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月千歡走向人群,停在一個小姑娘面前。那小姑娘看見月千歡,瞪大眼激動的都快昏過去了。

「先別昏,告訴我,藥師盟和武宗的人,去哪兒了?」

「我,我,我……」

「……」月千歡嘴角抽搐。打算換一個人問,小姑娘見此立馬急了。

趕緊開口說:「我知道!他們去荒原城了。」

「荒原城?」

小姑娘沒想到月千歡會跟她交流。激動的臉都紅了,她連點頭:「嗯嗯。聽說武宗宗主頒布命令,現在所有人宗門勢力都派人前往荒原城了。」

武司下令?月千歡回頭,和墨九卿對視一眼。

既然這樣,那他們就直接去荒原城和他們會合。月千歡回頭看了眼小姑娘,微微額首。「多謝。」

「不用,不用謝!」

雙手捧著臉,臉通紅的看著月千歡和墨九卿踏空而去。周圍安靜的眾人這才回過神來。大家看向小姑娘,目光有妒忌羨慕,也有充滿敵意的。

但對於小姑娘而言,她十分開心!

那可是月千歡!東淵台的神話,超級妖孽天才。能跟她說話,這是多麼大的機緣和幸運?

原來這個小姑娘,還是月千歡的迷妹。

他們一路往荒原城去。雖然沒有去過,但地圖上大致方向還是很好找的。一路看見昔日荒涼無生命氣息的沙漠上,人流匯聚成一條路,還是十分震撼的。

月千歡眸光閃了閃,不知道武司這次召集,是不是為了源境?

她卻不知,這場會議目的是她! 程松這人我摸不準,也沒有和他交過手。外表看起來有些邋遢不羈,性格也是不拘小節,給人一種很隨和親近的感覺。

但說心裡話,我看不透他的道行!但我心裡清楚,從特殊部門出來的人,道行肯定不會差。

原本剛才靈長生已經震住了其他的弟子,可如今程松出面之後,立馬就給了這些弟子一顆定心丸。

「現在這道門,實在是太不爭氣了!老的除了一身犟脾氣之外,根本沒有半點德高望重的威信。個個貪生怕死,這樣的道門,遲早有一天會消亡!」程松沒有動手,在高台上大聲的呢喃了起來。

他這番話,很顯然是說給周圍那些牛鼻子老道士聽的。而那些老道士在聽到程松的話之後,也是漲紅著臉,連頭也不敢抬,難得看到他們臉上出現了羞愧之色。

這些人都欺軟怕硬慣了,自然不敢頂撞特殊部門的程松。特別是那葉家老祖,更是有些手足無措的窘迫。

原本師思哲是想把道門交給他的,可他竟然被靈長生給震住了。光憑著這一點,他在道門弟子面前的形象就會大打折扣。

而最讓我意外的是,那個像謙謙公子一樣的師思哲,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從始至終,也只是回應了龍傲天的請求而已。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說過話。

就算是靈長生的出現,他也沒有半點的驚慌,仍舊是雲淡風輕,好像根本不忌憚靈長生。我看不透他,總覺得他好像在等什麼東西或者說等什麼人!

「道門弟子聽令!今日你們隨我程松,無論如何也要保住道門的顏面,絕不後退半步!願意跟我上的,往前走一步!」這時,程松忽然喊了一聲。

跟著,只看到他一個空翻,就從高台上翻了下來!穩穩的落到地上后,眼神也是鎖定了靈長生。

而他一站出來,我就看到周圍有不少的道門弟子往前站了一步。他們跨出了這一步,就代表他們誓死要捍衛道門的尊嚴。

最先站出來的弟子,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樣子,還有大部分弟子仍舊不敢站出來。但這是連鎖效應,其他人都站出來了,他們也會跟著站出來。

果不其然,有弟子帶頭了,所有弟子也是跟著站了出來,再次嚴嚴實實的把我和靈長生包圍了起來。

「哈哈……」而看到所有道門弟子都站出來了,程松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笑的很是激動,說:「道門真的該換血了,這年輕一代的道門弟子都不是孬種!不錯,只要你們一心向道,道門就不會消亡!不過,那些貪生怕死的老東西,是該回家去歇息歇息了!如果讓他們管理道門,道門遲早會沒落!」

程松一邊鼓勵這些年輕的道門弟子,一邊嘲笑那些牛鼻子老道士。坦白說,光憑著他這些話,我對他的印象就很好。

這才是修道之人的洒脫,活的忠於自己,這才是率性洒脫之人。

我看他的時候,剛好他也在看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那表情弄的我有些糊塗了,總感覺他不想和我們動手。

怔了幾秒鐘的樣子,靈長生才開口了,「你覺得你能攔住我?」

「我不知道!」程松笑著搖了搖頭,說:「都說靈族尊主靈長生乃是靈族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距離位列仙班也只有一步之遙。放眼整個道門,不管是正道還是邪道,你這樣的道行,絕對是至尊的存在!可是,我程松今日倒想討教一下,傳說中的靈長生到底有多恐怖?」

程松說這話之時,一臉的輕鬆,完全看不到如臨大敵的緊張氣氛。相反,他給人那種隨心隨意的感覺,竟然讓靈長生警惕了起來。

只見靈長生眉頭微皺,神色有些溫怒,道:「剛好,我也想領教一下特殊部門的實力!」

程松淡然一笑,沒有回應靈長生,而是把目光看向了我,道:「李初九,你是道門難得的人才!坦白說,我挺欣賞你的。只可惜,你鋒芒太露,不懂圓滑!你地位越高,名氣越大,想除掉你的人就越多!我找不到和你動手的理由,但這是我的命令。我程松唯一能保證的,就是你死後,讓你安生下葬!」

我很喜歡程松這種性格,抱拳道:「多謝了!」

程松笑著點了點頭,微微頷首行禮之後,身體猛然一震,後背上背著的雷擊桃木劍瞬間飛了出來。程松一把抓住了桃木劍,開始下達了命令,「道門弟子聽令,靈長生交給我對付!你們去對付李初九,你們記住一點,李初九體內的玄真真氣很恐怖!不管你們多少人,他還是能殺了你們!所以,破解之法,那就是近身戰鬥!想要打敗他,不管犧牲多少人,也一定要近他的身。動手吧!」

我沒想到程松竟然一語把我的破綻給點了出來,他說的沒錯,近身戰鬥就是我的弱點。剛才被他們抓住,也是因為被他們圍住了的原因,無法拉開空間來使用攻擊性的法術。

而他這麼一喊,靈長生也連忙朝我喊了我一句,「李初九,麻煩你給我讓出點空間來,別礙手礙腳的!等我解決了眼前這人,我就讓你帶著你娘走!」

「好!」我笑著點了點頭,感慨道:「沒想到,你是我想殺了十年的人。如今,卻是一起共同抗敵。這緣分,實在是太奇妙了!」

靈長生也是笑了起來,那笑容,再也不是之前那種高冷、看不起的眼神了。相反,他此時的笑容,就好像是一個長輩的溫暖笑容一般!

「你比你爹強,龍傲天是我見過最軟弱的人。好好去戰鬥吧,別死了。要是就這麼死了,我是不會出手來救你的!」靈長生笑著說道。

「不用,你別擔心我,管好你自己便行!」話音剛落,那些弟子便全數朝我圍攏了過來。我不敢大意,身體猛的一震,體內的玄真真氣全數爆發了出來。

頃刻間,力量瞬間暴增了數倍,身體也是感覺輕如羽毛,好像隨時都要飛起來了一樣。我知道,我現在的力量和速度,都已經到了極致。

為了給靈長生拉開戰鬥空間,我轉身便朝下山的路口跑!周圍全是密密麻麻的道門弟子,幾乎是把我圍的水泄不通。

我剛一跑,他們的包圍圈立馬就縮小了,幾十把銅錢劍還有鋒利的武器,齊刷刷朝我刺了過來。

我找准了方向,握著龍淵劍猛的往正前方的位置挑了一劍。陡然間,一道玄真真氣當即破空而去。所到之處,彷彿把空間都撕裂了一般,所有人都聽到了一陣陣滋滋的爆鳴聲。

而最前面的那些弟子也是感受到了玄真真氣的威力,當即停下了腳步,用手中的銅錢劍來擋。

砰!

只聽見砰的一聲響,這玄真真氣就打在了他的銅錢劍上,當即把前面那幾個弟子震的往後倒了一片。我借著這個機會,猛的往前一衝,提氣一跳,身體高高的躍了起來,順勢一個空翻,直接跳出了包圍圈!

落地之後,我也沒敢停下來,繼續往下山路口的方向跑。我這樣做,不光是為了給靈長生拉開戰鬥的空間,更多是的想要救這些道門弟子。

如果離靈長生戰鬥的地方太近,肯定會無辜殃及不少的道門弟子。我也知道我根本跑步了,衝出了最中間的這個包圍圈,外面還有更大的包圍圈等著我。

之前本來對付我的只有上百個道門弟子,如今外面的包圍圈困住我之後,瞬間就變成了兩三百人的隊伍。

而我剛好就被夾在了中間的位置上,我已經沒有地方跑了,更不能讓他們近身!不然的話,我肯定會被他們捉住的。

意識到這一點,我便猛的把龍淵劍拋向了天空。道指一繞,那原本要下墜的龍淵劍瞬間定在了空中。而接著,那龍淵劍再次開始分裂出無數的劍影,一生二、二變三,直到漫天的劍影!

這些劍影都不是真實的,而是由玄真真氣凝聚而成的。但殺傷力,絲毫不亞於實體武器。

隨著我道指往下一劈,那漫天的劍影便瘋狂的刺了下來,剛好圍著我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劍陣。有劍陣保護著我,他們短時間也沒辦法近我的身!

而這樣一來,我也可以使用攻擊性的法術來對付他們。但這些弟子也不是吃素的,見我被劍陣保護著,立馬圍著劍陣轉動了起來。

那陣型很整齊,轉換流暢,看起來絲毫不會覺得生硬!就是這麼短短一兩分鐘的功夫,他們便在劍陣外面盤膝坐了起來。

放眼一看,他們現在所擺的陣型,正是太極八卦陣!

而他們這樣做,很顯然是要和我拼道術了! 我也想知道,這些道門的未來力量,道術到底如何?

對於這些普通的道門弟子而言,十個、二十個我可能不會放在眼裡。但如今兩三百個弟子聚集在一起使用道術,我心裡是完全沒有信心!

正所謂一隻筷子易折斷,一把筷子折不斷,這就是最基本的原理!他們雖然道術中庸,可只要團結起來,一樣能發揮出恐怖如斯的威力!

我沒有急著動手,而是想看看他們要使用何種道術來對付我。在他們的陣法外面,有一個中年道士在負責指揮。

見所有弟子都準備好了,突然大聲喊了起來,「幽冥咒,破劍陣!」

隨著他這麼一喊,周圍這密密麻麻的弟子立馬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殺。跟著,一隻手並著道指,一隻手已經舞起了銅錢劍。

他們是坐在地上的,那整齊劃一的動作,還有那滔天的氣勢,也是看的人一陣熱血沸騰。雖然我們現在是敵對的狀態,但我打心裡為他們高興。

這一批弟子都是道門未來的力量,我也知道其中不乏有心術不正、貪生怕死的人。但大部分弟子一心向道,不怕艱險,也能潛移默化的改變他們。

如果再遇到一個好的道門掌舵人,三五幾年之後,道門必定會如日中天!但如果讓那些牛鼻子老道士繼續掌管道門,道門遲早會沒落的!

「杳杳冥冥,天地同生;散則成氣,聚則成形;五行之祖,六甲之精,兵隨日戰,時隨令行!吾等誠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降幽冥神威,破賊人劍陣!呔!」

幾百個弟子念出來的幽冥咒,可想而知有多麼震撼。哪怕他們現在是要對付我,我內心深處還是為他們激動高興。

那浩蕩的聲音,一波接著一波的回蕩在苗王山的山頂。那林中的夜鳥,也是被驚的四處飛竄。

而他們咒語的迴音還沒有消失,我就感覺周圍突然颳起了大風。有風吹來,那就說明咒法起效果了。

那大風越刮越猛烈,吹的樹枝咔咔直響,好像要把周圍的大樹吹斷了一般。那些被捲起來的樹葉,鋪天蓋地的朝我們的方向吹了過來。

一時之間,周圍完全是飛沙走礫,狂風大作,根本看不清楚周圍的情況。只能看到我那劍影擺成的劍陣,正發出刺眼的光芒。

但這些玄真真氣化作的劍影,也開始不穩了,被大風吹的晃動了起來。

「殺!」過了十來秒鐘的樣子,周圍的道門弟子突然喊了一聲殺字,驚的我一陣心驚膽戰。

模模糊糊中,我便看到他們把法器全數對準了我。只是過了一秒鐘不到的樣子,那大風突然朝我的地方吹了過來,就單獨吹在我的劍陣上。

這風實在是太猛了,頃刻間,便把我的劍陣給吹散了。那些脫離出來的劍影,立馬化作了無形無色的氣息。

短短一兩分鐘的功夫,我的劍陣就快被他們破了。

直到現在,我才體會了王磊給我說的那番話。他讓我不要小看道門的力量,只要團結起來,連上古家族和九幽地獄也無法打敗。

而這一刻,我也有了一點很真實的體會!幾百人共同使用的法術,果然不同尋常,他們使用的還只是一些簡單的道術而已,如果讓他們使用那些失傳的上古道術,威力又該是怎樣的恐怖?

在我走神的剎那,我的劍陣就快消失了。我不敢大意,當即盤膝坐在了地上,雙手迅速的翻動結印。化印為指,等我道指再次指向空中的龍淵劍時。

原本即將失去光芒的龍淵劍,頃刻間金光大盛,徹底照亮了苗王山的夜空。

我體內的玄真真氣消耗的很快,可每次消耗了之後,三道丹田就開始瘋狂的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能夠在短時間內將耗損的玄真真氣彌補回來。

所以,我並不當心玄真真氣的流失!而他們的氣息很弱,只要我堅持下來了,敗的人肯定是他們。

隨著我再度催動了龍淵劍后,那劍陣再次出現了!隨著我開始慢慢的轉動道指,那劍陣的劍影也開始轉動了起來,剛好擋住了他們的幽冥神威。

抗衡了差不多兩三分鐘的樣子,那猛烈的風逐漸開始弱了。要不了多久,應該就會徹底停下來了。

趁著這個時候,我也在搜尋靈長生的身影。他和程松打的很激烈,兩人都是高手。但仔細一看的話,會發現靈長生一直處在上風。

靈長生這種妖孽般的存在,可能也只有王磊才能對付他了。但程松畢竟不是王磊,敗……只是遲早的問題。

而我現在也被困住了,根本抽不開身去救我娘。好的是,他們沒用打鬼鞭來對付我娘了。也就被葉家老祖抽了一打鬼鞭,但這一筆賬,我記在心裡的。

只要我能活下來,就一定會找葉家老祖算賬。

「招神咒,再破劍陣!」那劇烈的風剛剛消失,負責指揮隊伍的人又開始下達了命令!

「呔!」

周圍的弟子異口同聲的回應了一聲后,一隻手用道指夾著靈符,另一隻手橫握著法器,手腕相互交叉,眼睛一閉,再次大聲念起了招神咒!

「如來順吾,神鬼可停廖。如若不順吾,山石皆崩裂。念動真言決,天罡速現形;破軍聞吾令,神鬼攝電形!今日吾等招神,還望神威降臨,助我破劍陣!三請三令,令行禁止!一請神,呔!」

隨著他們最後一個字喊出來之時,我就看到他們所有人都睜開了眼睛。眼睛一睜開,法器便齊刷刷的指向了我。

而他們手中的靈符也是猛的拋向了空中,道指一繞,靈符茲啦一聲就燃燒了起來。頃刻間,幾百張靈符同時燃燒了起來,再度把苗王山的夜空給照亮了。

那黃紙燒焦的味道,更是撲鼻而來,很是難聞。而那靈符還沒有燃燒完,四面八方突然吹來了一陣清風。

那些靈符燃燒的灰燼,竟然全數被吹到了半空中,慢慢融合在了一起!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這清風是一雙無形的手,正把這些靈符燃燒的灰燼慢慢融合了起來。

在那灰燼融合之時,周圍的弟子又再次喊了一聲:「二請神,現!」

隨著他們的咒語剛一喊出來,那灰燼融合的速度驟然加快。眨眼的功夫,我便看到了讓我無比震驚的一幕。

只見這些靈符燃燒的灰燼,竟然凝聚成了一尊巨大的神像。這神像有些像是太上老君的輪廓,但因為是靈符灰燼凝聚而成的,並沒有實體的形狀,只能大致看出一道輪廓來。

這巨大的神像最起碼有十米高,威嚴的屹立在我上方。一手並著道指,一手拿著拂塵,說不出來的震撼!

我抬頭看這尊神像之時,內心竟然出現了莫名的壓抑和恐懼!

「三請神,破!」而這時,他們也是喊出了招神咒最後一道咒語!

隨著他們這麼一喊,我就看到神像的手動了,開始慢慢的抬了起來。 再見鍾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神像的手剛一抬起來,那手中的拂塵便慢慢攪在了一起,逐漸形成了一把巨大的砍刀。

化塵為刀,這是道門傳統的道術,也是中等難度的道術,是專程用來砍殭屍或者行屍腦袋的,道術效果一般!

可我沒有想到的是,如今他們這麼多人同時使用了這個法術后,竟然召喚出了神像!而神像化塵為刀,就是要劈我。

這一刻,我並沒有害怕,因為我心裡震驚。我愈發覺得,道門的潛在力量,比我想象中還要恐怖!如果他們都跟隨我,我讓他們修鍊那些失傳的上古道術,到時候把他們團結在一起。

恐怕就算遇上了九幽地獄,還有上古家族,也有一戰之力!

而在我短暫走神的剎那,我就只感覺頭頂上有一道勁風壓了下來。這勁風帶著灼熱的氣息,更是帶著一股窒息的強大力量!

我連忙抬頭往上一看,正好就看到那神像手中的大刀已經朝我劈了下來。隔著這麼遠的距離,只感覺熱浪撲面而來!

那熱浪,更是帶著死亡的氣息,讓人心生駭然!

我不敢大意,連忙雙手合十,同時道指往上一指!頃刻間,那周圍的劍指立馬拔地而起,全數飄到了我的腦袋上空,形成了一道劍陣的屏障。

幾乎是同時,在我屏障剛剛結好之時,那神像的大刀便已經劈了下來!

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我只感覺耳朵快要被震聾了一般。跟著,我就感覺喉嚨一甜,鮮血當即從嘴裡噴了出來……

而同時,我整個人也是被震的倒飛了出去! 「必須把月千歡抓起來!」

「沒錯。奸佞賊人,你武宗一而再縱容是何道理?」開口說話,雷霆陣陣的是大昊國的上將軍。他五階武君的實力,讓他有足夠資格在這裡說上話。

「上將軍憑什麼說歡兒是奸佞賊人?隨口污衊,便是你大昊國的禮數嗎!」

上將軍背後的幕賬里,年輕眉目張揚的少年頓了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