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據說,是鎮域塔第三層空間的第一強者,擁有極道無上境,戰力強悍無比,堪比一些偽無之上境的存在。

不過,鎮域塔時空第三層空間,受到規則的壓制,強大到極點。

據說,出現過在這裡的最強橫的人物,也只是同步到九成而已。

現在,這一片空間之中,能夠同步戰力到八成,已是無比驚人的存在了。

江寂塵一踏入這一片空間的時候,便已感受到可怕的壓制。

大王有命 暫時,一拳能夠發揮出的力量,只是在鎮域塔第二層空間四成而已。

「阿狸,我還需要一些時間同步戰力,再殺上聖山!」

「現在,我們先找一座靈山隱身修行!」

江寂塵開口說道。

在第三層空間同步戰力,特別是達至完美同步,那實在是太難了。

那些在這裡呆了數十年的強橫修士,也僅是同步到八成多一點而已。

但江寂塵卻不管有多難,別人能夠同步多少?

自己,卻一定要達到完美同步!

若不然,以他目前的境界修為,要殺上狐族聖上,斬滅第三層空間第一強者,有些困難。

「公子,那一座靈山品階很高,以前是一名狐族長老的居地,只是…….現在已經被域外強者佔據了,那位狐族長老自然被殺了。」

「以前,每一座靈山之上,都有一位狐族強者,現在,卻都是域外生靈,人族占極少數。」

阿狸有些傷感地開口道。

這一層空間,靈山有千座!

能佔據靈山者,最弱都是無上境。

而斬殺一名域外無上,也能擁有一千萬的榮譽積分。

江寂塵對此,自然心動了。

他開口對阿狸道:「好,那我們就去佔據那一座靈山!」

隨後,二人向那一座靈山飄然而去。

那一座靈山距離江寂塵他們百里不到,確實是四周所有靈山之中,靈氣最是濃郁,天道規則也適合於修行、感悟。

百里不到的距離,江寂塵與阿狸輕易的跨過。

而能夠佔據靈山者,都是無比強橫的人物。

江寂塵與阿狸,光明正大,毫無掩飾的出現,自然都驚動到他們所有人。

他們紛紛從修行狀態中醒來,目光落在江寂塵與阿狸的身上。

看到江寂塵和阿狸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感到目瞪口呆。

「聖道五重境和聖道一重境,這樣的弱者,竟然也敢踏入第三層?」

「他們…….難道是想來此佔據靈山?」

「這…….怎麼可能?」

他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還以自己眼花了。

但這時候,卻響起了一道狂霸的聲音:「這座靈山已屬於本尊,山上之人,出來受死!」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不管是在廠區食堂,還是在廠區車間里,或者是走在路上,亦或是在宿舍,都能聽到有關於她們的話題,看來自從她們被通報批評后,一夜之間成了廠里的「名人」了。

每次見到她們就像是看到異類一樣「前面兩個是不是就是被通報批評的那兩個」「可不就是她們」你說她們才來幾天啊,就敢無故曠工,我來了幾年了,都沒有遲到過一天」「誰說不是了,不然怎麼會說人小鬼大」。

不過聽到最多的一句話是「你說她們小小年紀,不在家裡讀書,出來跟我們搶什麼飯碗」。就算沒有我們來,還有其他人來做,難道你想廠里的活給你一個人做,你做的過來嘛,姜西紅每每聽到都會牢騷幾句,張小花暗想不理她們就是。

然而這些人就是這麼好奇,有一天她的舍友阿姨跑過來問她「你小小年紀,怎麼就不上學了呢?你父母都在哪裡?怎麼會放心你一個人出來打工」。

仔細想想,整個車間放眼望過去都是半老徐娘,只有她們兩個是碧玉年華,想要不引起她們的注意都難。

剛開始有人問到她的時候,她會很耐心的跟人解釋一遍「說自己對學習不感興趣,也學不好,所以乾脆出來工作」,但有關於父母的,她卻隻字不想提,結果人家還不滿意。

而被問的次數多了,張小花就惱了,直接來一句「關你什麼事!」而姜西紅更是怕有人問到自己家裡的事情,不管是什麼事,她都不願提起。於是每次被問的臉紅脖子粗。

她們只好遠離這些人,免得被她們問東問西,問個沒完沒了。但是,這樣也導致了她們與其他人的關係猶如方枘圓鑿,格格不入。

工廠是實行計件制度,根據市場行情及工序的難易繁簡,設定不同的價格等級,她們做多少是多少,多勞多得。

每天領班會按照難易繁簡均勻搭配分發給每個人待製品。但是經常是她的貨一放進框子,總有那麼幾個老員工,一窩蜂一樣闖過來。趴在裡邊翻騰個遍。更是不經過她的同意,簡單工序的貨直接抱走,剩下難做的貨丟給她。

她想想也無所謂,雖說數量少點,但是繁雜的貨,定價相對高些,最後總體的價格是差不多,只是自己多費點神而已。

可若是在等貨的時候,就不一樣了。本來每個人手裡的貨都少,要是她們自己手裡的貨做完了,而看見到她框子里還有貨,其實她是昨天剩下沒做完的。無論是簡單的還是複雜的她們都來爭搶。

有一次有兩個人為了掙她框子里的貨,竟然爭吵了起來,她本想上前勸阻反被暴力推開。但是領班對於這些事都是裝作看不見。

一天,張小花與姜西紅還有她的兩個老鄉,四人一同吃完午飯回來。結果姜西紅髮現,自己上午做好的成品,一件也沒了,只剩一個空的框子在哪。

這是怎回事,上午做了一上午,居莫名奇妙就不見了。 嬌妻難爲:Boss大人請節制 姜西紅的倆個老鄉忙幫她去尋找,又分頭去問了問她旁邊的同事,結果她們都說自己不知道。

再看了看別人做的貨,都還好好的堆在框子里,沒有理由是收貨員收走了,而且大多數時候都是她們做好,個人送過去給登記,她懷疑被人盜了,但是她不敢吭聲,怕得罪人。

下午緊趕慢趕,結果還是比別人少很多,交貨的時候,很擔心會被領班責問,哪知領班很淡定的讓她自己登記。連她寫的數據看都沒興趣看一下,這還是平時千呼萬喚催貨的她?

雖然自己的貨不翼而飛,但是好歹領班沒有追究,心裡稍微安慰一下。不過這一上午沒有錢,心裡還是會不舒服,心中有火不敢發,大家也勸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此事並沒有因為她的隱忍而結束,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張小花也開始丟貨,今天張小花丟貨,明天姜西紅丟貨,甚至有時候兩個人的貨同時被盜。不過大部分時候還是兩個人輪著丟。

早在張小花第一次丟貨的時候,她們就一起跟領班去反應過這個情況,可領班回她們的話是「你們做的慢,我也沒怪你們,怎麼你們還找理由說是貨丟了。若是真有人拿,怎麼光拿你們的,不去拿別人的?」她們被問的啞口無言。

可沒過幾天她們的做的貨又同時被盜,接著兩個人只好又去找領班,這次領班淡淡的說「自己做的貨,自己放放好,我們沒有專門的人替你們看貨。

而當她們第三次繼續丟貨,繼續找領班的時候,領班直接丟一句「你們連自己的貨都看不住,那你們還能幹什麼。」

沒有討回公道,反而碰了一鼻子灰。看來領班是不會管她們的事,而且她們越來越懷疑領班有可能知情並且有包屁罪犯的嫌疑。

後來她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吃飯還是分批去吃,張小花和姜西紅一組,姜西紅的兩個老鄉一組。每次大家輪流,等一組回來,第二組再去吃飯。

這一天,張小花跟姜西紅跟往常一樣,第二組去吃飯。高高興興的回來,卻看見姜西紅的位置被人團團圍住。

她們推開圍觀群眾擠進去,只見姜西紅的兩個老鄉怒氣沖沖,正跟幾個女的正在對罵。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就吵起來了。

其他人聽到她們的問話,都不回答,各自默默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又是一幅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隨之其中年紀輕點的老鄉告訴她們說「我們親眼看見她們在你的框子里拿貨,並且裝進了自己的框子,又用繩子捆起來,當作是她自己做的貨,我們過去阻攔,她們還說我們多管閑事,轉身就對我們開罵」。

原來竟是這三個不要臉的東西,一直在她們背後搞小動作,盜取她們的勞動成果。看她們平時穿的人模狗樣的,一幅高高在上,看不起鄉下人,看不起外地人,而她們現在又做了什麼。 好囂張,好霸氣!

一眾人聽到江寂塵之言,更是震撼。

霸寵小助理:總裁大人在隔壁 聖道五重境的修士,踏入鎮域塔第三層已足夠讓他們都感到以為是眼花了,根本無法置信。

但現在,這名聖道五重境的修士,一入第三層空間,便要拿下這裡最好的一座靈山。

要知道,那一座靈山之上是一頭兇殘無比的域外生靈,本體是一隻雙頭狼,擁有高階無上境的修為。

戰力已同步到百分之七十五,很強悍!

最近他都是閉關,若不然,每一個月,附近必有一名修士要慘遭它殺害,將其生食。

甚至,它連同為域外生靈的修士,也依舊無所顧忌的出手。

所以,周圍的人,都不敢靠近這一座靈山。

它四周的五座靈山,都是空的。

根本沒有修士敢佔據他旁邊的靈山。

足可以想象,那域外生靈雙頭狼有多麼的可怕。

然而,剛來的聖道五重境修士,竟然無視那空著的幾座靈山,而是直接要拿下雙頭狼的那一座靈山。

所有的人,從頭到尾,都被震撼得不要不要的。

事實上,每一座靈山之間,一般都相距有近百里。

而雙頭狼相當於一個就佔據了數座靈山,一片無比巨大的地方。

以前,有人靠近,都直接被屠!

「是誰,竟然敢進入本座的領地?」

「竟然還敢讓本座出來受死,哈哈…….原來只是一個聖道五重境的垃圾!」

「不過,兩個都是細皮嫩肉,可以成為本座的食物了。」

「剛好,本座閉關出來,餓了,正是開餐的好時間。」

雙狼頭此時顯化的是人形,一個中年人的樣子。

雙眼充滿了陰冷、殘忍之色。

他的聲音陰森而冰冷。

他從靈山之中走出,剎那之間,腥風血氣,激蕩天地間。

可怕的氣息,搖動天穹!

阿狸,此時面對這種恐怖的威壓,臉色一陣蒼白。

她雖然血脈驚人,但終究只是聖道一重境,更沒有得到狐族傳承,真正的血脈之力,沒有覺醒。

所以,面對高級天才無上境的雙頭狼,她有不支之勢。

但這時候,江寂塵身上的氣息暴發。

如柔風撫過,阿狸身上的壓力瞬間消失。

甚至,有一種溫暖如春的感覺。

「可惜,本尊並不喜歡吃狼肉!」

江寂塵卻是發出可惜之言。

他閃動七彩神目,可以一眼看透雙頭狼的本體。

而他說話之間,直接一個閃身,已經出現在雙頭狼面前。

然後,簡單的一拳轟出。

「轟!」

一拳,江寂塵立在原地,紋絲不動。

但雙頭狼卻被震退了數步。

「五成的戰力同步,嗯,應該暫時可以先提升到七成!」

江寂塵暗暗低語。

接著,在眾人震撼和雙頭狼的憤怒之中,江寂塵又再次出拳。

依舊是簡單而直接的一拳,但夠快,讓雙頭狼都有些被動。

「嗷,該死的小子,竟然是一個體修者。」

雙頭狼怒吼。

此時被近身,被江寂塵貼著轟殺,一時之間,竟然無法脫身。

而江寂塵,展開幽影步,如影隨形的跟著雙頭兒狼,一拳又一拳的轟殺而出。

然後,心中在慢慢地體會著!

此時,雙頭狼怒吼連連,但根本無何奈何,暫時被纏住了。

四周數十名圍觀的無上境修士,看到這一幕,已被震撼到麻木了。

「這…….」

他們根本想不到,會是這樣的局面。

聖道五重境的修士,還是一名體修者。

而且,太強悍了,壓著雙頭狼打,佔據著絕對的主動。

最可怕的卻是,他們看到那聖道五重境的陌生青年,一拳比一拳有威力。

顯然,戰力同步在不斷提升中。

「這怎麼可能,他的戰力竟然可以同步得這麼快?」

「他這是要逆天呀,剛進這一步空間,老夫的戰力才只有兩成,如今三十年過去,在也僅是同步到七成,這……」

「此人是誰?敢以聖道五重境的修為,逆戰而上,絕不是無聞之輩呀!」

……

四周的無上境修士,此時議論著,滿臉的都是不可思議之色。

這些無上境的修士,若回到外面的世界,哪怕是同樣的境界,戰力都絕對會提升兩倍以上,很是驚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