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整個艦隊向南搜尋,不時分散向兩側尋找,但龜老六用神紋指引術,一直在艦隊前面,大致領先百萬里左右,同時擔負探查航線的任務,如果前面出現大型風暴,就要快速傳信回艦隊。

「根據本族子弟傳來的訊息,在向南八百萬裏海域外,亮魔魚盤踞的海域一帶,三個月前有亮魔魚,見到漂浮路過的浮島。」

「根據傳信里的描述,那個浮島很符合我們的目標,浮島大致三十里直徑,浮島吃水八十丈,浮於海面五十丈,海面部分有古樸紋路。當時有亮魔魚,將浮島當成寶物,欲收取但未成功,追逐三十萬裏海域后,不得不放棄奪寶的念頭。」

「浮島當時向南偏東的海域而去,但如今三個月時間過去,具體去向不清楚,我們必須先趕到亮魔魚所在海域,才能進一步尋找浮島。」十艘戰艦的負責修士,趕到龜老六處會合后,龜老六具體說起相關信息,然後提議後面的安排。

「理當如此,各位聖使先前有交代,整個艦隊聽龜道友指揮,就麻煩龜道友帶路,儘快趕到亮魔魚所在海域。」敖九出言說道,根據形勢做出分析,他基本已猜出後面的安排,先前就這樣向沐顏琴解釋,現在自然不會反對什麼。

「敖道友所言沒錯,既然找到浮島的線索,後面就由龜道友安排!」其餘戰艦的負責修士,接連表態讓龜老六做主。

龜老六是整個艦隊內,兩位半聖境修士之一,但另一位半聖境的公羊虎,在海域內根本沒法和龜老六相比,主要還是輔助虎妖夜,而龜老六則全面安排艦隊,僅次於十位聖使。


何況現在,本就由神紋龜族子弟找到線索,自然由龜老六負責尋找,直到各位聖使出關。

「那好,老龜不推辭什麼,大家的目標一致,皆求儘快找到浮島,輔助各位聖使完成使命,消除十地大陸的危機,迎來十地大陸的希望,大家各盡其力,互相配合,多的都不說。」龜老六點頭說道,然後做出一系列安排。

不久后,十艘戰艦相繼趕到,各位修士回到戰艦內,將龜老六的安排部署到位,整個艦隊快速向南駛去,趕赴亮魔魚所在海域……(未完待續)靈武逆天

… 八百萬裏海域,即便戰艦全速,依舊要幾十天時間。[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棉花糖]但沿途沒什麼耽擱,一路天高雲清,不曾出現大風暴,航程幾乎一帆風順,整個艦隊的氣氛相當輕鬆,眾修士滿含期盼的心情……

大致二十天時間后,持續八十多天的半入定修鍊,武峰煉化大量靈物,終於將修為達到丹罡境極致,只要他自身願意,便可輕鬆突破相虛境。

「現在鍊氣法力的積累,基本已告一段落,後面的主要安排,要集中對奧義的領悟,附帶修習更高階的槍技,適當強化淬鍊身體……」

「但這次修鍊,持續的時間不短,不知艦隊搜尋,這段時間進程如何,要先出去看看,再確定後面的安排!」武峰從入定狀態清醒過來,首先總結自身修鍊,然後想到艦隊另一個重心,決定暫時出關詢問搜尋進程。

「峰哥,你這次修鍊如何?」武峰結束修鍊出關,首先驚動在他鄰房的沐顏琴,看到武峰的時候,沐顏琴首先詢問,雖然言語比較平淡,但壓抑不住驚喜和關心。

「算是達成第一階段的修鍊目標,可暫時出關緩一緩,畢竟不放心艦隊的搜尋,準備詢問進展如何,琴妹這段時間,可否與外面聯繫,可知搜尋浮島的進展?」武峰出言回答,同時走到沐顏琴身邊,很自然的牽住沐顏琴的柔荑。

雖然武峰沒問沐顏琴的近況,但沐顏琴的修為和狀態,瞞不過武峰的魂念,根本不用詢問什麼。玉手被武峰厚重的掌心握住,沐顏琴自然能感受武峰的關心。

聽到武峰的詢問,沐顏琴沒有兒女情長。直接回答道:「有關搜尋浮島的進展,倒是有一個好消息。二十多天前收到龜前輩族人傳訊,告知在亮魔魚所屬海域。大致是現在的四個月前,有亮魔魚看到浮島飄過。艦隊正趕往亮魔魚海域。」

「二十多天前的艦隊所在,離亮魔魚海域有八百多萬里,在這二十多天的航海后,估計就快要到目標區域。」

「龜前輩族人傳來的訊息,只是亮魔魚見過浮島,而又時隔三個多月,不知浮島的具體去向,只算是一個線索與校花同居:高手風流。敖前輩就建議不打擾峰哥,其餘九位聖使都一樣。」沐顏琴大致說起,尋找浮島的線索后,又解釋沒喚醒武峰的原因。

「嗯,各位前輩知道權衡輕重,在尚未確定準確線索前,不會打擾我們十位聖使的修鍊。畢竟各位聖使的修鍊,早日達到相虛境,和尋找秘境浮島一樣重要。」武峰理解的說道,然後和沐顏琴一起離開房間。讓艦靈傳信召集敖九、千鈞刀聖幾位,這段時間主事的巔峰修士。

「敖前輩,有關亮魔魚所屬海域。秘境浮島的大致線索,武某已大致知曉,但不知具體情況,如今趕赴亮魔魚海域,要多長時間才到達?」見到敖九等修士后,武峰直接出言詢問。

雖然從原來的海域,趕到亮魔魚所屬海域,大致八百多萬里距離,但途中是否有島嶼、暗礁。是否需要繞路航海,這些因素都影響進程。具體趕到目標海域,需要多長的時間。不能單獨從距離來看。

「前面二十多天的航程比較順利,按目標海域神紋龜傳回的訊息,大致就是三五天時間內,便能趕到亮魔魚所屬海域。」敖九毫無遲疑的回答,有關艦隊的航海進程,同樣是他關注的問題,根本就不用思索什麼。

「三五天時間就到?」武峰略顯吃驚,不過驚后便是喜,出言問道:「趕到亮魔魚所屬海域后,可有什麼進一步追蹤線索的計劃?」

「暫時沒有什麼計劃,畢竟形勢不確定,但大致的安排是,到時候沿當初亮魔魚,所見浮島漂流的線路追蹤,然後要靠龜道友的神紋指引。」敖九回答道。

「嗯!」武峰微微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在海域內盲目的尋找,確實拿不出完善的好計劃,短期安排都要根據形勢變化調整。

而龜老六的神紋指引術,雖然相對於艦隊其餘修士尋找,效率要提高几十倍。但相對於蒼茫無盡的海域來說,龜老六神紋指引的效率,同樣有些碰運氣的成分。

但這是沒辦法的選擇,海域面積實在太大。從這一點來看,當初虎妖夜提議,從各個海獸種族入手,調查且讓其幫助尋找,這倒是一個不錯的策略。

四天後,艦隊趕到亮魔魚所屬海域,和等在這裡的神紋龜會合,得知更具體的浮島線索。

有關當初浮島漂流的路線,神紋龜族的三名妖修,基本已探測清楚,大致是一條先向南偏東,然後向南偏西,呈一條弧度很小的曲線,整體保持向南漂流的趨勢。


「龜前輩,對於後面的尋找,你有什麼想法?」得知具體線索后,十艘戰艦的負責修士,包括武峰和龜老六,大家聚集在一起,商討後面的搜尋計劃。

「浮島漂流的路線,大的趨勢向南,這一點不會有意外,只是不知浮島什麼時間開始漂流,是在周期圓環運動,還是僅僅這個時期,才開始從北向南漂流。」

「根據浮島漂流的趨勢,老龜建議艦隊主要向南追蹤,然後兩側拉開擴大搜尋區域,老龜會根據漂流趨勢,延伸的路線追蹤浮島。」龜老六齣言說道。

「針對現在的形勢,這算是最好的選擇,那就麻煩龜前輩在前追蹤,武某和各位前輩,主持艦隊向南搜尋。」武峰點頭說道。

確定計劃后,艦隊沒在亮魔魚所屬海域停留太久,直接開始新一輪的搜尋。

轉眼間,又是兩個月時間過去,艦隊尚未確定浮島所在。但根據沿途一些海族的線索,肯定浮島出現過,漂流路線更加精準,雖然還沒有找出浮島,但眾修士對尋找充滿信心。

「武聖使,老龜的神紋指引術,已鎖定浮島所在區域,大致在一處迷霧海域內,老龜沒敢貿然探查……」這一天,武峰駕馭黑羽出海巡查后,才回到戰艦不久,就收到龜老六傳來的好消息。(未完待續)靈武逆天

… 收到龜老六傳來的訊息后,武峰召集各戰艦主要修士,轉告找到浮島的消息,接過整個艦隊的指揮權,快速駛往龜老六所在海域。【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800】

十六天後,艦隊與龜老六會合,根據龜老六的神紋指引,他們離浮島的距離,不超過三十萬里。

但這個時候,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海域,是一處濃密的霧海,大致六十萬里直徑,從中心到邊沿,差不多三十萬里。這一帶霧海內,分佈密集的礁石島,戰艦不能向前,只能由修士深入霧區探查。

「龜前輩,確定秘境浮島在裡面,現在沒有漂流移動嗎?」武峰向龜老六問道。

&<;「這十幾天時間裡,老龜不時用神紋指引術,感應秘境浮島所在,基本沒什麼移動。老龜認為秘境浮島,大致是在周期漂流,每一個周期漂流一次,但大多數時候停在霧海內。」龜老六回答道,這個問題他一直在思考,存在可能性很大。

「十幾萬年來,見過浮島的海族不多,或許只是最近這個時期,浮島才開始在外面出現。」


「如果三千道谷確為神紋龜族前輩,奉妖靈聖使的命令化道所成,那就和聖脈傳承相關,尤其和妖靈聖使傳承相關,近期出現的可能比較大。」武峰說出他的猜測,將浮島的漂流移動,和聖脈傳承聯繫起來。

不過這個問題,武峰只是大致一說,沒有探究的意思,只見他話鋒一轉,出言道:「只要確定浮島在其中,而龜前輩的神紋指引確定,那幾乎就是我們尋找的秘境浮島,出現烏龍的可能性很小。」

「確定秘境浮島后。首先要探查清楚,進入其中的三千道谷,測出秘境的空間與承受力,然後安排整個隊伍的修鍊計劃。」武峰出言說道。

「虎某贊成武聖使的提議,找到秘境浮島只是第一步,還要探查秘境的情況。才能確定後面的安排。」虎妖夜出言說道。

在武峰轉告龜老六,確定浮島所在的訊息后,統一指揮艦隊航海這十幾天里,各戰艦的主要修士,陸續喚醒各位聖使,現在抵達霧海外,各聖使早已聚集到位。

「先探查秘境,再確定修鍊安排,這是我們早有的打算。現在的形勢沒什麼大變化,自然要先探查秘境。」星望野點頭說道,同樣贊成武峰的意見。

其後各位聖使接連表態,無疑都贊成這個提議,然後分開召集本隊伍的修士,讓最信任而有實力的一部分修士,參與直接探查浮島,探查浮島內的秘境。

按照約定。各位聖使召集十位修士,龜老六和公羊虎不在列。但他們一樣要進入霧海,要進入浮島秘境內探查重生鬼手毒醫。

真武大陸的修士隊伍,數量一直都是最少,武峰這次挑選修士,四位相虛境巔峰,四位九階巔峰的修士在列。另外選擇敖烈和一位相虛境後期的修士。

至於沐顏琴,武峰留在戰艦內,將戰艦控制權完全交給她。畢竟秘境內情況不明,或許會有不小的危險,沐顏琴雖然戰力不低。但只是相對於丹罡境中期的修為而言,遠不如相虛境、九階後期的修士。

「各位,十艘戰艦已平均分佈在霧海四周,如果浮島漂流移動出去,戰艦就會快速追蹤。而我們這裡的修士,皆要進霧海探查,不僅找到秘境浮島,同樣要探查整個霧海,排除其中存在的危險。」

「第一階段的探查,就是要找到秘境浮島,由龜前輩在前,其餘修士保持隊形,快速深入霧海區域。」在武峰的安排后,眾修士接連進入霧海。

雖然直徑六十萬里區域的霧海,大家不清楚內部情況,但外放魂念一萬里內,確定不存在危險,探查的進程比較快。

這次探查很順利,眾修士進入霧海,完全沒遇到什麼危險,或許說霧海內毫無危險,要更加準確一些。

如外面探查一萬里內的情況一樣,在霧海內部的海域,零散的分佈各種礁石島嶼,島嶼在海面部分,直徑不超過三里。而不存在島嶼的海域,水深基本不超過十丈。

這樣的情況,在茫茫的海域深處,海水深達幾萬里的海域,確實顯得很獨特。但這樣的獨特,更顯得不平凡,襯托秘境浮島的不尋常。

雖然探查很順利,但眾修士毫無大意之心,依舊謹慎的向前探查,沒有心急求快直接衝進去。

好在整個探查隊伍,除十位聖使外,皆是相虛境、九階的高手,雖然探查謹慎,刻意在控制速度,但依舊保持較快的進程。

大致六個時辰后,平均每個時辰五萬里,眾修士來到霧海中心區域,並找到直徑三十里的浮島。


十幾萬年時間過去,龜殼所化的浮島,早已變成化石一樣,但表面的紋路依舊清晰,材質相當堅硬,給人一種玄奧神秘的感覺,隱隱透出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紋路和捲軸描繪一樣,應該就是秘境浮島無疑!」認真探查一番后,武峰激動的說道。

雖然龜老六的神紋指引,基本不會出現錯誤。但有可能找到其餘神紋龜的龜殼,並不是當初化道成秘境的浮島。

現在見到浮島后,眾聖使才確定這個浮島,就是三千道谷的秘境浮島。

「神紋龜族的神紋,雖然大體一樣,但具體有所不同,這個浮島的紋路,和捲軸描繪一樣,肯定不會鬧烏龍,確定是秘境浮島。」

「但現在找到秘境浮島,如何找到秘境的入口?」乾天罡忍不住說道。

在場各位修士聞言,頓時都皺起眉頭,見到浮島的時候,大家都忍不住探查。浮島不過三十里直徑,海面五十丈、海水裡八十丈,厚不到一里,在大家的魂念探查中,幾乎沒什麼隱藏。

但在大家的探查里,沒找到什麼像秘境入口的區域。甚至魂念強一些的修士,繞過龜殼正面的神紋,探查整個浮島內部,根本沒找出其中存在秘境的區域。

「根據族內典籍記載,本族先祖持妖靈聖使的聖器虛空神鼎,化成秘境保留三千法則晶體,那形成秘境的關鍵,應當在於虛空神鼎。」

「而本族先祖的神紋,在於將秘境獨立於十地外,不受整個天地法則的干擾。」在大家皺眉思索間,龜老六說出他的猜想,將龜殼神紋和虛空神鼎分別看待。(未完待續……)靈武逆天

… 「龜前輩所言不錯,幾乎所有秘境的存在,都是納須彌於介子。[800]就如我們使用的儲物戒,裡面的內空間比較大,但外面的本體很小。」

「儲物戒為修士所煉製,而秘境幾乎天然所成,抑或特殊法門塑造衍化,三千道谷當屬衍化一類。但不管怎麼說,秘境遠非儲物戒可比,內空間更大幾百幾千倍,而外體更小几百幾千倍,這都是很正常的狀態。」

「雖然現在不清楚,三千道谷的空間多大,但外面的秘境納體必然很小,從整個龜殼浮島探查,本就是一個錯誤的做法。想要找到浮島秘境,必須要找到正確的辦法,而不是盲目的探查。」聽過龜老六所言,武峰閃過一道靈光,然後說出他的看法。

雖然他的看法,只是對龜老六的猜想,分離虛空神鼎和龜殼神紋的一個延伸,但更加具體清晰,眾修士聽后莫不點頭。

不過,雖然大家認可武峰的說法,但眉頭反而皺得更緊。

雖然武峰的說法,給大家開啟一個新的思路,指出尋找秘境的方向。但什麼才是尋找秘境的正確辦法,眾修士依然毫無頭緒。

「大家認真找一找,不僅要用魂念探查,更要用視線直接檢查,一寸一寸不要放過任何區域,找到疑是秘境存在,然後根據跡象分析。」星望野提議道。

眾修士聞言后,頓時就開始新一輪尋找。雖然星望野的提議,還是檢查浮島的笨方法,但找不出秘境存在的跡象,如何去找正確的辦法,路要一步一步的走,不可能一步登天……

武峰自然明白這個道理。雖然他提出要用正確的辦法,但在不確定目標和辦法前,依然只能是盲目的尋找。

儘管武峰現在。修為只是丹罡境巔峰,魂念外放只有三千里。但他的八級魂念強度,還略勝於龜老六和公羊虎,探查直徑三十里內的東西,比他們更加細緻。

「龜前輩,你來看看這裡,可有什麼不同?」探查大半個時辰后,幾乎每位修士都將浮島,來回探查好幾次。但依然沒什麼收穫,武峰突然向龜老六喊道,頓時引起很多修士的注意。

「這裡沒什麼呀,紋路看起來很正常,不過是在龜殼背面,和龜殼側面的一個交接帶而已。」龜老六趕來后認真的觀察,看樣子沒有什麼發現,旁邊一位海族修士忍不住說道。

「交接帶?」聽到那位修士的話,龜老六頓時抓住關鍵,找到那個區域的不同。出言說道:「這裡不是交接帶,在龜殼的這個部位,應該向外延伸一些。交接帶在外面一些。」

「從這裡的形狀來看,這裡倒不存在什麼殘缺,只是延伸出來的一部分,應該有紋路存在,但現在實際沒有龍骸戰神。」

「對呀,這裡這一塊,明顯是在龜殼正面,但不存在紋路……」聽到龜老六所言,眾修士頓時反應過來。

「原來是這樣。難怪這裡的紋路看起來,顯得有些不協調!」武峰恍然說道。他雖然發現這裡不正常,但並未找出什麼不正常。完全就是一股感覺而已。

「可這裡和秘境有什麼關係,雖然紋路有一點缺失,但這不能說明什麼呀?或許那位神紋龜前輩,在化道前就傷到神紋,抑或許是浮島受到攻擊,這一處神紋被磨損……」

雖然找到紋路的差異,算是一個新的突破,但依舊有修士提出不同的意見。

不過這一次,武峰顯得很自信,出言說道:「如果這一處神紋,是有意識的分離出去呢?」

「有意識的分離出去?」眾修士聞言一愣,然後推測那種情況,很快就有修士說道:「如果真是那樣,那很可能形成一把秘境的鑰匙,抑或是其餘什麼線索。」

「只是我們現在,如何尋找缺失的神紋?」

聽到這位修士所言,在場的九位聖使,和龜老六、三龍族修士、兩電鰻族修士,全都望向武峰。

沒等眾修士開口,武峰在大家的注視下,取出一張古樸的捲軸,正是那張記載三千道谷的捲軸。

這張捲軸展開內部,記載三千道谷的存在,與龜殼浮島的圖案。而捲軸的表面,則是一種古樸的紋路,在原來的時候,大家只當那紋路是裝飾品,根本沒有在意。

但看到浮島邊緣,那殘缺的一塊紋路后,所有見過捲軸的修士,幾乎都想起捲軸表面的紋路。

武峰將捲軸攤開,反鋪在浮島殘缺的那一處,只見捲軸的紋路,和浮島邊緣的紋路,完全契合、渾然一體……

「竟然是這樣,原來這捲軸材質,就是龜殼神紋分離的一部分!」看到這種情況,公羊虎最先驚嘆道。

畢竟這一幅捲軸,最先由公羊虎獲得,但他和各位聖使一樣,只注意到捲軸的內容,而沒在意表面的紋路。

「觀其紋路,確定是完全契合,但捲軸神紋和浮島神紋,不存在牽引的力量自主融合,這恐怕又要另一種媒介,為融合神紋的鑰匙呀!」龜老六說出他的看法。

「或許將捲軸這一塊神紋,融入浮島的神紋裡面,讓其神紋變成一個整體,就是開啟秘境的鑰匙。即便不能直接開啟秘境,至少會出現進一步的線索,找到秘境所在的節點。」武峰大膽猜想道。

「但現在的問題,如何將這捲軸神紋,融入浮島神紋內,要用什麼樣的力量促進融合,不可能直接用法力、妖力,就能促進融合吧?」公羊虎提出新的問題。

「尋常的妖力、法力不行,但龜前輩的妖力,倒是值得試一試。看這捲軸的強度,既然出自神紋龜的龜殼神紋,應當不會被輕易損壞,不確定的情況,只能按想法嘗試。」虎妖夜提議道。


在十位聖使裡面,虎妖夜敢拼敢做,他比其餘聖使更早達到八階,雖然沉睡好幾年時間,但在獲取完整傳承后,已快速追趕各位聖使,做事比較有想法,大有後來居上的趨勢。

虎妖夜的話提醒大家,龜老六向捲軸輸入妖力。但這次嘗試並未成功,捲軸神紋和浮島神紋,都沒有什麼反應。

龜老六在嘗試后提議道:「本族先祖受命於妖靈聖使,秘境所成由妖靈聖使的聖器,虛空神鼎為主體所化,或許虎聖使傳自妖靈聖使,那種一脈相承的妖力,才是融合神紋的媒介。」(未完待續)靈武逆天

… 「現在完全是摸石頭過河,融合捲軸神紋和浮島神紋,算是現在尋找、開啟秘境的一個思路,龜前輩的提議值得嘗試。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如果虎聖使的妖力無效,那就其餘聖使一起來,抑或是各種屬性法力搭配,各種屬性妖力搭配,武某相信在不斷嘗試中,我們會找到正確的辦法。」武峰出言說道。

「嗯,那就虎某先來試一試!」虎妖夜點頭說道,然後走到捲軸所在區域邊,開始向捲軸內輸入妖力。

「沒有用處,捲軸排斥虎某的妖力,不能促進神紋的融合。」虎妖夜的嘗試,依然是毫無反應。

「虎聖使的妖力無效,其餘聖使不用單獨嘗試,那就我們十位聖使一起來。」武峰再次提議,正如他所言,摸石頭過河,就是要不斷嘗試。

「好!」其餘聖使點頭贊成,現在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是這樣嘗試。

各位聖使站在捲軸區域四周,恰好能在捲軸面積內,找一個輸入法力、妖力的點。

「倒數三息,一起輸入法力、妖力,三、二、一,開始!」在武峰的號令聲中,五位人族聖使,五位妖族聖使,同時向捲軸輸入力量。

「嗤……」在一陣輕微的響聲中,捲軸吸取十位聖使的妖力、法力,散發出一道灰白色的光芒。

「這是,成功啦?」

「成功啦!」見到那一道光芒,外面的龜老六、公羊虎等修士,當即就忍不住驚呼出來。雖然找到浮島不久,但眾修士幾經嘗試,這成功來的很不容易。

尤其這一次嘗試,大家雖然期待成功。但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只能說幾率對半分,現在見到捲軸光芒。幾乎是確定嘗試成功,眾修士心裡更是充滿驚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