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更何況年齡在那裡放著,這年齡,任何一個人見得都得低頭的。

一時之間,老神醫去世的消息一下子就傳遍了雪國,人人都悲痛的趕來,想要看他最後一眼。

諸葛止的去世,的確是人類的一大損失,但是他也留下了珍貴的醫學書籍,造福人類,千秋萬代。

七七和沐北冥遵循了諸葛止的遺願,給他進行了火葬。

那一日,所有雪國人都來了,看著老先生化成了灰燼,最後成了一罐子的骨灰。

七七把諸葛爺爺的骨灰先收到了空間里去,他們不準備在這裡的大海頃灑,準備帶著骨灰去琉玄島,在琉玄島的海崖上灑下骨灰。

他們也知道師傅曾經有一個未婚妻,那麼相愛,那未婚妻的骨灰是在琉玄島的海崖灑到大海的。

他們也去那裡完成師傅的遺願,這樣他能和他的未婚妻更近一些,指不定下一輩子,可以再續前緣。 處理了諸葛止的後事,七七他們也終於要離開了。

有諸葛毅帶人在這裡幫助雪國,他們也算是放心了,因此直接告別,第二日就要離開。

他們沒有告訴那些百姓,就是怕傷感,畢竟師傅離去的事情,百姓們似乎還沉浸在悲傷中。

他們打算第二日悄悄的走,不想承受離別的傷感。

因為只有雪爾等人知道他們第二日是要走了的,為此傷感的也只有他們。

他們是要坐著春蘭一行來的時候的船離開的,那船上,雪爾早就準備好了東西給搬運上去,算是禮物。

雪國如今的狀況,也拿不出像樣的禮物,只有一些海產,最多的就是黑石油。

所以幾船都是黑石油,這些黑石油在北海大陸十分的昂貴。

七七弄了一些還放到了空間,這黑石油有時候特別有用,有總比沒有好。

除此之外,雪靈兒和侯紅英還給他們準備了很多食物,雖然雪國到北海大陸也不算很遠,只月余的時間,但是七七可是孕婦,得吃好了。

看著她們那麼準備東西,七七也是有些不舍。

「靈兒,紅英姐姐,能認識你們很高興,希望我們以後能夠再見面。」

七七上前,一隻手拉一個,眸中也是紅紅的。

「當然能了,你們去北海大陸這麼近,等雪國建設好,我們就去北海大陸看你,到時候,指不定還能趕上給寶寶吃滿月酒呢。」

雪靈兒雖然也傷感,但是想到七七是要離去去生孩子了,這是好事,還是扯出笑容來。

更何況,北海大陸和雪國自古就有貿易往來,這若是想見面還不容易。

「是啊,七七,等日後我們去看您和孩子。」

侯紅英也是覺得如此。

七七卻是也是笑笑,卻沒有多說。

其實,他們不是要去北海大陸啊,他們要帶著諸葛爺爺的骨灰回琉玄島。

琉玄島離這雪國就太遠了,到北海大陸還得好幾個月時間呢。

更何況,到了琉玄島,她自然還是要回雲州大陸的。

雲州大陸那邊的事情還沒結束,她的朋友們不知道是否安全,更何況,還有一個凌風妄圖通過控獸來奪取大陸。。。。。

本來這也不是他們該擔心的問題,可是誰讓他們曾經在那裡經歷過那麼多呢,而且還有那麼多朋友。

更何況,那裡還是九叔叔成長的地方,自然有諸多放心不下。

九叔叔雖然沒說,但是她也知道,九叔叔心裡是想回雲州大陸的。

當然,她也想著要回去,她也放不下,不看到朋友們都幸福,不看到那邊安定下來,她這心裡總是突突的。

他們出來已經差不多兩年時間了,雲州大陸也不知道如今變成什麼樣了。

衛姐姐有沒有順利登基成為女帝? 盛世第一寵:吾妻是軍醫 ?小蠻已經成為公主了吧?

尤其是還有阿榮,娘親也一定很想見見阿榮,很想去祭拜奶娘。

最重要的是,凌風若是真的控獸引起戰亂,又是多少人和獸的災難,屆時的後果也不堪設想。。。。 之前沙洲城開山大典一戰,康南華與苗世豪都有出戰,為宗門做出貢獻,所以林鋒特許他們進入玄天宙光洞天一次。

苗世豪便在不久之前動用了這次機會,進入玄天宙光洞天內閉關。


林鋒知道他是要藉此機會突破瓶頸,一舉晉級元嬰中期的境界。

得到林鋒的天一真水,苗世豪不僅僅是完善了滄浪水的法術,同時自身修行的道法,空靈幻法妙訣也得到了突破,再經過沙洲一戰的積累沉澱,苗世豪已經成功站在元嬰中期的門邊上了。

果然,這次閉關,苗世豪成功突破。

就見一道九天清氣穿越了無盡虛空,直接貫入到玄天宙光洞天之中,在那裡,苗世豪安靜的坐在小玄天寶樹的一根枝幹上,頭頂天門洞開,接引無窮清氣入體。

林鋒可以清楚看見,在苗世豪頭頂浮現出一個光影,那是一個俊美男童,看上去只有三、四歲大小,但在清氣滋養下,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長大。

短短片刻功夫,那男童已經長到了七、八歲大小的模樣,眉眼之間和現在的苗世豪越來越像。

「嗯?」林鋒瞳孔輕輕收縮,他赫然看見這個男童的額頭上,有一輪滿月似的的圖案,散發淡淡的金色光輝。

隨著苗世豪元嬰的不停壯大,這個滿月似的圖案也在不停變化,由滿月變作缺月,再由缺月變作月牙,最後近乎於消失不見,下個瞬間又重新出現,不斷增多,漸漸變回滿月。

月之陰晴圓缺,不停重複。

林鋒微微蹙眉,心道:「空靈幻法妙訣只是修行之法,這輪陰晴變化的圓月。才是苗世豪的根本嗎?」

這時候,苗世豪終於收功,元嬰緩緩落入頭頂天靈之中,睜開眼睛。發出一聲鳳鳴般的清嘯。

他出了玄天宙光洞天,便看見樹下的林鋒和朱易二人正抬頭望向他,不由得掩嘴嬌笑一聲:「呦,宗主您回來了?哎呀,讓您在這裡等我出關,我真是又欣喜又惶恐呢,那小心肝砰砰直跳啊!」

林鋒嘴角抽搐了兩下,好險一個粉碎乾坤的法術沒有直接砸他腦袋上:「本座可沒功夫專門等你。」

說了荒海法會相關之事,苗世豪總算正經了幾分,點了點頭說道:「有我和南華看著。新入門的弟子不用擔心,您大可以帶走小易。」

他想了想后,臉色多了幾分凝重,緩緩說道:「伍輕柔此人,宗主你不妨多注意一下。」

林鋒目光微微一閃:「哦?你話里似乎意有所指。」

苗世豪撇了撇嘴:「我曾經在太虛觀內部的信息往來中見到過這個名字。但信息殘缺不全,不大好判斷他與太虛觀的真實關係。」

「到底是他跟太虛觀有所聯繫,還是太虛觀將他作為一個值得重視的目標,我也說不好,但信息往來的雙方,級別很高,其中一人。就是龐傑。」

林鋒「嗯」了一聲,他思考片刻后,突然問道:「世豪,你有能力掌握太虛觀入世行走弟子的情報,那太虛觀山門白雲山內部,你了解多少?」

苗世豪遺憾的搖搖頭:「那個破地方可以說是神州浩土最為神秘的地方了。世豪哥我也無可奈何。」

「真要說起來,除了太虛觀自家那群糙貨,外人最後一次進入白雲山的歷史,要追溯到近千年以前了。」

林鋒點頭不語,苗世豪好奇的問道:「宗主你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

「燕明月要回白雲山了。想來太虛觀內部會有一番熱鬧。」林鋒也不瞞他,直接說明了原因:「太虛觀保守派和激進派的內部交鋒,本座對於其中細節挺感興趣。」

苗世豪聽了這個消息,頓時幸災樂禍的笑道:「讓他們狗咬狗去吧。」


他突然神色微變,斜了林鋒一眼,語氣不善的說道:「宗主你該不會是看上燕明月那妮子了吧?」

林鋒翻了個白眼,懶得理他。

跟這個腦子有些脫線的傢伙談話,林鋒已經總結出經驗了,談話時長要控制在三分鐘以內。

不超過三分鐘,這傢伙還能一定程度上保持正經,大家愉快的交談,三分鐘之後,就會徹底進入逗比模式,這種情況下,直接無視他就好了。

休想和朕搶皇后 ,林鋒身體向上飛起,進入玄天宙光洞天內,在那裡,岳紅炎正在自己安靜打坐修練。

林鋒法力一掃,就知道岳紅炎煉化無間罡煞已經上了正軌,不僅如此,她甚至因此突破了自己的道法瓶頸,也在嘗試突破境界,凝立丹鼎,成就築基後期的修為。

早在剛來到玉京山的時候,岳紅炎就已經築立靈台修成築基中期,現在她參悟了林鋒傳授的八卦諸天大道藏,對於天地大道的領悟和認知進了一大步。

行雲峰上與王劍楠一戰,以實戰鞏固了她在道法上的進步,心境上已經突破瓶頸,做好了凝立丹鼎的準備。

收取無間罡煞並成功加以煉化后,連法力上的儲備也已經徹底完成,積蓄無比豐厚。

在這種情況下,岳紅炎凝立丹鼎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林鋒為她護法,也僅僅只是防範於未然罷了。

林鋒神識法力探入岳紅炎的氣海之中,就見那裡聳立著一座紫光熠熠,頂層燃燒熊熊火焰的黑色九層靈台。

在這座一品靈台的頂上,火光之中,有無數似風非風,似霧非霧的紅光在不停晃動,發出陣陣風聲。

紅光里是無數陰魂厲鬼在哀嚎,這些陰魂落入岳紅炎靈台頂端的烈火中,不僅不覺得痛苦,反而一個個臉上露出了解脫般的笑容。

有的一臉祥和,有的面帶微笑,更有甚者,淚流滿面,激動之情無以復加。

這些陰魂融入烈火之中,就見火勢更加兇猛。

林鋒見了暗暗點頭,岳紅炎的法力已經將這部分無間罡煞徹底煉化並加以操控,無間罡煞本身威力不減,但其中囚禁的無數陰魂卻因此得以解脫,不用再在無間地獄中受苦。

他們被超度前一刻,又將自身經年累月積攢的靈氣反哺燕明月,使得岳紅炎的法力越發強大。

黑色靈台頂端的赤色烈火,裹挾著滾滾紅光,漸漸在空間凝立出一座丹鼎的虛影。

火焰和紅風一起灌注到丹鼎虛影之中,使得丹鼎的影像越來越清晰,直到最後徹底化為實體,在岳紅炎的靈台之上落定。

丹鼎之中,無間罡煞不停噴薄而出,丹鼎底部,仍有無盡烈火熊熊燃燒,在鼎身上鏤刻著無數銘文,卻是諸天萬界的無窮道理。

岳紅炎閉合的雙眼猛然睜開,就見她那赤紅色的雙瞳里,跳動著兩朵火苗,隨著她心念一動,立刻就是一股無間罡煞自體內用處,繞著她周身上下流轉。


這一刻,岳紅炎正式達到築基後期的境界,只待更進一步,便可以結成金丹。


她看見林鋒,臉上少見的綻開笑容,叫道:「師父!」


林鋒看著她欣慰的點點頭:「不錯,做的很好。」

帶著岳紅炎出了玄天宙光洞天,林鋒便召集眾弟子前來座下聽命,朱易那邊也已經安頓好了新入門的二代弟子們。

留下康南華和苗世豪待在山上,林鋒帶著小不點、朱易、汪林、岳紅炎、楊清和吞吞,再加上諸葛風鈴和刀志強,一行人一起離了玉京山,前往大秦皇朝北疆,荒海古界入口所在。

這一次除了解臾之外,夔牛王也被林鋒一起帶上充當坐騎,兩大妖王載著林鋒師徒眾人,一路東行,再次鬧出諾大的聲勢。

「都說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才是王道。」林鋒心中想道:「哥現在為了提高聲望值,已經是不擇手段了啊。」

很快,一行人便來到大秦皇朝北疆重鎮裕州,自這裡再北行千里,有一處地方名為北風海,名為海,實則是個大湖,那裡就是荒海古界的入口所在。

靠近裕州,林鋒心中微動,望向裕州城的方向,雖然對方沒有特意外放自身氣勢,但那恐怖的法力波動,卻是元神大能無疑。

對方也感到了林鋒一行人的存在,有一個人影飛到裕州上空,笑道:「不知是哪家道友到了?」

來者是個元嬰期修為的老者,鬚髮皆白,笑看著乘坐在解臾和夔牛王背上的玄門天宗一行人靠近。

此老年紀雖大,但笑容恣意張揚,整個人的氣勢彷彿一柄出鞘鋼刀,殺氣與血腥氣極重,彷彿要斬殺面前一切生靈。

他腳下踏著的也是一抹黑色的刀光,在空氣中不停扭曲著,彷彿一道黑色的閃電,凶威四溢,戾氣迫人。

林鋒看到這裡,心中卻已經有了數:「傳聞之中,霍家修練的核心道法修羅訣是天下有數,以殺入道的道法之一,殺性戾氣之重,不弱於古域大澤里碰到過的那個神武軍的邪將軍。」

「霍家最頂尖的武道神通修羅滅世刀,和邪的逆天絕劍,一刀一劍,差不多就是神州浩土現存殺性最重的兩門神通了。」

那霍家元嬰老祖的目光在解臾和夔牛王身上停留了一下,看著解臾,笑道:「可是玄門天宗的道友當面?」 七七這些日子總是夢到雲州大陸的事情,甚至夢到那些獸類朋友還有人類朋友最後落難,鮮血淋淋的場面每每都讓她驚醒。

既然放不下,自然要回去。

凌風這個大患不除,她和九叔叔都不安心,更何況那個凌傲。。。是九叔叔的親爹爹啊。

雖然凌傲那個人挺讓人討厭,九叔叔也絕對不會承認這個事實,但是事實就是事實。

七七思緒有些飄飛了,這些事情,她自然不會告訴兩位朋友。

這裡的朋友都有了著落,以後雪國會很安定,她們會幸福,她希望所有的朋友都一樣。

「你們說的也是,又不是生離死別。」

七七輕笑一句,回應一下,順便又來了一句:「我希望啊,下次見面的時候,你們也和各自的心愛之人修成正果,最好啊,也都揣著一個,生出孩子來,讓孩子們一塊玩耍啊。」

七七也調侃,心裡卻是滿滿的祝福。

說到這個,倆姑娘都是臉紅了。

侯紅英已經看淡,她和殿下的事情就隨緣了,這種事情強求不得。

倒是雪靈兒,卻是一個嘆氣。

「赫連毅大哥對我還是愛理不理的,你說我都不介意他有孩子了,不介意做填房,他有什麼看不上我的?」

雪靈兒性子直爽,這種事情也毫不避諱,喜歡就是喜歡了,又不丟人。

「更何況,在北海大陸的時候,我都表白了,也都跟他說明了,我都主動成這樣了,難不成還讓我主動去找他表白啊?」

雪靈兒似乎很是不滿。

七七聽了雪靈兒的抱怨,卻是一個轉身,雙手拉住了她的手。

「靈兒,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七七神秘兮兮的。

雪靈兒一個抬眸,來了興緻:「什麼秘密?」

七七也不賣關子了,繼續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