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施展出了這一擊之後,魔蝠王的實力已經衰弱到了極點,早已跌落了大惡魔層次,此時即使是一個普通的惡魔在此,都可輕鬆的將魔蝠王擊殺。

這一次,林淵並未遭受在到其他阻礙。

一個瞬間便來到了魔蝠王面前,白骨武器輕易便破開了魔蝠王的頭顱,結束了魔蝠王的性命。

灰暗之森的王者之一隕落於林淵之手。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戰鬥結束,附身魔蝠王的蝠群,還有小半未曾隕落,紛紛展翼離開了魔蝠王的屍身,四散逃亡。

林淵眼看著數百魔蝠逃逸,卻已無力再阻攔。

和魔蝠王的戰鬥中,林淵同樣遭受了重創,戰力已經跌至惡魔之下,無輪是作為底牌的精神秘術星墜一擊,還是天賦能力毀滅之炎,短時間內都施展不了。若非有著白骨武器,任意一個惡魔等級的存在前來,都可輕易戰勝林淵。

靠在水底岩壁旁,林淵稍稍緩了口氣,才來到魔蝠王的屍體旁。

看了看魔蝠王的屍骸,此時的魔蝠王屍骸已經殘缺不堪。身上除了數個巨大無比的創口之外,還有著一大片的區域被林淵的毀滅之炎擊中,即使如此,一個大惡魔級魔物的屍骸也是價值極高,不說其魔物核心,即使是其身上的血肉,都價值數顆惡魔核心。

不過此時的林淵,卻不得不忍痛捨棄魔蝠王的屍身。

魔蝠王上百米大的屍身,還未開闢出核心空間的林淵根本無法帶走。

儲存裝備所蘊含的空間方圓不過數米,其中的空間大半都被林淵所帶的資源物品佔用。

對於此時的林淵來說,真正不能放棄的是剛剛到手的巨大白骨。

在戰鬥中,林淵完全是靠這具白骨之利,才最終斬殺了魔蝠王,其珍貴程度可見一斑。

近二十米長的白骨,根本不能裝入儲物裝備之中。

這時候的林淵,即使攜帶白色巨骨都有些吃力,更別說比白骨更為龐大的魔蝠王屍骸了。

念頭一動,林淵來到了魔蝠王身旁,僅僅只是取了魔蝠王孕育的魔物核心和一截殘爪,飽食了蝠王蘊含濃郁深淵魔能的內臟之後,便迅速離開了斷峰位置。

因為有數百魔蝠逃走,擔心會引來其他強敵,林淵並不敢在原地待上太久。


離開了大澤水底,林淵開始尋找能夠藏身的地方,用來恢復傷勢。

毒瘴大澤,確實適合藏身。

不過十數分鐘,林淵便在大澤之中,找到了一處可以藏身的洞穴。

洞穴之中,林淵盤膝而坐,耷拉著斷翼,周身遍布猙獰創口。在林淵旁邊,橫放著一根森森巨骨。

靜坐之時,林淵意識沉入靈魂之內,靈魂震蕩之中,受創的靈魂虛影開始重新凝實。

時間緩緩流逝,林淵體內血肉之中蘊含的深淵魔能也在不斷消耗,吞噬進體內的大量魔蝠內臟和未曾被消化吸收的魔能果實,也在不斷被消化吸收。

林淵身上,除了胸口和魔翼受創太重,一時難以恢復,其他遍布全身的傷勢,都在快速的恢復著。

數個小時之後,林淵的意識再度回歸,短短數個小時的修鍊,林淵靈魂上的劇痛便已經消失了。接下來,恢復靈魂上的傷勢便不是精神秘術可以做到的了。

靈魂傷勢若要徹底恢復,一則可以靠時間來慢慢恢復,二則可以通過吸收純凈靈魂快速恢復靈魂傷勢。

稍一猶豫,林淵便打消了吸收純凈靈魂恢復靈魂傷勢的念頭,此時的林淵身體重創還未恢復,短時間內不會離開這處藏身洞穴。這時候吸收靈魂,便會造成極大的浪費。

時間一晃便是十數天過去。

有著充裕的深淵魔能恢復身體傷勢,不過十幾天過去,林淵胸口的巨大創口便已恢復如初,一對斷翼也重新聳立背後。

「是時候離開了。」此時的林淵身體和靈魂的傷勢盡皆恢復如,攜帶著巨大白骨,林淵對於空冥晶石越發的渴求起來。

空冥山對於惡魔等級的深淵生靈來說,危險程度還是不小的。

周圍龐大區域之中,大量惡魔和大惡魔級生靈匯聚到空冥山之中,尋找空冥晶石,甚至偶爾會有領主級存在出沒。

一個惡魔級存在,在空冥山之中,遭遇到大惡魔的幾率還是不小的。

原本的林淵雖然在惡魔中,實力不弱,面對大惡魔也只能選擇逃竄。

不過此時,擁有了白骨武器,林淵在不使用毀滅之炎和精神攻擊秘術的情況下,一樣能夠重創大惡魔存在。相比於施展起來限制極大的天賦能力和精神秘術,白骨武器的使用,幾乎沒有任何限制,可以無限施展。

擁有了白骨武器,正面搏殺,普通的大惡魔,根本不是林淵的對手,即使一些巔峰層次的大惡魔,林淵亦可與之匹敵周旋,勝負還不一定。

數天之後,一個背負著巨大白骨的惡魔出現在空冥山附近,這個惡魔正是林淵。

空冥山說是山,卻並不是單獨的高山,而是綿延無盡的群山,在其深處,乃是深淵中的一處險地,赤焰峽谷。

赤焰峽谷之中,遍布烈焰,除了少數誕生其中的火焰生靈之外,能夠進入其中的至少都是惡魔等級的存在。

對於很多強大存在來說,火焰也是能量的一種,自然會有不少強橫生靈盤踞其中。

而空冥山之中,不僅有著大量惡魔級之上的存在遊盪在其中,還有著一個實力強大、種類複雜的魔物勢力盤踞其中。其勢力之中蘊含的魔物種類,多達數百種,囊括了空冥山絕大多數稍有些實力的魔物種類,而且其勢力背後,有著領主級存在為後盾。

這個龐大魔物勢力,憑藉著在空冥山之中採集到的空冥晶石,同其他前往空冥山的強大惡魔級存在交易各類珍貴資源。


……

深淵惡魔的真名,乃是深淵規則所化,有些真名擁有唯一性,而有些則真名則被會被眾多深淵惡魔所共有。

這些真名,在漫長歲月中,被深淵以某種規則的形式滲透進晶壁系內的無窮位面之中,被無數渴望力量的生靈所知曉,同諸神爭奪位面生靈的信仰靈魂。

迪亞波羅,這個來自深淵的至強真名,在遠古時期曾經在無數位面之中,被眾多渴望力量的強大生靈所信仰銘記,並世代傳承著。

惡魔和神靈,從本質上來說,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視萬千位面之中的無窮生靈位食物。區別只是,惡魔不需要信仰,只需要這些生靈的靈魂,而神靈則既需要信仰又需要靈魂,因此神靈獲取靈魂的手段相對上來說要溫和一些,而惡魔則更加的赤裸裸。

當新的迪亞波羅真名覺醒之時,一些偏向於黑暗的生靈在偶爾提起這個早已消失在時光之中的真名時,便會若有所感。

極少的生靈,甚至開始嘗試著祈禱起迪亞波羅的真名來。

當然了,這些生靈們在一般嘗試之後,絕大多數都放棄了,因為根本得不到任何的回應,他們不能從真名祈禱之中,獲取到任何力量。

「迪亞波羅。」在眾神匯聚的至高位面,一位位神祗似有所感。

袍們作為凌駕在眾生之上的神祗,高高在上,自然不會如同其他生靈一樣祈禱真名。

一些古老的神祗,曾經歷過『迪亞波羅』的時代。對於這一有著特殊含義的真名,有著一絲的禁忌。


即使是遠古大戰之後,新生的神祗,沒有經歷過那一時代,也一樣知道迪亞波羅這個真名所代表的意義。在那個時代『迪亞波羅』被尊為深淵的主宰,是深淵中,唯一能和晶壁系中四大主宰匹敵的存在。

遠古時期的最終大戰之中,黑暗大魔神和深淵主宰所統領的無底深淵勢力曾經橫掃無窮位面,使得無底深淵,迅速擴張,衍生了十八層深淵位面。

不過最終眾神聯手,遏制住了深淵的擴張。為了遏制深淵的無窮擴張,命運主宰帶領著眾神和深淵一戰之後,自身陷入了永恆的沉睡之中。

其他三大主宰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而深淵一方,黑暗大魔神和迪亞波羅都被擊殺當場,僅有殘魂攜位格逃走,而後無窮歲月之中,兩大深淵至強者都永恆的消失了。黑暗大魔神真名依舊能被感知,其至今下落不明,而迪亞波羅的真名在隨後不久便徹底消失在眾神的感知之中。

「不知道這位新生的繼承者能不能恢復遠古迪亞波羅的榮耀。」一位蘊含無限光明的存在不經將目光投射向深淵位置。深淵能夠隔絕諸神的壁障卻阻止不了這一偉大存在。

無獨有偶,另一處所在,同樣有一位身上籠罩著毀滅氣息的偉大存在將目光投向深淵,卻終為深淵所阻,與深淵意志靈魂交鋒之下,便不得不收回目光。

自然神系和光明神系,屬於晶壁系內最為強大的幾大主宰神系之一。

在大戰之後,晶壁系內崛起了重新崛起了兩大強橫勢力,光明神系便是其中之一。

在那一場深淵和眾神的大戰中,不僅僅命運主宰被重創,其他的眾多強橫神祗同樣有不少遭受了重創,在四大主宰之中,除了命運主宰之外,自然主宰同樣也遭受了重創。

而那時候,還僅僅只是上位神祗的光明神,突然進階主神,並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崛起,成為了晶壁系中的第五大主宰,光明主宰。

在光明主神剛崛起之初,便開始趁著自然主宰重創,同自然神系眾神爭奪信仰位面。

等到自然主宰蘇醒之時,其所掌控的位面,已經被光明主神入侵了三分之一,並且還在持續吞併之中。

蘇醒的自然主宰自然不會對此視而不見,親自對光明主神出手。

讓諸神震驚的是,晉級主神不久的光明主神,竟然展現出了堪比主宰般的強橫實力,擊退了自然主宰,從此眾神之中又多了一個主宰級存在,光明主宰。

無盡歲月以來,光明神系和自然神系的爭鬥一直延續下來。

直至此時,兩大勢力還在為爭奪信仰而相互廝殺。

… 無盡歲月來,深淵意志也從未放棄過催生能夠承受住迪亞波羅這一至強真名的深淵生靈。不過世間的一切都是公平的,想要覺醒譬如迪亞波羅這樣強大的真名,其冥冥中所要遭遇到的劫數也是不可想象的。

命運是很奇妙的存在,哪怕以深淵意志的強大,也不可揣測命運的痕迹。

除了林淵之外,其他無數被深淵意志選中的對象,都在覺醒真名的途中被不可抵禦的強大存在徹底摧毀,根本不可能活著晉級惡魔層次。

這也是林淵自從離開了深淵魔巢之後,便遭遇了一個又一個極大危機的根源所在。

只要林淵還在承受著這一真名,未來的劫數便不可避免。

任何一個至強存在的崛起,伴隨著的都是無數的生死廝殺,只有無數的生死劫難,才能鑄就無上的強者。

當然了,此時的林淵並未意識到這一切,林淵此時僅僅只是為了得到空冥晶石而奔波著。

踏足了空冥山,林淵收斂起了身上的強大氣息。

不過背負的白骨武器,還是無時無刻的散發著一種特殊的氣息,包括林淵在內的平常魔物,對這種特殊氣息並沒有什麼感覺。

第一次來到空冥山,林淵對這裡的情況了解的也不多,僅僅只是通過薩弗森法師了解到這裡大量惡魔和大惡魔遊盪,並且還有著一個龐大的魔物勢力長期盤踞在空冥山中。

剛到這裡,林淵並未盲目的立刻便開始搜尋空冥晶石,而是準備先行打探到空冥山中的信息。

空冥山中,一隊魔物正埋首奔行。這一隊魔物,實力並不強,只有為首的幾個實力達到了小惡魔等級,其他數十魔物,都還只是劣魔級。魔物之中,種類龐雜,這些不同種族中的魔物能夠匯聚到一起,顯然應該是歸屬於同一勢力。

突然一個近二十米高的魔物從空而降,這個龐然大物正是惡魔林淵。剛一出現,林淵身上屬於惡魔等級的強大氣息,便毫不掩飾的直接朝著一眾低等魔物們衝撞而來。

林淵突兀出現,初時一眾魔物,瞬間躁動。不過片刻之後,魔物們便已重新安靜下來。

「惡魔大人,我們歸屬於偉大的翼魔領主福莫司汀麾下,有什麼需要我們效力的么?」很快,隊伍之中,一個小惡魔率先走了出來,主動朝林淵解釋詢問到。

在空冥山中,生存的那些低等級魔物,顯然有不少都遭遇過其他陌生的惡魔存在,明顯的知曉如何應付那些惡魔級存在。

事實上,對於惡魔級存在們來說,低等級的魔物只要不冒犯到自己,沒有利益衝突之下,並不會隨意殺死它們。

「來到這裡,自然是為了空冥晶石來的。告訴我這裡的情況,能讓我滿意的話,便放過你們。」林淵充滿了威嚴的聲音響起。雖然聽這些魔物們提到領主級存在,不過林淵可不相信自己殺了他們,其勢力中的領主會拿自己怎麼樣。

一般來說,即使是惡魔都不怎麼重視幾個小惡魔等級的魔物,更不要說是高高在上的惡魔領主了,林淵並未被對方隱隱的威脅所影響。

林淵傳達的意思,讓領頭的幾個魔物心中一凜。袍們之所以提到自己所屬勢力之中的領主存在,就是為了使面前的惡魔忌憚,不會隨意對自己一行出手。

「空冥山有很多空冥晶礦密集區域,大人稍微花費些時間還是能夠找到空冥晶石的。這裡不遠的地方便是一處密集區域,我們正要前往那裡,正好可以帶領你前去。除此之外,在我們領麾下強者中,也是有著空冥晶石的儲備……」在林淵所營造的壓力之下,小惡魔詳細的解釋了其他強大魔物們獲取空冥晶石的兩種途徑,並且主動提出了為林淵提供所需的服務。

交流之中,林淵短時間便摸清楚了空冥山的大致情況,包括這附近數處空冥晶礦所在的大致方位。

在獲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後,林淵並未為難這些魔物,一個振翅,瞬間消失在這些魔物的視野之中。

飛行了小半天之後,林淵出現在了一處遍布洞窟的所在。

這裡並非是林淵所遭遇的一群低等魔物們的聚集地,而是另一處更遠一些的空冥晶礦富集之地。

林淵之所以選擇這裡,自然是因為,從小惡魔那得知的信息中,這裡是最容易找到空冥晶石的地方,同樣的,在這裡也有著大量中階魔物存在。

隨意的選擇了一個洞窟,林淵攜著巨大白骨踏入了其中。

開採空冥晶礦,這根白骨明顯能夠派上用場。

當然了,其他魔物也同樣準備了挖掘用的鋒利武器類器具,很少有魔物是爪子挖掘的。

空冥晶石,和普通的岩石不同,意念感應之中,會蘊含一絲類似於空間裝備一般的波動。

不過一路深入洞窟,林淵林淵的精神,也在不斷的掃蕩著周圍的岩壁地面,卻並未有絲毫感言。顯然,長久時間中,這裡早已被大量魔物尋找過,在找到空冥晶礦也並不容易。

隨著林淵不斷的深入,一陣陣的轟鳴聲傳來。

很快,扛著巨骨的林淵便出現在了了一個巨大地底空間之中。

一個惡魔級的巴洛魔,正扛著一柄巨斧壯武器在不斷的劈砍著洞窟周圍的岩壁,碎石被堆積在巨大空間中央。

感應到陌生惡魔的到來,正在挖掘的巴洛魔停了下來。

「惡魔,這是屬於我的地盤,不想承受我怒火的話,就給我離開這裡。」巴洛魔揮舞巨大斧狀武器,威脅到。

這裡面洞窟極多,在其中遭遇到惡魔級存在的幾率並不大,卻被林淵給遇上了。

面對一個惡魔層次的同級存在,易怒的巴洛魔也不願輕啟戰端。

巴洛魔容易暴怒失去理智,以防禦和力量見長,在綜合實力上可媲美同級的惡魔系魔物。

在空冥山,時常便會出現惡魔之上的存在,因為發現了一處富含空冥晶礦的採集地而爆發衝突,大戰中隕落也是常有的事。因此,大多數惡魔級以上的存在,在採集尋找空冥晶石之時,都不會和其他同級存在一起行動。

「運氣不錯。」林淵念頭一動,看向眼前的惡魔,目光殺意盡顯。

這裡環境封閉,又沒有其他強大魔物存在,正是殺戮的好地方。

「交出你採集到的空冥晶石,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就給我去死。」伴隨著殺意顯露的同時,林淵出言威脅到。

聽聞林淵之言,怒不可歇的巴洛魔一橫巨斧,朝著林淵攻擊而去。

「殺。」林淵絲毫不避,托舉著白骨武器,直擊而來。


雙方之間氣息爆發之下,在這片洞窟周圍大量魔物紛紛有所感應。

「轟。」武器碰撞之下,巴洛魔朝後急退而去。

隨著一陣陣咔嚓聲想起,巴洛魔手持的巨斧壯武器應聲而碎。

「怎麼會這樣?」看著一擊便被擊毀的武器,巴洛魔心中驚恐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