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放心,我絕對不會騙你的。雖然你這一離開,楊成會傷心難過。只是需要時間來慢慢淡忘。對不起,我知道這樣很殘忍,但我,真的沒辦法,我不想看着那個人死掉。”對不起,這是我現在唯一能說的。真的,對於這個小丫頭,我真的很愧疚。其實如果她不是鬼的話,我還是可以接受她的。只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那姐姐,你會好好的對楊成哥哥嗎?我離開了,就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了。”

“對他,當然,畢竟我們也算是朋友了。至於陪伴在他的身邊,我只能說抱歉。要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留在這裏的。”

對於她的期望,我想我是要讓她失望了。雖然殘忍,但這也是事實。若不是她在這裏的話,我也不會留到現在這個時候,沒準早在第一時間我就直接離開了。

她的去留,取決於她自己。只要她願意離開,從這裏出去,就可以了。

這,就是最後的決定,只要爲了楊成哥哥好,她願意離開。只是丟他自己一個人在這裏,她的心裏也很難受。不捨,那是肯定的。 在走之前,小丫頭當然有去找楊成。當然,只是投夢給楊成。

“哥哥,妹妹要離開你了,以後,你自己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哦。 報告首長,萌妻入侵 原諒我不能再繼續陪在你的身邊,哥哥,不管怎麼,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知道嗎?”說完,她便消失在了楊成的夢裏。天要亮了,她得趕緊離開纔是。

讓我沒想到的是,黑白無常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現了。而他們的出現,讓我差點兒動手打人。陰魂不散,躲哪兒都躲不掉。這黑白都出現了,那麼是不是說,那個男人也出現了呢?要命的,他這要是也來的話,那我想我的好日子就真的沒有了。要命希望那個男人不要出現纔好。

“夏小姐,希望你冷靜,我們出現在這裏,也只是要將人帶走罷了。放心,我們來這裏絕對不是因爲你,你不要想多了。”黑白無常淡定的說道。當然了,他們來這裏,完全是來帶某人離開的。只是沒想到,當他們來的時候,出現的地方竟然是這個女人的房間。一時間,他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

聽他們這麼一說,我想我是明白了,原來他們是來帶那個小丫頭走的啊。好吧,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應該沒事了。其實我倒不是怕他們,我就是怕那個傢伙突然出現罷了。

“對了,他,還好吧?”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問出了這樣的一句。沒有他的消息,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我想,我只能從這兩個傢伙的口裏得到結果。

聽到這話,黑白無常鬱悶了。這是怎麼回事?之前主子還在讓他們找尋這女人的下落,想必也是小主子要找人吧。時間上來說,這都不知道過了多久了,難道小主子沒有來嗎?不可能啊。可若是小主子來的話,這女人恐怕也不會這麼問了吧。不過這些事情也不是他們該關心的,他們的任務就是將人帶回去。

“抱歉夏小姐,這個我們無可奉告。”

一句話,將我堵的死死的,讓我直接沒了希望。本來還想着從他們這裏打聽點兒關於他的消息,現在看來,是沒有希望了。

小丫頭只是想來道個別,沒想到這一進來,便看到了黑白無常,頓時讓她害怕了起來。

“不怕,他們是來帶你走的。好了,跟他們走吧,去投胎吧。”安慰的話,只能這麼說了。至於她是不是真的能投胎,我就不知道了。畢竟,她無意中害死了那麼多人,下去也不好說啊。

“那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走了。”黑白說着,帶着小丫頭瞬間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他們這一走,我無所事事了。看看時間,離天亮似乎還有那麼一段時間。躺在那裏,我依舊沒有睡着。不知道爲什麼,反正就是睡不着就是了。

夢裏,楊成一直在追逐着,可無論他怎麼追,結果都是一樣,他追不上那小小的身影。他想不明白一點,明明是個陌生人,感覺卻是那麼的熟悉。然而追不上,他真的好懊惱。直到最後,直到站咋深淵前的時候,他看到那抹小小的身影就這麼直接下去了,快速的向下墜落,他的心,好疼。

猛的坐起身來,楊成的心莫名的慌亂了起來。這個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其實很多時候他已經醒了,只是今天這醒來的時候太不自然,完全可以說是被嚇醒的。心裏的慌張,讓他連衣服都來不及換,便直接跑向了小乖的房間。其實他可以直接將門打開的,可當他把手放在門把手上面的時候,他害怕了,他不管去開門,他不敢去想象,要是小乖真的,真的離開他了的話,他要怎麼辦?小乖的身體一直都不好,這一點他很清楚。可若是一切真來這麼快的話,他真的接受不了。

“小乖,希望你不要有事,哥哥不想失去你。”一邊說着,楊成顫抖着手將門打開。

有時候還真是那樣,怕什麼來什麼。可不是,楊成這才進去,便看見躺在櫃子旁邊的楊小乖。當他上前去將人抱起的時候,那冰冷的溫度告訴他,小乖,已經死了。

心,怎麼能不難受。

但是他想,小乖做完還好好的,這纔過去幾個小時的時間啊,這小丫頭就死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麼,就只有一個原因了,就是夏天。她說過,小乖已經死了,一定是她乾的,一定是。

將楊小乖放好,楊成便去找夏天了。

門,是直接被踹開的,着實把我給嚇到了。我鬱悶,這好端端的,這個男人出現就算了,而且還是用腳踹的門,他是怎麼了?

看着他快速的走向我,那一臉的陰鬱和憤怒,我想,他應該是知道什麼了吧。

“楊……”這才說了一個字出來,我的脖子便被他給掐住了。那力道,分明就是要將我給掐死的節奏。

“夏天,我那麼喜歡你,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蛇蠍心腸。小乖還那麼小,就算她不喜歡你,你也不能害死她啊。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了,去死吧。”吼完,楊成更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現在的他,一心只想着將這個女人殺死,好爲小乖報仇。不然的話,他真的不甘心。在這個世上,就只有他和小乖兩個人相依爲命。可是現在小乖走了,那他要怎麼辦?所以他想好了,先把這個女人殺了,然後再自殺。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去陪小乖了。

或許是楊成吼的聲音太大了吧,引來了很多人的圍觀。傭人們當然不敢上前,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就是看着少爺在掐別人的脖子就是了。直到韓亞的出現,這才讓我見到了陽光。

跪在地上,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剛剛那個時候,我真的感到了窒息。其實我在想,我是不是就要這麼死掉了呢?死於非命,死於人手。要是這樣下去的話,那小丫頭一定會很吃驚的。

“楊成,你這是瘋了嗎?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是在做什麼?你想掐死夏天嗎?”兩個男人就這麼對立的站着,韓亞怒吼。他不敢想象,要是他再晚那麼一點點兒出現的話,是不是夏天就會被掐死了呢?該死的,這個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竟然下得了手。之前還說喜歡,現在倒好,要直接將人給掐死,還真是最毒男人心啊。

“你知道什麼?這個女人殺了小乖。”沒有搞清楚狀況的男人就這麼出現了,還壞了他報仇的計劃,這讓楊成怎麼能不怒。明明就差一點點兒了,就差那麼一點點他就可以成功了,結果卻讓這個男人給壞事了,真是該死。

什麼什麼?他沒有聽錯吧?韓亞疑惑。這個男人說是夏天殺死了小乖,怎麼可能。這個女人是什麼樣的,他怎麼會不知道呢。要真是壞人的話,那他們之前在一起的時候她就可以下手了啊,還非要等到現在這個時候殺一個小女孩,開國際玩笑吧。反正不管怎麼,他是絕對相信夏天不會殺一個小孩子的。

其實內心還是在掙扎的,一個女人殺一個小孩,完全說不過去啊。但最後想通了,他還是選擇相信夏天。

一個人的爲人是什麼樣的,那是再清楚不過的,就像夏天這樣的女人,真的是那種簡單易懂的。

“你開什麼玩笑,夏天根本就不會那麼做。你又沒有看到,你怎麼知道是夏天做的。夏天說過,你妹妹已經死了,早就死了,而那個一直在你身邊的妹妹無非是鬼佔據了她的身體留在你身邊的。我知道你不相信,雖然我也不怎麼相信,但是我相信夏天。”看着楊成,韓亞嚴肅的說道。現在這個時候,誰知道這個男人能不能聽進去啊。“夏天,你趕緊的證明一下啊。”這邊說完,韓亞便開始說夏天了。是啊,只要能證明她是無辜的,她沒有殺害小乖就可以了。想必,這個男人應該會相信的吧。管那麼多呢,反正試試再說,總會有辦法的。

這,是唯一的希望,就看這個女人自己的了。但不管怎麼,他是會保護這個女人的,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想想剛纔就覺得後怕,這個男人還真是瘋了。

其實在聽到夏天說這裏有鬼的時候,韓亞便感覺不好了,總覺得這裏好像到處都是陰森森的。這就連在房間裏的時候,他都感覺不好了,有時候甚至會自己鑽到被子裏面去睡,但結果還是睡不着。鬼啊,萬一這真的有鬼,然後突然站在自己身邊的話……想想就好恐怖。

不是有句俗話嘛,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話他韓亞還是聽過的。要是再多多瞭解一下的話,他就要徹底的相信了。

解釋嗎?證據嗎?要這個男人相信嗎?我根本就沒有有力的證據來證明這些。那個小丫頭已經走了,如果她在的話,或許還有點兒希望。不過看現在這樣子,怕是不管我怎麼說,這個男人都不會相信我的吧。

想想,還真是心塞。不是因爲這個男人可能會不喜歡我,而是這麼久了,他卻還是不相信我。

“這麼給你說吧楊成,你妹妹楊小乖,其實在三歲的一個晚上就死了。還有,你娶過很多老婆回來對不對?但他們是怎麼死的,你知道嗎?就因爲你妹妹,她們才死的。別問我爲什麼知道,我知道你不相信,但這是事實。如果那小丫頭再不離開的話,那麼下一個死的,就是你。不信的話,你現在可以照照鏡子,好好的看看你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我指着鏡子說道。這東西,是我從黑白那裏要來的。事情會這樣發展,其實我也是想到了的。所以先準備一下,就是怕這個男人不相信。

看,還是不看?真的要相信這個女人說的話嗎?

“楊成,我問你,你早上醒來之前是不是做夢了?是不是一個陌生的小女孩給你說了什麼,還叫你哥哥?”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小女孩給我說的,她有給楊成一個夢。而夢裏的內容,她也告訴我了。“你不相信我說的話沒事,但是你自己的夢,你應該相信吧。我沒有那個本事去看你的夢,一切都是那個小丫頭自己告訴我的。”看着他,我淡淡的說道。

我看到了,在這個屋子裏站着的女人,還有那些小小的身影。看來,他們都是來看楊成的吧。

閉上眼,我揮起了手。我想,這是我爲他楊成最後能做的一件事情了。

現在,是另外一個空間。當然,我們還是在的,只是身邊多了很多人。至於門口圍觀的那些傭人,自然是看不見的。嘖嘖,真想不到,我竟然還有這樣的能力,真神奇,想什麼來什麼。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嘿嘿。這心裏,多少還是有些小竊喜的。

看着這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女人們,楊成吃驚。當然了,這些人,可都是他的老婆啊,還有她們身邊站着的孩子,不難想象,這是他的孩子。只是,現在這個時候,她們怎麼出現了?

“老公,其實我們一直都在這屋子裏,只是你沒有看見而已。夏小姐並沒有騙你,一直在你身邊的小乖並不是小乖,是另外一個人。我們是想給你說的,但沒辦法,我們說不了。”一個女人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楊成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是相信,還是說他們是一夥的?拿着鏡子,楊成一看,嚇得頓時鬆手。鏡子,掉在地上碎了。而楊成,則是在地上坐着了。

鏡子裏的男人還是自己嗎?那青黑的臉,着實嚇到他了。要真是自己的話,他是不是也要死了呢?可是那張臉,分明就是自己的啊。

接下來的時間,是屬於他們的。至於我和韓亞,則是乖乖的閃到了一邊觀看。

直到所有人都徹底的離開,這件事情纔算是告一段落。

他楊成在不願相信能怎麼?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也只能相信。

“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就像那個小丫頭對你說的。當然,還有你的老婆們,不要讓他們失望啊。當然了,我們,還是朋友。”這,是我最後能說的。至於要怎麼,就看這個男人自己的了。

稍坐了一會兒,我和韓亞便離開了。只是這才走沒兩步,身後的巨響讓我們回頭。

只見楊成就這麼趴在地上,身下一灘猩紅。他,就這麼死了。

坐在車上,我們誰也沒有開口。

“對於楊成來說,或許,死亡也是一種解脫。”韓亞突然冒了這樣一句話出來,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讓我不要多想。但是一切終究太過現實,現實的可怕啊。 只是一句安慰,我依舊看着窗外的風景。說真的,現在的我還真的沒有心情。事情發展到最後一步,楊成就這麼跳樓了。其實他可以活下去的,就算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啊。可終究,他還是選擇了死亡。也是,就像韓亞說的,“或許,死亡也是一種解脫。”。解脫嗎?其實我也好想解脫啊,可是我不想死。

有時候,說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看着這樣沒有心情夏天,韓亞決定了,改變路線,先帶這個女人去散散心吧。

當然了,他並不可能去爭取這個女人的意見。就現在的她來說,恐怕不會想去哪裏了吧。對於楊成的死,他也很無奈。可就算無奈又能怎樣,人已經死了,只能遺憾了。其實說真的,對於楊成這個男人,交朋友,那絕對是最佳人選。

只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

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也的時候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讓這個女人走出來就好了。至於其他的,他韓亞暫時還沒有想到。一切,就只能看了。

或許是心情不好,又或者是抹不掉楊成趴在地上的那一幕,總之我是沒有什麼心情就是了。就連車子停下,我都沒有什麼反應。

“喂,到了下車吧。”直到很大的聲音傳來,我這纔回過神來。

“到家了嗎?好吧,那我們回家吧。”淡淡的順道,我便下車了。反正也到家了,我想我要好好的整理一下思緒,不然就像現在這樣,亂糟糟的,真的很煩人。

回家也好,至少這樣可以讓我緩和一下心情,不然我真不知道怎麼辦。這件事弄得我真的很有罪惡感,畢竟這要不是我的話,楊成也不會死,至少不會這麼快就死掉。所以說,整件事似乎都是我的錯。

我夏天,真的就是個罪人。

只是當我下車的時候,才發現根本就不是家。這個地方,看樣子似乎很不錯的樣子,只是我不知道我們來這裏是要做什麼。這個男人是在想什麼?爲什麼帶我來這裏?

“夏天,楊成的死跟你沒關係。就算你不那麼做,他也一樣會死,只是時間問題。所以,你不要想那麼多好不好?夏天,這真的不關你的事。”之前的那一幕,他韓亞也是親眼目睹的。只是沒想到,這個世上真的有鬼這種東西。那突然出現又在瞬間消失的女人和孩子,那蒼白的臉,應該是鬼沒錯。這個世界,真的是太神奇了。

“可要不是我的話,他根本就不可能跳樓。”站在那裏,我無力的說道。

就算現在這個男人在極力的安慰着我,但我的心裏還是很難受。

“行了行了,就在這裏好好的放鬆一下心情好了。有些事情,還是不要去想了。過去了就過去了吧。你看,就像這墳墓一樣,不管他是自己死於非命還是死於正常,現在都被人遺忘了。”說着說着,韓亞便開始找起了比喻。只是這一轉頭,他剛好看到一個墳墓,就只好拿這墳墓來做比喻了。反正只要這個女人不亂想,就可以。

墳墓,真的可以嗎?我好奇,直接看了過去。墳墓,嘿,還真是個墳墓。

只是在這樣的山頂,怎麼可能會有墳墓呢。這樣的地方,照理來說一般是不會有人埋在這裏的。可是這墳墓,好奇怪啊。

沒錯,按照這座城市的習慣來說,死人都是要火化的。然後放進墓園。若是有人要求的話,也是可以不火化的。只要你有錢,那就可以做到。這個,還是之前楊成告訴我的。不然的話,我也不會知道的。但這墳墓在這裏,也太奇怪了吧。一般人,怎麼可能將死人埋在這裏。

墓碑,當然沒有,反正就是一個墳包包。要說小山坡的話,這山頂上到處都是平地,怎麼可能有小山坡呢。

“走,我們去看看。”出於好奇,韓亞直接拉着我朝着一邊走去。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麼,反正他就是拉着我朝前走了。

只是沒想到,就在我們剛剛轉過去的時候,便看見了一個很大的洞。不是吧,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竟然還有這麼大個洞,要不要這樣啊。這明明就是個平地啊,頂多就是有一顆大樹。只是沒有想到,這大樹後面竟然有這麼大的一個洞,神奇啊。真不知道這裏來過多少人,他們是不是也一樣發現了這個洞。

“怎麼樣,要不要進去看看?我很好奇,這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看着這偌大的洞,韓亞兩眼冒星星,更是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

看着這樣的他,我還能拒絕嗎?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只能答應了。

火把是沒有,但電筒還是有的。 非我傾城:獨寵太子妃 手機上有手電筒,很簡單的東西。而且現在還是兩個手機,害怕不亮啊。

一路走下來,滿腳的泥濘,但卻沒有發現腳印。看來,這個地方還真的沒有人來啊,不然這泥濘的路面怎麼會沒有腳印呢。而我們,怕是這裏的第一人了。不管了,還是繼續的朝前的走吧。前面到底有什麼,我們也不知道。但現在,我們完全是秉着冒險的心情往前走的。

直到一口棺材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才停了下來。

真沒想到,這裏竟然真的是個墓地。而且,還真的有個棺材。

嘖嘖,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啊,竟然還有棺材,難道就沒有人注意到嗎?要是注意到了的話,那就不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了。恐怕,這地方是真的沒有人發現了。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越是靠近這棺材,我就越覺得親切。奇怪了,這樣一個怪異的墳墓,我竟然會覺得親切。呵呵,我想我這也是醉了,不然也不會這樣覺得。

反觀韓亞,那就不一樣了。明明身子在顫抖着,但眼睛卻在冒着不一樣的光。尤其是臉上,那興奮的樣子,我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才能形容這個傢伙了。

這傢伙現在還在往前走,真不知道他現在是要做什麼,難道……這個時候的我在想,這男人是不是想把那棺材的蓋給打開了吧,這男人的膽子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大了。當然,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事實是怎麼樣的,在接下來的那一刻,是真的驗證了。

“夏天,我想看看這裏面,會不會像小說上寫的那樣,裏面有無數的金銀財寶。你看這裏啊,在這麼高的地方,那這墳墓肯定不會是新的,沒準是很早以前就有的呢?要是這樣的話,我們肯定會發大財的。到時候,我們還用開店嗎?完全不用了。快點快點,你來打開。”韓亞興奮的說道。只是那聲音裏,有着明顯的顫抖。

我當然知道這個男人是在開玩笑,他什麼樣的心思,其實早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這樣的貪心,他韓亞是絕對不會有的,這一點我可以肯定的說。他剛纔的話,無非是想逗我開心罷了。

只是這讓我把棺材蓋打開,要不要這樣啊,這個男人,我真的是醉了。

可是能怎麼辦,知道這個男人膽小,難道我還讓他自己去?算了吧,恐怕到那個時候只能被嚇死的,這就不好了。

想想還是算了,就滿足一下他吧。

說真的,我真感覺這男人是在把我當女漢子用。這麼重的棺材蓋,他竟然讓我搬,真是重死我了。而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直接將這個傢伙給拍暈了拖出去,我這在辛苦,他還給你在一邊嘮叨嫌棄,說什麼“哎呀,你的力氣怎麼那麼小啊,是不是沒吃飯啊?”,不然就是“哎呀,你快一點兒啊,我等得花兒都要謝了。”,總之,就是一大堆的抱怨。

這麼重的東西自己不來弄,還在那兒抱怨,我這不把他拍死已經算是好的了。

終於,在我的堅持不懈下,棺材蓋打開了。而裏面,除了一具死人的骨架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看着這,韓亞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之前的興奮完全消失不見。

看着棺材裏的一切,他忍住胃裏的難受,很給面子的沒有直接吐出來啊。“什麼啊,原來小說裏面寫的都是騙人的。什麼棺材裏面有金銀珠寶,騙人呢吧。”一邊嫌棄的看着,韓亞一邊哀怨的說着。

真是受夠了,這一刻的韓亞,完全就像是個小女人一樣,還真是讓人受不了。一個大男人,竟然給我擺出這樣一副姿態來。好吧,這個男人還真是顛覆了我的視界觀。我想,以後的我還真的要對這個男人另眼相看了。至少,不能站在正常人的角度上去看這個男人了。

再看向棺材裏的白骨時,我竟然伸出了手,就這麼觸摸着那白森森的額頭。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反正自己就是這麼做了。這一刻,我並沒有覺得害怕,反倒是直接有着另外一中感覺。要說怎麼形容,這除了親切之外,我還真找不到別的詞來形容。

尤其是在我閉上眼睛的時候,我竟然覺得心裏暖暖的。這感覺,實在是太怪異了。 我能感覺到自己上揚的嘴角,可是我就是沒有弄明白,我爲什麼會這樣。而這個時候,我竟然不願意鬆手,更不想睜開眼睛。我,是撞鬼了嗎?可是這個地方,並沒有鬼啊。說來,還真是奇怪的要命啊。

看着這女人這樣的表情,韓亞覺得自己這是要瘋了。這女人現在這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來,要不要這樣嚇人啊?萬一要是這女人也被什麼鬼給佔據了身子的話,那他怎麼辦?他自己一個人,還能好好的嗎?恐怕,那個時候的他就真的不好了。想想他這還這麼年輕,要是就這麼死了的話,那豈不是虧大了。不行不行,堅決不行。

“夏夏夏,夏天啊,你這到底是怎麼了?你怎麼閉着眼睛在笑啊,真的太嚇人了你。你還好嗎?還好嗎?”爲了證實一下自己想的是不是真的,韓亞便開始噼裏啪啦的說了起來。反正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要是情況不對的話,他就跑。怎麼說呢,這活命纔是最重要的。這一點,可是不能否認的。不然到時候,他們兩個這都得死在這個地方,那可就麻煩了。一句話說到底,他韓亞還不想死呢。

“怎麼了嗎?是你自己要看的,現在又怕的要死。韓亞,你是豬嗎?竟想這些自己不敢的東西,丟臉死了你。我都不怕你竟然害怕,出去了別說你認識我。”爲了緩和一下氣氛,我故意大聲的說道。

我剛纔到底是怎麼了?竟然會主動摸上那白骨的頭顱,而且還有那異樣的感覺,真心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解釋了,反正是想不明白的就是了。

而看看韓亞的臉,慘白慘白的,看來是被嚇到了吧。說實話,我這也被嚇到了。

“好了好了,我們趕緊的回家吧,晚上還做不做生意了啊。”看着這發愣的男人,我直接一個河東獅吼。反正都是女漢子了,注意形象什麼的,那是和我絕對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因爲,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男人造成的。

是啊,剛剛在我出力的時候,這個男人就在一邊說什麼“哇塞真不愧是女漢子”。我去,他這好奇我幫忙,最後還被直接說成了女漢子。那一刻,我的心裏就開始不爽了。

“好,走走走,必須的走啊。這地方,還真是怪異。”說着,韓亞便大步的朝前走去。現在這個時候,他真的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在這裏了。這麼恐怖的地方,他真的不喜歡。再說了,這要不是爲了寶藏的話,他纔不會冒這個險呢。結果倒好,除了白骨,就什麼都沒有了。想想,還真是覺得心塞。

這一次,韓亞將車開的飛擦擦的快,就好像後面有什麼在追我們一樣。我想,我是知道了,這男人明明就是在害怕。算了,既然他這麼害怕,那就趕緊的離開這個地方好了。當然,我也想快點兒離開這個地方。畢竟在這裏,我就會覺得不舒服。那件事情,我想暫時的拋在腦後不去想。不然,這難受的又是自己了。哎,真不知道我這是怎麼了,竟然會遇到如此倒黴的事情。想想,心塞啊。

一個男人,前一秒還在說着愛你。而後一秒,便不再相信你。這種事情,不管是發生在誰的身上,這恐怕都是一樣的吧。

只是沒想到,這回去的時候,天還是黑了。

“明明開車開的跟逃命似的,到家還是天黑了。還開店呢,又沒希望了。”開店,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我最想的就是去喝兩杯。然後自己調一個很烈的酒,喝完拉倒,至少醉了就不會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總之,我就是這麼想的。

不管怎麼說,這心裏面還是難受的要死。一條命,就那麼在我們的眼前沒有了。

“行了,開回來就算好的了,安全第一。”說完,韓亞直接下車了。反正這都已經到了家門口了,再在這坐着也沒意思了。回家,纔是最主要的。

簡單的吃了一些東西后,我們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間。或許是太累了吧,我竟然就這麼睡着了。是啊,在楊成家,我幾乎每天都睡不好,總是在聽着她們的故事。疲勞不是沒有,只是尊重她們而已。畢竟人都已經死了,想想也挺可憐的。

特別是那個小丫頭的那晚,我根本就沒有合過眼睛。這就算是再神,那也要睡覺啊。而我,則是超神的那一個,沒有閉上過。

現在好了,這回來了,熟悉的環境讓我覺得安心。因爲在這裏,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光是這一點,我就覺得很舒服,很安心。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在我睡着的時候,一抹身影再次出現在了窗外,就這麼靜靜的看着我,嘴角開始慢慢的上揚。

“親愛的老婆,你是逃不掉的。因爲,你是我的女人。”宮宇在心裏默默的說着,但那上揚的嘴角,證明了他現在的好心情。

他當然知道白天,還有這幾天所發生的一切。只是,他一直都在暗處圍觀。他相信,單憑這個女人現在的本事來說,這點小事情,她自己還是能解決的。沒辦法,對於自己的女人,他宮宇就是這麼自信。

這一邊是睡着了,而另一邊,韓亞是怎麼也沒有睡着。其實這幾天他也不好過,因爲總是在想着夏天的話。就連現在也是一樣,他還是再想着。開着燈,他將自己蜷縮在被子裏,腦袋更是捂在了裏面。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就沒事了。安慰自己,這是他韓亞現在唯一能做的。不然,他就真的要瘋了。見識了那些,他還能不相信嗎?打死他,他都不敢不相信。

說也奇怪,這好端端的人竟然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閉着眼睛的夏天就這麼走出了房間。

那拖鞋擊打着地板的“啪嗒”聲,更是讓韓亞直接顫抖了起來。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要出現了嗎?竟然就這麼在屋子裏走。那聲音由近變遠,但卻一直在響着,好像是有人在走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