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既然這個中年膽子敢這麼說,那麼這肯定就是綰兒的意思。

正在碧海林躊躇不定的時候,碧綰隨著冷寒澈直接飛落下來。

「王爺。」碧海林躬身行禮后,直接一把拉過冷寒澈懷中的碧綰,「怎麼這麼多人,還有為什麼只要十個人。」

「因為我給了豐厚的條件。」

一聽碧綰這話,碧海林頓時全身一陣冰冷,眩暈似地看著碧綰:「到時碧家拿不出來怎麼辦。」

碧綰口中的豐厚條件讓碧海林想都不敢想,要從蘇家、逍遙家那邊搶人,這條件要怎樣的豐厚,不要說十個人,或許一個人碧家都支付不起啊。

「爺爺,你放心我說的出就做的道,我自己就能拿出來。」碧綰安慰著,「如果真的出現意外,那麼我們的王爺會全力支持,你現在要考慮的是怎樣部署,怎樣應付。」

碧海林抬眼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冷寒澈,又抬頭看了看黑壓壓的人群:「那這十個人怎麼選?」

「就選最厲害的,聽話的。」碧綰轉身掃視了一圈,指著中年男子,「可以問下這個人,他或許比我們了解。」

「就是這個人?」

「恩,好了,我去救碧雪,這裡就麻煩爺爺了。」

碧海林一頓,沒想到碧綰會主動提出來救碧雪,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好,選好后我帶去煉場。」

碧綰對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之後轉身走了進去,看到跟在自己後面的冷寒澈:「你去碧心院等我,我去去就來。」

「碧心院?」

「難道你不認識路?」

「不是,我一個大男人去你小院,對你名聲不好。」

「光天化日都知道不好,那半夜三更難道合適?」 王爺,王妃又去打劫啦 甩給冷寒澈一個鄙視的白眼后,碧綰直接去了碧林院。

「三太太,三太太,那個廢物來了。」

「她來幹什麼?」一聽碧綰過來,劉錦馨皺眉沉思著。

「說來給雪兒解毒的。」

「解毒?她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說著劉錦馨起身立刻含笑迎了出去…… 「綰兒,你終於來了,昨天晚上我去找你,可惜你睡了。」看到碧綰走了過來,劉錦馨立馬伸手迎了過去。

而一臉淡笑的碧綰抬手隨意的撫了撫自己的秀髮:「昨天太累了,回來倒頭就睡,剛聽柳絮和小桃說了,這不就趕過來了。」

「那真是太好了。」劉錦馨強壓著心中的怒火,將碧綰帶到了碧雪的房間。

碧雪的房間內,帷幔是素白色的,被套床單是白色的,桌布是白色的,就是裡面的植物開的都是白色的花。

「雪兒真的如同她的名字一樣,喜歡白色啊,屋內的一切裝飾竟然都是白色。」看著屋內到處白色的裝飾,讓碧綰感覺到了靈堂一般,怎麼看覺得怎麼怪。

「雪兒喜歡白色,覺得白色素凈純潔。」

素凈純潔?

碧綰在心裡冷笑一聲,走到床前將蜘蛛蜂尾獸抓了出來:「看看,能不能解?」

蜘蛛蜂尾獸繞了一圈,之後將自己的蜂刺刺入碧雪的眉心,沒多久碧雪就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看到碧雪睜開眼睛,劉錦馨頓時喜極而泣,掩面對碧綰感激著:「綰兒,謝謝你,從小到大三伯母沒有白疼你。」

「三伯母客氣了,就算是別人我也會救,我本善良,只是無用武之地罷了。」

慢慢撐起身子的碧雪,看到房中的碧綰:「母親,怎麼回事?」

「你中毒了,只有綰兒的魔獸能夠醫治。」

看著還在自己面前風舞著的蜘蛛蜂尾獸,碧雪斜眼審視的看了看碧綰:「是不是你下的毒?」

「不是,是那些白色的蟲子。」

「對,是那些白色的蟲子。」劉錦馨解釋著,將碧雪輕輕的攙扶起來,「雪兒,綰兒救了你,你不能恩將仇報。」

在劉錦馨的提醒下,碧雪已經全部回憶起來,起身正要站起來,可是一個重心不穩直接往前倒了下去。

碧綰眼疾手快,一把將碧雪拉住:「小心點,你在床上躺了這麼久,要先適應一下。」

看著眼前判若兩人的碧綰,碧雪一下子驚訝的收回了手:「你怎麼了,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了?」

「我對大家一直都是如此,我是一個善良的人,滴水之恩當湧泉想報,你們從小到大這麼照顧我,我當然要好好善待你們啊。」

碧綰的話讓碧雪和劉錦馨頓時警惕的暗暗對視了一下,不明白這個廢物今天是怎麼了。

「好了,爺爺找我還有事,我先走了,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說著碧綰扯出一個大大的微笑,哼著小曲離開了碧林院。

「那個廢物真的是自己過來將你身上的毒解的?」回到府上的碧清,一聽碧綰親自過來給碧雪解毒,立刻繞了碧雪一圈發現沒有什麼異樣,詫異的自語著,「怎麼可能,應該不會啊?」

「姐,什麼不可能,什麼不會啊?」聽著碧清那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的話,碧雪挽著碧清的手追問道。

碧清將碧雪的手拉開:「母親,那廢物有說什麼嗎?有什麼不同嗎?」

「說什麼知恩圖報,自己本來就是善良的人……」劉錦馨仔細回憶著。

「姐,反正她今天怪怪的,就彷彿變成了以前那個呆傻的廢物一樣。」碧雪突然開心的大笑起來…… 「雪兒,你笑什麼?」

「我在想這個廢物是不是良心發現了,覺得之前那麼對我們不對,所以才這樣。」

「我看你是睡的還不夠。」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祕愛 碧清冷冷的呵斥一聲,隱約覺得碧綰到這裡來肯定有什麼目的。

「清兒,你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剛才我和華芯與她在賽場發生了衝突,她明明知道你對她做的那些事,怎麼可能還會來主動救你。」

見碧清皺眉審視著自己,碧雪心虛的睜大了眼睛:「我對她做什麼?」

「鞭屍。」

一聽這兩個字,碧雪頓時後退一步,一臉驚慌的看向劉錦馨:「她……她怎麼會……知道。」

碧清冷冷的看著碧雪,沒想到自己這個看著清純的妹妹,原來如此心狠,對一個昏迷不醒的屍體也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這點她應該好好學學她的這個妹妹,要得到冷寒澈就需要狠、對敵人狠、對自己狠,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那清兒,你說這個廢物到底想幹什麼?」

「不知道,反正我們一定要小心謹慎,不能讓我們的心思透露出來。」碧清皺眉提醒道,「特別是你,不要以為回了國都又可以為所欲為了,你的那些小聰明根本鬥不過她。」

「雪兒,你姐姐說的沒錯,聽到沒有。」劉錦馨推了推沉思中的碧雪,不放心的提醒道。

碧雪乖巧的點頭應允著,在心裡滿滿的盤算著自己的計劃。

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像姐姐和母親說的那樣做,那麼屬於自己的幸福就沒了,一切都是姐姐挑剩下來的。

什麼實力、什麼天賦、什麼才貌都是廢話,只要能夠迷惑對方,那才是本事。

一個廢物能夠得到修羅王的青睞,自己也可以,就算得不到修羅王那麼做個太子妃也湊合。

哼著小曲的碧綰回到自己小院的時候,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什麼時候自己的小院這麼冷了。

「小姐,你可回來了,修羅王冷著臉在裡面等你呢。」

「死變態。」碧綰咒罵一句,小跑的跑了進去,「我回來了。」

「我還以為你要姐妹情深呢。」

「呵呵,這不是有需要啊,再說我這麼善良的人怎麼會計較那麼多呢。」碧綰拿起一塊糕點塞到嘴裡。

「你對所有人都善良,就對我殘忍。」

「只要你想,我也可以對你善良,你要嗎?」碧綰聳眉說著,將一塊糕點送到冷寒澈嘴裡。

「不要,我就只要你。」說著冷寒澈直接右手一卷,將碧綰掠到了自己的懷裡,「辦的怎樣了,需不需要我幫忙?」

碧綰挪了挪身子,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冷寒澈的懷裡:「都差不多了,現在就差一個人了。」

「那讓神棍過來。」

「神棍……」碧綰思索著,習慣性的用右手拇指在右手中指上畫著圈。

「論實力、頭腦、計謀,神棍是最好人選。」

被愛判處終身孤寂 「我覺得還是顧絕塵比較合適。」

一聽碧綰要選顧絕塵,冷寒澈立刻身體一綳:「他不行。」

躺在冷寒澈懷中的碧綰,感覺到他身體的緊張,頓時嗤笑道:「原來修羅王也不過如此。」 「沒錯,修羅王也不過如此。」冷寒澈眼睛閃著堅毅認真的目光,看著懷中的碧綰,「我只是冷寒澈。」

「沒錯,你只是冷寒澈,而我只是你的廢物而已。」碧綰從冷寒澈懷中撐了起來,「藏家主不讓你參加,肯定是想讓我獨自面對,總在你的羽翼下,我怎麼征服世界。」

「你只要征服我就好了,世界讓我來征服。」冷寒澈語氣豪氣的說著,彷彿征服世界只是一句話的事。

「我喜歡與你攜手天下的感覺。」碧綰知道冷寒澈的好意,一臉冷漠的說著,「好了,我要去爺爺那了,再幾個時辰就到子時了,我要下去準備了。」

「好,我在七彩山外面等著你。」

送走冷寒澈后,碧綰去煉場找了碧海林。

正與中年男子交談的碧海林,看到碧綰過來擺了擺手:「選的十個人都在這裡了。」

「爺爺,哥哥就在家裡休養,讓碧雪參加。」

「讓碧雪參加?」碧海林疑惑的看著碧綰反對道,「本來碧家的實力較其他家族來說,就沒有任何的優勢,如果再少了謙兒,我怕她們會對你不利。」

「爺爺,你知道嗎?那個毒會讓中毒者變小,同時失去實力,雖然哥哥才剛中毒,但是什麼時候會發作沒人知道,我不想讓哥哥冒險。」

「變小,實力消失!」碧海林重複著,沒想到這種毒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我打算讓顧絕塵參加,只是……」突然碧綰猶豫起來,顧絕塵的毒應該不會那麼巧,「他的毒已經有段時間了,所以知道發作的時間。」

「那為什麼讓雪兒參加,雪兒只會添亂。」

「碧雪必須參加。」碧綰認真的說著,「雖然會添亂,但是我有我的原因。」

「好。」碧海林打量著碧綰,最後點頭同意道,「聽你的。」

這一刻,碧海林已經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這次家族戰就由碧綰來做主。

「這是他們的名單,你看看,還要加誰你說。」

將碧海林給的名單從上到下認真的看了一遍,碧綰抬頭看向中年男子:「你是千夜淼,上次在晶石森林的那個男子?」

「是的,碧小姐。」

「怪不得眼熟,一個十八歲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被碧綰這麼一說,頓時羞紅著臉傻笑著。

「他們都是你的人?」碧綰看向眾人,感覺有些眼熟。

「是,在晶石空間我們佩服碧小姐你,現在有這樣的機會,即便沒有報酬,我們也心甘情願。」

「放心,我碧綰雖然是一個廢物,但是說過的就一定做到,只希望大家能夠齊心協力,幫助碧家順利過了這一關。」

「碧小姐放心,我們一定竭盡所能。」中年男子慷慨激昂的說著,「碧小姐的為人我們看在眼裡,之前在晶石森林的時候,是你救了大家,即便你救了大家也沒有要求回報,當大家惡言相向的時候,你只是一笑置之,這樣的胸懷我服。」

看到碧綰僅憑著個人魅力,就收攏了這些人的心,碧海林也在心裡默默的佩服著。

一個打扮妖嬈身材火辣的年輕女子,站到千夜淼的旁邊:「碧小姐,這麼短的時間內,你就有這樣的實力,相信你以後一定前途不限,所以我們願意追隨你。」 「好,現在你們都下去休息,亥時在碧府集合,一起進七彩山。」看著指揮若定的碧綰,碧海林點頭欣慰的看著,「爺爺,哥哥那邊是你去說,還是我去。」

「我去,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

「恩,我要去修羅王府一趟。」

「你放心去吧,謙兒那邊我會好好勸的,相信他也明白你的苦心。」

一紙契約:獨寵呆萌妻 當碧海林來到小院的時候,發現碧謙正盤膝修鍊著,於是耐心的找了個位置安靜的坐下來等著。

「碧謙也不參加?」一聽碧綰打算讓宇文邕參加,頓時皺眉看著碧綰,她能想到的冷寒澈怎麼會想不到。

「恩……」

「那可靠的,有實力的只有李麟一個?」

「恩……」

「就算你有八階魔獸,還有神器環戒,但是這次他們早有預謀,怕你應付不來。」冷寒澈臉色凝重的看著碧綰,那些人對碧綰的態度冷寒澈一清二楚,這麼好的機會他們絕對不會手軟。

「這次新加入的十個人,是之前在晶石森林遇到的,應該可信,他們實力也不低,其中一個是高級控師。」

「不行,讓修影陪你。」

「不行,現在你身上的神秘力量隨時都可能爆發,萬一哪個時候突然爆發怎麼辦。」一想到冷寒澈全身墨黑,被神秘力量控制的模樣,碧綰滿臉擔憂的看著他,「要不我現在留一瓶心頭血給你。」

冷寒澈直接緊握碧綰的雙手:「放心,你的心頭血效果很好,至少可以撐一個月。」

「真的,不準騙我。」

「不騙你,我怕再騙你,你不饒我。「冷寒澈苦笑一聲,「修影,快去把神棍找來。」

「把本小姐惹急了,我直接將他們全部放出來,踏平這七彩山,然後直接去迷離森林隱居。」

「你啊……」冷寒澈一把將碧綰攬入懷中,埋頭深吸著碧綰身上的百草幽香,感受著碧綰身上的溫度,冷寒澈的心才能稍稍平靜了些。

如果沒有碧海林,沒有碧謙,碧綰或許會這麼做。

但是那個碧家有她牽挂的東西,所以她這麼說只是讓冷寒澈安心而已。

「王爺,宇文少爺不在。」

「不在,去神殿了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