰鳳眼中流露出羞怯的神色,那甜美的聲音再次縈繞在月影楓腦海深處:「我實力太低。」

由於月影楓能夠與金羽鳳凰心靈溝通,這次卻不會再寂寞,一人一獸談天說地起來。

得知鳳凰小公主這個惹禍精的經歷后,月影楓無力地回了她一句:「修為低下,還是路痴,依然敢擅自離開梧桐仙境,要說你神經大條呢?還是說你二呢?」

鳳凰小公主聞言大怒,蒲扇似的翅膀驚天一扇,將月影楓掃出數百米,落入一處小湖泊之中。

「啊——」一聲響徹天地的殺豬聲陡然響起,只見湖面上水紋蕩漾,一個人影如蜻蜓點水般凌波虛渡,直接踏浪而行,衝到岸上。

「死丫頭,剛認我為主就想害死我呀。」月影楓坐在岸邊的草叢上,上氣不接下氣,誰也不會想到,宛如天然翡翠,澄碧平靜的湖泊里,竟有著密密麻麻的食人魚,雖然不知道是多少階的魔獸,但他絕對相信,如果不是自己恢復了體力,絕對會在兩秒鐘之後被那些凶物分食得渣都尋不回來。

小公主也知道自己下手過重,將主人扇飛后又後悔起來,可是她有時候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脾氣。

看到鳳凰小公主緩緩地靠過來,月影楓心有餘悸地抬步而退,警惕不已,這小丫頭太沒有分寸了。

「主人我錯了。」小公主主動傳音認錯道,要說她主動認錯,在梧桐仙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沒有一天不對長老們認錯,都習慣了。

「小丫頭,你作為一個公主,應該有自己的名字吧?」月影楓問道。

鳳凰小公主聞言鳳眼流露出悲傷的神情,幽幽地道:「我沒有名字,整個族群他們都有名字,就我沒有,憑什麼憑什麼……」說著說著,小公主突然大發雷霆,不斷地扇著巨大的翅膀,周圍猛然騰起一股颶風,令月影楓有些站不住腳跟。

「冷靜冷靜。」月影楓心中吶喊,我上輩子招誰惹誰了,給我遇到這麼個兇殘的丫頭,雖然腹誹不已,臉上卻不敢有絲毫表現,怕她再次暴走,打著手勢安慰對方。

「他們都叫我小丫頭,或者叫我小公主,從來不給我起名字,我就自己起了名字,可是他們都認同我,還是這樣叫我。」小公主說得非常感傷,讓月影楓心中酸酸的,這丫頭年末的時候在地球世界那邊絕對能得奧斯卡金像獎。

「那你叫什麼名字?」

「焰薇。」

「挺好聽的呀,為什麼就認同呢?」月影楓無語,實在想像不出梧桐仙境中的那些鳳凰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們說這個是人類的名字。」小公主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撲通」一聲物體落水的聲音驟然響起。

月影楓不得不承認自己被雷倒了,如果不是失足滑落到水裡,估計會被雷得外焦里嫩,可是冰涼的湖水刺醒了他的神經,下面還有上億生物等著進呢,再次發出一聲慘叫,破浪而出,逃到岸上。

有焰薇小公主陪在身邊,月影楓終於恢復了往日充滿生存渴望的狀態,感受到韓嵐崖依然神智不清地在魔域內大開殺戒,心中終於提起再次尋找韓嵐崖的念頭。 第一卷奇幻之旅第十五章又把主人打了

月影楓與鳳凰焰薇在峽谷中待了七天時間,前者萌生去意之後,也就不再作停留,一人一獸往峽谷東北方向的出口而去,月影楓能感應到,韓嵐崖就在那個方向。

臨近峽谷出口的時候,月影楓突然眼眉狂跳,感應到一股危機正向他們靠過來。

一人一鳳急忙尋得一處亂岩躲在後面。

當谷口一個龐大的黑影出現的時候,月影楓終於明白為什麼這個峽谷沒有魔獸存在了,這裡明顯就是進來的這個巨大魔獸的領地,也是將他打下懸崖的那條惡龍,赤囚龍。

晃悠晃悠的赤囚龍步至谷口的時候,立即嗅到空氣瀰漫著的異味,鼻翼抖動幾下后,醜陋的臉龐居然現出驚喜的神色。

亂岩後面的月影楓看到赤囚龍的神色,立時驚駭欲絕,這個恐怖的傢伙給他帶來陰影實在太重了。

「主人,我帶你走。」焰薇突然傳音道,她與月影楓心靈相通,能夠感受到月影楓心底的恐懼之意。

焰薇匍匐在地上,示意月影楓坐到她背上。

月影楓眼角的餘光瞥到赤囚龍優哉游哉地向他走過來,也顧不得是否有褻瀆華夏圖騰,提步躍了上去。

一聲破空之聲響起,焰薇已是帶著月影楓衝天而去。

赤囚龍望見龐大的金羽鳳凰,也是愣在當處,論飛行速度,它卻是比不過金羽鳳凰,只得無奈地搖了搖頭,掉頭回到自己的窩裡。

月影楓坐在焰薇寬厚的背上,迎面而來的陣陣勁風彷彿帶著喜樂之意,刻劃在他光潔俊逸的臉龐上,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會遇到華夏圖騰鳳凰,沒想到如此靈物來認他為主,更沒想到自己可以坐在鳳凰的背上,肆意遨遊,心裡別提多開心。

焰薇速度極快,又能感受到月影楓心中的想法,對於感應到韓嵐崖所在方位,焰薇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

由於迷霧籠罩,月影楓也沒敢讓焰薇高空飛行,他怕看不見地面的情況會錯過與韓嵐崖相遇,所以只是離地十餘丈進行飛翔,沿途過去各種凌亂破碎的魔獸肢體依然非常繁多,但都是死去多時的魔獸,血跡也有些乾涸,空氣中瀰漫著的濃濃死氣依然讓人感到胃部翻滾。

經過一個多時辰的飛行,呈現在月影楓眼前的魔獸死屍終於顯得有些新鮮,越過一處丘陵來到高聳的懸崖旁邊后,魔獸碎肢赫然斷掉蹤跡。

月影楓抬眼望著籠罩在迷霧中的懸崖峭壁,又打量一下周圍的環境,心中冒出一個令他無法致信的想法:韓嵐崖就在這懸崖峭壁之上。

他實在無法想象,一個人類不靠任何工具如何能到達數千丈的懸崖之上。

月影楓盤腿而坐,仔細地感應起韓嵐崖所在的位置,周圍非常寂靜,沒有任何蟲鳴風聲。驀地,高聳迷霧之上的懸崖頂端隱隱傳來一陣無比驚懼絕望的慘叫聲,與此同時,一些破碎的魔獸肢體掉落在他周圍的草地上,如果不是他身手敏捷,恐怕還會被這些從天而降的物件砸傷。

月影楓躍到焰薇身旁,看著地上的魔獸碎肢喃喃道:「雖然我砸傷過一個人,但我已經被一頭鳳凰給砸中過一次,上天不用再這樣懲罰我了吧?」

有焰薇帶著,不用多久他們就上到了懸崖頂部,月影楓稍微觀察了一下現場,這裡的殘肢碎體不算多,估計這個地方原本就沒有多少魔獸存在。

月影楓命令焰薇向前方衝去,果然,那個黑色的身影就出現在在了前面二百多米的地方。

月影楓落到地面上后,卻發現面前兩點鐘方向出現了幾個類人形的侏儒魔獸,它們全身都呈墨綠色,手中拿著一柄骨刀。它們的臉龐本來就是綠色的,因而月影楓沒辦法知道它表情,但月影楓卻是從它們的眼眸看出,這些魔獸對於前面這個黑甲魔神非常驚懼,身軀不停地顫抖。

穿著紫水晶鎧甲的韓嵐崖突然加速,他的奔跑使他像拖了一條長長的黑色尾巴,只見他一下子就躥到了那幾個小妖面前,同時黑影一晃,那幾個小妖就變成了漫天散落的碎肢雨。

看著眼前這一幕,月影楓頓時愣住了,這不是自己在夢中見到那個情景嗎?怎麼會這麼巧?

韓嵐崖轉過頭來看著月影楓,他的雙眸像極了兩顆黑暗中紅芒四射的紅寶石,加上他那身泛著黑霧的水晶鎧甲,那模樣簡直就是魔神降世。

韓嵐崖只是瞪了月影楓一眼,頓時月影楓就感覺一陣勁風襲入體內,令他全身力量有些失控,只見黑影一閃,韓嵐崖已經鬼魅般地出現在他的眼前,右手抓著他的脖子,將他撐離了地面。

如此恐怖的速度令焰薇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地站在那裡。

韓嵐崖的瞳孔如野獸般的豎立著,鮮紅而噬血,嘴角露出了一絲殘酷的微笑。

此時,月影楓的腦子一片空白,什麼也想不起來,什麼也說不出來,就這樣被他提著……

「吱」的一聲輕響,在韓嵐崖冷酷的笑容中,他的手正在收緊。

月影楓抓著他的手蹬著雙腿,喉嚨間的劇痛使他無法使出任何力氣,說不出話來,只有眼淚滑落下來,滴落到他手上。

「不要,不能傷害我的主人……」月影楓腦海響起焰薇驚慌失措的嬌呼,同時,一團帶著炙炎的火球直接向韓嵐崖轟過來,強大的衝擊力把韓嵐崖撞飛了出去,他也瞬間被甩開,摔在地上痛苦地掙扎著無力爬起來。

炙炎的火球展開,姿態唯美的鳳凰焰薇高仰脖頸,充滿傲意地俯視著遠處緩緩爬起來的韓嵐崖。

「欺負我家主人,我要你嘗嘗本公主的厲害。」焰薇發出陣陣悅耳的啾鳴,騰空而起,全身泛動著熊熊烈焰,連周圍的白霧都迫退了數千米。

「別,不要攻擊他!」月影楓能聽到焰薇的聲音,知道這小公主即將暴走,急忙用最後那點力氣喊道。

當他的眼淚滴落到韓嵐崖的手腕上時,他清楚地看到韓嵐崖的眼神在浮動,有疑惑,有茫然,有痛苦。估計當時若不是韓嵐崖心神恍忽,滿是猶豫,恐怕焰薇也無法傷害得了韓嵐崖甚至被韓嵐崖反擊打傷。

焰薇定在空中,轉頭疑惑地看著傷勢嚴重的主人,不知道該不該動手。

「吼--」韓嵐崖突地從地上一躍而起,如出籠的巨獸般大吼一聲,黑影一晃瞬間就騰到焰薇身前,帶著詭異黑氣的右拳直接轟在焰薇的腹部,將她打到了地上。

又是黑暗的勁氣,焰薇瞬間暴走,站立身軀后,全身火焰衝天而起,高達十餘丈,整片天地充斥著恐怖的炙熱,連月影楓也感到如同身在火爐之內。

「嗖嗖嗖」無數小巧的火球如同流星雨一般向韓嵐崖狂灑而下,撞在地面上發出連串的爆炸,塵煙滾滾。

月影楓看得瞠目結舌,差點背過氣去,兩個都是他的至親,無論哪個出事他都會心疼萬分。然而沒等他發話,韓嵐崖突然從濃煙中躍出,再次向焰薇奔了過去。

巨大的黑暗靈力與鳳凰的神聖靈力撞在一起,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爆炸,一人一獸雙雙往後倒飛出去,顯然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月影楓得到緩衝時間,體力恢復了一些,立即向韓嵐崖奔過去。

韓嵐崖傷得比較重,此時連爬起來都有些困難,月影楓急忙伸手扶住了他。


韓嵐崖抬眼怔怔地看著月影楓,眼眸中的駭人的紅芒閃爍了幾下。

月影楓平靜地與他對視著,輕聲道:「崖,你真的忘記我了嗎?我們一起讀書,一起逃課,一起打架,你真的忘了嗎?」

月影楓放棄所有防備地望著他,說起兩人以前在聖神光學院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希望能喚醒他深處的記憶。

韓嵐崖眼神不停地閃爍,最後「撲通」一聲一下子跪到地上,兩手抓著頭髮痛苦地嚎叫起來。

月影楓悠悠地道:「崖,我們在學校里一起跟花飛城干架,一起查聖神光的歷史,後來還跟獠牙幹了一架,這麼精彩的回憶難道你都忘了嗎?」

「啊……別說了,求你,別說了……」韓嵐崖痛苦地嚎叫著,將頭猛地撞著地面。

月影楓看著他痛苦不堪的模樣,心中很不好受,迅速地伸手摁住他的百匯穴,在他面前盤膝坐下,然後控住他胡亂揮舞的手,捏住他手部的勞宮穴向上一按,卸去他的力道,立即兩手抵住他的胸膛將真氣注入他體內幫他打通受堵的經脈。

韓嵐崖臉色蒼白地盤坐著,額頭上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維持了數分鐘,月影楓才無力地將手垂了下來。

韓嵐崖緩緩地睜開雙眼,他的瞳孔也恢復了原樣。他突地捂住胸口把頭扭向一邊,難受地咳嗽起來,「撲」一口濃黑的瘀血噴了出來,他才終於舒了一口氣。

「怎麼樣,沒事了吧?」月影楓無力地問。

「好多了,楓,真是謝謝你,我就知道沒交錯你這個朋友!」

「誰跟你是朋友……是兄弟!」月影楓沒好氣地說著,故意頓了頓才把話說完,韓嵐崖不禁被他的話弄得一愣一愣的。

韓嵐崖低下了頭,小聲道:「真對不起,我剛才差點把你……」

「還說?」月影楓喝道,「都說了不是朋友是兄弟咯!」

「好,」韓嵐崖爽朗地笑了起來,「患難見真情!」

「你現在還很虛弱,這是百花凝靈丹,對恢復傷勢很有用!」月影楓即時掏出一個小巧的瓷瓶,倒出一顆丹藥遞給韓嵐崖。

「啾啾,可惡,太可惡,本公主不服,再打過再打過!」焰薇爬起來后不停撲騰著,火焰四射,韓嵐崖恐怖的黑暗勁氣打得她有些暈頭轉向。

月影楓起身向焰薇走了過去,無奈地道:「丫頭,好了,別鬧了,一切都過去了。」

暴走中的焰薇並沒有聽清月影楓的話,巨大的翅膀一扇,恐怖的烈焰立即向他襲了過來,直接將他淹沒在火焰中。

然而炙熱的烈焰並未對月影楓造成任何傷害,除了有些微灼痛之外,烈焰散去之後,月影楓安然無恙地站在焰薇面前。

對於此等情況不僅韓嵐崖看得呆若木雞,連月影楓自己也如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

「呀,我又把主人打了!」焰薇眨巴著鳳眼,安靜下來,無比害羞地張開雙翅,將鳳首埋了進去不再見人,樣子非常可愛。 第一卷奇幻之旅第十六章我是幻術天才

漸漸恢復過來的韓嵐崖臉色依非常蒼白,身體很虛弱,他傷得是走火入魔,不僅五臟六腑受損嚴重,連腦部神經也受到重創,如今連一個普通人也能將他打倒,若是他腦部再受到傷害,倒至狂魔變,恐怕神仙也難以將他救回來。

焰薇對於韓嵐崖很不是待見,對他傷害過自己耿耿於懷,而且非常厭惡他身上的黑暗氣息。

焰薇作為一個神獸,讓自己的主人乘坐背上,乃天經地義,但讓韓嵐崖坐上去她就不願意了,她是神鳳公主,自然有著自己的尊嚴。

月影楓心中也很是無奈,焰薇不讓韓嵐崖上去,自己寧願與韓嵐崖步行回去。

因此,妖魔鬼怪橫行的魔域出現了一道怪異的風景,兩個少年人類並肩而行,後面跟著一頭體形龐大步伐搖晃的烈焰鳳凰。

兩人一鳳步行至夜幕降臨,也沒行進多少路程,這讓兩人心中很是泄氣,幸虧焰薇身上散發的神獸氣息震懾著周圍的低階魔獸,否則,兩人要被眾魔獸圍毆了。

尋得一處天然溶洞住了進去,月影楓再次哀求焰薇道:「丫頭,我們這樣走恐怕得十天關個月,你就帶我們回去吧!」

焰薇瞪了韓嵐崖一眼,將腦袋偏向一邊:「不行就是不行。」

此時,韓嵐崖突然抱著腦袋痛苦地低哼起來,無力地倒在地上。

月影楓一驚,急忙過去抓住他的手腕,一股內力輸了進去。

「砰」的一聲輕響,月影楓的內力剛進入對方體內,還沒得及感受他體內的情況就被兩股強大的力量震開,差點讓自己重心不穩。


「恐怕是他體內的真氣與靈力再起衝突。怎麼辦?怎麼辦?」月影楓不停地徘徊著,思緒非常紊亂,怎麼也想不出好一點辦法。


「嚎——」韓嵐崖突然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兩眼漸漸變得紅芒四射,竟然是狂魔變的前兆。

月影楓頓時大驚失色,游龍步移動,伸手迅速往韓嵐崖胸口的中府穴點去,然而,他並未能如意,即將進入狂魔變的韓嵐崖力大無窮,甩手將月影楓震了出去。


焰薇靜靜地站在一邊,全神戒備,眼前這個充滿黑暗氣息的傢伙可能會再次發狂。

驀地,洞口的空氣一陣扭曲,一個人影漸漸顯現出來,抬手揮一片柔和的白光擊向狂暴的韓嵐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