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是幽芷然……

幽芷然回過頭,看向自己所飛奔過來的路,心中思緒萬分。她從來沒有達到過這麼快的速度以及靈敏度,自己的身體也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輕盈。而這一切都是那個古怪的女人賜予的……

幽芷然猜不到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她也沒有對自己透露什麼,只是說幽芷家族對她有恩。她對幽芷然保留了太多秘密,而在幽芷然的眼裡,她就是邪神和月神的結合體,善惡無法分明。

幽芷然清晰地記得自己剛剛獲得貓的能力那種喜悅,卻同時又十分害怕自己之後所躺的那一處「水晶棺」。在那「水晶棺」中,幽芷然承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那種非人的痛苦簡直可以抹殺任何堅強的人的意志。然而,幽芷然卻在清醒之中完完整整地承受了那種痛苦,那種彷彿灼熱細小的刀子鑽進人體到處遊動的痛苦。

「水晶棺」並非什麼棺材,而是一種耐熱忄生極強的特殊玻璃。白月改造幽芷然是有計劃的,首先注入了貓的能力基因,讓其不僅獲得了貓的視力,靈敏度和柔軟度,更獲得了貓的再生能力,而且是強化版的再生能力。

俗話說,貓有九條命,倒不是貓真有九條命,而是貓有極強的恢復能力。而貓的能力基因更是擴大化了這種特忄生,獲得了這樣能力的幽芷然才可以進行下一步改造。

第二步改造則是將代號為l-0089的人造生物金屬進行高溫消融,然後注入幽芷然的身體,使其改變她的骨骼強化她的肌肉。這種改造的方法早在幾千年前的超級人類改造計劃中出現過,而這種改造方法的靈感則來自於一部叫做《金剛狼》的科幻電影……而它也是目前白月可以使用的最最完善,幾乎沒有任何後遺症的人體/改造方法。

l-0089生物金屬高溫燃燒后成為液態,注入人體會使其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且被施行這種改造的人都是清醒狀態。因為進行這樣改造的人必須得進行能力基因的改造獲得超級強大的恢復再生能力,這才能在高溫液體金屬進入人體破壞人體組織的同時進行超高速的修復。當初有人提出這種改造太過殘忍,要求對改造對象進行麻醉。但是注入了能力基因的人新陳代謝太快,他們的身體會很快的代謝掉麻醉藥,在短短几秒就會清醒過來,麻醉是沒有用的。而正常人體根本承受不了高溫液態金屬的注入,所以,只有進行過能力基因改造的人才能進行這一步改造,而且是全程清醒的接受改造。

這是一段極其痛苦的回憶,改造過的身體由於極強的恢復能力,使幽芷然連休克昏迷都做不掉,整整半個小時她都在承受這樣非人的疼痛。但是,事後幽芷然所獲得的能力卻讓幽芷然感到了欣喜若狂。可想想改造過程又心有餘悸,所以說,在她的眼裡,那個古怪的人就是邪神和月神的結合體。她如邪神一般捉摸不定,給了幽芷然極大的不安和痛苦,卻又如神秘的月神,給予了幽芷然難以想像的恩賜。

幽芷然將一手伸到眼前,只見指甲慢慢變長,大約長到了三四厘米樣子停了下來。然後慢慢變色,變成了銀白色的金屬。

「咔嚓。」幽芷然輕輕一揮,甚至連原力都沒用,自己手邊一顆樹的樹榦則被撕裂開來。

看著自己的手,幽芷然想起了那個古怪的女人放自己走時所說的最後一段話:「不要去想,也不要去查我是什麼人,我對你沒有惡意。還有,不要動不動就想著死,別以為自殺的人是勇者,死亡只是懦夫逃避現實的一種懦弱表現!你不是想去消滅那個什麼滅組織嗎?現在你已經有了能力了!快去吧,還有,什麼把貓妖和你融為一體的邪-惡儀式根本不存在!」

「好了,不管你是什麼人,但總之謝謝了……」幽芷然回頭看向啟雲山深處,已經獲得了強大力量的幽芷然已經不想再去追究那個古怪的女人的身份,她知道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眼下最重要的是回家,然後重整旗鼓,徹底消滅滅組織!


一道金光閃過,幽芷然消失在了啟雲山……

……

「嘿!小啞巴!別亂動!」幽芷蘭一把扯過剛剛白月拿在手中的衣服。

白月眨了眨眼睛,歪著腦袋好奇地看著幽芷蘭。如果白月沒有看錯的話,那是一套情/趣/內/衣?


幽芷蘭一股腦地將那一套情/趣/內/衣塞進行李箱里,然後對在另一邊幫幽芷蘭整理其他東西的靜說道:「靜兒,你告訴這個小啞巴,讓她不要亂動我的東西好不好?」

靜抬起頭,看了看一臉「無辜」的白月,然後向幽芷蘭一鞠躬道:「白月聽聞您要和啟雲女校的優秀學員去集訓,想過來一起幫您整理,可是,她不懂事,我代表她向您道歉。」雖然靜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但顯然好奇的白月亂動了二小姐的東西,惹得她不高興了。

「好了,好了,我怕了小啞巴你了,我送你去書房看書!」說著,不等白月表示什麼,幽芷蘭則推著白月離開了她的房間。而靜則無奈地搖了搖頭,繼續為幽芷蘭收拾東西。

幽芷蘭推著白月出來房間,走了沒多遠,然後幽芷蘭將白月隨身攜帶的紙筆拿來,迅速地在上面寫道。

「你剛剛看到了什麼?」

白月抬起頭,奇怪地看著幽芷蘭。而幽芷蘭則被白月這奇怪的目光看的心裡毛毛的,於是她又將「你剛剛看到了什麼?」的紙條向白月遞了遞,示意她快點回答。

白月拿過紙筆,寫道:「衣服啊。」

「什麼衣服?」幽芷蘭又寫道。

「黑色的衣服啊。」白月寫完這些一臉天真地看著幽芷蘭。

幽芷蘭看著似乎不怎麼明白的白月,暗想,她出生在農戶人家,想來也不認識什麼奢飾品情/趣/內/衣的。但為了保險起見,幽芷蘭再次寫道:「黑色的什麼衣服?」

白月見幽芷蘭如此窮追不捨,於是臉上露出了「惶恐」之色,接著小心翼翼地寫道:「小蘭,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我是不是把你的衣服弄壞了?」

見白月如此寫道,幽芷蘭在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於是寫道:「沒事,沒事,我送你去看書了,你腿不方便還過來幫我整理,你的心意我心領了。」接著,幽芷蘭便推著白月向書房走去。

「那個黑色的薄紗衣服果然是情/趣/內/衣呢,話說幽芷蘭有那麼悶s/ao嗎?竟然會偷偷地買那種衣服?」白月在內心已經肯定自己剛剛不經意間拿起的衣服是那令男人噴血的黑色薄紗吊/帶內/衣。

其實這種情/趣/內/衣幽芷蘭怎麼可能會有膽子去買呢?這是蘇苗陪她一起買的。就在前幾天,思念情人哆啦a夢的幽芷蘭含蓄並且隱約地向比自己大幾個月的蘇苗問,如何吸引住男子的心。而蘇苗出生在一個極其傳統的家庭,從小又沒接觸過什麼男生,哪裡知道那麼多。不過,女孩子總會幻想,總會嘗鮮。蘇苗曾路過一家酒吧,聽力不錯的她聽到了裡面有一個聲音酥/軟的女人在講故事,嗯,很成/人的故事。於是,處於青/春/期的蘇苗被那個令人遐想的故事吸引住了。她駐足在外面聽了好久,雖然因為忄生知識匱乏,很多東西聽不懂,但是情/趣/內/衣這玩意卻被她記下來了。因為那個聲音酥/軟的女人說過「他見到她身穿一身情/趣/內/衣,立馬把持不住……」

於是,單純的蘇苗就覺得情/趣/內/衣是吸引男人最最有力的武器。其實,這種想法對也不對,總之是有些道理的。可是蘇苗卻不知其中詳細和道理……

直到被情所困的幽芷蘭含蓄地問蘇苗怎樣吸引男子的注意,於是,這幾天被那黃黃/的小故事困擾的蘇苗脫口而出「情/趣/內/衣」。

俗話說,三人成虎,但女人只要兩個就比老虎厲害了。於是,兩個處於花季並且極其好奇的女生,一起蒙著臉,鼓起了勇氣去打聽到了賣情/趣/內/衣的地方,兩人都偷偷地買了一套。

接著,兩人偷偷地找了一家旅館,然後穿起了人生中第一套情/趣/內/衣。接著,兩人都被這種讓人血脈膨脹的衣服弄的面紅耳赤,羞愧不已。好在兩人是好閨蜜,約好這是屬於兩人的秘密。

當然,這些白月肯定不知道,她只是在好奇幽芷蘭竟然會有情/趣/內/衣,那穿給誰看啊?

「蘭兒,你急急忙忙地帶白月去哪裡啊?」幽芷夫人突然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呃……那個……那個……」

見幽芷蘭支支吾吾,幽芷夫人立馬板起臉,道:「你是不是又想欺負白月?」

「沒有……沒有的事!」說著,幽芷蘭立馬擺手否定道。可憐的幽芷蘭之所以這麼緊張完全是因為那一套情/趣/內/衣啊。

「有古怪,好了,沒你的事情了,我找白月有事,你不是要整理行李嗎?」

「哦,對……對!」說著,幽芷蘭掉頭就走,可走了沒兩步,便回頭瞪著白月,那意思是說,「你別亂說!」

而白月則「不解」地看著幽芷蘭。

幽芷夫人見到了幽芷蘭的小動作,立馬嚴厲地喊道:「蘭兒!」

「啊!我去整理行李了!」

… 幽芷蘭一步三回頭的不停地對白月露出了j/ing告的眼神,然後有些不安地走開了。

而幽芷夫人則在幽芷蘭離開后,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嘿嘿嘿嘿,我們家的小白月如此的美麗,放在家裡太可惜了~」幽芷夫人一邊說著一邊捧著白月的小臉蛋讚嘆不已。

白月聽了,心中「咯噔」一下,顯然這個不靠譜的母親在大女兒未歸,二女兒將走之際,家中無人制約她的情況下,開始跳月兌了……

「我要把我們家的小白月打扮的漂漂亮亮地,然後和我一起去參加宴會~」幽芷夫人在那裡自顧地說著,接著開心地將白月推到自己的房間中。

白月是第一次來幽芷夫人的房間,怎麼說呢,這還真不像一個三十多歲女人的房間。雖然色調不是什麼俗套的少女系粉紅色,但是白色與淡黃-色為主色調的房間怎麼看也不應該是幽芷家族家長的房間。太不符合身份了……太少女了……

幽芷夫人將白月推到房間,然後跑到她那大的驚人的衣櫃前開始翻找。

「咦……我記得明明放在這裡的啊……我早就為小白月訂好了的……」

聽著幽芷夫人的話,白月在內心滿頭黑線……

什麼叫「早就為小白月訂好了的?」幽芷夫人是早就有「不軌之心」啊!!但是,白月再怎麼鬱悶她也不能表現在臉上,她只能安安靜靜地做一個聾子,在那用好奇地眼神看著將整個身子都埋進衣櫃,撅著小pp在那裡翻箱倒櫃的幽芷夫人……

「找到啦~」幽芷夫人興奮地一喊,然後拿出一個大大地紙盒。她將紙盒放在chuang上,接著打開,裡面是一套純白色的禮服裙。

「噢!見鬼,那是為我準備的?」雖然沒有攤開,但是白月還是能看的出來,那是一種帶著薄紗、蕾/絲的裙子。

進入了女忄生戰體,白月勉強接受了,因為不使用這具女忄生戰體,自己只有死亡。穿上裙裝,白月也接受,但是只接受樸素的普通長裙,是那種連腳背都蓋起來的那種。這一切都是為了隱蔽,為了生存,為了融入這個世界才這樣做的。但是,要是讓白月穿上這樣華麗的裙裝,本就強忍著每天都穿裙子的白月,會直接暴走的!

可是,現實會讓白月如意嗎?

「小白月,你瞧,這是我特地找人為你訂做的禮服,你看漂亮吧~」幽芷夫人寫了一張字條遞給白月,然後拿起哪一件禮服得瑟道。

白月雖然很無奈幽芷夫人這種孩子氣的行為,但是還是得陪她玩下去。

白月先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然後低頭寫了一張字條,用感激的表情交給了幽芷夫人。


「夫人,您已經對我的照顧的夠多了,這樣貴重的禮物我不能收!」

幽芷夫人看了看字條,突然一笑,接著撕碎了那紙條,然後又寫了一張紙條給白月道:「噢,我們晚上得參加一個宴會,我要幫小白月打扮地漂漂亮亮~」

「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白月在內心吶喊道,幽芷夫人竟然厚著臉皮直接無視掉了白月的話。而且根本不給白月任何錶達意見的機會,幽芷夫人打了一個響指,幾個幽芷夫人的貼身侍女走進了房間,就開始拔白月的衣服。

白月無力地掙扎,她只能無力地掙扎,她雖然很想把這一屋子為非作歹的女人全部打暈,但是,現在不可以啊!

白月很想向幽芷夫人表達些什麼,白月掙扎著去拿紙筆,但是幽芷夫人竟然喪(干)心(的)病(漂)狂(亮)地將白月的紙筆拿走,然後一邊「噢hohoho~」的笑著,一邊將那紙筆扔的老遠。

白月瞪大了眼睛,她雖然早就感覺幽芷夫人有著嚴重的炫耀癖好,比如曾經在啟雲山的山莊避暑時,她就邀請地很多貴婦人到自家山莊,將白月拉出來顯擺。不過那次白月跑的快,沒讓幽芷夫人奸計得逞。但這次家中已經沒有人能制約幽芷夫人了,她放心大膽地開始折騰白月。

白月無力地用手語在那裡做著無聲地掙扎,心中一度在冒出了乾脆暴露身份也不能受如此屈辱的想法。可是,最終還是忍住了。或許是因為白月覺得自己還要在這裡待上不少時間,於其暴露自己,然後逃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適應,並且還要逃避追捕。不如就待在對自己照顧有加的幽芷家。而另一方面,恐怕白月自己也沒察覺出來,自己已經有些留戀幽芷家無憂無慮的生活了。

於是,妥協地白月被一群侍女先是拉到浴室洗白白。雖然戰體有著排污系統,身體十分乾淨,但是洗白白一下總沒什麼壞事。接著,白月從頭到腳都換了一身行頭。最後,白月被幽芷夫人抱到梳妝台前開始白月人生中第一次化妝……

金色的長發披向一側於左胸前,發梢被幽芷家族專用髮型師利用原力加熱空氣燙的微卷。由於白月的五官在人類的審美觀中沒有任何瑕疵,所以臉上只著淡妝,唯獨口紅過於鮮紅,沒辦法,這個世界流行這樣的古典大紅口紅……

而那一身剪裁獨特的修身白色禮服裙更是完美地展現出了白月那根本沒辦法挑剔的身材。裙子上的薄紗以及蕾/絲在關鍵的部位恰到好處地起到了點綴作用,使這件裙子看來起來十分具有立體感。由於量身定做(白月始終不知道幽芷夫人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體數據的。),胸前的蓓蕾存托地格外誘人,而那一抹纖腰更人令人神往。裙擺剛過膝蓋,下面露出的勻稱纖美的小腿格外誘人,這種設計好像極為正統,不張揚,但是白月很快發現,這裙子的側面有那麼一點點開叉,那裡露出了白暫的大白腿~~腿上白色的絲/襪純潔中帶著忄生感,雍容中帶著妖異,由於白月腿型完美,白色的絲/襪就是點睛之筆。而腳上則是白月這一輩子所穿的第一雙高跟鞋……不可否認,這鞋子也挺漂亮。尖尖的鞋頭,略高的鞋跟,這雙露腳背的高跟鞋的材質白月還不清楚,不過白色的它亮晶晶很耀眼。

白月每天都會坐在梳妝台前,然後靜來幫她梳頭,這麼久以來,白月天天見鏡中的自己,對這美的不像話的戰體已經免疫了。可是經過這麼一打扮,白月看著鏡中化了妝,看起來比以往要成熟不少、美麗不少的自己,白月也愣住了。而侍女們以及幽芷夫人更是呆住了。如果硬要說美中不足地話,那就是這個美麗的人兒是坐在椅子上的,如果她能站起來,挺拔地身材可能會更加存托出驚人的美。

「太棒了~小白月,你一定會成為今晚宴會的焦點的!」幽芷夫人終於回過神來,然後尖叫道。可後來她想起來白月聽不見,於是去撿扔到角落的紙筆,在上面寫上了這句話給白月看。

白月現在很無奈,她不想陪著幽芷夫人瘋,但是,她根本無法拒絕……不過白月還是希望為自己能爭取到一點兒東西。

「夫人,我答應您陪您參加宴會,但是您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白月寫下這句話遞給了幽芷夫人。

幽芷夫人看了后寫道:「什麼條件?」

「我想蒙著臉去。」

幽芷夫人見了這張紙條后,眼珠一轉,然後再次厚顏無恥地撕掉了紙條。

可是,白月卻開始利用戰體迅速地控制淚腺,委屈的淚水嘩嘩地流了出來。

「啊!啊!別哭啊!」見白月哭了,幽芷夫人也慌了手腳。除了剛來幽芷家時提及白月死去的「家人」時幽芷夫人見過白月哭過一次,之後再也沒有見過,同時也不想再看到這個如同神的寵兒一般的女孩子哭泣。現在再次見到了這讓人心碎地淚水,幽芷夫人也慌了。

「好了,好了,我准許你蒙著臉去。」幽芷夫人妥協了。

而白月見自己的淚水這麼好用,立馬得寸進尺地寫道:「我不想去宴會。」

幽芷夫人看了這張紙條后,臉一跨,嘴巴一癟,眼中也露出了淚水。

「小白月,你就不能可憐可憐阿姨嗎?你的然姐姐成天在外,蘭兒又不粘我,我其實好孤單的。好不容易你來到了我的家裡,我真希望你能陪陪我……」幽芷夫人寫下這張紙條遞給白月後,捂著臉哭了起來。

好吧,戰體觀察能力多麼強大,白月知道現在幽芷夫人在假哭,即便真的流淚了,但那是擠出的淚水。不過,幽芷夫人說自己很孤獨,那倒是真的。幽芷然基本都在外面執行任務,而幽芷蘭卻執著於啟雲女校學生會會長之位,自己又天天去啟雲女校圖書館。幾乎每一天,幽芷夫人都是獨自在家中度過的,她真的很孤單。

「好吧……我陪您去就是了~」白月寫了個紙條遞了過去。

幽芷夫人見了破涕為笑,然後抱著白月的臉蛋親了一口,緊接著又怪叫道:「哎呀,妝弄花了,得重新化了!」


… 「要注意安全,不要一修鍊就沒完沒了,要休息好,知道嗎?」幽芷夫人滿臉不舍地看著幽芷蘭,還為其理了理衣領。

「知道了,知道了,你回去吧。」幽芷蘭有些不耐煩道,隨後看了看送別的人群,卻沒發現白月。於是道:「白月呢?」

「白月啊……她在書房看書呢,她腿腳不方便,我就沒跟她說了。」

「哦……」幽芷蘭點了點頭,暗想:「看來小啞巴是被我剛剛的行為給嚇到了,她可能真的不知道什麼情/趣/內/衣。」

「我走了!」幽芷蘭說著便跟著輔導老師離開了。而幽芷夫人則不舍地向越走越遠的幽芷蘭揮著手,漸漸的幽芷蘭漸行漸遠,而幽芷夫人臉上的不舍慢慢消失,卻而代之的是興奮~

「太棒了,小白月現在是我的了,可以隨我折騰了~」幽芷夫人興奮地喊道,然後像一個小女孩一樣,一蹦一跳地離開了。

幽芷蘭通過傳送門來到了啟雲山。說來也奇怪,啟雲山似乎已經成為了啟雲帝國的修鍊聖地了,凡是修鍊基本都會來到啟雲山。或許是因為這裡地形複雜,妖獸眾多,可以在這其中得到各方面的訓練吧。

幽芷蘭來的算晚的了,其他人基本都到了,而學生會的成員更是全部到齊了。

幽芷蘭第一次見到了學生會所有的成員,也見到了那個在幽芷蘭眼裡很可能是為了逃避決鬥一直在裝醉的九酒清醒的狀態。九酒清醒的狀態一副淑女風範,一點兒也沒有平時那種以各種各樣古怪睡姿躺在各種各樣的奇怪地方打呼嚕睡覺的酒瘋子模樣。除了九酒,幽芷蘭還見到了傳說中啟雲女校最強的慈語。她現在正抬起一條腿,筆直放在一棵樹上,與站立在地面的那條腿呈直線壓著腿。

慈語似乎注意到了幽芷蘭的視線,她轉過腦袋,看向了幽芷蘭。雖然慈語沒見過幽芷蘭,也不認識她,但是她那與幽芷然長的相像的樣貌卻讓慈語很容易就猜到了她的身份。

「她就是幽芷蘭。」輝禮走到了慈語的身邊,低聲道。

「我和她的姐姐認識,她到是和她姐姐一樣是一個美人呢~」說著,慈語放在樹上的腿用力一蹬,身體受力,一個後空翻落地,然後她走向幽芷蘭。而其他學生會成員則都放下手中的事嗎,跟在了慈語身後,一起向幽芷蘭走去。

忠誠的騎士輝禮,瘋瘋癲癲的言非語,捉摸不透的竹嵐,懵懂蘿/莉豆奈,驕傲的大小姐波墨香,醉生夢死的九酒,沉默寡言的卜蓮,樂天派蘇苗~雖然這八個人忄生格各異,但她們都是桀驁不馴之人,可是在慈語的面前卻選擇了跟隨。

而同時面對啟雲女校最強的九個人,即便堅強的幽芷蘭也感到了壓力和緊張。

慈語一行人來到了幽芷蘭面前,然後慈語就那麼盯著幽芷蘭。而幽芷蘭則強忍著壓力所帶來的不適,倔強地與慈語對視著。

過了片刻,慈語突然微微一笑,向幽芷蘭伸出了手,道:「我已經嚮導師申請了,讓你破例加入我們學生會的特訓!」

壓力隨著慈語的微笑突然消散,而聽到了慈語的話的幽芷蘭則是一愣,她沒想到自己可以參加只有學生會才可以參加的特訓。

幽芷蘭訥訥地伸出了手與慈語的手握在了一起,然後被慈語帶到了一旁,拉著她開始侃大山。是的,侃大山,說的全是一些家長里短,和修鍊毫不搭界的東西。幽芷蘭雖然不願意和慈語說這些,但是,面對慈語邀請她參加學生會的特訓,她其實心裡是很感激。即便慈語在一定程度上算的上幽芷蘭的敵人,是要打倒的人,但這不妨礙幽芷蘭感激她給予自己這一次難得的機會。

幽芷蘭雖然沒有參加過學生會的特訓,但也聽過傳聞。學生會的特訓有著專門地導師負責,不僅僅有著豐富的物質服務,比如有專門的廚師為學生會的成員提供最最符合要求的食物,還有最最好的裝備武器等等。更有帝國的前輩高手過來指點!

這看起來是將學生會的成員與普通的學生區別對待了,但這也不能怪啟雲女校這樣做。因為三年一度的三國學院爭霸賽事關重大,而啟雲女校學生會又是十分重要的一支力量,為了發揮這支強大的力量,對其特意關注一下是理所應當的。

而現在,幽芷蘭還沒有成為學生會的成員卻被邀請在列,這說明她已經被列在了年輕一輩強者的行列當中。幽芷蘭被認同了,她感到了十分的激/動,多年的辛苦被認同了!

「今天沒什麼事,就是熟悉熟悉環境,明天將會迎來艱苦的訓練了,大家好好準備!」一名導師喊道,同時也宣布了長久的特訓即將開始。

……

夜晚,這個世界由於沒有宵禁,所以,這裡的人們的夜/生活倒是十分的豐富的。就比如,今天晚上,帝國某個貴婦人就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宴會。這場宴會幾乎邀請了帝國所有舉足輕重的人。

這座府邸門口停滿了馬車,顯得交通極度不暢。不過由於幽芷家族的地位,加之幽芷夫人又是皇室後裔,所以,幽芷夫人的馬車到沒有停在外面,而是一路暢通無阻地直接行駛到了府邸裡面。

「啊,公主殿下來了!」幽芷家族的馬車剛剛行駛進來就被一個因為宴會還沒開始在院子里賞月的貴婦人給看到了。於是,一群鶯鶯燕燕都跑了過來迎接。

幽芷夫人身穿一身典雅的紫紅色晚禮服,在侍女的攙扶下,走下了馬車。隨後道:「我已嫁入幽芷家,別喊公主殿下了,喊我幽芷夫人吧~我不會怪罪你們不尊皇權的罪喲~」

大伙兒先是驚嘆幽芷夫人這麼多年過去還是依舊美麗,隨後則被幽芷夫人俏皮的話給逗樂,同時也感嘆幽芷夫人如此平易近人。

「好了,好了,別在這兒圍著了,我們請公主……那個,幽芷夫人進去吧~」一個似乎是有些身份的貴婦人帶頭道。

「對,對,對!」其他人符合道。

「等等,還有一位呢!」突然幽芷夫人制止道。

接著,一名侍女先是從馬車中拿出一個摺疊輪椅,然後從馬車中抱出了一個女孩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