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接著,青衣域守的目光,落在了楓行雲身上,道:「你不堪造就!」

楓行雲一怔,連他自己都瞧不起的福布都得了一場系主造化,而他什麼都得不到嗎?不由的,眼裡流露淡淡的失望,眼前能鎮壓系主的青衣域守,很明顯是一位來歷恐怖,連繫主都要忌憚的無上人物。

若是能得一星半點好處,對於日後神道,定是天大的助益。

不過,失望歸失望,楓行雲沒有半分的異色,原因很簡單,若是他的天資超凡,早就會在父母的光環下,進入南聖庭,何必流落至今,所以,有這樣的判斷也並不奇怪。

.(未完待續。) 自己的天資條件,自己最清楚,楓行雲還算有些自之知明。

看著青衣域守的目光,漸漸移向別處,楓行雲失望的眼底,湧現淡淡的精芒。既然沒有強求得來的機緣,那就靠自己去爭取,從跟隨開元尋找至高傳承,結交麥哈爾,想要獲得那位的首肯,靠的全憑自身,不假手於人。

既然知曉福布擁有可能是系主的傳承,他楓行雲,就絕不會善罷甘休。

這般想著,楓行雲如福布一般,身影漸漸消散在原地虛空。帶著百劫域之內無數的記憶和念頭,回歸外界本體,結束了此次的百劫域試練。

「如果沒有造化,又何必,多說那麼一句?」

一頭銀星長發輕揚的麥哈爾,在楓行雲消失之後,淡淡道了一聲。

聞言的青衣域守,不置可否,徑直掠過麥哈爾,目光落在了等待的荀珂系主身上。正如麥哈爾所說,能鎮壓系主的恐怖存在,若真的認為楓行雲不堪造就,又何必多此一舉的道出那樣一句,令楓行雲心境發生變化。

是福是禍,道不清說不明,像眼前青衣域守對麥哈爾的無視。

「你是唯一一個站出來的強者!」冷冷的青衣域守,少有的道了一句好聽,「破碎劫域,令這場百劫域提前結束的罪責,就此功過相抵!」

等待忐忑的荀珂系主,心中微微一松,如蒙大赦。

什麼也沒做的八大系主,在青衣域守眼中,就是罪責兩道,坐鎮五百年妖亂之淵的懲罰。可想而知,他和挲梭系主大戰的單獨懲罰,毫髮無損的結果審判,令荀珂系主有一瞬間的失神,看了一眼麥哈爾,轉身便走。

朦朧十大系主化身,轉眼,只走的剩下挲梭系主化身一道。

「干涉百劫域規則,不顧荀珂系主阻攔,以大欺小,欺壓試練妖孽。」青衣域守冷冷道,打碎了最後的僥倖,「令百劫域試練提前九年零八個月提前結束,罪責四道,現在,以托斯家族的名義,宣判你的隕落!」

隕落?

心神惴惴,不安的挲梭系主,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朦朧化身彷彿都抖了一抖。青衣域守說的隕落,自然不是某一道身的隕落,而是包括本尊,第二道身,化身在內的隕落,一旦真實,他挲梭系主就算真正隕落在世間。

「百劫域一次試練吸納的妖孽能誕生一位系主嗎?」挲梭系主不由驚吼,聲色俱厲,如發瘋的野獸,「就算是十次,百次,能誕生一位系主嗎?」

挲梭系主他不想死,偏偏,青衣域守有擊殺他的神道修為。

觀望的麥哈爾,聞聽著下文,也忍不住深吸一口冷氣。眼前的懲罰,比起之前的眾系主,嚴酷了數十倍不止,且毫無道理。正如挲梭系主的驚吼,就算百劫域開啟個十次,百次,都不見得能誕生一位真正的無上系主。

而為了區區一次百劫域的中止,要擊殺一位能坐鎮萬載歲月的無上系主,未免太過。一念及此,麥哈爾眼中光芒閃逝,有了一個小的猜測。

「嗤!」

一掌探出,空間撕裂動蕩,捲起浩浩的波動漣漪。

就在挲梭系主驚吼之下,青衣域守沒有任何停滯的,撕裂出一道深邃流動光芒的空間豁口,打通虛幻與現實的界限,在光芒開展之中,內里浮現一片熟悉靠近的建築,以及一道屬於系主級別的威壓,正模糊沉浮其中。

模糊歸模糊,可除了挲梭系主,青衣域守又會對誰出手?

「你到底是何人?」從來沒有那一刻,挲梭系主是如此失態,如此癲狂,「你若殺我,何不留吾一條生路,殺敵千百戰死在沙場外族之手?」

青衣域守帶來的壓力,已經讓挲梭系主歇斯底里,瀕臨死亡的瘋狂。

什麼儀態,什麼風骨,什麼心境,在此時的挲梭系主身上,只有如同常人,對隕落的畏懼和瘋狂。如離水的魚,用力拍打著尾部,想要逃回水裡。

只是,青衣域守的決定,能夠更改嗎?

「轟隆隆!」

天崩地裂的炸響粉碎之音橫掃,無數建築崩塌炸裂,其中那道沉浮的系主威壓,土崩瓦解,仿若遭受了某種重創,重重摔砸在大地之上。

堂堂的挲梭系主化身,甚至連青衣域守出手的動作,都未曾看清。

麥哈爾和其一樣,看到的,只是充斥系主威壓身影摧枯拉朽的潰敗。至於是如何敗的,一星半點也沒有看清,顯出了青衣域守的又一種恐怖。

「砰!」

青衣域守又一次撕裂空間,在浮現的景象里,降臨某處妖異的空間之內,帶著重創的系主身影,碰撞向這片妖異空間里的又一道偉岸身影。

本尊,和第二道身!

搜羅天地,能將系主的本尊,連帶第二道身同時找到,這是怎樣的一種通天手段?隱隱的,麥哈爾覺得,就算是他當年破入仙道大能九重天時,都沒有這般的通天手段,最起碼,當時的他,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無法想象!

就在本尊,和第二道身遭受衝擊時,屹立在虛空之上的挲梭系主化身,朦朧中一陣扭曲,彷彿在某種力量的牽扯下,化身變得虛實交替,模糊。

屬於系主的威壓,更仿若失去了平衡,漸漸起了消融的變化。

化身屬於能量精神類的投影,若是本尊和第二道身隕落,只要是有天地規則存在的地方,就會隨著消失。不可能和第二道身一樣,就算本體隕落,也能獨立存活,眼下,挲梭系主的這具化身,正是屬於這樣的情況。

本尊,和第二道身已經遭受致命打擊!

「嗡!」

也就在挲梭系主瀕臨隕落時,青衣冷冷的域守,從空間中收回手掌。內里,一枚閃爍著七彩光芒的人形印記,隨著手掌,飄了出來,被握在手中。

「托斯家族的挲梭系主已經隕落!」收回手掌的青衣域守,目光落向虛幻的系主之身,「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僕人,聽話的系主僕人,無名。」

挲梭系主的化身,微微一震,根本沒有任何選擇轉圜的餘地。

就在青衣域守話音落後,挲梭系主的這具朦朧化身被一股神秘之力拖移著,移開這片百劫域破碎的黑暗虛空,帶著記憶,消失隱沒在未知之處。(未完待續。) 百劫域億萬山河裡的草木,人類,妖族,通通隨著破碎的天地,煙消雲散,化為漫天的光雨,閃爍在墨黑,冰冷,無影的黑暗世界里,消融。

隨著挲梭系主的離開,黑暗虛空里,只剩下了一青一銀兩道身影。

「知道這是什麼嗎?」

握著那枚散發著七彩光華的人形印記,冷冷的青衣域守轉過身來,面對著麥哈爾,第一次,用問話的語氣開口,再無之前的獨斷,說一不二。

在性格顯明的青衣域守身上,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神道魂印!」

銀髮輕輕飛揚的麥哈爾,淡淡答道,身為曾達到元神九重天的巔峰大能,他自然明白,眼前散著七彩光華的人形印記,是大能系主靈魂具現,產生的核心魂印,若是掌控系主的此印,就是掌控了這位系主的生死。

簡單一些來說,就是類似奴印的東西,能讓系主臣服。

「還算有些見識!」

冷冷的青衣域守點點頭,玩弄著手中的這枚神道魂印,抬手一拋。

「就當作吾對你的見面禮!」

隨著這枚神道魂印拋飛向麥哈爾,青衣域守的聲音,冷冷補充傳來。

麥哈爾還未反應過來,飛向他的神道魂印如一道流光,直直衝入眉心泥丸,入腦內精神之海。頓時,河流入海,靈魂中,多出一道溫暖熟悉的意識,脆弱的只要麥哈爾願意,動一動念頭,這道意識彷彿就會破碎。

比起奴印的掌控力,霸道百倍不止,且根本沒有任何辦法破除,除非掌控神道魂印之人自己願意,否則有天大的神通,也無法擺脫這種奴役。

回神的麥哈爾,一片驚愕,就算以他古井無波的心境,收下一位壽元長達萬載的系主大能,也有了那麼一瞬間的漣漪,這裡可並非陳鴻記憶。

「九大系主要怪,就怪,得罪了你麥哈爾!」冷冷的青衣域守道了聲,不緊不慢,「荀珂,楓行雲,福布要感謝,就要感謝你麥哈爾!」

「跟我來有人要見你!」

青衣域守轉身,大步向著遠方漆黑之處行去,引領著麥哈爾。

心中掀起巨浪波濤的麥哈爾,忽然平靜下來,一片安寧。挲梭系主在內的九大系主,是因為得罪了他,才遭逢此等嚴酷懲罰,事實緣由,固然令人震撼,可想到楓行雲曾說的那位恐怖存在,麥哈爾又覺得有跡可循。

一步步的跟在青衣域守身後,麥哈爾周身鼓盪著某種奇異的力量,令他在虛空如履平地,沒有受到任何的波及,輕易的就跟上了青衣域守。

麥哈爾要見的人,定是南聖庭內,那位掌握他畫像的恐怖系主。

若非如此,神秘的青衣域守,也不會為了麥哈爾大動干戈,甚至將一位系主的神道魂印擒拿,交由他來處置,釋放這般強烈的示好信號。

這一點是北聖庭遠遠無法比擬的!

有了這般示好的態度,麥哈爾心中那道強烈的念頭,盤旋升起。只要能得到有這般善意的恐怖系主支持,他在南聖庭行事,會方便很多,了解最大的仇敵白龍道君,也會更加清晰,有著更加完美的把握,作出後續應對。

無垠漆黑的虛空盡頭,一道流轉的渦旋,散出淡淡的光。

青衣域守引領著麥哈爾,一步邁入其中,在渦旋流轉之下,隱沒消失在破碎的百劫域區域,進入了另一片神秘的精神空間,超脫於世界之外。

「你來了!」

一聲不大不小,不溫不冷的陌生之語,響徹在麥哈爾耳畔。

入眼的,是一道修長盤坐的黑袍身影,眉目細嫩蒼白,天生沒有血色般的陰柔,五官如畫,神奕俊朗,帶著天生地蘊的溫潤,千古一世一人。

麥哈爾怔立原地。

明明有千言萬語的辭彙,想要來描述眼前黑袍的身影,可再驚天,氣吞山河,舉世無雙的詞語,落在這道黑袍身影身上,有的,只是淡淡的平和。

平和的,如一塊腰間,溫潤細玉。

麥哈爾心神內的念頭,百轉千回,一念萬滅。幾乎只在一瞬,他就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確定,此生近四十餘年的歲月生涯,他麥哈爾從未見過眼前的黑袍身影,甚至是,連一星半點的熟悉,都沒有產生,是完全的陌生。

第一次相見!

攝政王爺欺上門 「多謝偉大的閣下!」

黑袍身影,面向帶路的青衣域守,微微躬身,執晚輩之禮。

「不用客氣!」冷冷的青衣域守,神色未變,倒是語氣緩和了半分,「夏普,小傢伙給你帶來了,有系主引路,進南聖庭輕而易舉。」

夏普?

默然不語的麥哈爾,軀體微微一震,眼中迸發灼灼精芒。

普天之下,能帶有夏普二字的南聖庭系主,唯有一人。那就是耳熟能詳,當今南聖庭的第一人,無上巔峰存在,夏普聖主,白龍道君的師尊。

無法想象,南聖庭夏普聖主,會認識他麥哈爾,握有其畫像。

「時代之子倒是個可造之才!」冷冷的青衣域守,微微頷首,「比起那個封號為白龍道君的弟子,還要耀眼一些,看來夏普也是後繼有人。」

夏普聖主微微笑著,對於青衣域守的誇讚,沒有任何的反駁。

「你有很多問題!」夏普聖主道,目光並沒有注視青衣域守,而是一直落在麥哈爾身上,「想要知道全部,就來南聖庭的南洲聖山,來尋吾!」

未等麥哈爾有多餘的應答之音,夏普聖主的黑袍大袖,微微一甩,撫過沒有反應的麥哈爾。剎那,麥哈爾就如破碎的光雨,潰散著,化為記憶的洪流,消失在眼前的黑暗虛空上,原路返回金黃宮殿的本體之內。

「轟!」

麥哈爾腦海巨震,雙目瞳孔開闔,爆射出灼灼精芒。

銀髮無風狂舞,麥哈爾豁然起身,一身金核境巔峰的恐怖氣息,洶湧肆虐整座大殿,猶自沉浸在剛剛接近的事實真相中,久久無法自拔。

深吸一口冷氣,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率先醒來的楓行雲身上。

.

終於出現…(未完待續。) 陣法漸漸消融退散的金黃大殿里,不知何時,無聲無息走進一道籠罩在黑色的陌生身影,立於麥哈爾和楓行雲的遠處,無人察覺,和注意。

「那位存在可是夏普聖主?」

麥哈爾稍稍平復自己的失態,似在問,又似自答,目光錯開了楓行雲。

聞聽此言的楓行雲,臉色微變,瞳眸之內一閃而過恐怖駭人的精光。這一道重大訊息,他從來沒有在麥哈爾面前提起過,就是想引薦之由,得到夏普聖主一星半點的眼熟和賞識,從而有雞犬升天般的飛躍,超脫於其他人。

這一點,是楓行雲和麥哈爾化干戈為玉帛的最大緣由。

同樣也是楓行雲自身謀划的一場大機緣,可現在,麥哈爾竟然知曉了?一念之間,楓行雲微微失態,張了張口,可陡然,僵在原地。他想起了青衣域守,想起了麥哈爾晚出來的時間,似乎,這一切存在著某種關聯?

楓行雲並不傻,觀看麥哈爾的神態,就能略知一二。

「你想要的,會得到,會提起!」

麥哈爾對楓行雲說著,錯開的目光,落在了那道無聲出現在金黃古殿內的陌生身影上,微微點頭頷首,算是一聲招呼,表示著自己的存在。

「嗤拉!」

白皙的手掌,穿透虛空,自金黃殿堂之內,撕扯出一道深邃漆黑,流轉出陣陣洞虛的陰冷渦旋,內里屬於空間的漣漪,擴散而開,正是空間裂縫。

撕裂空間,伯爵做不到,唯有系主大能!

「走!」

銀星輕揚飛舞的身影,一步邁出,率先沖入深邃的空間裂縫。一步之下,根本沒有顧忌洞虛世界的深邃之力,會將區區金核境的身體撕成粉碎。

也就在麥哈爾一步衝出,毫無顧忌時,撕裂空間的那道陌生身影,一步挪移虛空,行至麥哈爾身後,周身捲起無量的豪光,為麥哈爾擋下洞虛之力,讓一步邁進空間裂縫裡的麥哈爾,沒有受到半分的傷損。

在楓行雲看去,儼然,是一副…護持的樣子!

沒入空間裂縫內的兩道身影,隨著裂縫的修復閉合,眨眼,就已消失在金黃古殿之內。徒留下,一句話也說不出的楓行雲,滿臉的怔愣之色。

原本以為道出真相的麥哈爾,會將屬於他的這場「造化」取走,可沒有想到,麥哈爾最後會承諾這樣令他驚喜的一句,當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身邊有系主護持,不出所料,是在百劫域遇上了夏普聖主。

楓行雲心緒起伏,微微出神,對於有系主護持這樣令人震動的事情,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以夏普聖主當年對麥哈爾的重視來看,有這個可能。

這一去,他楓行雲和麥哈爾的差距會越來越大,直至是兩個世界的存在。不過麥哈爾的這個人情,他楓行雲哪怕卑微,也銘記於心,這是恩德。

「系主四重天?」

無垠的洞虛穿梭之中,麥哈爾的目光,落在了身旁護持的系主身上。

此人,正是被青衣域守打落向神秘未知之處的挲梭系主,被麥哈爾掌握著神道魂印,等同於是麥哈爾座下的系主僕人,隨時可令其隕滅的存在。

「哼!」

面對著麥哈爾打量的目光,挲梭系主冷哼一聲,英武冷峻的臉上,有一種抽搐的痛楚和悲憤。他萬萬沒有料到,現在掌控他神道魂印的,竟然是自己一心想要擊殺的麥哈爾,這簡直讓他有匪夷所思之感,偏偏無法擺脫。

麥哈爾淡淡,收回目光,不在多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