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是!”

燕尾服老者,悄然退下。

汪含嘴角上揚,自負無比。

“哈哈,我想那尉遲夷和南天,估計是忌憚我的威勢,現在,應該是逃走了吧!”

汪含冷笑道。

“住嘴!尉遲夷所長,是聖者,汪含,你真是大膽!”

有一些熱血的軍官,憤怒的吼道。

“聖者不可辱!”

“汪含,你是在挑釁我們整個銀河軍!”

惡魔boss寵妻成癮 嘉魚關附近的軍官們,都是氣憤無比。

炎十傲然一笑:“我黑焚煞谷,超然於世,污衊一兩個聖者,又何妨?”

就在這個時候,尉遲夷的專機,終於是飛來了。

尉遲夷直接是打開了艙門,飛了出去。

“炎十老兒,你休要持槍凌弱,當我銀河軍,真的好欺負嗎?”

尉遲夷怒喝一聲,尉遲夷何等修爲,炎十他們的對話。

尉遲夷是聽得清清楚楚。

一記翻天掌,橫空拍來,氣勢驚人!

炎十狼狽的接下,不由的倒退數百米。

一擊而下,高低立見!

尉遲夷,隱隱佔據上風。

炎十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尉遲夷,你欺人太甚!”

炎十惱羞成怒,大步橫跨,對着尉遲夷發起了狂風暴雨似的攻擊。

“咚咚!”

“砰砰!”

尉遲夷也絲毫不膽怯,迎頭而上,與炎十大戰了起來。

兩大聖者,噼裏啪啦,從天上,打到地下,將周圍的山河都給打得搖搖晃晃。

周圍的人,都是訝然無比。

“太恐怖了!”

“這就是聖者!”

“擡手可崩裂星河,撕裂蒼穹!若非,這裏有特殊的擂臺加固效果,恐怕,我們就被餘波直接給殺死了。”

許多人,都是長大了嘴巴,唏噓道。

轟隆隆!

煙塵瀰漫!

數百招過後。

炎十顯得比較狼狽,頭髮都凌-亂了。

汪含連忙上前。

“師傅!”

汪含叫道。

炎十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有事情。

尉遲夷倒是氣度依然。

孰強孰弱,立刻分曉。

尉遲夷顯然,要比炎十強上一籌。

炎十的氣焰,降低了很多。

“你就是剛纔,那個口出狂言的傢伙?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尉遲夷冷笑,聖者之威,如同大江滔滔。

汪含,嚇得瑟瑟發抖。

當真正的面對聖者的時候,汪含,之前的傲慢,囂張,全部都是消失不見了,簡單的來說,就是慫了!

“尉遲所長……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您是聖者,高高在上,我哪裏敢………”

汪含欲言又止,因爲,炎十正在凌厲的看着自己。

煙雨杏林寒 汪含不敢繼續說了。

炎十腰桿一挺。

“尉遲夷,你比我強上一些,這第十八衛所,有你坐鎮,想必是固若金湯。今日,炎某自然不如。但是,你我都是長輩,何必和小輩斤斤計較!小輩們的事情,還是讓小輩們,自己去解決吧!”

炎十不卑不亢地說道。

尉遲夷眉頭一皺:“讓他們自己解決?呵呵,聖者不可辱!”

尉遲夷說罷就要出手,炎十不顧一切的攔在了汪含的身前。

“尉遲夷,你不要逼我!老夫,混跡這麼久,還是有一些特殊的手段。我不想,我們撕破臉皮。”

“現在,枯山主星,可不太平,還有一個黑暗郡王在呢!”

炎十冷聲道。

尉遲夷,忍住了怒意。

黑暗郡王的實力,很強悍,與尉遲夷不分上下。

而且,尉遲夷隱約的感覺,黑暗郡王還有許多隱藏的手段,沒有使出來。

炎十,再怎麼說,也是人族聖者。

尉遲夷從大局上考慮,實在沒有理由,在這裏與炎十拼命。

有炎十的拼死保護。

汪含的膽子,一下子就大了起來。

“尉遲所長,您是強大無比,可是,您的手下南天呢?”

“他現在在哪裏?”

汪含,咄咄逼人地問道。

汪含一言而出,圍觀者們,一些黑焚煞谷的弟子,也在起鬨着。

“是呀,南天呢?”

“他不會是懼怕我們黑焚煞谷的汪含師兄,直接被嚇跑了吧?”

“南天,他到底在哪裏?”

“請所長,給一個答覆!他到底來不來了呀,不來的話,這場比賽,可就是我們的汪含師兄贏了呀!”

黑焚煞谷的弟子們,在大喊大鬧着。

尉遲夷怒氣滿臉,可是事實情況,卻又逼-得尉遲夷,無法言明。

直接說,南天現在,陷入了“假死狀態“?

以黑焚煞谷衆人的性格,肯定會大呼汪含贏了,然後大肆炫耀,將銀河軍的名氣給搞-臭掉。

這樣直接認輸,顯然是不符合尉遲夷的心願!

尉遲夷不甘心!

汪含雙眼一眯:“尉遲夷所長,我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這畢竟是一場比試,我特意邀請了枯山主星的星球電視臺,進行全球直播。現在,南天不來,真的是耽誤了全球人的時間呀。您倒是給一句話呀!”

“這場比試,到底是誰贏了?”

汪含問道。

尉遲夷咬牙切齒地回覆道,氣勢驚人。

“什麼,贏不贏的!南天,現在,有事情,沒有趕過來。比試都沒有正式開始,談何輸贏!年輕人,你未免是太着急了吧!”

尉遲夷怒喝道。

汪含脖子一縮,懼怕於尉遲夷的氣勢。

“這個,這個!按照,規定,我可以等南天,但是,等到日上三竿的時候,南天若是還沒有出現,我可就是贏了。到那個時候,他再不出現,就屬於臨戰而逃,怯場了!”

汪含一字一句地說道。

炎十也是點了點頭:“尉遲夷所長,我的徒兒,說的應該沒有錯吧?” “我們只等到日上三竿時候,過了時間,就屬於我們贏了!尉遲夷所長,這個沒有問題吧。”

炎十補充道。

尉遲夷攥緊了拳頭,回頭看了一眼,旁邊的圍觀者。

黑焚煞谷那邊,早有準備,花重金請了許多媒體機構。

現在,周圍都是架上了許多攝像機。

軌道上的衛星,也在高速運轉。

現在,這裏的一切,都已經被全球直播當中。

在枯山主星,打開任何一個電視或者網絡頻道上面,都會出現這個畫面。

尉遲夷,已經退無可退了。

“我接受。一切按照規矩來辦。”

尉遲夷一嘆,整個人,好似老了許多。

尉遲夷心中在吶喊着:南天,南天呀!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呀。你一定要振作起來!我銀河軍,需要你!

尉遲夷的專機停在不遠處,一個比較不起眼的地方。

在專機裏頭一個特別的臥室裏頭,南天靜靜地躺着。

現在,南天的狀態十分糟糕。

如果,仔細的觀看,就會發現,南天現在的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黑,在極速地變幻着。

這種表現,非常的不好。

說明,南天的體內,有大量的毒素在積累着。

南天自己,也是陷入了一種奇異的意識世界裏頭。

南天無法感知自己的身體,但是,南天的精神力,卻是擊中到一處,變成了一個虛影。

虛影閃動,虛影就成了另一個南天。

南天漫步在這片神祕的意識世界裏頭。

意識世界裏頭,有大海,有火山,有高山……….

這裏是無窮無盡的,永遠也走不到盡頭。

走着走着,似乎時間都成爲了虛無。

遽然間,南天的眼前,閃現出了一抹,耀眼的光亮。

順着光亮,南天奇異的發現,在自己的周圍,如同電影一般,在緩緩地放着自己的過往。

從南天在古武時代誕生,然後被帶入真武仙宗修行,一路修行,一路逆天的武道之路。

沒有誰是從生來,就是不敗的。

南天心情複雜地,看着,自己的成長之路。

在宗門裏頭,他的天賦,一開始並不突出,能夠始終追上同齡人,他靠的是堅韌不拔地意志力和對武道地執着追求。

每與越級強者對戰,南天的內心,總是有着頑強的不服輸的精神,在絕地求生,在逆境中突破!

從絕望的大山,砍下一塊希望地石頭。

這是南天始終達觀,向上的原因。

南天的人生,從幼年開始,一路逆境成長,戰勝了一個又一個強敵。

流過血,流過淚,經歷過坎坷,也經過非人地磨難,但是,南天始終沒有放棄過。

最終,南天終登古武時代不敗武王!

一路心酸,一路點滴,都只有南天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