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方管事笑呵呵的說了一句,態度倒是不卑不亢。

「幾品?」

孔老三頗為詫異的問了一句,旋即再次開口道,「道友不妨仔細介紹一下。」

「老夫考慮不周,兩位勿怪。想必兩位也清楚,我們三聖宗所在的三聖山乃是整個三聖島地底靈脈的中心所在,越是接近山頂,靈氣的濃度也就越高,修鍊起來自然也

就事半功倍,我們對外租賃的洞府共分五個品級,從一品至五品。

一品洞府一年八十萬靈石,雖說貴些,不過對那些即將突破瓶頸的修者而言,不亞於真正的洞天福地,一品洞府我們三聖宗僅僅只有五座,已經被各大門派的一些修者佔據;二品洞府一年需要五十萬靈石,雖說靈氣濃郁程度比不上一品洞府,不過比之一般的靈地,還是要強上許多,二品洞府如今還有十三座;三品洞府一年需要三十五萬靈石,四品洞府一年二十萬;五品洞府一年只要十萬靈石。當然,即便我們三聖宗最低等的五品洞府,對一些修者來說,依舊是可遇不可求的福地。

如果道友想要煉器的話,我們三聖山底部,還有三座地火靈焱洞府,這三座洞府可是地脈玄之力與靈脈少陽之力經過數百萬年的融合錘鍊,幻化出的地玄靈焱分離出來的本源火種,即便那些元嬰前輩想要煉製法寶,完全能夠滿足。道友現在是否明白了?」

方管事倒是沒有脾氣,仔細介紹一番后,品著茶水,靜靜地等著孔老三的回復。

……

洞府中,濃郁之極的靈氣如凝脂,幾乎遮擋視線,一呼一吸間,好似躺在棉花中的感覺,給人一種**上的極致放鬆,這種感覺,讓孔老三沉醉不已。

「不愧是花了三十五萬靈石的洞府,果然不凡,三品洞府便是這般景象,不知道那二品甚至一品洞府又是如何模樣?!」

孔老三感受著四周濃郁之極的天地靈力,心頭暗暗嘆了一聲。

眼前洞府並不如何豪華,空間也並不算大,四周石壁打磨的非常光滑,或許是常年靈力滋養的緣故,即便這些普通的山石也透出潔白如玉的通透,這般模樣,恐怕再過個數百年,這些普通的山石也會化作靈石一般。

整個洞府空間除了一張石、一張石桌、一方石凳外,再無他物,簡樸之極。不過孔老三此刻並沒有在意這些,四下打量一番后,揮手間,幾十道靈芒包裹著陣旗陣盤從儲物袋中飛出,落在洞府四周。

儘管三聖宗租賃這些洞府之初,便已經在四周布下了隔絕法陣,不過以孔老三的謹慎子,自然不會完全相信這種說辭。

隨著手指輕點,這些陣旗陣盤便落在四周,與此同時,原本飄飄散散完全沒有任何軌跡的靈力霧氣好似瞬間受到某種牽引般,朝著洞府中心處匯聚而來,或許是靈力霧氣太過濃郁的緣故,洞府中心處,隱約凝聚成一道靈力漩渦,隨著孔老三深吸一口氣,這些濃郁無比的靈力以一種近乎瘋狂的方式向著體內灌注而來。「呼……」

孔老三靜靜地盤膝而坐,隨著心念一動,體內靈力以一種固定的軌跡瘋狂運轉開來,有著四周空間中濃郁無比的靈力滋潤,這些日子以來體內已經接近乾涸的靈力正以一種緩慢穩定的速度逐漸豐盈起來,甚至體內那些明裡暗裡的傷勢,也在這些靈力的浸泡下開始緩緩恢復。

三品洞府,落在三聖山的半山腰處,除了偶爾一些經過的三聖宗內門弟子外,便只剩下那些偶爾傳來的蟲鳴鳥叫。

整座三聖山顯得寧靜清幽,與山下那種人來人往的喧囂仿……

《塵爐》第二百三十三章:本尊三分兩天後,盤坐中的本體忽然臉上一白,張口間,一蓬鮮血噴出,整個人頓時極度萎靡起來,而對面的「文昊」則氣息涌動,道道靈力氤氳盤桓,看起來氣勢驚人。

或許是剛剛靈力渡入的緣故,體內靈力肆虐,根本不受掌控,對於這點,掌控這具身體的分魂能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不過卻對此沒有過多擔心,只需一段時間的熟悉,這具身體便能輕易將這些靈力完全掌控。

這位「文昊」的天賦要比孔老三強上不少,神魂分裂后,相當於一魂三體,若是這具……

《塵爐》第二百三十四章:孔氏雜貨鋪目前「孔氏雜貨鋪」所出售的靈符都是黃階下品為主,偶爾也會出現一兩張黃階中品,只是概率不高罷了,至於上品、極品靈符,孔飛從未嘗試過。

黃階上品靈符倒還罷了,只要手法熟練,加上幾分老天眷顧,在撞大運的情況下,也能煉製出來;不過黃階極品靈符,卻非普通的靈符那般簡單,理論上來說,極品靈符除了所需對應品階的妖獸、靈獸皮毛血液外,還需要生靈的神魂,以特殊的手段將生靈神魂從體內抽出,經過秘法炮製后,打入靈符內,根……

《塵爐》第二百三十五章:修鍊無歲月西雲國在三聖島大大小小數十個國家中只能算是一個不起眼的世俗小國,人口將將過千萬,不過地理環境卻是相當優渥。

西雲國三面環山,只有一條雲柳江貫通境內,也因此,自從兩百年前西雲國在此立國后,整個西雲國內外一派歌舞昇平,從未遭受過異國侵略,或許是安逸久了,一些國內的豪商大賈逐漸不滿足現狀,攜帶著大量的貨物開始和臨近的北里、魚蘭等國做起了生意,也因此,催生了許多經商百世的世家大族出來。

這些世家大族世代經商,……

《塵爐》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儒風此刻孔飛的狀態頗為奇異,周身上下好似被漆黑的墨汁胡亂塗抹了般,閃過無數古怪異常的黑色冥文,這些冥文飄飄蕩蕩,一閃即逝,整個身體被這些符文掩埋。

這個過程持續了將近一夜,寅時末,盤膝閉目中的魔軀緩緩睜開雙眸,兩道黑芒從瞳孔中一閃而逝,同時,一股飽滿圓潤的氣息從周身散逸而出,二十年的積累,原本算是半成品的魔丹此刻已經圓潤無暇,除了實力不能再提升外,倒是與普通的金丹老祖相差無幾。

待到天地間第一縷晨曦剛剛透……

《塵爐》第二百三十七章:消息臨近傍晚,三道流光先後飛出了「孔氏雜貨鋪」,朝著遠處三聖山的方向疾馳而去。

最終孔飛還是沒收那位陳英武為徒,不過離去前,將店內剩餘的那些符籙傀儡都贈與了對方,也算是結下了一段善緣。

閉關二十年,兩次「散功」,如今孔老三已經第三次達到了築基中期的境界,感受到體內凝實之極的靈力渦旋,孔老三並不打算再耗費時間晉級到築基後期了。

對於「三元金丹」這門秘術,二十年時間,孔老三已經研究的極為透徹,說白了,便是以靈力……

《塵爐》第二百三十八章:真正的妖族三聖島與大荒島之間,相隔極遠,以商隊如今的行駛速度,即便中途有著一些傳送法陣相助,一來一回最起碼也要十年時間,之所以會隨著商隊一起,孔老三自然有著自己的打算,只要到了那霧炎谷,三人便會脫離商隊,待到誘捕斬殺一頭七階辟火妖猿后,便可以著手準備結丹了。

西嶺妖洲廣袤無比,即便如今東南地階已知的最大人族聚集地——三聖島,也僅僅只能稱之為「島」罷了。離那真正的人族仙朝,差了十萬八千里,只是傳聞中,五大仙朝位……

《塵爐》第二百三十九章:破法妖瞳「璃兒!」

還不待江璃兒反應過來,隨著一道焦急之極的呼聲在耳邊響起,緊接著,江璃兒便感到腦袋一陣暈眩,整個身子似乎被重重鎚了一下,直接向著後方拋飛了去,同時,隨著一聲慘呼響起,江璃兒口中的程師兄已經身首異處。

「哼!」

見到江璃兒僥倖逃過一劫,原本面色凶厲的中年人冷冷一哼,同時,刀芒捲起,再次向著江璃兒的方向斬殺而來。

親眼目睹程師兄身死道消,面色慘白的江璃兒似乎瞬間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目光直愣愣的盯著不遠……

《塵爐》第二百四十章:一拳一掌或許是受到孔老三鎮定異常的情緒感染,原本顯得心緒不寧的江璃兒壓下心頭的焦躁,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理了理思緒,緩緩敘述起來。

山坳中,篝火夾雜著清風,除了江璃兒斷斷續續有些哀婉的聲音外,便只剩下火堆中偶爾傳出兩聲「噼啪」聲,偌大的山坳中,顯得有些空曠。

剛開始,江璃兒聲音還算鎮定,後來或許是受到慘痛回憶的影響,原本乾淨的小臉上逐漸沾滿了眼淚,聲音幾度哽咽,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講不出。

就連孔老三似乎都被這種……

《塵爐》第二百四十一章:陰彪一族兩天後,一隊人馬經過此地,緩緩朝著荒林深處趕來。

粗略一掃,近三千餘人。

這些人似乎被下了某種禁制,如同世俗間那些被流放的流民,被身著同一服飾的聖妖門弟子驅使著向前挪動著步子,這些人大多都是些鍊氣期的弟子,築基以上的一個沒有。

或許是這段時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大多數人都是一臉麻木,衣衫襤褸,有些甚至衣不蔽體,許多以前同門同宗的修者相互間聚在一起,不過由於體內靈力被封,那些周圍的聖妖門弟子也不甚在意。

靜靜……

《塵爐》第二百四十二章:陰嘯谷這股殺意來的突然,不過一個呼吸間便瀰漫心神,就連原本清亮的眸子也染上了一層血色,心底深處,一股暴躁之極的情緒彌散開來,無端端生出想要毀滅一切的衝動。

「師叔,你怎麼了?」

似乎察覺到了孔老三的異常,身側,江璃兒隱含擔憂的聲音悄然響起,就在心底煩躁之意生出的瞬間,孔老三本身便察覺到了不對勁,經過神魂重聚后,紫府中的神魂要比當初凝聚許多,更隱含著一種奇異的力量,加上本身歷經世事,一般情況下根本不會引動內心……

《塵爐》第二百四十三章:陰風峽谷眼前地牢似乎位於地底深處,潮濕陰暗,四周石壁相互勾連,隱隱間竟和整座陰嘯谷四周的山石相互牽扯。

察覺到這一幕,孔老三將心頭暴力破開禁錮的想法緩緩壓下。

輕輕吐出一口濁氣,待到那些押解的陰彪一族盡數離去,孔老三才有心思四處打量起來:整座地牢共分為十個區域,顯得粗獷浩大,相互間以陣法青石隔開,每個區域足以容納萬人有餘,此刻孔老三等人落在一處不起眼的角落,正輕聲交流著什麼。

「有辦法找到江長老嗎?」

孔老三說著……

《塵爐》第二百四十四章:融靈合一隨著孔老三心念一動,一股銳利無匹的銳金之意從體內升騰而出,隨著孔老三一呼一吸間,原本體內積累過剩的靈力沿著某種詭異的功法路線運轉開來,同時,整個身體四周無端端生出道道輕飄飄的煙霞,僅僅幾個呼吸間,這些煙霞便化作一層淡淡的金紗,好似披風般落在孔老三身後,若是仔細瞧去,卻又好似自己的錯覺,這種感覺怪異之極。

當初孔老三被困靈地,突破築基境界時,便如眼下情景一般,依靠從周太祖那裡得來的金衍劍訣將體內過剩的……

《塵爐》第二百四十五章:金衍劍陣孔老三的方法倒也簡單,以自身的靈力將這些黑色氣泡包裹吞納到自己體內,以丹田處的幻滅心咒和極道真火將這些毒素直接煉化。

正如孔老三所料,不管這種毒由何種成分提煉而成,面對兩道天地間少見的至力,除了化為兩者的養料外,掀不起絲毫波瀾。

即便如此,煉化足足三千道毒種,孔老三還是花費了將近二十天的時間,丹田上方,如雙星般相互牽制的兩點光芒同樣有了絲絲不同尋常的變化,原本黃豆大小的幻滅心咒生生暴漲了一圈,中心處,……

《塵爐》第二百四十六章:亂起此地已經距離陰嘯谷極遠,只是疾馳中的孔老三眉頭不見絲毫舒展,一側攙扶著江木合,一年暗暗引導體內靈力朝著對方灌去,身後,江璃兒默默的跟著,似乎依舊受到先前事情的影響,一言不發,整個人顯得有些沉默。

半柱香后,孔老三驀然停滯在了原地,神念之力好似潮水般朝著身後洶湧而去,原本面無表情的臉色有些陰沉。

「孔師叔,你怎麼了?難道身後有人追來?」

直到此刻,江璃兒似乎也察覺到了孔老三情況有些不對,趕忙收斂了心神,頗……

《塵爐》第二百四十七章:逼問十萬修者,血水滔滔,無數灰濛濛的霧氣附著血池之上,隱隱間,似乎能夠聽到其中無數冤魂慘嚎哀叫。

血池中心,一座古樸厚重、完全由青石鑄造的祭壇落在池底,其上布滿了無數神秘之極的符文,祭壇之上,一位看起來乾癟瘦弱的老者盤膝而坐,雙手掐出一道古怪之極的印決,一動不動,宛如雕塑。

眼前老者身披黑袍,臉上生著古怪繁複的黑白花紋,額間有著一塊凸起,只是奇怪的是老者肉身似乎早已失去了生機,渾身上下沒有絲毫生靈之氣,若……

《塵爐》第二百四十八章:嘯天妖祖經過七八十年的溫養,原本妖猿模樣的妖嬰已經完全化作人形,模樣和綠僵老怪一模一樣,只是看起來縮小了許多。

剛剛來到血色蠶繭近前,嘯天妖祖好似有所感應般,大口一張,便將綠僵老怪的元嬰一口吞了下去。

元嬰剛剛入體,直接朝著嘯天妖祖的眉心祖竅飛掠而去,毫不客氣的佔據了這裡。

當初沖關玄境失敗,嘯天妖祖的本命元嬰早已被反噬之力攪碎殆盡,如今余留下來的,僅僅是一團雞蛋大小的本命靈光罷了,甚至連完整的自我意識都無法保……

《塵爐》第二百四十九章:「靈」紫府當中,吞噬了十萬生靈神魂的元嬰原本灰白相間的軀體上,此刻多出了一些淺顯的黑色紋路,這些紋路好似天生般的拓印在嬰體之上,看起來邪異無比。

此刻,元嬰眉心,卻有著兩道意識糾纏不休,相互碰撞,皆想吞納對方,嬰體臉上,呈現出極度痛苦扭曲的神色。

元嬰識海,其中一道意識渾厚暴躁,渾身散發著氤氳鬼氣般的森然,相比於這道意識的磅礴浩瀚,另一道意識卻淺顯許多,壓縮成一團拇指大小的神魂旋渦。

兩者相比好似螢火與昊陽之……

《塵爐》第二百五十章:妥協當年嘯天妖祖威壓天地,霸道無敵的風姿即便相隔數百年之久,依舊深深烙印在無數妖族記憶中,只不過並非什麼美好的回憶罷了,三百年前,嘯天妖祖衝擊玄關失敗,陰彪一族徹底沒落,由此才開啟了其餘八大妖族的崛起之路。

八大妖族,西嶺妖洲東南區域這片大地上,最強的八大種族。

對於其餘妖族來說,嘯天妖祖復生,絕不是什麼好事,即便如今八大妖族早已今非昔比,族群中大妖強者無數,面對嘯天妖祖,多多少少也會存有忌憚之心,而八大……

《塵爐》第二百五十一章:玄妖城走在青石鋪就的大道上,孔老三頗有種大開眼界之感,四周房舍鱗次櫛比,完全由巨大的石塊堆砌而成,無數妖族來來往往,各種妖族特有的一些靈物靈材隨意擺放在寬闊巨大的街道兩側。

能夠來到這玄妖城的,最起碼也是七階妖王的境界,很多都只是打通周身一兩處玄竅,化作半人半妖的模樣,就連交流方式也和人族一般無二。

這裡的交易大多數依舊採用以物易物的原始方式,當然,人族修者通常隨身攜帶的靈石在這裡同樣有效,只是有些少見罷了……

《塵爐》第二百五十二章:萬妖山聽到老者所言,孔老三沉默了半晌,卻是苦笑一聲,「實不相瞞,晚輩如今的情況倒是和當初前輩差不多,罷了,不說這些了,第一次來到這玄妖城,晚輩倒是對妖族功法有些好奇,不知前輩可否介紹一二?」

單姓老者同樣輕輕一嘆,似乎早有所料,也沒有多說什麼,即便同為人族,如今朝不保夕的情況下,自然不可能對孔老三提供額外的幫助,能夠這般和顏悅色的坐下來聽聽對方所言,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倒是一旁的單飛面露不忍,張了張口想要……

《塵爐》第二百五十三章:趙承運趙承運,趙家當今家主趙烈雄同胞七弟,天資過人,卻在十幾年前盜取趙家一枚九階妖丹后,叛出趙家,為修鍊功法,引導人族聚集地獸潮,間接死在趙承運手中的人族足有三十餘萬,十多年前,被三聖島趙家一位元嬰老祖以火靈分身偷襲,重傷遁走,卻不想出現在了這玄妖城內。

聽到孔老三所言,這位趙承運眉頭抖了抖,卻並未再多說什麼,強撐起身,穩穩撐住了身體,「我趙承運雖說不是什麼好人,卻從不欠人人情,今日相救之恩,來日自會報答……

《塵爐》第二百五十四章:玄陰之體玄陰之體,能夠擁有此種體質的,通常是女子之身,天生體內便充斥著純粹之極的玄陰之氣,即便從未有過任何修鍊的普通凡人,一旦擁有這種體質,隨著年齡的增長,體內玄陰之氣滋養下,也會生出種種大異常人的奇異能力。

幼時還不明顯,甚至體內的玄陰之氣還有助於本身修鍊,不過女子一旦到了十四歲,體內的玄陰之氣便會急速增長,短短時間內充斥肉身、經脈、骨骼、甚至神魂當中,就連千辛萬苦煉化而來的天地靈力都會被這些玄陰之氣侵蝕……

《塵爐》第二百五十五章:變身一人一鶴幕天席地,一人說著,一鶴比劃,卻絲毫不影響兩者間的交流,彼此間早已形成一種默契,阿獃一個動作,甚至一個眼神,孔老三都能分毫不差的讀懂其中的意思,頗有種知己之感。

孔老三了解到了阿獃這些年來的經歷,阿獃同樣知曉了自己近年來的過往,不過對於自己神魂破碎,又在神秘符文星光的幫助下重聚這件事,還是下意識的隱瞞了下來,對於神秘的符文星光,除了自己外,孔老三不想讓任何人知曉。

對於阿獃此時的修為境界,孔老……

《塵爐》第二百五十六章:先天靈寶距離玄妖城約莫三千裡外的深山中,有著一方三百餘丈的淡藍色湖泊,湖水靜謐,宛如一面鏡子,靜靜地鑲嵌在山谷大地之上,若是肉眼瞧去,甚至能夠看到湖泊中一些游魚在其中暢遊嬉戲。

只是這一日,平靜的湖面被外界的喧鬧打破,無數妖族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鋪天蓋地,宛如蝗蟲,將方圓百里圍的水泄不通。

「這裡便是玄妖聖域的入口?」

望著虛空中不斷匯聚而來的妖族,遠處山巔一側,隨在嘯天妖祖身後的孔老三心底喃喃道,目光透過虛空……

《塵爐》第二百五十七章:冰雪世界見狀,嘯天妖祖不驚反喜,目光朝著虛空望去,舔了舔嘴唇,隨著一道不似人聲的吼叫聲起,渾身肌肉骨骼直接隆起,麵皮之下,青筋暴動,整個身體好似融化開來,原本渾身褶皺的皮膚漸漸撐緊,軀體高大,重新化作陰彪本體模樣。

眼前這具軀體已經不能稱之為妖物,真正說來,算是妖物和鬼物的結合體。

妖僵,三丈大小,背部覆著一層半指長短的血色毛髮,身前血紋繚繞,渾身彌散著懾人之極的血煞之氣。

還不待這些成百上千道殘魂灰雲靠近而來……

《塵爐》第二百五十八章:煉魂路丹田上方,原本如雙星般的紅點黃芒已經完全打破了平衡。

如豆的紅芒此刻好似吃多了般,整個身體生生膨脹一圈,絲絲肉眼不可見的詭異波動從中心處越加凝實的「乂」字傳出,好似一張網,延伸到體內各處,同時,一股煩躁毀滅斬殺一切的衝動從心底滋生,沿著這些不可見的絲線導入幻滅心咒當中,頗有種火借風勢,風助火威,彼此間相輔相成之感。

原本勉強能夠和邪咒血印僵持一番的極道火種,此刻已經完全落在了下風,被邪咒血印生生壓制,……

《塵爐》第二百五十九章:靈寶之威經過先前幾位老祖鬥法,原本白雪覆蓋,好似人間仙境的荒山之巔,此刻已經殘破異常,四周遍地嶙峋碎石,極為妖族的軀殼如同冰雕,橫立在左右四周,透出先前一戰的靜謐、慘烈!

就在這時,一聲宛如獸吼般的聲音忽然從近處傳來,打破這無邊的寧靜,聲音中夾雜著無盡的憤怒毀滅,似乎要將眼前見到的一切完全泯滅才會甘心。

此刻,孔老三雙眸赤紅,衣著盡碎,丹田處,一點紅光似乎透出了皮膚表面,肉眼可見,無數麻繩粗細的細絲從紅光中滲……

《塵爐》第二百六十章:巫骨封印極道火種后,孔老三想了想,手掌一拍,面前頓時多出三枚手指長短的玉簡,分別呈現出乳白、淡黃、青綠三種色澤。

《三虛凝魂術》,據說乃是當初遺棄之地盛極一時的靈傀教的鎮教之寶,以傀儡獸為立宗之本,將傀儡獸發展到極致,孔老三儲物袋中那捲「靈傀真解」便是此教傳承而來,其上甚至介紹了一種喚作「元」的極致傀儡,一旦煉製成功,甚至能夠和元嬰老怪相較一二,只是煉製材料極為難尋,加上需要元嬰妖獸的神魂,以孔老三如今……

《塵爐》第二百六十一章:封禁「前輩兩字還是算了,我看道友同樣到了假丹之境,距離結丹想必不遠,還是以同輩相稱吧。」

南蘭芝上下掃了一眼孔老三,紅唇輕啟道,語氣間說不上熱絡,也談不上淡然。說著,目光朝著對峙的雙方瞥了一眼,見到暫時不會動手,微微沉吟半晌道,「若是方便的話,孔道友還請為我解惑。」

孔老三倒是沒有在稱呼上過多計較,點了點頭,「我大概能夠猜到道友想問什麼,無非就是當初蠻象老祖破陣后,後來發生的一些事情罷了。」

「若是方便的話……

《塵爐》第二百六十二章:斬邪足足七天七夜后,原本疾馳中的孔老三漸漸放緩了速度,此地距離天妖城已經不足半日路程,連續飛遁下,體內靈力損耗極大,左右瞧了瞧,流光一閃,直接朝著下方一處較為偏僻的山澗落去。

流水潺潺,四周被白茫茫的雪景覆蓋,只是這些所謂的雪景只是虛有其表罷了,周圍林木氤氳,綠意盎然,完全沒有在落雪中枯萎的跡象。

神念掃過四周,孔老三暗暗點了點頭,找了個靠近水瀑的地方盤坐,《泰陽長春功》頃刻間運轉開來,憑藉無漏真身的特性……

《塵爐》第二百六十三章:瞞天過海一路上,一人一鶴細細的謀划著什麼,宛如兩隻狡詐的狐狸,不過三言兩語,便將之後的事情定了下來。

對於阿獃化作烏鵬妖祖的模樣,孔老三開始是極力反對的,不過阿獃的膽子極大,一再堅持下,孔老三也只能妥協。

商議完正事後,孔老三想了想,將心中對於天妖殿的疑惑問了出來,對於這座傳聞中重寶無數的天妖殿,孔老三了解的實在有限,至於內殿外殿之分,還是當初聽百妖閣的單飛偶爾提及了一下,具體情形倒是不得而知。

聞言,阿獃倒是……

《塵爐》第二百六十四章:吞靈壺剛剛踏入天妖殿,原本最前方的「烏鵬妖祖」停下身形,轉頭朝著孔老三望了一眼,在眾人未曾注意之時偷偷使了個眼色,隨即面色一肅,一股冷厲之氣從體內蔓延而出,淡淡朝著身後烏鵬眾妖開口道,「將你們手中的天妖令都給我!」

聞言,眾妖倒是沒有絲毫遲疑,烏陽想也不想,直接大口一張,一枚巴掌大小,形如豎切銅鐘模樣漆黑小令直接落在身前,輕輕一揮手,令牌便朝著「烏鵬妖祖」的方向飛去,穩穩落在面前。

見狀,身側另一位達到元嬰……

《塵爐》第二百六十五章:石碑五位妖族老祖落在石碑另一側,與對面人族修者遙遙相望,彼此間涇渭分明,頗有些對峙的味道。

直到此刻,孔老三才有心思將目光落在對面幾位身上。

除了已經見過的三聖宗趙姓老怪、聖妖門的聖妖老怪和陰魔殿的那位元嬰老者外,便只剩下那位盤坐在三聖宗身側,看起來六七十歲,一身暗紅色袍子,臉色暗紅的老者,和一位模樣四五十歲,面色兇悍的光頭漢子。

紅袍老者和趙老怪似乎頗為熟識,彼此間偶爾會低語兩句,似乎在商議著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