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是一塊綠色的石頭,十分的剔透。

「這是?」諾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東西,和魂晶石很像,但是諾知道這不是魂晶石。

「這種東西,可是永恆紀元時代中所流傳下來的東西呢……」

「永恆紀元時代?」諾聽到了一個新名詞。

塔西塔不介意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和男爵大人變得親近一些。

「永恆紀元時代,要比七曜時代更早的一個人類的有文明的紀元,據說那是第一個人類發展到十分強大的時代。」

「那個時代,人類一族已經在神憫大陸上徹底站穩腳跟,同時,對於魔獸,人類也已經不再畏懼。」

聽到塔希提的話語,諾倒是產生了十分嚮往的感覺。

「那麼,那個時代和這個石頭有什麼關係?」諾知道了那個永恆紀元的事情,現在,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這塊石頭上。

「嘿嘿,在那個紀元里,這種石頭,叫做玉!」

「玉!?」諾又聽到了一個新名詞,顯然這是他曾經沒有聽說過的。

「沒錯,這種東西,在即便是在那個世紀,也是非常珍貴的物品,而且呢,都是送給女性的禮物……」

塔希提說到這裡,眼睛已經留意在諾的臉上,很顯然,諾還沒有想到這個玉和女性具體有什麼關係,當然,這需要塔希提的引導才是。

「聽說海辛一族的人和永恆紀元的一些家族有很深的淵源,像這樣的玉,在那時也會是代表某一個家族的存在,說不定海辛一族的人會特別關心這樣的玉……」塔希提感覺自己已經暗示的非常到位了。

但是諾接下來的話差點讓他把剛剛喝下去的咖啡噴出來。

「那既然這樣,塔希提會長,你更應該把這塊玉送給海辛一族吧?!」

諾的話顯然讓塔西塔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好了。

本來他這是他拉攏諾的殺手鐧,沒想到諾男爵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咳咳,那個,那個男爵大人啊,在下認為,這塊玉對於男爵大人來說,是最適合不過了!」

「為什麼?」諾很疑惑塔希提的說法。

「嘿嘿,男爵大人,聽說您和泰蕾莎小姐很熟,如果到時候你把這塊玉送給她的話,我想她對你的好感會大幅度提高的!」

塔西塔只能使出最後的絕招了,現在他有一種顧住一投的感覺。

……

倒是這句話讓諾陷入了沉默。

說起泰蕾莎,諾突然想到,最近的一段時間,泰蕾莎已經好久沒有聯繫自己了,同時泰蕾莎在忙些什麼他也不知道。

而且,諾還發現,泰蕾莎似乎和自己沒有以前那樣什麼話都說了。

諾按了按太陽穴,按照他現在的年齡,對於愛情的事情早已經很清楚,對於泰蕾莎也好,雪莉婭也好,甚至麗莎和蘭,諾的心裡對她們的評價都非常高。

甚至是諾覺得她們都很好,哪一個都是優秀的女孩子。

雪莉婭現在已經成為了女王,諾知道即便是給自己封伯爵,他距離雪莉婭的差距還是非常的大。

蘭在洛特鎮被突襲的時候突然消失,現在生死未卜,而且麗莎和泰蕾莎之間,諾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甚至是,諾產生了一種想法,那就是隨便那一個女孩子對自己示好的話,自己就一定答應她好了……

「這塊玉……」

諾突然很猶豫,但是他希望能夠看到泰蕾莎高興的樣子,同時諾也明白,一旦自己收下了這塊玉,那麼,也就是證明他要給塔希提去找雪莉婭……

「那我就收下了。」最後,諾的話讓塔希提鬆了一口氣。

……

雪莉婭現在住在修蘭特在恆輝城的府邸中,修蘭特的一族早就已經撤離了恆輝城,除了一些看門的下人之外,修蘭特的家族也沒在恆輝城裡留下什麼。

雪莉婭現在比較頭痛對修蘭特的處置,因為修蘭特不是一般人,儘管他殺害了自己的父親。

「海羽風愛卿,你說,應該怎麼處置修蘭特?」雪莉婭還是要向海羽風徵求一些意見。

「修蘭特……女王陛下,臣以為,以為……」海羽風說到這裡有些憂鬱,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些話該不該說。

「以為什麼?」

「臣以為應該將修蘭特流放……」海羽風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也想過,但是流放的話,沒有能夠制約他的人啊,而且修蘭特這個狡猾的傢伙,已經轉移了他的族人。」

「亞蒙將軍不是已經去搜尋他的黨羽了嗎,我相信,會有好結果的!」海羽風說道。

這時候,門衛來報,說諾男爵求見女王陛下。

「諾?」

雪莉婭心中驚訝,諾這時候來找自己做什麼?有事情?

「帶他進來!」雪莉婭說道。

海羽風這時候知趣的向雪莉婭女王告退,他前腳剛走,諾後腳就到。 「女…王陛下。」

諾每次向雪莉婭行禮都覺得彆扭,包括雪莉婭也是,所以兩個人盡量避免著和對方見面。

「諾男爵,所來何事?」雪莉婭覺得自己要保持著威儀的態度和諾說話,真心很累,但是左右兩邊還有許多下人,她已經不能和諾像曾經那樣說話了。

「女王陛下,我…臣發現一個商會,可以幫助女王陛下修整獅吼宮。」諾感覺很憋嘴的將事情說了出來。

「哦?塔希提商會?」雪莉婭從滿是材料的桌案上找到了一章圖表,上面有著恆輝境內的所有的商會的信息。

塔希提,雪莉婭一眼就看到了這個商會。

綜合實力差不多是前五名的樣子,尤其是在菲爾特商會遭到重創之後,塔希提直奔前三,儼然是要成為恆輝第一的架勢。

「竟然會讓諾男爵親自來向本王說明這件事,看來這個塔西提有些本事呢……」

雪莉婭的這句話讓諾感到有些不自在,很顯然,他這是在受賄。

「那麼,諾男爵,說說塔希提給了你什麼好處?」雪莉婭當然很好奇塔希提居然能夠說服諾這個死魚腦袋。

諾很誠懇地將事情的前後說明了一番,當然還有兩萬枚金幣和玉的事情。

雪莉婭心中一驚,沒想到塔希提竟然可以弄到那樣的寶物。

她的手不自覺的伸向胸前的掛墜,她的掛墜就是一塊玉的材料製成的,裡面便是她父親留給他的龍魂石。

「上一次諾男爵成功的聯合了黃色暴風,之前又助本王在海輝城起勢,現在又是諾男爵的出色,恆輝的收復諾男爵功不可沒。」

蜜寵十年,顧少求放過! 雪莉婭在應允這件事前,自然要先說一番諾的功勞,當然,這也是她在為自己找一個可以答應諾的理由。

「有著這些功勞的諾男爵,推薦一個人來負責這件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雪莉婭說的很輕鬆,反而讓諾有些難為情了。

二人簡單的說了一些近期的情況之後,諾便早早告退,因為他的雪莉婭也不能再說些別的什麼了。

將女王陛下允諾的事情告訴給塔希提之後,塔希提又額外送給了諾價值五千金幣的錢票。

諾得到了寶玉,心情也是有些複雜。

他還從來沒有送過雪莉婭什麼禮物呢。

在自己的府邸內,諾看著自己房間中擺放的一塊木雕,那是明秀做的……

諾很想念明秀,他和明秀在一起的那一段不短的時間裡,諾曾經想到就那樣留在一個村鎮里也挺好。

塔希提拿到了獅吼宮的修繕許可,諾也找到了機會與泰蕾莎見面。

泰蕾莎和瓦娜斯負責重新復興恆輝境內的魔法學院,這一次,雪莉婭的意願是將恆輝境內實行之前年代里的政策,那就是建立騎士團院校,專門培養戰士,同時也建立魔法學院,培養法師。

並不將戰士和法師都混到同一個學校內。

對此,無論是戰士們還是法師們,都沒有任何意見。

像亞蒙他們,覺得能夠為培養出更優秀的戰士就好。

而泰蕾莎,則要負責從內務大臣海羽風那裡得到有關於恆輝城內的適齡少年們的信息。

「呦?!這不是男爵大人嗎?」泰蕾莎見到諾,倒是有一些嘲諷的意味。

諾搔了搔頭,想把泰蕾莎叫道一邊說話。

「幹什麼?!有什麼在這裡說不行嗎?」泰蕾莎的語氣顯然是故意裝的,她只是覺得最近心裡有些賭氣。

「那個,還是到一邊說的好。」諾搔了搔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咦?」泰蕾莎知道諾肯定有事情了,於是二人到了一個僻靜無人的地方。

「說吧,什麼事?我i可是非常忙的呢!」

「這個,這個送給你!」諾也不會說別的話,直接從懷裡拿出了那塊玉,送到泰蕾莎手上。

「這,這是……」

泰蕾莎原本沒當回事,但是知道手中拿著這塊玉的時候,她才猛然一驚。

「這是?玉!?」

泰蕾莎顯然認得這樣的東西。

海辛一族旗下的商會中,有一個任務,那就是搜集玉。

這是永恆紀元的東西,距離現在大約有四百年前的歷史。

「這個東西,你是從哪裡弄到的?」雪莉婭驚訝的問著諾。

諾將塔希提的事情告訴了泰蕾莎。

「諾,你,你真是傻啊!」泰蕾莎已經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說白了,就是諾受賄得到的這個玉,同時也讓塔希提得到了獅吼宮的修繕權利。

雪莉婭看著這塊玉,很珍貴,尤其是對於海辛一族來說,搜集玉石也是他們的目標,他們的家族中,和玉石有關的東西非常多,包括一些古老的物品,家族中的長老有說過,有可能玉石也像是魂晶石一樣,是一種力量的媒介。

「諾,謝謝你……」泰蕾莎最後還是選擇了收下,她知道即便是自己拒絕,諾一定會纏著自己要求收下的。

「嗯,泰蕾莎你喜歡就好!」諾的臉上倒是露出了笑容。

泰蕾莎也笑了笑回應諾的微笑。

泰蕾莎笑起來,的確很美,讓諾在這一瞬間感到內心像是接收到了一份溫暖的陽光。

但是,但是就在這一刻,諾突然看到了另一個人的影子。

麗莎?

諾有些茫然,直到此時此刻,他才發現,原來從第一次在龍輝河渡口見到麗莎的時候,麗莎的身影就已經深深地烙印在諾的內心深處。

麗莎啊……

「諾,你怎麼了?」泰蕾莎發現諾竟然在這個時候愣神,難道自己有這麼好的心情。

「嗯……」諾搔了搔頭,「泰蕾莎,我一直拿你當作好朋友……」

聽到諾的這句話,泰蕾莎的臉色一下子陰冷了下來,「停,不許說了,不然你會後悔!」

泰蕾莎也不傻,聽著諾的這番語氣,她就已經猜到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哼,送給我這麼珍貴的東西,你就是來和我說這個的?接受了塔希提的賄賂,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嗎?諾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泰蕾莎驚問道。

「泰蕾莎,其實,其實我直到剛才的時候,才看到,看到我心中一直想著的人……」 對於諾來說,同時對於泰蕾莎來說,兩個人的心裡其實很明白,他們在龍輝學院的交集並不多,但是泰蕾莎卻被諾的行為所吸引,尤其是在亡者峽谷的時候。

甚至於到後來泰蕾莎對諾認輸的時候,兩個人之間就已經有了一種相互吸引。

只是這種吸引,對於諾內心深處的身影來說,還是還是少了一些什麼。

「也許,也許我們真的是非常好的朋友呢!」諾搔了搔頭,「因為我什麼話都會對你說……」

泰蕾莎的眼角上含著淚珠,她知道,她與諾之間的關係已經到此為止了,而且,即便是在有話,兩個人也無法像從前那樣口無遮攔的言語了。

……

天羅歷39年秋,城邦聯盟的先頭部隊抵達亡者峽谷,同時墨班派人通知雪莉婭女王,他們的力量只能擋在北嶺關,亡者峽谷的地帶兵力嚴重不足,希望雪莉婭女王能夠派人支援那那裡。

是日,雪莉婭女王召開緊急軍事會議,亞蒙與伊文包括諾等均出現在會議上。

前日,亞蒙擒住了修蘭特一族,全部押到恆輝城,修蘭特知道消息後知道自己再無希望,瞬間蒼老了十幾歲。

雪莉婭令瓦娜斯剝脫了修蘭特的龍魂之力,火紅色的龍魂石從修蘭特的身體中被吸附而出,修蘭特失去龍魂之力,實力已經大為折扣,在力量上已經對雪莉婭的恆輝城沒有了任何威脅。

同時雪莉婭也下令,將修蘭特流放到極北之地的抗擊魔獸的最前方要塞,而他的親屬則大部分被貶為最低等的領民,流放到恆輝城周邊。

解決了修蘭特黨羽之後,接下來的話題就是城邦聯盟的問題。

「女王陛下,城邦聯盟對我們恆輝素來是大敵,無論是二十年前突襲我們的龍輝省,還是一年前又侵入巴哈姆平原,而且突襲洛特鎮的人,也許和他們也是有關呢!」

「臣請女王陛下發兵十萬,剿滅城邦聯盟!」

「不可!城邦聯盟擁有大陸最強的守城武器,次元炮,我們去了純屬是給他們送功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