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暮邪他們也追了去。

等到他們四個人抵達春坊時,裏面早已鬧成了一團。

大廳裏到處都是被打亂的座椅,隨即一個黑影從裏面飛了出去,重重的在了林寒的面前。

林寒定眼一看,可不是自己的兇獸之一嗎!

連忙掏出了聖皇階品的療傷丹藥給窮吃了進去,隨後又從裏面飛出了一個身影。

正是混沌,這兩隻兇獸的面子丟的太大發了,有些無顏見人。

林寒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他們一眼,又拿出一枚丹藥塞入了混沌的嘴裏。

“兩個聖皇螻蟻也敢在本少年面前放肆!活膩了說句過來!小爺我成全你!”一道囂張的男聲響起,隨後一個低階超聖修爲的少年進入了他們的視線裏。

看到對方,林寒的雙手緊握成拳。

“在下不知,在下的兩隻獸寵如何得罪了你。要下此毒手!”若不是他是煉丹師,窮和混沌極有可能被打的重傷不治身亡。

若不是及時給他們餵了丹藥,怕它們已經支撐不住了。

“原來是你這個小螻蟻的獸寵……我還說呢?是哪個不懂規矩的東西養出了這麼沒用的兩隻畜生!聖皇階品敢出來囂張跋扈。”對方冷哼一聲,言辭間的羞辱讓暮邪忍無可忍,臉色陰鷙的正打算出手,被林寒一把攔住了。

“我是不是東西,你很快會知道了,但是打傷我的獸寵,也是需要理由的。給個理由,爲何要對我的獸寵動手。”林寒不是軟弱可欺的人,但是凡事要講道理。

他若是無故打人,不管如何,他都會出手教訓。若是他獸寵的錯,這錯誤,認了認了。

“主子,錯不在我們,我們進了春坊找了兩個女人來玩,結果這小子忽然衝進來說我們玩了他的女人,還找來了一班聖尊來對付我們……”若是這小子一個人,他們兩個聯手還是能夠對付的,畢竟兇獸的血統不容小覷。

可是偏偏,這小子無恥到找人羣毆他們!

“這是小爺的地盤!小爺要的女人,也是你們隨便能玩的!”對方顯然是不把林寒放在眼裏,冷哼一聲,開口說道。

“從此看來,錯不在我的獸寵,既然如此,道歉吧!你若道歉,我便放了你!如何?”林寒目色清冷的看着對方。

對方看着林寒,一下子笑了出來。

“哈哈!聖尊渣渣也敢對我這麼說話!是不要命了嗎?小的們,聽到了嗎?給我打!狠狠的打!”那低階超聖發出了輕笑聲,直接讓人一起對付林寒。

“找死!”暮邪的眼神兇光乍現,一個瞬步擋在了林寒的面前,“要死,小爺成全你們!”說完,嘴角勾起了一個邪肆的笑容。

“等一下!”眼看着兩方的氣氛一觸即燃,蘇生的聲音響了起來,打斷了他們。

“慕容寒焱!怎麼又是你小子!”當看到對方是誰時,蘇生翻了一個白眼,敢在這艘船鬧事的,除了他蘇家的人,是慕容家的人。

蘇家跟慕容家稱霸了整顆靈王星,是靈王星的兩大家族。 神算凰妃,帝少慢點追 因爲誰也看不慣誰,所以總是水火不容的。 “人多勢衆,咱們打不過的,溜吧!”顧方琦不敢得罪大名鼎鼎的慕容家,連忙湊到林寒的耳邊低語了一句。趁着蘇生跟他們談判的功夫要帶着林寒離開,但是林寒怎麼可能會走,他滿面陰鷙的看着這個被稱爲慕容寒焱的男人,他反正已經被光明星通緝了,再多一個小星球家族又有什麼關係?

了船之後林寒剛纔在酒廊的時候,途去了一趟廁所,廁所裏聽到了有人談起了這片宇宙的局勢。從他們的對話林寒得知,只有六大家族才能是這片宇宙的主宰,六大家族所在的星球纔是最頂尖的存在。其餘的都只能算小門小戶。

至於蘇家跟慕容家能夠在這艘船橫行是因爲這艘船是專門從靈王星到火星的。據說通往六大家族所在星球的船隻他現在所在的這艘大數百萬倍,其規模可想而知了。

綜合述結論,林寒認爲,他絕對不能讓自己的獸寵受了那麼大的委屈!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蘇生,怎麼,這是你們蘇家的狗?”慕容寒焱掃了蘇生一眼,狂妄如他,連蘇生都沒有放在眼裏,對慕容寒焱來說,蘇生不過是不爭氣的家族長老,他爹都都已經是超聖巔峯了,他卻還在超聖高階徘徊。

“慕容小兒住嘴!”蘇生被這狂妄的小子氣的不輕,開口直指對方,厲喝一聲。

“有本事把你們家的蘇家老祖請出來呀!不過是一個低階準神,誰會懼怕?”慕容寒焱冷冷一笑,十足一副紈絝子弟的模樣。

“你!”蘇生已經恨不得殺了這個小畜生了!

然而沒等蘇生出手,一個黑影已經閃至了對方的面前,沒等衆人反應過來。

一團黑色的史萊姆液體將慕容寒焱團團的包住了,慕容寒焱始料未及之下,徹底的被包裹住了。

“唔!”被包裹在黑色史萊姆液體內的慕容寒焱試圖運行靈力,結果發現運行越厲害,靈力被吸收的越厲害。在一種滅頂的窒息感朝着他襲來時,忽然纏着他身的東西直接不翼而飛,再反應過來,林寒發現暮邪摔了出去,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好你個蘇生!敢放你們蘇家的狗咬人!”是慕容寒焱的爹爹慕容榮德來了。

他的修爲在超聖巔峯,蘇生稍稍強了一些。

“明明是你們慕容家先動的手!”蘇生見過不要臉的,但是不要臉成這對父子這樣的實屬罕見。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兩人之間的燃點直接爆了。隨後,便是天昏地暗的一頓打鬥。

一個超聖巔峯加一個超聖高階強者之間的較量是很可怕的,周圍的倒了一大片,直到一道犀利的靈力傳來,一記光芒打在了兩人間,才分開了酣戰的兩人。

慕容榮德更是直接吐了一口鮮血出來,憤怒的看向來源,發現竟然是蘇家老祖時,嚇得臉色都慘白了不少。

“我記得你們慕容老祖已經沒了,怎麼,是誰給你們慕容家資本來嘲笑我蘇家!”一個花甲老人乘風而來,穩穩的落在了他們的面前。

有些渾濁的眼睛透着一絲絲的詭異的紅光,的確看起來深受魔氣的荼毒的樣子。

“這老傢伙怎麼也在?”慕容寒焱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百年前的那場大戰,慕容老祖跟蘇家老祖對打,慕容老祖死在了蘇家老祖手裏,蘇家老祖重傷閉關。本以爲也算是打個平局了,卻沒有想到這老傢伙命這麼硬!竟然還活着!

“廢物!我們蘇家竟然還要被慕容家給欺負!”蘇家老祖的暴脾氣還真不是蓋的,說完給了蘇生一記耳光。

蘇生被打的不敢吱聲,自家爹的脾氣他是清楚的。

“爹,慕容小兒欺負了蘇家的貴賓,還請爹爹做主!”蘇生強忍着氣憤,開口跟蘇家老祖說道。

“貴賓?”蘇家老祖的眼神是何等的犀利,一下子停留在爲了林寒的身。

這小子是煉丹師?

身的煉丹之氣他能夠感覺到。

“這是他給爹爹煉製的化魔丹,還請爹爹服下。”蘇生取出了那顆丹藥,送到了蘇家老祖面前。

蘇家老祖的面容總算好了一些,結果裝有丹藥的盒子一看,果然是低階準神階品的化魔丹。“這是這小子煉製出來的?”若是真的,這小子可是萬無一的才啊!

“是的,是我親眼看着他煉製好的。”蘇生點點頭,回答到。

“的確是準神階品的化魔丹,小子,你很厲害。”蘇家老祖嫌少夸人,這少年看到自己不卑不亢可看出,他的實力非同一般了。

正打算服下,被林寒阻止了。

“先等一下老祖,單一的化魔丹根治不了你的問題,你的體內,還了火毒。”林寒打算了蘇家老祖的進食動作,蘇家老祖的手停在了半空,難以置信的看着林寒。

“好你個慕容老賊!”慕容家的老賊曾經是煉丹師,自己斬殺他廢了不少的力氣。

而且因爲是立下生死狀的,所以煉丹聯盟的人是不會去管的。

“先將丹藥給晚輩,晚輩去加工一下,再給你服用。”林寒的一句加工,聽得蘇家老祖莫名其妙,煉好的丹藥,竟然還能再加工嗎?

真是聞所未聞啊!

“林寒,你爲什麼要幫他?”暮邪不太明白,爲什麼林寒要幫忙。所以用傳心術問了一下。

“因爲他是我徒弟的爺爺。”林寒理所當然的回答,拿起了丹藥,去一趟春坊的一處房間。

在丹藥的外層裹了一層火蜂蜂蜜之後,他才離開房間,去到了外頭,將丹藥放到了蘇家老祖手裏。

蘇家老祖不疑有他的拿過丟進嘴裏,他以爲林寒沒有那個膽子對自己做出什麼事情來。

果然,這改良過的化魔丹進入口的一剎那,蘇家老祖分明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感傳遍了全身,一時間,他靈力暴漲,竟然一次性衝破到了高階準神的範疇。

如今驚天聚變,看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好!好一個妙人!”蘇家老祖大喜,連連誇讚林寒,“小子,你治好了我的隱疾,說吧,有何心願?”蘇家老祖開口問道。

“我的要求很簡單,殺了羞辱我獸寵的人。”林寒將目光投向了慕容寒焱。

慕容寒焱和慕容榮德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沒一個敢相信林寒竟然這麼做。

“小問題!這種人,殺了殺了。”蘇家老祖說完要動手。

“不可殺!爺爺。”蘇凡忽然冒了出來。

一句話說的在場的人臉色都變了變。

“好孫兒,爲什麼殺不得?”對蘇凡的態度,再一次證明了民間的那句老話,“隔代親”。

蘇家老祖對待自家兒子和孫子的態度簡直一個天一個地,也難怪蘇生這個當兒子的要這麼委屈了。

“慕容寒焱是初階煉丹師,是煉丹聯盟的人。”煉丹聯盟的人若是沒有簽下生死狀的話,那是不能隨便殺的,斬殺等於跟煉丹聯盟的人作對。

煉丹聯盟的背後是六大家族,誰敢得罪六大家族?

“哈哈!小子!殺不死我吧!你個弱雞隻會找依靠。”慕容寒焱沒有想到自己這低階煉丹師的名號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他大喜過望,衝着林寒發出了刺耳的笑聲。

林寒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笑,擡眼看着對方,眼底的意味有些風雨欲來的架勢。

“不依靠別人,我也能殺你,敢問慕容公子,可敢跟我簽下生死狀,我們來鬥一鬥?”林寒故意在用激將法來激怒慕容寒焱。

慕容寒焱的面色難看,竟然被一個低階的聖尊給挑釁了!簡直是恥大辱!

不過這小子看起來只是一個弱不禁風的煉丹師,應該沒有之前那個人詭異的身法。

“我有何不敢!老子直接送你下鬼界!”對方面色扭曲的開口,對着林寒不屑的笑了一聲。

“兩位,不如由我做個主,你們兩個移駕去船的靈鬥場去對陣,如何?”一道溫潤的嗓音傳來,個身影翩然而至。林寒認得對方,是在自己船的時候管自己要四顆紫色靈石的準神大能。

“既然船長開口這麼說了,那去靈鬥場。”慕容榮德對自己的兒子還是很有自信的,這聖尊小子找死的話,怨不得他了。

“完了完了!林寒會死啊!他是我的第一個朋友,我不希望他死啊!”顧方琦急了,拽着暮邪說了一句。

聽到顧方琦的話,慕容寒焱的笑容越發的深刻了,彷彿已經預見了林寒的死期。

“對你的朋友有點信心。”自從吸收了連天寶石之後,林寒的實力他還強,這慕容寒焱自己都能隨便對付,更何況是林寒。

暮邪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急不可耐找死的人。

“打了我的女婿和獸寵,老子自然要他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林寒聽到暮邪的話笑了出來,暮邪永遠都是最支持自己的。

慕容寒焱,對付對付他的兩隻聖皇獸寵還行,對付他,可是需要經過掂量才行的。

在船長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靈鬥場。

在船長的主持下,遣散了此時靈鬥場的人,繼而讓蘇家人和慕容家人各自在觀衆席觀戰。

林寒跟慕容寒焱幾乎同時了臺,船長拿出了一份生死契約讓他們兩個簽字。

慕容寒焱急不可耐的提筆簽下了自己的大名,林寒擡筆洋洋灑灑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契約生效,生死自負。”船長宣佈了一句,從靈鬥場離開了。

“對付你,小爺我連聖器都不用出!”慕容寒焱輕蔑的衝着林寒做了一個鄙視的眼神,林寒笑而不語,溫爾雅的擡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受死吧!”慕容寒焱厲喝一聲,開始對林寒發動了攻擊。

只是讓慕容寒焱沒有想到的是這小子狡猾的跟條泥鰍似的,根本連邊都摸不到。幾度出手都被他躲過去了,他撲了空,氣的差點跳腳。

“你小子他媽有種不要躲!跟我痛痛快快的打一架!”慕容寒焱氣急敗壞的開口。

“那好,打一場。”林寒從容的停下了躲避,迎面一掌接住了對方的一拳。

這一拳不僅接住了,更是直接將對方的拳頭彈了回去,隨即,一股肉眼可見的紅色氣體沒入了對方的掌心。

“你小子做了什麼!”慕容寒焱臉色丕變,身子不受控制的發抖起來。

“煉丹師,連火毒都不識嗎?”慕容寒焱現在只是一個初階煉丹師,但是煉丹師會有火毒,他現在體內的火毒還是他能夠承受的,可是伴隨着林寒將他身剛纔煉製準神丹藥的所產生的火毒過度到他的身時,他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了。

一根根血紅色的血筋遍佈了全身,甚至連臉都是。

“小畜生!你對我兒做了什麼!”慕容榮德暴怒,要對林寒出手。

“慕容榮德!你當我死的嗎!”蘇生跟着拍案而起。

“兩位稍安勿躁,這是生死契約,他們自願的,誰死誰活。全在他們。”準神階品的船長一發話,所有人都不敢吭聲了。

慕容榮德強忍着脾氣緩緩的坐回到了位置。

“小子!我若死了,你以爲你能活嗎!一起死吧!”慕容寒焱下了拼死的決心,心念一動,一根九節鞭出現在了他手裏。

林寒仔細一看,竟然也是聖器!

心念一動,他也立馬取出了長槍手柄加以對抗。

當對方一鞭朝着他甩來時,林寒手持長槍手柄直接擋住了對方。

“聖器對聖器,這小子果然是煉丹師,一點都不窮。”蘇家老祖看着林寒,開口感嘆了一句。

“爹,慕容家那小子連聖器都動了,林寒會輸嗎?”蘇生的眼底充滿了擔憂。

蘇家老祖連理會自己這個蠢兒子的心都沒有,直接賞了他一記暴慄,讓他閉嘴。

平白無故被自家爹爹揍了一下,蘇生那叫一個委屈啊。

“一起下鬼界吧!”慕容寒焱使出全身的超聖靈力凝聚於九節鞭,這一擊對林寒這個階品來說應該是無力抵抗的。

【昨天生日過的極其不美滿……我想了一個晚,覺得我今年生日最大的收穫除了你們。在現實生活簡直過的不要太可悲……唉,人不能因爲喜歡一個人,喜歡到連尊嚴都不要了。雞蛋是想明白了。最後推薦雞蛋的新書《被喪屍包養的日子》】 但是林寒激退了數步之後,穩穩的接住了這一擊。

沒人能夠想到林寒竟然能夠接住這一擊,所有人都震驚了。

一個低階聖尊!竟然強悍如斯了嗎?

“你小子,隱藏了修爲吧!”慕容寒焱大吃一驚,收回九節鞭,一臉震驚的看着林寒。

“我給你兩個選擇,一個,對着我的獸寵和我的女婿,磕頭認錯!另一個,去你所說的鬼界!”其實林寒是硬生生的扛下來的,對方這一擊,不可謂不強,畢竟兩人相差整整一個大階,對一般的人來說,一個小階都是差不得的。

腹早已經在接下攻擊時鬱結下了一塊血塊,林寒不動聲色,開口跟對方說了一句。

“做夢!”慕容寒焱沒有想到林寒能夠說出這麼狂妄的話來。 首輔追妻計劃 只差沒有噴他一臉,但是火毒攻心的滋味,時刻在攪亂着他的思緒,慕容寒焱開始變得狂躁。揮舞着九節鞭,每一鞭的力道打下去都是想要林寒的命。

對方如此咄咄相逼,林寒忍無可忍。

擡起手,將墨黑色的丹火逼出,纏繞在了這根黑色的圓棍手柄之。

如此詭異的身法,看的衆人皆驚!

“此人到底是何人!竟然可以肆意利用丹火!”稍微懂一些煉丹之道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到了。

他們知道這丹火可以外調作爲攻擊之用,但是能夠輕鬆肆意的使用丹火來攻擊別人的,別說普天之下了,算整片宇宙都未必能夠找的出第二個。

“死去吧!”林寒手執冒着丹火的圓棍手柄,朝着對方猛地敲打的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