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方逸天心中一暖,柔聲說道:「放心吧,我答應你,我不會有事。我還要跟你生下七個八個孩子呢,對了,上次藍爺爺跟我說,他想要抱抱外孫子了。」

「啊……你、你,誰跟你生七個八個孩子了?剛說兩句話就沒個正經。」藍雪臉色一羞,禁不住的捏著粉拳捶打了方逸天一下。

半晌之後,藍雪才羞紅著臉,咬了咬牙,禁不住的問道:「我、我爺爺真的跟你這麼說過?」

方逸天一怔,而後便是哈哈笑了起來,說道:「這個當然,老人嘛,當然想抱抱孫子,不信你問問藍爺爺。雪兒,你看,咱倆是不是該努力努力了?」

「你、你……要努力你自己努力去,誰要跟你努力了?」藍雪一張臉通紅通紅的,嬌艷無比,唯美至極。

我自己努力?方逸天一陣冒冷汗,這事還真是沒聽過一個人自己努力還能把孩子生下來的。

「逸天,有件事我想跟你說。」藍雪輕輕地說著,語氣中帶著絲絲的羞澀之意。

「嗯?什麼事?」方逸天問道。

「前天爺爺給我打電話,問我們倆的情況,我說我們都很好,然後爺爺他、他就要咱倆趕緊去登記。」藍雪嬌羞的輕聲說道。

「登記?也對,登記了你就是我名義上的老婆嘍,嘿嘿,好啊,什麼時候去?」方逸天問道。

藍雪聞言后一顆芳心都要忍不住欣喜的要蹦跳出來了,她展顏一笑,而後說道:「你答應啦?可我們也不能做主,我爺爺說等他來了天海市在一起見證我們的登記。」

「藍爺爺要來天海市?」方逸天心中一驚,想起藍老爺子那股威嚴的神態,禁不住苦笑了聲,說道,「藍老爺要來也行,到時候我們去接他來吧。」

「好啊!」藍雪禁不住高興的笑出聲來,緊緊地抱著方逸天,臉上綻放著絲絲欣喜的笑意。

……

藍湖別墅區,雪湖別墅。

方逸天將藍雪送回到了別墅中,接下來他還有事去找悍妞關琳一趟。

藍雪心知方逸天要出去辦事,心中暗暗牽挂之下便是拉著他的手,說道:「逸天,凡是小心點,記得家裡面我在等著你。」

方逸天微微一笑,輕輕地在藍雪的額頭上輕吻了口,說道:「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會記得!在家裡好好獃著,不要多想,吃好喝好,我不會有事的。」

藍雪點了點頭,目送著方逸天開著雅馬哈呼嘯著飛馳了出去。

方逸天徑直朝著天海市警局飛馳而去,今晚的誘敵計劃中得要需要關琳以著警方的身份出面幫幫忙,關琳應該會賣給他個面子吧。

騎車來到了警局后,方逸天停下車,走了進去。

警局中的警察看到方逸天後都紛紛笑著打招呼,說起來,那天針對九爺的行動中,這些警察事後也得知整個行動都是由方逸天率領著他的一幫兄弟殺了進去,直接的制服了九爺這個地下皇帝。

因此,這些警察看到了方逸天之後臉上莫不是敬重之色。

方逸天也是點頭笑了笑,問道:「對了,你們的關警官在警局裡嗎?」

「在,在,關警官正在辦公室里呢,我給你去通報一聲吧。」一個年輕警察笑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她吧,你們先忙。」方逸天笑了笑,便朝著關琳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咚咚咚……」

方逸天敲了敲門,靜等辦公室裡面關琳的反應。

「誰啊?我不是說了,不要打擾我的嗎?」裡面傳來了關琳的聲音。

「嗨,悍妞,最近想你想得睡不著,特地過來看看你,也不知道方不方便?」方逸天呵呵笑道。

辦公室裡面沉默半晌,而後辦公室的門口猛地哐當一聲,關琳站在了門內,看到方逸天後她的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的欣喜之色,而後一張美麗而又英氣的臉頓時寒了下去,冷冷問道:「你來找我幹什麼?」

「咦?臉色這麼難看,該不會是被哪個負心人傷了心了吧?」方逸天笑著,跨步走進了辦公室裡面。

關琳「砰!」的一聲將門關上,冷冷的看著方逸天,擺明了就是不給方逸天好臉色看。

方逸天怔了怔,細算起來他還真是沒想起最近得罪過這位霸王花,他訕訕笑了笑,說道:「怎麼了?看你臉色這麼難看,有什麼心事說出來聽聽。還是說,你那個來了?」

「你……混蛋,方逸天,我警告你,這裡不是你可以胡鬧的地方,信不信我立即把你給轟出去?」關琳寒著臉,咬牙說道。

方逸天連忙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不跟你開玩笑,我這次來找你還真是有正事。」

關琳聞言后冷哼了聲,心中卻是在憤恨的想著:混蛋,有事了才想起來找我么?平時沒事的時候死哪去了?

「昨晚我一個兄弟在夜朦朧夜總會出事,被一伙人持刀進去砍傷,想必你們警方也接到消息了吧?」方逸天臉色一沉,問道。

「你那個兄弟是叫刀建武吧?昨晚接到報警電話后我們警局已經是有人趕了過去,還詢問了刀建武,已經是立案調查。」關琳淡淡說道。

「有沒有查出些什麼頭緒?有沒有線索?」方逸天連忙問道。

關琳沉吟了聲,說道:「沒有,正在調查中,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夥人肯定是絕非天海市的人。極有可能是從鄰近的沿海城市竄逃進來的犯罪團伙。」

「哦?為什麼這麼肯定?」方逸天禁不住問道。

「自從九爺的勢力網被警方一網打盡之後,整個天海市的黑道都在警方的控制之下。根據昨晚在夜總會目擊者的口供,那些持刀的份子都是說著外省的話,因此警方斷定應該是從外省潛進天海市的勢力團體。至於他們為何會選擇刀建武下手,這個尚不得而知。」關琳緩緩說道。

方逸天目光一冷,隱隱閃動著絲絲凌厲的殺機,他沉聲說道:「我不管這些人究竟是哪裡來的,總之,傷害到了我的兄弟,我就要讓他們不得好死!」

關琳秀美一顰,冷冷問道:「聽你的語氣,你似乎是知道這夥人的行蹤?」

「他們的行蹤我不得而知,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在這件事上絕不會善罷甘休。昨晚他們失手之後肯定是還會有下一步的行動,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去市醫院一趟,用你警方的身份跟醫院的人說明,配給我一套醫生的衣袍,我準備守株待兔。」方逸天沉聲說道。

「什麼?你的意思是那些人今晚有可能潛入醫院中對刀建武下手?」關琳臉色一怔,連忙問道。

「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可能,他們既然是外省來的,肯定是受人指使,這件事上他們只能是爭分奪秒,不然隨著警方的調查他們也就沒有了機會。因此,今晚他們極有可能再次行動。而我喬裝成醫院裡的醫生,就呆在醫院裡,等這夥人的出現。」方逸天說道。

關琳眼中精光閃動,低沉片刻,便是說道:「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嗯?你說什麼?跟我一起?」方逸天詫聲問道。

「怎麼?別以為我會輸給你,你一個人能面對那麼多人嗎?別以為你身手厲害點就狂傲自大了!這次你不讓我去我也去,你管不著!」關琳咬了咬牙,冷冷說道。

方逸天稍稍啞然,笑了笑,說道:「不是,我是擔心你萬一有了什麼閃失我會很難過的。」

「用不著你在這裡假慈悲!」關琳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而後便是將身上穿著的警裝外套脫了下來。

關琳身材之火暴性感是不用說的,這身外套脫下來之後更加的展示出了她那玲瓏別緻的身段,淡綠色的警裝襯衫束縛之下的雪峰先聲奪人,挺拔玉立,峰巒迭起。楊柳般的細腰婀娜多姿,修長的雙腿筆直勻稱,但又給人蘊含著無窮的爆發力的感覺,毫無疑問,這樣的美腿無疑是很誘人的。

方逸天見狀后卻是嚇了一大跳,連忙雙手護胸,疾呼道:「喂,悍妞,你要幹什麼?你可別亂來啊,這裡可是警察局。失身事小,失節事大,你可別隨意玷污了我的名節——不過,你要是硬來我也不好反抗,誰讓你是警察,而我又是個安分守己的良民呢。」

關琳聞言后先是一怔,看著方逸天那副模樣,心中想氣但又氣不起來,禁不住的莞爾一笑,美麗的臉上竟是展示出了一絲難得的溫柔,她隨手將身上的外套一扔,說道:「你不反抗?原本我還想對你霸王硬上弓呢,既然你不反抗我也就沒什麼興趣了。」

「什麼?誰說我不反抗,這事關名節的東西,我能不反抗?」方逸天又跳起來,連忙說道。

關琳禁不住沒好氣的笑了笑,瞪了他一眼,那雙美麗水靈的杏眼中卻是盡顯溫柔之色,她緩緩說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沒個正經!你出去!」

「嗯?出去?外面那麼多人,多不好意思啊,這兒比較安全隱蔽些。」方逸天說道。

「你想哪去了?」關琳禁不住的臉一紅,說道,「我要換衣服,跟你去醫院,難不成我還要穿著一身警服去?醫院外門肯定是有著那多人的斥候盯著,我穿警裝去不就暴露身份了嗎?」

「哦,也是,也是,」方逸天恍然大悟,說道,「不過我在這裡又不會妨礙到你換衣服,憑我目不斜視的本性,自然也不會偷看你。」

「出去!」關琳語氣猛地一寒,吼了聲。

方逸天拍了拍心口,連忙走了出去,心想,悍妞終歸是悍妞啊,難得溫柔一次也沒保持多久就恢複本色了。 「咚咚咚……」

方逸天敲了敲門,靜等辦公室裡面關琳的反應。

「誰啊?我不是說了,不要打擾我的嗎?」裡面傳來了關琳的聲音。

「嗨,悍妞,最近想你想得睡不著,特地過來看看你,也不知道方不方便?」方逸天呵呵笑道。

辦公室裡面沉默半晌,而後辦公室的門口猛地哐當一聲,關琳站在了門內,看到方逸天後她的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的欣喜之色,而後一張美麗而又英氣的臉頓時寒了下去,冷冷問道:「你來找我幹什麼?」

「咦?臉色這麼難看,該不會是被哪個負心人傷了心了吧?」方逸天笑著,跨步走進了辦公室裡面。

關琳「砰!」的一聲將門關上,冷冷的看著方逸天,擺明了就是不給方逸天好臉色看。

方逸天怔了怔,細算起來他還真是沒想起最近得罪過這位霸王花,他訕訕笑了笑,說道:「怎麼了?看你臉色這麼難看,有什麼心事說出來聽聽。還是說,你那個來了?」

「你……混蛋,方逸天,我警告你,這裡不是你可以胡鬧的地方,信不信我立即把你給轟出去?」關琳寒著臉,咬牙說道。

方逸天連忙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不跟你開玩笑,我這次來找你還真是有正事。」

關琳聞言后冷哼了聲,心中卻是在憤恨的想著:混蛋,有事了才想起來找我么?平時沒事的時候死哪去了?

「昨晚我一個兄弟在夜朦朧夜總會出事,被一伙人持刀進去砍傷,想必你們警方也接到消息了吧?」方逸天臉色一沉,問道。

「你那個兄弟是叫刀建武吧?昨晚接到報警電話后我們警局已經是有人趕了過去,還詢問了刀建武,已經是立案調查。」關琳淡淡說道。

「有沒有查出些什麼頭緒?有沒有線索?」方逸天連忙問道。

關琳沉吟了聲,說道:「沒有,正在調查中,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夥人肯定是絕非天海市的人。極有可能是從鄰近的沿海城市竄逃進來的犯罪團伙。」

「哦?為什麼這麼肯定?」方逸天禁不住問道。

「自從九爺的勢力網被警方一網打盡之後,整個天海市的黑道都在警方的控制之下。根據昨晚在夜總會目擊者的口供,那些持刀的份子都是說著外省的話,因此警方斷定應該是從外省潛進天海市的勢力團體。至於他們為何會選擇刀建武下手,這個尚不得而知。」關琳緩緩說道。

方逸天目光一冷,隱隱閃動著絲絲凌厲的殺機,他沉聲說道:「我不管這些人究竟是哪裡來的,總之,傷害到了我的兄弟,我就要讓他們不得好死!」

關琳秀美一顰,冷冷問道:「聽你的語氣,你似乎是知道這夥人的行蹤?」

「他們的行蹤我不得而知,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在這件事上絕不會善罷甘休。昨晚他們失手之後肯定是還會有下一步的行動,所以我希望你能跟我去市醫院一趟,用你警方的身份跟醫院的人說明,配給我一套醫生的衣袍,我準備守株待兔。」方逸天沉聲說道。

「什麼?你的意思是那些人今晚有可能潛入醫院中對刀建武下手?」關琳臉色一怔,連忙問道。

「至少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可能,他們既然是外省來的,肯定是受人指使,這件事上他們只能是爭分奪秒,不然隨著警方的調查他們也就沒有了機會。因此,今晚他們極有可能再次行動。而我喬裝成醫院裡的醫生,就呆在醫院裡,等這夥人的出現。」方逸天說道。

關琳眼中精光閃動,低沉片刻,便是說道:「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嗯?你說什麼?跟我一起?」方逸天詫聲問道。

「怎麼?別以為我會輸給你,你一個人能面對那麼多人嗎?別以為你身手厲害點就狂傲自大了!這次你不讓我去我也去,你管不著!」關琳咬了咬牙,冷冷說道。

方逸天稍稍啞然,笑了笑,說道:「不是,我是擔心你萬一有了什麼閃失我會很難過的。」

「用不著你在這裡假慈悲!」關琳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而後便是將身上穿著的警裝外套脫了下來。

關琳身材之火暴性感是不用說的,這身外套脫下來之後更加的展示出了她那玲瓏別緻的身段,淡綠色的警裝襯衫束縛之下的雪峰先聲奪人,挺拔玉立,峰巒迭起。楊柳般的細腰婀娜多姿,修長的雙腿筆直勻稱,但又給人蘊含著無窮的爆發力的感覺,毫無疑問,這樣的美腿無疑是很誘人的。

方逸天見狀后卻是嚇了一大跳,連忙雙手護胸,疾呼道:「喂,悍妞,你要幹什麼?你可別亂來啊,這裡可是警察局。失身事小,失節事大,你可別隨意玷污了我的名節——不過,你要是硬來我也不好反抗,誰讓你是警察,而我又是個安分守己的良民呢。」

關琳聞言后先是一怔,看著方逸天那副模樣,心中想氣但又氣不起來,禁不住的莞爾一笑,美麗的臉上竟是展示出了一絲難得的溫柔,她隨手將身上的外套一扔,說道:「你不反抗?原本我還想對你霸王硬上弓呢,既然你不反抗我也就沒什麼興趣了。」

「什麼?誰說我不反抗,這事關名節的東西,我能不反抗?」方逸天又跳起來,連忙說道。

關琳禁不住沒好氣的笑了笑,瞪了他一眼,那雙美麗水靈的杏眼中卻是盡顯溫柔之色,她緩緩說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沒個正經!你出去!」

「嗯?出去?外面那麼多人,多不好意思啊,這兒比較安全隱蔽些。」方逸天說道。

「你想哪去了?」關琳禁不住的臉一紅,說道,「我要換衣服,跟你去醫院,難不成我還要穿著一身警服去?醫院外門肯定是有著那多人的斥候盯著,我穿警裝去不就暴露身份了嗎?」

「哦,也是,也是,」方逸天恍然大悟,說道,「不過我在這裡又不會妨礙到你換衣服,憑我目不斜視的本性,自然也不會偷看你。」

「出去!」關琳語氣猛地一寒,吼了聲。

方逸天拍了拍心口,連忙走了出去,心想,悍妞終歸是悍妞啊,難得溫柔一次也沒保持多久就恢複本色了。 小刀的病房內。

方逸天穿著白大褂與一身護士裝打扮的關琳走了進去,小刀的病床前有著人在守著,想必是吳華安排過來的。

起初小刀還以為是醫生過來查看病情,待到方逸天走進之後他才詫異得瞪大了經驗,禁不住的問道:「咦,大哥,你、你怎麼穿上這身白大褂了?」

「噓,現在你應該叫我方醫生,這位是關護士,我的跟班。」方逸天大咧咧的說道。

「方逸天,你給我說話注意點,誰是你的跟班了?」關琳臉色一寒,壓低著聲音怒聲說道。

小刀聞言后怔了怔,而後便是禁不住的笑了起來,他想了想便知道方逸天與關大警官此刻喬裝成醫院裡的醫生的意圖了。

這時,病房的門口打開了,走進來了一個中年醫生,身邊還跟著一個身材之性感竟是不在關琳之下的年輕護士,杏眼桃臉,細腰豐臀,白嫩的俏臉像是一顆熟透的水蜜.桃,無時不在誘惑著任何一個男人都禁不住想要伸手去捏一捏,看看是不是能夠捏出水來。

護士裝下的性感嬌軀在走動中搖曳生姿,婀娜妙曼,端是水嫩之極。

蘇小舞?方逸天一怔,沒想到今天第二次又遇見了這個年輕貌美的護士小姐。

「關警官,方警官,你們好,你們的事情院長已經跟我說了,有什麼需求你們可以隨時找我,這位是蘇護士,通過她可以找到我。」那個中年醫生進來后對著關琳低聲說道。

顯然,他也把隨同關琳一起的方逸天當成是警察了。

「好的,王主任,你先去忙吧,有事情我們會找你。」關琳淡淡說道。

一旁的蘇小舞怔了怔,一雙美眸在方逸天的身上轉了轉,看著方逸天那嬉皮笑臉的模樣,她還真是想不到這傢伙居然是個警察!

王主任客套了幾句便走了出去,蘇小舞卻是還留在病房中,給小刀換上了一瓶新的點滴。

「方逸天,要不我跟警局打個電話,增援幾個人過來,如何?」關琳對著方逸天說道。

「這個……可以是可以,不過你的人手最好不要出現在醫院裡,埋伏在外面吧,一旦有了情況他們再衝進來亦可。」方逸天淡淡說道。

關琳想了想,便應聲說道:「那行吧,我先出去安排。」

「記住,隱蔽一點,不要泄露了任何的行蹤。」方逸天囑咐了聲。

關琳點了點頭,便走了出去。

而後方逸天將守在小刀病床前的吳華安排過來的兩個年輕人打發走了。

看著蘇小舞忙著給小刀換點滴,檢查小刀的康復情況等,方逸天在旁看著,笑了笑,開口問道:「蘇護士是吧?不知道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實不相瞞,我這個人打小就是個熱心腸,秉著做好事不留名的信念經常扶著老奶奶過馬路等等。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別客氣,我一定會竭盡全力。」

蘇小舞水靈漂亮的眼眸掃了他一眼,淡淡說道:「不必了,不敢煩勞你這位大警官。」

「嘖嘖,看吧,你一開口就說錯話,沒看到我現在身穿一身白大褂?你應該叫聲方醫生才是,要不然,出現了任何的破綻紕漏,可是要唯你是問的。」方逸天臉色一肅,說道。

蘇小舞臉色怔了怔,此前她也得到王主任的命令,要配合同從這兩位警官的命令,想了想,她便是改口說道:「方醫生,剛才我不知道,希望你不要介意。」

「介意,我怎麼能不介意呢?這麼嚴重的問題,你們王主任是怎麼跟你說的?幸好這裡暫時沒有其他外人,要不然豈不是穿幫了?」方逸天一本正經的說道。

躺在病床上的小刀頓時啞然,難不成自己的大哥要調戲人家小姑娘?幾個小時之前,他還告誡自己不許調戲人家來著,怎麼反過來他自己卻是監守自盜了?

「你、你也不要太無理了,剛才我只是……」小護士微微囁嚅著,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迎著方逸天那深邃而又犀利的目光,她竟是恍惚感到了一絲莫名的壓力。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就改,善莫大焉。這樣吧,蘇護士,我也不追究你什麼了。今天我心情有點低落,唯一解決的辦法就是需要一個美女的微笑,所以蘇護士你就笑一個讓我看看吧,權當是將功補過好了。」方逸天輕嘆了聲,說道。

「什麼?你、你心情低落跟我笑有什麼關係?」蘇小舞睜大了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詫聲問道。

「咳咳,蘇護士,或許你有所不知,方醫生所言的確是大實話,他最愛看的就是美女的微笑了。」小刀連忙補充說道。

「誰說我愛看美女的微笑了?我只是愛看蘇護士的微笑,你知道白衣天使最動人的是什麼嗎?微笑!白衣天使那燦爛的微笑給千千萬萬個病人帶去了溫暖,帶去了希望,就像是蘇護士這樣的——咦,蘇護士,你笑起來還真是挺漂亮的嘛,我喜歡!」方逸天剛要扳起的臉頓時便又變得懶散調侃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