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指過後,蘇夜就找到了一座石『洞』,寬闊的『洞』口處,千百道雷電來回穿梭,狂暴霸烈的氣息不斷瀰漫開來。

那道微弱的氣息,就在石『洞』之內。

「唧唧……」

稚嫩的輕鳴聲隱隱從『洞』內傳出,蘇夜微微一怔,旋即便是恍然大悟,那『洞』內竟有一隻剛出生不久的「虛空雷鶴」。這一刻,蘇夜總算明白過來,那隻「虛空雷鶴」為何要與鱗甲巨獸纏鬥不休。

據萬法長老透『露』的信息,「虛空雷鶴」破殼而出之後,必須在一些擁有「雷源」的地方呆上比較長的一段時間,以雷電之力孕養軀體,如此一來,身軀才能適應雷海環境,存活下來。

這座海島,應該就擁有雷源。

也正因如此,那「虛空雷鶴」才要拚命擊敗、甚至擊殺那隻鱗甲巨獸,才能保證這海島中的幼鳥不被驚擾。要是它帶著幼鳥一起離去的話,若是不能及時找到的雷源,很可能會導致幼鳥死亡。

「幼年期的『虛空雷鶴』……」

蘇夜雙目綻放出攝人的神采,不由得怦然心動。

剛出生不久的「虛空雷鶴」最是容易被馴服,一旦這種靈獸成長為靈仙巨獸,在速度上能趕得上它的飛行靈獸可說是少之又少,尤其重要的是,這種靈獸還擁有在虛中生存的能力。

而且,這雷海如今看似平靜,實則兇險重重,只是蘇夜暫時還沒遇到罷了,可若是有了一隻「虛空雷海」,穿越這片雷海,將會變得輕鬆比,哪怕那隻「虛空雷鶴」還只是幼年期。

現在,那隻成年的「虛空雷鶴」正與鱗甲巨獸大戰,海島空虛,正是下手的好時機。

轉念間,蘇夜再不遲疑,一邊感應著「虛空雷鶴」和鱗甲巨獸的戰況,一邊悄然向右前方飄去。

……p 鱗甲巨獸和「虛空雷鶴」的戰鬥越發激烈,即便是隔著數百里,都能隱約聽到那驚天動地的聲響,而這個時候,蘇夜卻是遠遠地繞過了兩隻靈獸的交戰區域,小心翼翼地來到了那座海島。

近距離地細細感應片刻,蘇夜對這座海島了解得越發透露。

這個地方雖是處處充斥著雷電之力,透散出來的氣息也是狂暴而霸道,但本質上,這裡的雷電之力相對來說,卻頗為柔和,想來這就是雷源的功效,也正因如此,那「虛空雷鶴」才會將雛鶴放在此處。

蘇夜非常謹慎地向那石洞靠近,行動間,沒有絲毫聲響發出。

他很清楚,海島上哪怕是出現一絲極其細微的異動,那「虛空雷鶴」都會捨棄鱗甲巨獸,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所以,至少在抵達那個石洞之前,絕對不能夠引起那「虛空雷鶴」的注意。

好在蘇夜的「大陰陽真經」足夠神妙,接下來的一段路,波瀾不驚。

半晌后,一片絢爛的紫芒印入眼帘,那石洞終於到了,甚至已隱約能夠聽到洞內傳出的鳴叫聲。

蘇夜不急不躁,可慢慢地來到洞口后,卻禁不住眉頭微皺。

這石洞的入口被千百道雷電封住,憑藉那天賦神通「陰陽金剛體」,應該能夠抗住雷電的攻擊,強行闖入洞中。可如此一來,必定會引發不小的動靜,而後將那「虛空雷鶴」引回來。

可這洞口的雷電是天然形成,並非法陣所致,而蘇夜也不精通雷電之道,除了強闖,似乎也沒有別的什麼法子。

「唧唧、唧唧……」

又是幾聲輕鳴從洞內傳出,聲音中似乎透著點訝異。

蘇夜微微一愣,透過那些雷電之間的縫隙,他隱約能夠看到洞內一道模模糊糊的紫色身影,懶洋洋地縮成一團,身周纏繞著絲絲縷縷的細小雷電,它應該就是那隻出生不久的「虛空雷鶴」。

從洞外可以看到洞內,洞內應該同樣可以看到洞外!

「壞了!」

那隻雛鶴顯然是發現了自己。

蘇夜不由得面色微變,下一刻,他便發現百多裡外,那隻鱗甲巨獸激戰的「虛空雷鶴」突然急怒交加地發出一聲尖銳啼鳴,繼而避過巨獸的兇狠撲咬,掉轉身軀,瘋狂地沖向這座海島。

那「虛空雷鶴」顯然是感應到了雛鶴鳴聲中的語調變化!

沒想到它的感覺如此敏銳!

剛才真是疏忽了,沒想到自己一路小心謹慎,竟在最關鍵的地方露出了這麼大的一個破綻!不過,事已至此,後悔也是無用,蘇夜腦中念頭疾速轉動,是馬上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這座海島,還是……

「媽的,拼了!」

電光石火間,蘇夜便已作出決定,體內靈力如劇烈涌動,而身軀則如獵豹一般,猛然往前竄去,「陰陽金剛體」即將失效,不過在這天賦神通失效之前,足夠蘇夜在這片雷電只見來回穿梭一次。

「轟!」

碰觸到雷電的剎那,猛烈的力量爆發出來,轟擊在蘇夜身上。

這裡的雷電之力性質柔和,卻一點都不弱小,相反,那力量還強大至極,一般的神幽後期修士,遭遇這樣的攻擊,說不定會在頃刻之間化作齏粉,但蘇夜卻非一般的神幽後期修士可比。

…蘇夜本就肉身強悍,再加上天賦神通「陰陽金剛體」,他身軀變得更加的堅韌無比。

腳步只是微微一頓,蘇夜便硬生生地撞開數十道雷電,沖入石洞之內,那隻雛鶴的身影隨即清晰地印入眼帘。

「唧唧……」

那雛鶴似有些吃驚,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居然有半米多高。

乍然看到蘇夜,它並沒有做出攻擊的舉動,而是頗為好奇地打量著蘇夜這個突然闖進來的不速之客,它站立之處,是光溜溜的紫色玉石,約莫有方圓十數米大小,絲絲縷縷的雷電不斷地透溢而出。


幾乎同時,進入石洞的蘇夜也是吃了一驚。

此前,在他的感應中,這雛鶴的氣息極其微弱,一副才出生沒幾天的樣子。

來到這石洞之後,蘇夜才突然發現,這雛鶴的氣息不但不弱,反而還頗為強大,而且已達到了神幽初期的地步,但是,看它的尖喙和兩隻腳爪,卻是非常的細嫩,的確是剛出生沒多久。

顯然,蘇夜前面所感應到的的雛鶴氣息,已被洞口的雷電大幅壓制。

「幼年期就能媲美神幽初期的修士,怪不得能蛻變為靈仙巨獸!」

蘇夜暗暗嘀咕了一聲,動作卻是沒有絲毫遲滯。

轉念之間,蘇夜就已探手抓了出去。那雛鶴懵懵懂懂,靈智未開,而且蘇夜的出手幾乎是沒有任何徵兆,它甚至沒來得及閃避,身軀就被蘇夜指端激射而出的五道凝若實質的念力給捆縛了起來。

「唧唧……」

雛鶴剛剛驚叫出聲,就被蘇夜挪進了「赤龍幻戒」,而後又被轉移到了「始皇仙府」之內。

「唳!」

數十裡外,那「虛空雷鶴」似乎立刻就察覺到了雛鶴氣息的消失,口中頓時迸發出一聲憤怒至極的尖銳啼鳴,巨大的雙翅瘋狂閃動,如同一團紫色流光,閃電般向沖向海島,狀若癲狂。

在「虛空雷鶴」身後,那隻鱗甲巨獸也是發出震天咆哮,拚命向前追趕。

這時,鱗甲巨獸身上已是多出了不少傷痕,皮開肉綻,血跡斑斑,令人觸目驚心,但這顯然未傷及到它的根本,依然是生龍活虎。只是速度實在不能與「虛空雷鶴」媲美,現在已落後了十數里。

那「虛空雷鶴」正在飛速逼近,蘇夜知道自己必須馬上離開。

只是當他目光掃過那塊雷光爍爍的紫色玉石時,卻是心中一動,這石頭應當就蘊含著「雷源」,若沒有它,雛鶴能不能成長得起來,還是未知之數,要是因為過早離開「雷源」而喪失蛻變的潛力,豈不是白冒了一次險?


「呼!」

思忖間,蘇夜磅礴的念力已是呼嘯而出,將那紫色石頭覆蓋了起來,蓄滿陰陽靈力的雙掌更是同時按在了石頭側面。下一瞬間,蘇夜就發現,這石頭比想象中的還要大,竟深入地下數米。

……r1152 「起!」

蘇夜心中暴喝一聲,陰陽靈力如驚濤駭浪般,浩浩蕩蕩地從雙掌洶湧而出,以肉眼都難以捕捉的速度蔓延開來。片刻過後,蘇夜的靈力甚至滲透到地底,將整塊紫色巨石都團團包裹了起來。

喀嚓、喀嚓……

周圍地面接連崩裂,瞬息過後,這紫色巨石便被蘇夜硬生生地拔了出來,而後意念微動,便將其收了起來。

「唧唧、唧唧……」

仙府空間內,那雛鶴焦躁不安地跑來跑去,口中接連發出稚嫩的啼鳴,顯然對這陌生的環境非常不適應,不過,它那雙眼珠子卻是時不時地瞥向戰紅葉和戰青蓮身前的那堆「紫霄雷晶」。

對於「虛空雷鶴」來說,「紫霄雷晶」絕對有著致命的誘惑,即便是這「虛空雷鶴」才出生沒多久,甚至之前連「紫霄雷晶」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可+無+錯+.s.當它看到「紫霄雷晶」后,眼神卻變得十分熾熱。

那「虛空雷鶴」對「紫霄雷晶」的渴望,幾乎是與生俱來的。如果不是剛剛來到這個地方,說不定它早就撲上去了。在仙府空間內修鍊的三人,幾乎同時被這動靜給驚醒過來。

看著「虛空雷鶴」那毛絨絨的絢麗外表,戰紅葉和戰青蓮在最初的驚奇過後,美眸深處都是不由自主地閃露出驚喜的亮光。這隻美麗的雛鶴,立刻就將戰紅葉和戰青蓮兩人給俘虜了。

相較於她們對這雛鶴的喜愛,顏天罡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卻是難以掩飾的震撼。

他雖不曾見過「虛空雷鶴」,卻知道「虛空雷鶴」的存在,幾乎是在看到它的瞬間,顏天罡就判斷出了它的身份,畢竟這種紫色的飛行靈獸實在是太稀少了,更何況是幼年期就有神幽初期實力的靈獸。

在「帝陽仙窟」一層,這樣的靈獸。也就只有雷海中的「虛空雷鶴」!

顏天罡怎麼也沒想到,蘇夜獲得那麼多「紫霄雷晶」也就罷了,竟然還抓來了一隻「虛空雷鶴」。幼年期的「虛空雷鶴」實力雖弱,可抓捕的難度,卻一點都比抓捕成年的「虛空雷鶴」要小。

因為這種剛出生沒多久的「虛空雷鶴」一般都會有一隻成年期的母鶴守護,那種母鶴,就算是羽化後期巔峰的強者都戰勝不了,而且,一旦招惹,以「虛空雷鶴」的速度。想逃都逃不了。「莫非那母鶴出了意外,死掉了,這才讓他又撿了個便宜?」


顏天罡腦中剛閃過這樣的念頭,一團龐碩的紫芒陡然在這仙府空間內顯露出來,緊接著,他便感受到了一股精純無比卻又十分柔和的雷電之力,連忙凝目看去,便發現空間中央多出了一塊紫色巨石。

「這是什麼?」

不僅是顏天罡,戰紅葉和戰青蓮也是頗感驚奇。而那雛鶴卻是歡呼一聲,興奮地拍動著兩隻毛絨絨、肉呼呼的翅膀,而後雙腿一瞪,直接蹦到那數米高的巨石上面趴了下來。沒一會,體表便已纏繞著一道道雷電,而它反倒是一副十分享受的樣子,先前的焦躁不安竟是蕩然無存。

看到它這副模樣。三人心中都是揣測不已。

石洞中,蘇夜卻沒心思去觀察雛鶴在仙府空間內的舉動,將那紫色巨石收起的瞬間。蘇夜便狠狠地撞開雷電的封堵,沖了出去。

「唳!」

似發現蘇夜想要逃走,遠處那「虛空雷鶴」更是狂怒之極,尖銳的啼鳴聲破空而來,彷彿能將耳膜都得洞穿。

剛一出洞,蘇夜便收斂氣息,幽靈般地飄落在洞左數十米外的那堆亂石當中。

這是蘇夜早就看好的藏身處,現在那「虛空雷鶴」距海島估計只有十幾二十里,不管蘇夜從哪個方向離開,都不可能逃過「虛空雷鶴」的兩隻眼睛,而一旦行跡暴露,蘇夜在不動用「始皇仙府」的情況下,根本就逃不過「虛空雷鶴」的追殺,畢竟這種靈獸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既然不能逃,那就只能先躲一躲,要真躲不過,再用仙府不遲。

下一剎那,蘇夜身影便已消失,而那「赤龍幻戒」則在蘇夜念力的操縱下,緩緩飄落在一條狹小的石縫中。蘇夜選擇的這個地方十分隱秘,就算「虛空雷鶴」站在石頭旁變,也看不到戒指。

當然,這也不能保證絕對的安全。

萬一那「虛空雷鶴」像鱗甲巨獸那樣暴怒起來,只需拍飛那些亂石,「赤龍幻戒」立刻就會暴露。

因而,蘇夜進入仙府空間后,甚至來不及和戰紅葉、戰青蓮打聲招呼,就將全部的心神沉浸在「赤龍幻戒」當中,密切地關注著外面的動靜。「虛空雷鶴」不僅實力強,而且速度快,由不得蘇夜不謹慎。

可惜時間上來不及了,不然的話,蘇夜肯定會選擇更遠的地方進行藏匿,那樣肯定會安全許多。

「唳!」

伴隨著一聲焦灼而憤怒的厲鳴,「虛空雷鶴」已抵達海島上空,繼而沒有絲毫停頓的朝著石洞俯衝而下,巨大的翅膀裹挾著一陣無比猛烈的狂風,落地之時,方圓數百米內飛沙走石,草木摧折。

石洞左側的那堆亂石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響,竟被那陣狂風卷了起來。

「危險!」

仙府空間內,蘇夜的心都懸了起來,那堆亂石都被殃及池魚,躲藏在亂石堆中的赤龍幻戒豈能倖免?幾乎是在亂石紛飛的瞬間,「赤龍幻戒」也在風中飄搖,這一刻,暗紅的色澤竟是異常顯眼。

旋即,蘇夜便暗吁了口氣。

那「虛空雷鶴」落地后竟沒有絲毫遲緩,雙翅一收,便流星般穿過洞口那片雷電,扎入石洞,竟是並未留意到被狂風玖百米外的「赤龍幻戒」,這也多虧了「赤龍幻戒」沒有任何氣息。

不過,雖暫時逃過一劫,卻並不意味著脫離了危險。

「砰砰砰……」

瞬息過後,暗紅戒指混雜在亂石中砸落在地。

蘇夜心中天人交戰,那「虛空雷鶴」肯定很快就會衝出石洞,然後很可能會瘋狂地搜索整個海島,這「赤龍幻戒」現在雖落在茂盛的草叢中,可想要逃過她的眼睛,卻是非常的困難。

所以,蘇夜若是現在就喚出「始皇仙府」,還能有更多一點的逃跑時間,但如此一來,他接下來勢必會被那「虛空雷鶴」、甚至是鱗甲巨獸拚命追殺,還不知要多久才能夠成功擺脫。

可是,那「虛空雷鶴」也有可能根本就沒機會搜索海島,因為,鱗甲巨獸即將到來,有它纏住「虛空雷鶴」,蘇夜只需要靜靜等候,便能夠獲得更好的脫身機會。然而,這同樣有極大的風險。

萬一那鱗甲巨獸心中生疑,並未死纏「虛空雷鶴」呢?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

那鱗甲巨獸並不愚蠢,一旦它將「紫霄雷晶」的失蹤和雛鶴的失蹤聯繫起來,說不定會與「虛空雷鶴」聯手搜尋。

要是真出現這樣的情況,蘇夜除了馬上動用「始皇仙府」外,別無選擇。

只是那「始皇仙府」雖然神奇,可蘇夜並不敢保證,它能承受得住「虛空雷鶴」和鱗甲巨獸的聯手攻擊,畢竟這兩隻聖品靈獸的實力太過強悍,遠非一般羽化後期巔峰的強者科比,而蘇夜現在又難以發揮出「始皇仙府」這洞天世界的的全部力量。

就算能夠承受,蘇夜也不敢說自己能夠在力量耗盡前,逃出「虛空雷鶴」和鱗甲巨獸的追殺。

「星羅,『始皇仙府』能承受多強的攻擊?」

蘇夜心念電轉,一道意念向「始皇印」印靈傳遞了過去。

……



, 「像顏天罡那樣的羽化後期巔峰修士,就算是來一百個,也損毀不了仙府。不過,若是持續承受攻擊的話,你的力量會消耗得非常快,一旦你力量耗盡,而仙府還在承受攻擊的話,仙府便會完全封閉。」很快,星羅便有了回應。

「完全封閉?什麼意思?」

蘇夜先是心中一喜,可星羅最後的那句話卻讓他頗為疑惑。

星羅解釋道:「若是你力量耗盡,而外界的攻擊還在繼續,那仙府的天地法則的本能就會開始起作用,從而完全封閉仙府,其目的便是為了保護仙府、以及仙府主人不會因此而受到任何傷害。」

「仙府封閉之後,裡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進不來。這種情況也是在仙府有主之後才會出現。」

「當初在始皇界時,各宗各派的九星法師能夠以百萬『道玄法珠』、布下『天命虛空道玄法陣』,吸取仙府的天地法則之力,可現在,就算那些法師再布置『天命虛空道玄法陣』,也不會有任何效用。」

「原來如此。」

蘇夜恍然,當初仙府無主,為獲得「始皇印」、獲得仙府認可,自然什麼手段都可以使用,而今仙府已有主人,一切有損仙府及仙府主人的舉動自然都會被仙府抗拒,這是仙府的本能。「若是仙府完全封閉,需要多長時間才會解封?」隨即,蘇夜又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