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數把劍架在蘇慕的劍上,蘇慕左手運力,隨手一擊,那些劍士不得脫手閃躲。他們一閃躲,蘇慕又使出了一招狠招。

腳步隨著劍轉動,身體一隱,飛快的招式圍繞著那些劍士,這一招乃是亂劍法。那些劍士看不見蘇慕的形體,他們揮舞著長劍,卻是能應對蘇慕的招式。這些劍士受邪念的控制,邪念定然會加強他們的功力,他們的功力不強,又怎麼能完成得了邪念的任務。

陣陣劍光不斷地閃著,劍士出劍也相當之快,倒是能稍微對抗幾招。

「咚咚咚」片刻之後,所有的弟子被蘇慕擊倒在地,蘇慕現身,對他們說道:「你們這些人,迷失了心智,若不是看在你們被邪念控制了,我早要了你們的性命。」

躺在地上的劍士絲毫沒有顧及蘇慕的話,他們從地上拾起劍,從地上爬了起來,再度向蘇慕發起了攻擊。

見他們再次出擊,蘇慕把心一橫,「你們一心想要收集我的靈魂,我不給你們一些顏色看看,你們是不會罷手的!」

說罷,蘇慕舞動著劍,這一次,他動用了靈虛劍法,靈虛劍法是一套很精深的劍招,一般情況下是不會使將出來的,現下蘇慕將它使出,可以斷定他來狠的了。

一揮劍,一道一道的劍氣飛了出來,靈動的身體,強悍的招式,一次次地衝擊著那些劍士。

「撲哧」那幾名劍士受了重傷,他們不敢再出擊,若是再與蘇慕交手,恐怕會被蘇慕所殺。

「我們走!」一劍士說道。

很快,這些劍士的身體一隱,消失在蘇慕的視線範圍之內。

他們逃了,蘇慕卻欣喜地說:「有我在,我是不會讓你收集到靈魂的。」他公然與邪念對抗,萬一邪念一生氣,找他報復,他還不得被邪念所殺。在此之前,蘇慕早就想好了,如果邪念真的找到了早就,他才不會和邪念正面交鋒呢?敵不過邪念,以他劍神級別的劍士要從邪念的手中逃脫還是很容易的。

魔都,負傷回來的劍士跪在地上,他們說道:「屬下沒能收集到靈魂,請魔王處罰!」

上方坐著的邪念嗔怪地問道:「你們怎麼沒有收集到靈魂,難道劍都上的劍士全都藏了起來!不對,你們受了重傷,是何人打傷了你們。」

「回魔王,我們被蘇慕所傷。」

點了點頭,邪念道:「怪不得,你們不是他的對手,被他所傷在所難免,在所難免。」

憤慨的劍士,揚言道:「魔王,蘇慕阻止我們收集靈魂,此人不除,我們很難完成任務。」

自信的邪念舉起手,很有信心道:「不,他一個人也成不了什麼氣候,就任他孤力抗衡,會有人幫我把劍士帶入魔都的。好了,你們下吧!」

劍士退了下去,邪念口中的那個人會是誰呢?劍都上不可能有劍士幫助他,欣喜的邪念說道:「現在該你們出手了,我也該去接納你們帶給我的劍士。」

一起身,邪念身體一晃動,整個人就不見了,從他的話中可以知道,幫助他的不止一個人,他們定是也被邪念控制了,要不然也不會替邪念辦事。

大地之上,還是那座山,還是那個山頂,那裡有幾十名劍士聚在那兒,他以他們的穿著來看,倒是族派上的弟子。如此深夜,他們來這兒幹什麼。

就在他們的身前,三大族長站在他們的面前,他們眼中黯淡無光。秦川他們將族派中的弟子帶到這兒來又是為了什麼,難道有特別重要的事情。

「族長,我們來這兒幹什麼?」一弟子問道。

「你們很快就知道了。」洛辰陽淡淡地回道,臉上還掛著一絲絲邪-惡的笑容。

「呼」的一聲,邪念出現了,所有的弟子一見邪念,皆一副驚恐的表情,邪念在那些弟子的心中就是一個邪-惡的象徵,他們害怕邪念,一見到邪念,自然很慌措。

空中的邪念低頭看著地上的劍士,壞笑道:「你們都來了,秦族長、洛族長、莫族長,你們也到了。」

「我把他們都帶來了,你可以把他們帶緊進魔都了。」昂著頭,秦川對邪念說道。(未完待續。。)

… 忽地,所有的弟子把目光投到了秦川三人餓身上,他們聽得出來秦川他們投靠了邪念,適才這些他們才會來到這兒。可是有一點不大明了,秦川他們不是一直堅持不投靠邪念的嗎?現在又把庄中的弟子帶到這兒,這中間有點讓人猜測不透,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為了抵抗楚皓,為了穩固中間的族位,才和邪念狼狽為奸。

「族長,你……」所有的弟子以責備的眼神看著他們。

「魔都是我們的棲身之所,我把你們送進魔都,是在幫你們。」莫寒說辭道。


「我們不要進魔都,我們不能進魔都!」隨後,那些弟子一窩蜂地朝山下走去。

邪念輕輕地那麼一揮手,那些弟子全都不見了,該是被邪念弄到魔都裡面去了。送走了那些弟子,邪念陰笑著說:「你們幫我做了這麼大的事情,不讓你們知道實在是對不住你們!」

又是輕輕地一揮手,秦川三人身上有一股黑氣生起,待到黑氣一散,秦川三人神智似乎清醒了,他們說著:「我怎麼會在這兒,我們來這兒幹什麼?」從他們的行為來看,他們應該是被邪念控制了,可他們是什麼時候被邪念控制了,這恐怕只有邪念一個人清楚。

「啪啪啪」空中的邪念靈身一動,他落在了地面上,「首先謝謝你們幫了我大忙!」

努力一想,秦川似是明白了,他說道:「你利用我們把他們帶到這兒來,然後又把他們帶進了魔都!」

伸出一根手指。葯了搖。「不。不,不,不能說是利用,應該說是控制,想到要控制你們還真的不容易,要不是你們心中產生了邪-惡的想法,我還真控制不了你們!」

迷茫的洛辰陽,問道:「你是怎麼控制我們的?」

「你們好好想想我們上一次見面的場景。我想你們會知道我是怎麼控制你們的。」

認真地回想著,上次邪念勸服秦川三人投靠自己,而秦川他們一再堅持,最後邪念出手擊了他們一掌,臨走前還說了這麼一句話,「你們會投靠我的!」現在看來,他說那句話是有深意的。

「你在我們的身體里注入了黑氣!」莫寒判定道。

陰邪的邪念拍手稱道:「聰明,不愧是靈劍山莊族長。」

以他們的功力,邪念在他們的身上注入黑氣,他們應該會知道。然而過去了這麼多天,他們現在才知道。要不是邪念說破,他們也不可能知曉,疑惑的洛辰陽,說道:「可是,可是我們怎麼沒有發覺呢?」

「我給你們注入的那股黑氣不是元力,是邪力,只有在你們內心有了邪-惡的想法,它才會起作用,它對你們的身體沒有傷害,你們自然發覺不了。」

見識到了邪念手段的卑劣,即使心中有氣他們也不敢說出來。「楚皓很快就要回來了,他一回來,你們的族位就不保了,我勸你們還是投靠魔都吧!」

一向堅持的秦川堅定道:「不行,我們不能投靠你,不能被天下劍士唾罵!」

「我想今晚發生的事很快就會傳遍劍都,他們不唾罵你是不行的。」邪念說道。

「那也是你用卑鄙的手段控制了我們。」心中有氣的秦川,最終壓抑不住火氣,說將了出來。

「魔都替代劍都那是遲早的事,你們好好想想吧!我希望下一次見到你們,你們會心甘情願地成為魔都的一員。」言罷,邪念消失了,目前劍都是被秦川三人掌控了,但當楚皓一回來,一切都會變的。

猛烈的陽光高高地照著,空無一人的內堂顯得倒是十分的安靜,門外一身影緩緩走了進來,洛辰陽進入大堂,視察著大堂處的每一件物品,深有感觸地說道:「也不知道這個族位還能坐多久!」

堂外,隱約見得有一人正往內堂處走來,那人走進內堂,毫不客氣地說道:「你的夢該是時候醒了。」進來的乃是楚皓,經過一天一夜的行程,他終於回到了山莊, 帝寵之驚世凰妃

回過頭,看見楚皓,洛辰陽不急不燥道:「你回來了,聽說你去找三名劍士去了,怎麼樣,找著了沒有?」一邊說著,一邊嘲笑著,眼睛里卻全是鄙夷的目光,誠然,他以為自己的功力恢復了,而且比以前更加深了,以現在的修為能對付楚皓,故此,他毫不把楚皓放在眼裡。

「我不回來,難道任由你毀掉靈空山莊,我不想和你動手,你走吧!」楚皓話道,楚皓知道要殺了他也不容易,與其干戈對戰,還不如放他走。這如果是在過去,楚皓會不顧一切殺掉他,現在不同,相比於仇恨,他更想毀滅邪念。

將劍迫了出來,洛辰陽憤恨道:「離開這兒的是你,不是我。」

「赤天劍!」輕聲一召喚,赤天天握在了手上,洛辰陽硬要刀劍相向,楚皓自是不怯戰。


兩名高級劍士一交戰,洛辰陽修鍊的是凌空劍法,他的招式套路楚皓盡然所知,洛辰陽每一次出招,楚皓都能快速地分化他的招式。

「幻影式!」嘴唇一念,楚皓的身體以不同的方位出現著,每一次閃現都是短暫的,洛辰陽看著楚皓使出的幻影式,他眼睛直直地看著。

修行多年的他卻是沒有見識過幻影式,幻影式是作為劍聖級別修鍊的招式,處=除了幻影式,還有長生決、御劍式,對付洛辰陽,楚皓這一招幻影式便足矣。


眼睛里忽閃忽現地映射著楚皓的身影,難以判定楚皓方位的洛辰陽隨手地揮了一劍,那一劍劈下,眼前的楚皓一隱身。身體出現在他的身後。由身後出了一劍。那一劍由洛辰陽的身後刺進了他的身體里。

受了一劍的洛辰陽分明沒有感到疼痛,楚皓一抽劍,身上卻是一點傷痕也沒有。楚皓的劍刺進他的身體,對他造成不了一點傷害,這就要說到劍士自身的抗體了。修鍊的劍士沒修鍊到一個階段,劍士便會用化體掩蓋自身的死穴,也就是說,劍士的級別越高。他的死穴就越難以找到。

死穴封存了起來,受到最大的傷害也只不過是元力受損,元力損害了,劍士也可以通過自身調節,迅速恢復。楚皓不想和他交手,就是不想無休止地爭鬥下去。不過,楚皓要殺掉洛辰陽,還是有辦法的,那就是廢除洛辰陽的功力,進而殺之。

但是。洛辰陽得到功力是邪念恢復的,楚皓不確定是否還能廢除。本想放過洛辰陽的他。一想到他日後很有可能被邪念利用,他又有了新的想法。

「留你在劍都遲早是個禍害,不如趁此機會殺了你!」如果現在不殺了洛辰陽,估計以後就沒有機會了,一旦他和秦川他們在一起,要同時除掉他們三人實是很難。

下定決心的楚皓,動了殺念,握緊手中的劍,楚皓怒視著洛辰陽。那一眼神倒是震懾住了洛辰陽,他心裡想著:不行,我不能和他硬碰硬,他級別高於我一重,他一定能找到我身上的死穴。

劍一隱,把身上的元力全部匯聚,然後手一張開,一股龐大的元力襲上楚皓。那一股元力對楚皓來說不算什麼?他揮劍一斬,那一道元力在他的劍氣下消散了。

元力一消散,洛辰陽卻不見了蹤影,「讓他逃了,真是可惜。」

手中的劍慢慢地不見了,收起劍,目視著門口,楚皓是一陣的嘆息,他不知道洛辰陽被趕出山莊後會去哪裡,他心裡只希望他們不要背叛劍都,投靠邪念,萬一他們投靠了邪念,楚皓要除掉邪念必定會增加一道阻力。

楚皓奪回了山莊,隨楚皓回來的楊徵和劉子陽沒有和楚皓一道,極有可能他們回去山莊奪取族位去了。

「弟子拜見族長!」堂下眾多弟子向蘇慕行禮著,重回山莊的蘇慕看著堂下的弟子,心裡踏實多了。他是在知道楚皓奪回了靈空山莊之後,才回的山莊,也只有有楚皓在,他才能回到山莊。

望著那些弟子,蘇慕言道:「這次變故,讓我看見了作為靈虛山莊弟子的品行,你們都不錯,作為一名劍士就應該有一腔正氣,只要我們有信念,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戰勝邪念的。」

「我們可以除掉邪念的!」在蘇慕的鼓舞下,這些弟子充滿了鬥志。

「你們有這個決心,我感到很高興,好,讓我們攜手對抗邪念。」

此外,靈劍山莊里,劉子陽和楊徵一同來到了這兒,莫寒在知道這個消息后,隨著幾名弟子趕來了。

「莫族長,靈劍山莊的族位坐的還舒服嗎?」楊徵說道,正是因為他不是靈劍山莊的弟子,他才會有底氣那般說。

見他們來到了山莊,莫寒也大概清楚了狀況,他說道:「我知道楚皓回來了,也知道你們來此的用意,但我要告訴你們一句,現在靈劍山莊的族長是我,莊上弟子聽從我的號令,我勸你們還是儘早離去,別在這兒自討沒趣!」

「是嗎,要我說自討沒趣的那個人是你。」劉子陽一手指著莫寒,態度十分鮮明。

很快,靈劍山莊的弟子就好像收到了指令一般,他們全部出現在這兒,然他們手中的劍全部朝向莫寒,中有弟子道:「你與邪念為伍,實為惡人,不配擔當靈劍山莊的族長,我們願意擁護劉師兄為靈劍山莊的族長!」

看著所有的弟子倒戈相向,莫寒忍不住地笑了,「劍都哪來的正與邪,那隻不過是你們弱者冠以強者的罵名而已。」

莫寒已經成了眾矢之的,劉子陽說道:「你走吧!念在你我師徒一場,我不想和你爭鬥!」

那麼多雙眼睛盯著自己,他們的眼中已經容不下莫寒的存在。冷笑了一聲,莫寒道:「好,我走,我走。」

邁開腳,莫寒從他們的身邊經過,離開山莊,莫寒一點都不可惜,他在乎的不是族位,只要證實自己是強者,他就很滿足了。

楚皓一回來,靈空山莊被奪了回來,靈虛山莊也回到了蘇慕的手上,莫寒在弟子倒向後落寞離去了,秦川最後也悄悄地離開了山莊。

他們離開山莊之後,莫名地去了另外一個地方,轉動著身體,洛辰陽四處看了看,道:「這是哪兒,我們怎麼會在這兒?」

他們現處於魔都,他們沒來過魔都,自然對於魔都很是陌生,陌生得不知自己的處境。他們會出現在魔都,這定然也和邪念有關。

看著魔都里的一草一木,和劍都沒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魔都比較神秘一些。

「莫非,莫非,莫非這是邪念創造的世界!」秦川設想道。

「照你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莫寒隨聲附和道。


「呼」的一聲,邪念如同一陣風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怎麼樣,魔都是不是很美,你們想不想留在魔都,只要你們留下,我會給你們最大的權力!」邪念引誘道。

雖然族位被奪了回去,秦川依然固執道:「不,我們不能留在這兒。」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乎自己的聲譽啊,你想想他們,他們都把你們和我混為一談了,哦呸呸,看我說的,這麼和你們說吧,劍都上已經沒有你們的地位了,留在劍都只會受到他們的冷眼旁觀,甚至還會遭到他們的封殺,這一點我相信洛劍士比我還要清楚。」

順著邪念說的話,洛辰陽一想到楚皓對自己下殺手,心有餘悸道:「我們已經沒有去處了,現在只有魔都才是我們的容身之所。」

一心想要強大自己的莫寒,說道:「我不要做弱者,我要向他們證明,只有強者才是王者,我願意留在魔都,證明自己。」

剛才還堅定的秦川,開始有點動搖,認真地想了想,道:「既然劍都容不下我們,我們也只有留在魔都。」

「既然我們都留下了,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神神叨叨的洛辰陽對邪念說道。(未完待續。。)

… 「秘密,什麼秘密?」疑惑的邪念問道。

洛辰陽口中說的秘密定然是和邪念有關的,他開口說道:「我說的這個秘密是,我說的這個秘密就是……」

「我要說的秘密就是前段時間楚皓不是離開了領空和山莊嗎?他離開山莊是去找三名劍士。」洛辰陽說道。

對於楚皓前幾天的行為,邪念以為他那時在找魔都的入口,現下洛辰陽這麼一說,才明白楚皓的動機,洛辰陽僅僅說出楚皓前見天的動向,邪念就能斷定楚皓的最終目的,他說道:「他找三名劍士一定是對付我的。」

「不就三名劍士嗎?你功力那麼高深,何須懼怕那三名劍士,即使楚皓找到了又能如何呢?」不明白當中情由的莫寒,一臉輕鬆道。

「不,他找的那三名劍士是具有正氣的,唯一能剋制我的就是劍都上最強大的正氣,別看那三名劍士不高,可當他們修鍊成劍聖,對我的威脅還是很高的。」邪念開始有點憂心了,萬一楚皓找到了那三名劍士,幫助他們煉造成劍聖,他的生命將要受到威脅。

稍稍地想了想,秦川說道:「我們可以向楚皓施加壓力,他要尋找三名劍士,我們可以中途攔截他,干擾他!」

看著秦川,邪念似乎認同了他的想法:「你說的對,我可以阻止他,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去做,另外,收集靈魂的任務也交給你們,我想你們是不會讓我失望的。」


才入魔都。就要對抗楚皓。這讓洛辰陽有些想法。他言道:「我們可以收集靈魂,可我們要怎樣收集靈魂呢?」

將手一揮,邪念說道:「我差點忘了將你們魔化,剛才我魔化了你們,以後你們可以隨意進出魔都。」

「屬下多謝魔王!」不知怎麼的,那三人半跪在地上,向邪念行禮著,依照他們的性情是不會臣服於邪念的。難道他們真的入魔了。

「請起,請起!」邪念彎下身,扶起了他們。

再看三人的容貌,他們的嘴唇暗黑,臉龐也失去了原有的色澤,那股暗藏的黑氣,隱隱地散發著。

「你們去給楚皓施加壓力,去完成我交給你們的任務,我等著你們的好消息。」邪念吩咐道。

三人將拳一抱,回道:「屬下這就去辦!」

「吱呀」房門被推開了。楚皓走進金紫衣的房間,一進房間。銅鏡、妝台映入她的眼帘,插在花瓶里的花散發著淡淡的香味,看著房間里的一切,不禁讓楚皓想起了從前,想起和金紫衣玩伴的場景,想起她的笑容,想起她的天真,一切關於她的畫面依次地腦海中劃過。

不見金紫衣已有數天,沒有她圍繞在身邊,楚皓卻有點想念。

「來人!」朝門外輕輕地喚了一聲,一名弟子應聲走來。

「族長,有什麼事嗎?」

多時不見金紫衣,縱使金紫衣和龐龍在一起,楚皓還是有點擔心的,他令道:「你去帶上莊上一些弟子,去把我的妹妹還有龐世叔找回來!」

弟子一受令,便起身執行去了,「紫衣,龐世叔你們在哪兒啊,我已經回來了!」楚皓暗自說道。

一到晚上,劍都就得不到安寧。這天晚上,入魔后的秦川三人現身於靈空山莊,他們身落在龍虎台上,山莊的弟子一發現他們,便把他們包圍了。

台上秦川他們,陰邪的看著那些弟子,洛辰陽言道:「我不想和你們動手,把你們的族長叫過來。」

秦川三人會莫名地出現在龍虎台,即說明魔化了的他們已經具有魔性,從他們現在的容貌,以及他們的語氣來看,儼然成魔了,他們不再是劍士,也不再享有劍士這個稱呼,有的是被劍都上定義為叛徒。

一名弟子從人群中跑開,該是去通知楚皓去了,在秦川他們沒有成魔之前,楚皓和他們對戰也只不過是平手,現如今他們已然成魔,楚皓若是與他們對戰,能不能和他們對立,這個很不清楚。

「你們這些人,那麼聽從楚皓的號令,劍都很快就要滅亡了,如果你們識時務的話,就隨我們去魔都。」莫寒慫恿道。

這些弟子都是經過嚴格的訓練,其志向堅定,品性如一,有弟子道:「你們是劍都的恥辱,我們是不會和你同流合污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