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曙傲風走後,羽驚空身著薄而透明的白色內衫,光著腳板走到玄冰洞口,透過金色結界注視著盤膝而坐,專心修鍊的小女人。

此時此刻,他好想打斷她,就像那晚她撲在他懷中索愛那樣,狠狠地在她身上索取。

可是,他也看見過她對付黑環的吃力,當時要不是他出手,她根本沒有戰勝的機會。

他護得了一時,卻不能時刻將她拴在身邊,她總要強大起來。

只有她變得強大,他才能帶她回神朝,那個屬於他的王朝。 時間飛逝,不知不覺兩日過去。

經過兩股極寒極熱的靈力痛苦折磨和交替洗滌,宮清影成功將冰焰九重天修鍊至大圓滿,修為更是直逼初階武宗。

體內仍舊熱血沸騰,被晉陞折磨得體無完膚的她,隨著紫金元丹的穩固漸漸恢復如常,疲憊席捲而來,她好想收功休息會兒。

可是,丹田不斷猛漲的靈力,始終在朝著初階武宗衝刺著。

要不然,再堅持一會兒,直接晉陞武宗?

宮清影頂著筋疲力盡,感應四周,一樓宮殿的靈力所剩不多,遠遠不夠她晉陞至武宗級別。

唯一的途徑就是那顆淡金色的獸丹……

她目光堅定看著獸丹,不管成敗於否,她總要試試,免得下次遇險時,還要等羽驚空出手相救。

想到此,她雙手結印,從金色獸丹上汲取絲絲縷縷的靈力。

不料一道金芒乍現,正中她的額心,眼前一黑,她暈了過去。

當她再次睜開雙眼,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

她看到漫天的黑霧與幽深的峽谷,穿過一條蜿蜒的青石台階,她走到一座氣勢磅礴的古墓門口。

陰風陣陣的古墓里,傳來轟隆隆的打鬥聲。

她好奇不已,疾步跑了進去,便看見一個身穿白袍的男子,正手持一把金芒四溢的方天畫戟,與一條長相兇殘的九頭金莽激斗。

看著九頭金莽的模樣,宮清影立刻想起三頭蛇妖黑環。

她迅速跑了過去,伺機而動,看能不能幫到那名男子?

就在白袍男子轉身閃避的一瞬間,宮清影看清楚了他的模樣,那不是她家羽驚空又是誰?

他怎麼會在這裡?

「羽驚空,你怎麼在這裡?」宮清影朗聲詢問。

可他根本聽不見,對她不予理會,專心致志與九頭金莽鬥法。

終於,他不敵九頭金莽,被其蛇身擊中,滾出數十丈遠,傷痕纍纍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羽驚空!」宮清影嚇得面色煞白,閃身跑過去,伸手扶他,卻發現她的手指竟然穿體而過。

她根本無法觸及他的肌膚,這又是怎麼回事?

她為何不能碰他?

「羽驚空,你快起來啊!」宮清影焦急呼喊,但羽驚空被九頭金莽擊暈,沒有絲毫反應。

宮清影急得團團轉,朝九頭金莽打出冰焰九重天,卻沒有絲毫作用,她就好像是個透明人,無法左右當前發生的事情。

她立刻明白過來,此時此刻的她正身處於幻境之中。

眼前所發生的事情,可能是羽驚空想告訴她的秘密,也可能是那顆淡金色獸丹的來源之因。

眼看著九頭金莽張著血盆大口朝羽驚空兇猛襲來,宮清影飛身擋在羽驚空面前,明知沒有作用,她仍然做出最後掙扎。

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就在宮清影所站的地方,一個手持竹扇的白衣少女從天而降,將九頭金莽擋了回去。

宮清影留意到羽驚空睜開了一絲眼帘,他看到白衣少女的纖纖背影,虛弱道:「不要過去!」

白衣少女回眸一笑:「別怕,有我在!」

她的回眸,讓宮清影看清她的容顏,不僅聲音與她一模一樣,就連長相也如出一轍。

原來這就是他們前世初見時的情景。 宮清影看著前世的自己與九頭金莽激斗,以及實體影分身被九頭金莽一口吞掉的血腥畫面。

嘴角揚著淡淡的笑意,但見羽驚空被嚇得瞠目結舌的模樣,又倍覺他是那麼可愛,居然如此不經恐嚇!

鏡像中的戰鬥持續三天三夜,最終羽驚空用匕首從金莽腹部剝出一顆淡金色的獸丹,他想要送給前世的她,卻被她婉言拒絕。

他們在一起談天說地,聊了許多趣事,卻從未聊到彼此身份。

分別後,彼此便再也未見面。

記憶回到紫藤宮,他們恩愛過後,羽驚空自尋短見的鏡像里。

如果這是他們相識的起源,那前世的他們又經歷怎樣的波折,才走到她寧肯放棄深愛的他,也非要嫁給念心魂的地步?

他們的前世,到底經歷了什麼?

宮清影疑惑不解。

此時的她美眸輕合,盤膝坐在空間古城的練功塔一層宮殿里,身處幻境中的神識漸漸與軀殼融合。

她猛然間發現那顆淡金色獸丹,正散發著璀璨的金色光芒。

光芒將她縈繞在內,形成巨大金色光圈,絲絲縷縷的紫金靈力正源源不斷地注入她的額心。

紫金靈力充溢的丹田頓時掀起滔天巨浪,如同驚濤駭浪般朝初階武宗奔涌而去,靈力極速增幅,層層疊疊扶搖直上。

渾身肌膚與骨骼快速煉化成銅牆鐵壁,使得宮清影震撼不已,奇經八脈更是傳來生不如死般的極致痛楚。

突然,一股無法壓制的兇猛靈力直衝識海!

宮清影頓感不妙,急忙雙手結印,同時凝聚出兩條栩栩如生的冰焰蒼龍,她快速將那股暴動靈力,轉移至冰焰蒼龍身上。

漸漸地,隨著時間流逝。

冰焰蒼龍與體內的紫金靈力,以及那股金色靈力,合四為一,被她強行融合成一條長約十丈、渾身泛著淡金色寒氣的冰焰紫龍。

它擺動著敏捷的龍身在宮清影頭頂,盤旋三圈后徐徐地朝她附身而來,猙獰的龍眼充滿溫順與依賴。

宮清影看著它身上晶瑩剔透的紫色龍鱗,心中感慨萬千。

沒想到她竟然能將歹毒奇經中的斷魂蒼龍,融合晉陞成一條極品七階冰焰紫龍,也不知道其真實威力如何?

「啪啪啪……」一陣突兀的掌聲在靜謐的宮殿中驟然響起,冰焰紫龍眉頭微皺看向宮殿門口那道修長的白色身影。

見羽驚空出現,便警惕地擋在宮清影面前,兇狠地瞪著他,彷彿在警告他,不要過來!

羽驚空面帶微笑,掃了一眼冰焰紫龍,信步走來,邊走邊道:「影兒,做的不錯,恭喜你將冰焰九重天修鍊至大圓滿!」

「……」宮清影香汗淋漓,疲憊地看著他,雙手結印調理好體內暴動的靈力后便完美收功。

原來凝聚出冰焰紫龍才是大圓滿,難怪修鍊至九重天時,體內靈力仍舊不斷增幅,她還誤以為靈力是在衝擊初階武宗。

看來,羽驚空給她留了一手!

幸好她夠貪,否則就剛才那樣出去,他未必會答應放過素姨!

「他是我男人,回來吧!」宮清影輕笑著命令。

冰焰紫龍詫異地回眸看了一眼自家主人,又看了看白衫男子,立刻化作紫芒飄入隨身空間。 異地生存路 羽驚空笑意盎然,走到宮清影身邊,溫柔地撒嬌詢問:「既然我是你的男人,那你何時嫁給我?」

宮清影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那你何時放走素姨?」

「先回答我的問題!」羽驚空不滿地握著小女人的玉手。

「我不是說過了嗎?等我準備好,我會騎著小白帶著十萬接親大軍,去衝天閣總部,將你接回家!」

羽驚空搖了搖頭:「十萬接親大軍太過隆重,我還是喜歡一切從簡,畢竟平平淡淡才是真!」

「可我不想太隨便!」宮清影凝視著他,從他的瞳仁里倒影出自己的縮影。

羽驚空深情地看著小女人:「那這件事便交給我來做吧,影兒,我定會給你一個難忘的婚禮!」

「羽驚空,我還小,才十五歲!」

「我也不老,弱冠之年!」

宮清影撇了撇嘴,嫌棄地看著他,都活了幾萬年了,還年輕?

「那要不,你跟我說說,你在那個世界的真實歲數!」以羽驚空對她心智和手段的了解,她決不可能是懵懂少女!

「不告訴你!」宮清影輕輕推開他,站起身看向飄浮在空中的那顆淡金色獸丹。

獸丹沒有任何變化,就好像她從未汲取過上面的金色靈力。

羽驚空起身從她身後抱住,將菱角分明的下頜抵在她肩窩上,委屈道:「影兒,是你主動睡我的,你不能始亂終棄!」

「我又沒說不要你!想成親,就再等等唄!」

宮清影話音未落,羽驚空已經咬住她的耳翼,粗重的鼻息噴在耳根上,溫熱的唇在她香頸用力摩挲。

她渾身一顫,不由自主地縮了縮單薄的肩膀,不料他的大手隨身而至,瞬間點燃她心底那簇失而復得的火苗。

「影兒……」羽驚空呼吸凝重起來,猛地打橫抱起小女人。

眨眼間,兩人出現在紫色紗幔中。

宮清影知道根本無法阻止他,只能在他佔有她前,提醒道:「羽驚空,趕緊放了素姨!」

「此時此景,莫要提及別人!」

「可惡!羽驚空,你不可以耍賴!唔……」

……

夜深人靜,白色燭火不斷跳動。

紫色紗幔里,起伏不定的疊影漸漸平息,直到宮清影完全同意婚事由羽驚空全權操辦時,他才意猶未盡地放開她。

她早已身心俱疲,卻依舊心事重重,他心知肚明卻也不點破。

她香汗淋漓地枕在他懷中,幽幽道:「你能不能放了素姨?」

「以後改口叫我夫君,我便放了她!」

「當著別人也這麼叫?」

「嗯!」

「我叫不出口,要不我叫你親愛的如何?」反正這個世界的人聽不懂,只要他們兩個懂就行了。

「親愛的是什麼意思?」羽驚空眉宇緊蹙,聽起來怪怪的。

「就是夫君的意思!」

「……」羽驚空沉默不語,半晌過後:「在外叫我夫君,在內可以叫我親愛的!」

反正在家裡,只有他們兩個,隨便她叫什麼都行。

「這怎麼好?」

「就這麼定了,我讓人放走素姨,要是不行……」

「行!」

「那先叫我一聲夫君!」羽驚空饒有興緻地看著小女人。

小女人嫌棄地瞪了他一眼:「夫君!」 「態度不行,重來!」羽驚生氣地擰了一下小女人的鼻頭。

「夫君!」

「不行,聲音不夠溫柔,重來!」

「夫君!」

「沒聽見,你剛才說話了嗎?」羽驚空故意裝聾作啞。

連叫數聲,他都不滿意!

宮清影怒火熊熊,起身將他壓在身下,朝著他喉結狠狠咬去。

「嗯……」羽驚空輕哼,入鬢劍眉微微皺起,又快速舒展。

他沙啞道:「影兒,又想要我了嗎?」

宮清影察覺到身下突然硬起的關鍵部位,急忙跳至一旁,不敢再碰他,窘迫道:「胡說,我就是想教訓你而已!」

「有你這種教訓的嗎?」羽驚空輕笑著側身,右手扶著腦袋,左手輕撫著被她咬紅的喉結。

「我高興!」宮清影瞪了他一眼,伸手披上白色裡衣,半躺在他身旁的軟榻上。

羽驚空挪了挪身子,將頭靠在她的小腹上,靜靜地傾聽著,一想到這裡很快就會有動靜,背對著她的俊美面孔幾乎笑如繁花。

宮清影伸手輕撫著他的青絲,突然想到先前看到的幻象:「親愛的,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

「娘子請說!」羽驚空立刻回神,轉身笑望著小女人。

「你和曙傲然究竟是何關係?」宮清影緊盯地看著他的狹眸,害怕錯過絲毫的真實性。

畢竟她最初喜歡他,是因為曙傲然重病纏身的緣故。

羽驚空神色頓時變得肅穆,他伸手環抱住她的纖腰,柔情似水地說起他和曙傲然的關係。

原來在前世的她香消玉殞后,羽驚空曾與念心魂大打出手,兩人大戰數日未分勝負,後來一神秘黑衣人突然現身幫助念心魂。

致使羽驚空身受重傷失去與她相識的所有記憶,他到處尋覓神醫皆無果,最後在一名叫生死輪迴的武聖指引下,來到紫邏大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