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整個人貼在講台上,軟綿綿滑落趴在地上,一時間也懵了圈了。

「好!很好!難怪敢這麼狂,倒也有幾分本事!」一邊的宇山看著這一幕,瞳孔不由得一縮,拍手冷聲贊道,「你剛才的話我很贊同,不過打狗還得看主人這句話不知你聽過沒?現在讓我來看看你有幾分本事,能這麼狂妄!」

說著,宇山右手成爪,猛地抓向葉天的手。

葉天身體微仰,手臂一移,巧妙地躲開了宇山抓來的手。

咦?

宇山不由得吃了一驚,他剛才用的可是跟當特.警的堂兄學的擒拿手,從來都沒失手過,這次竟然落空了。

這讓宇山吃驚的同時,不由慎重了起來,見葉天身體后抑,不由冷笑的抓住了桌子的一角,向外一拉,同時一腳橫掃千軍踢向葉天的臉面。

這一下在宇山看來,葉天是避無可避了,就是擋的話,自己這一下也足以讓他的頭撞在身後的牆上,非給他來個腦震蕩不可。

砰!

一聲碰撞的聲音。

「哎喲!」

同時一聲慘叫響起,班裡大部分人都不由自主得別過頭去,心說葉天這下慘了,坐哪裡好,偏坐尹依身邊,這下招惹到不該惹的人吧!

這陵南三霸是你招惹得起的嗎?根本不用他們親自出手,只要他們馬仔的馬仔就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

馮楠楠幾乎同時的閉上了眼睛,實在不忍心看這殘忍的一幕。

同樣的,剛回過神來的高大志,來不及從地上爬起來,趕緊一臉壞笑轉過頭來,想看看葉天的慘狀。

忽然,高大志的表情凝固了,因為他看到抱著腳慘叫的人居然是宇山,而不是他想像的葉天?

怎麼會這樣?

只見葉天平靜的坐著,將手上舉著的椅子放了下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其他人也反應過來,表情獃滯地看著這一幕,感覺大腦實在是有些不夠用了。

這新來的竟然拿過過道另一邊座位的椅子,擋住了宇山的這一擊側踢,這肉長的腿結結實實地踢在了鐵做的椅子上,不慘叫那才有鬼了。

卑鄙,太卑鄙了!

幾乎所有人都冒出來這個念頭。

「我要殺了你!」宇山怒吼了起來,顯得怒不可遏的樣子。

「殺我?先考慮自己的處境吧!來而不往非禮也!」葉天冷笑著。

「什麼?!」宇山抱著腳,下意識的問道。

不等他問完,從宇山剛才拉開桌子的空當處,葉天一腳斜踢而出,正正踢在宇山單腳支撐的腳踝上,頓時失去平衡下,寧山當即整個人平直的拍在地上。

一時間,只聽呻.呤,不見動靜!

叮鈴鈴!

就在大家目瞪口呆之時,上課鈴聲這時響起。

近乎同時,昨天的美女老師柳卿與一眾踩著點的同學一起進入教室。

豪門罪愛Ⅱ殘忍契約 「這是怎麼回事?」柳卿微皺秀眉問道。

「老師,那個新來的打人!」剛從地上爬起的高大志連忙告狀道。

「嗯!班長,是這樣嗎?」柳卿沖差馮勇問道。

馮勇看著地上的宇山,又看沖著自己做出恐嚇表情的高大志,最後看了看氣定神閑的葉天,想了一下后,咬牙說道:「是這個高大志帶著這叫宇山的同學來鬧事!」

「馮勇,我草泥馬的,你敢……」高大志怒聲咆哮起來,似乎氣得忘了柳卿的存在。

「啪!」

教案扇在了高大志頭上,柳卿嚴厲喝斥道:「高大志,你給我出去站著!還有把校規抄一百遍,明天早上交上!要是交不上來的話,你也不用來上課了!」

「老師……」捂著頭的高大志方才想起現在是什麼時候,連忙哭喪著臉想要求饒。

「出去!」

柳卿縴手往外一指,嚴厲喝斥道。

知道事無挽回的高大志,只能垂頭喪氣的往外走,一想起要將那近萬字的校矩抄上一百遍,高大志只覺有種天暈地暗的感覺。

這時,宇山也艱難的爬了起來,扶著旁邊的桌子站起,看到葉天的腳動了一下,嚇得不由往後退,竟再次跌坐在地上。

「你給我等著!」

待宇山看清葉天不過是在翹二朗腿,而周邊的人個個忍俊不禁的樣子,不禁是羞怒交加,當即連忙站起來,撂下一句狠話,轉身便想走。

總裁獨愛:寵妻如命 「站住!我讓你走了嗎?」柳卿冷聲喊道。

「你想幹什麼?」宇山一副老子不怕你的囂張樣子。

「來我的班裡鬧事,這樣子就想走嗎?」柳卿喝道。

「不然你想怎麼樣?」宇山怒吼起來。

今天他可以說臉面丟盡了,結果還要受這個老師刁難,這讓他不禁一陣火大。

柳卿平靜的說道:「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向我的學生道歉,並保證不再來鬧事!二是我將這事向校長彙報,你明天就可以不用來了!」

一聽這話,宇山更加是怒火中燒,很想甩一句你算什麼東西,敢管小爺的話出來!

可他不敢,對於陵南一中的了解,讓他知道這話一出,別說是這江陵市,就是放眼整個海西省也沒人能讓他重返陵南一中了!

而如果他真被陵南一中退學,回去就算不被自個老子打死,那以後公司的繼承權也是別想了。

這可是事關生死,宇山就算再狂,也知道如何決擇。

當即,他低頭道:「對不起!」

說完,轉身狼狽而走。 柳卿也不擋,深深的看著將桌子擺正的葉天一眼,便開始上課了。

很快,一節課過去,柳卿抱著教案再次走出教室,將站在門口的高大志喊了過去。

「嗯,不錯,你沒給丟我的臉!可不要驕傲了,以後可要好好乾!」

錯過了之前好戲的陸雨萱,在柳卿剛走之後,就走到葉天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很滿意的樣子。

這樣一來,不禁讓全班同學都為之驚訝,就連葉天身邊的尹依也有些訝然的看了一眼。

雖然這個班級中沒人知道陸雨萱的具體身份,但從陵南三霸從沒騷擾過她及她的女伴,且在見到她們時都必恭必敬來看,顯然不會是尋常人。

如今看樣子,這葉天似乎與這陸雨萱關係不淺,這不由得讓班裡的同學多了些想法。

這時,馮楠楠轉過身來,擔憂的看著葉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這是?」葉天不由得笑道。

「葉天,你要小心!那宇山乃是陵南一中三霸之一林柄和的手下!」馮楠楠小聲的說道。

聽到這話,葉天不由笑了,「嘖!這學校的學生還真玩上了黑社會角色扮演遊戲了嗎?除了這三霸之外,是不是還有什麼四狂五尊六將,以及什麼七、八、九王之類的!」

馮楠楠苦笑道:「這倒沒有!不過這三霸各有自己的爪牙,分別叫林氏七武海,欒部十二旗,以及蔣家四天王!」

「唔……哈哈哈哈!」葉天先是一愣,隨即大笑起來,「好弱好中二的名稱啊!哈哈哈哈……」

「確實中二了點!這可不是開玩笑,陵南三霸之所以能橫行陵南一中,便是靠的這些人啊!這可是從初中部到高中部,整個學校學生都公認的!」馮楠楠見葉天大笑,不禁嚴肅的說道。

「哦!那除了那林柄和外,剩下的兩霸又是誰?」葉天不由好奇道。

「欒木旗和蔣為先!不過這三人中,以林柄和最囂張跋扈!」馮楠楠一臉擔憂的說道。

葉天好奇的問道:「咦!這是為什麼?」

長嘆一聲,馮楠楠謂然說道:「你聽說過森木集團嗎?」

「啥!」差點把森木聽成安利的葉天回過神來,忙回道,「當然聽說過,這是華國最強的生物製藥集團!哦,你是說這林柄和是控股森木集團的林氏家族的人?」

「嗯,聽說林柄和的父親是當代森木集團董事長的堂兄弟!」馮勇說道。

葉天笑道:「呼!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林董事長的公子呢!原來不過是堂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一見葉天這態度,馮楠楠不由急道:「雖然不是林家直系,可也已經很厲害了,你怎麼還這個樣子,不趕緊想辦法嗎?」

「想什麼辦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葉天將椅子往後一靠,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

「可是……」馮楠楠還想勸。

葉天忙搶斷道:「好了!好了!別擔心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嘛!」

「你好自為知吧!」丟下這句話,馮楠楠氣得轉過身去,不再理會葉天。

對此,葉天也只能笑笑,他知道馮楠楠是好意,可事情已經做了,那便沒什麼好顧慮的了!

再說,對葉天而言,他的目標是那林甲秀,如果連區區的林家堂親林柄和都應付不了,那他還有什麼資格認為自己能敵得過林甲秀?

雖然知道馮勇的好意,也知道他想說什麼,不過葉天卻不打算去聽去做,就如他剛才所說,不管對方什麼來頭,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

如今,他有這個自信,以及支撐這個自信的能力!

很快,一天的時間過去,到了放學的時候,葉天正準備與陸雨萱一起回去時,卻被陸雨萱攔住了。

「你要去找二小姐?那不是正好嗎?我是陸先生請來保護你和二小姐的,到現在也沒能見到二小姐,有點失職啊!」葉天笑道。

他倒不在意失不失職,只是這幾天下來,讓二小姐的面都沒見過,免不了多少有點好奇!

「哼!什麼失職!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陸雨萱毫不客氣的說道。

「呃……反正陸先生讓我保護你們,我豈能隨便離開!」葉天轉移話題道。

陸雨萱不屑道:「這你放心,跟我妹妹在一起,我老爹是不會擔心的!」

「嗯,我可以作證!我們跟雨璇姐住一起,陸伯伯不會擔心的!」旁邊的李琳也跟著說道。

這話讓葉天不由感到越發好奇,那位現在還未謀面,可無論是陸展鵬還是林東、玉立又或者李琳,甚至包括陸雨萱本人,都似乎非常信任的二小姐陸雨璇到底是怎樣的人?

月影胡歌:秦迷未央宮 居然能讓這麼些人都信服,包括這身為姐姐的陸家萱,當真是令人好奇!

不過就算是這樣,葉天也還是沒有同意,直接了當的說道:「大小姐,你雖是這樣說,可你是不是真的去找二小姐,我也不能肯定!

畢竟你已經有前科了,否則那天晚上我也不會在那處偏僻小巷中,從那些混混手中救下你了!」

「你還敢說!要不是我說給錢,你都直接當做看不見了!」一提起這事,陸雨萱當即氣得炸毛,忍不住張牙舞爪起來。

「等一下,萱萱!」李琳突然不懷好意的看著陸雨萱,拉長語氣道,「好啊!原來當時你就是被擋箭牌兄救了,你居然都沒告訴我,還假惺惺的找我商量,你當時可是說你喜……唔……」

「啊……不許再說了!當時是當時!現在是現在!」

李琳的話還沒說完,便被紅著臉拉上來的陸雨萱捂住了嘴,只能唔唔的抗議著。

這個變化讓葉天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他也並不在意,這想說什麼時,林東正好走了過來。

「咦?東叔,你怎麼還在江陵市,不是應該隨我老爹回去的嗎?」捂著李琳的陸雨萱忙問道。

林東微不可察的看了葉天一眼,笑道:「是這樣的,大小姐!集團在江陵市還有些事要處理,所以董事長便讓他留下來處理這些事,等這些事都處理好了,我便回集團總部的!」

「那這段時間,誰來保護我老爹?」陸雨萱焦急道。

林東笑了下,回道:「放心!正好最近我的一個戰友退役,我將他召了過來,足以保護董事長的安全了!」

聽到林東這樣說,陸雨萱不由放下了心,將自己和李琳要去找陸雨璇的事說了下。

「哦,那行,那我送大小姐和李琳小姐過去吧!」林東說道。

「不用了,我們自己過去就行了!」陸雨萱想要拒絕。

林東皺眉說道:「大小姐,這恐怕不行!董事長說了,在江陵市的時候,你不能一個人獨自離開學校或別墅!」

陸雨萱生氣的喊道:「我又不是犯人!」

「這個我也沒辦法,這是董事長離開前安排的,大小姐請不要讓我們為難!」林東態度平和的說道,語氣中卻透著不容更改的堅定。

「你……哼!」

陸雨萱冷哼,走向校門外,最終還是妥協的走向林東停車的地方。

林東笑了下,對葉天說道:「既然晚上大小姐要去二小姐那裡住,那你晚上就可以自由行動了,可別玩得太瘋了,明天還得到學校來呢!」

說著,轉身就走。

聳了聳肩,葉天也往校門外走去,只是站在校門口時,一時間他竟不知道要去哪裡。

父母已經去往陸天集團總部,回家只有自己一個人了,至於去陸雨萱的別墅,也同樣只有自己一個人。

至於其他的地方,葉天發現經過去年一年的變故,自己居然連個可以交往朋友也沒有了。

原本稱兄道弟的朋友,在自己被陷害退學后,一個個的都遠離自己,現在想來實在是有些諷刺。

一個人無聊的閑逛著,想著過去一年的種種不公與屈辱,等葉天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來到了江陵市有名的酒店一條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