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抿著唇的姜軼洋轉身離開台階。

看見姜軼洋下來了,守在下面的常亦遠問道,「姜哥,你不在那裡守著嗎?」

「幕前的工作不屬於我。」

不遠處過來的師少擇對著姜軼洋點頭。「人已經處理好了。」

「嗯。」

台上,望著紀澌鈞的梁帥,在注意到自己暗暗鬆氣時,在心裡嘲笑了自己幾句,紀澌鈞平安無事,他松什麼氣,見攝像頭對著這邊,梁帥瞬間換上一張嚴肅的臉。這可是一場全球直播的畫面,他可不想給紀澌鈞那麼大的排面。

此時凌晨三點的景城,紀氏景城分公司頂樓董事長辦公室。

筆落下頓住在文件上的紀澤深,又忍不住為紀澌鈞的事情感到擔心,就在他嘆息的時候,一陣緊急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

衝進來的江別辭,「深哥,鈞子他……」

「鈞子怎麼了?」

一時間不知道該從哪句說起的江別辭,立即繞過辦公桌,給紀澤深播放視頻。

坐在辦公椅的紀澤深看到眼前這一幕,手裡的筆掉在文件上都沒發現。

高興的江別辭回眸看著旁邊的紀澤深,「深哥,沒事了,就說鈞子不會有事的。」

「沓沓沓……」

同樣收到好消息衝進來的李泓霖,看到兩人的笑容就知道他們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站起身的紀澤深,激動說道,「馬上去買下所有屏幕的廣告位,同步直播。」

「今晚的景城是要同步直播這個好消息嗎?」笑著的江別辭接了句,他這個妹夫,可了不得了,以後更不好惹了。

「不是景城,是全球,我要讓所有人知道,我家鈞子有多優秀!」

望著深哥高興到又坐下,恨不得抱著屏幕把臉貼上去,笑著的江別辭沒有阻止,而是點頭讓李泓霖趕緊去辦這件事。

「阿辭,你看,鈞子很優秀是吧,他比我優秀,他是我一生的驕傲。」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說著話的紀澤深,能看到自己的弟弟有今日的成就,高興到眼眶都紅了。

彎腰的江別辭,輕聲安慰一句,「深哥,他很優秀,跟你一樣優秀。」

「不,他比我優秀,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吸了吸鼻子,笑著的紀澤深用手背擦去眼眶的淚水,撿起自己的手機遞給江別辭。

知道紀澤深要做什麼的江別辭,接過手機,幫紀澤深與屏幕上的紀澌鈞合影。

而此時,接到紀澤深電話的家裡,木小寶把大家都叫醒到二樓去看電視。

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要跟著出來一塊看電視,而且還是在看紀澌鈞怎麼翻身又一次站在金字塔頂端操控所有人命運的白一近,餘光略過在座的人,看見大家目不轉睛盯著電視機看,眼裡都有說不出的喜悅和激動。

端起桌上的奶茶,小口喝著的木小寶,瞥了眼老夫人那邊,「哎喲,我家老紀出門去談生意了,這得多大的生意,才能站在那個位置啊?」

不知道從哪兒來的成就感的梁淺接了句,「萊德集團,那可是全球金融集團前十名榜上有名的,咱們鈞子身價兌成現金,恐怕用一萬台點鈔機都點不過來。」

見老夫人不說話,木小寶又一次看了眼旁邊的喬隱,「叔叔,萊德集團很厲害嗎,跟沈氏和紀氏比,誰厲害?」

他是聽出來了,木小寶這話是在替紀澌鈞出頭呢,「從市值來看,是萊德集團。」

「嚯嚯嚯嚯……」捂著嘴笑得特別奸詐的木小寶揮了揮小手,「不好意思,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爹地那麼優秀,一個養雞種菜的都可以做董事長了。」

坐在一旁摟著木小寶的木兮,低頭親了口木小寶的額頭,抱著人時,看著屏幕上與梁帥同台而坐的紀澌鈞,她心裡有無數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話,但是她知道,這就是幸福的感覺。

「你爹地,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男人,也是我們家的驕傲。」

「嗯嗯。」木小寶瞥了眼不說話的老夫人,「祖母你說對嗎?」

這個紀澌鈞,沒想到還有兩幅面孔,賣菜就賣菜,一聲不吭就跑到台上去了,以後她這張老臉還往哪兒放?「我可不高興,從明天起,又一堆白吃白喝的人跑上門來。」

從沙發站起身的老夫人,掃了眼在座的大家,「又不是不能看回放,時候都不早了,你們都給我回房間去睡覺。」

老祖母就是不肯承認老紀很優秀,不過有時候卻在不經意間,又忘記掩飾了,笑著的木小寶拉過木兮的手,「媽咪,咱們回房間繼續看吧。」

「祖母說得對,能看回放,我們明天早上再看。」

媽咪就是心好,總是照顧老夫人感受,「老紀開完會就會回來吧,應該明天晚上要到家裡,我們就早點休息,明天早早起乃,準備好多好吃的迎接老紀回來。」

「邀請函,明天我就安排人去送。」駱知秋接了句。

老夫人板著臉,沒搭理大家,自己先走了。

而梁淺則是低著頭數著時間,「我的三十億要回來了。」

注意到有個嫌棄的眼神看著自己,梁淺馬上回了一抹冷哼,然後就走了。

這個淺淺阿姨大伯娘到現在都還惦記著那三十億,幸好他優秀的爹地有本事,不讓這淺淺阿姨大伯娘可能要因為希望落空瘋了。

木兮看著旁邊跟著喬隱起身的白一近,「明天早點回家吃飯吧。」

「我……」對於這種慶功宴,特別是紀澌鈞的,他可沒興趣參加,就在白一近準備拒絕時,過來的木小寶接了句。

「你是家裡人,家裡人不需要邀請函,這是你來到我們家以後,第一次大聚餐,你一定要回來參加噢。」高興的木小寶沖著白一近跟喬隱一個深鞠躬,「晚安。」

「晚安。」只要紀澌鈞平安無事,其他的話都不需要多說了,喬隱笑著跟木兮點頭。

「晚安。」回應了一句的木兮牽著木小寶離開客廳。

望著一下空下來的客廳,耳邊正在嗡嗡響的白一近,垂落的手隨著旁邊挪動步伐的人被帶走。

白一近低頭就看到自己的手被喬隱握住。

不知道為什麼,他那麼恨紀澌鈞,恨喬隱這些破壞自己幸福的人,此時心裡卻被喬隱的笑容感染到了,而這個家裡,每一個人的笑容和喜悅都毫無阻攔傳遞到他心裡。

正在嫌棄自己,怎麼能跟著這些人高興做出這麼沒良心的事情來時,突然失重的白一近,被嚇到深吸了一口氣,酸甜澀澀的清新味道灌入唇腔,抬頭的白一近望見那藏不住笑容的唇角。

「你幹什麼?」

「你腳扭傷了。」

瞥了眼身後被喬隱用背推上的房門,看到喬隱這麼高興,他心裡就不舒坦,「跟我炫耀你哥有能耐是吧,嗯?」

沒有理會在耍小脾氣替某人打抱不平的白一近。

抱著人進到房間,將白一近放到主卧,剛放下人,一拳就過來了,接住拳頭的喬隱,手指擦拭著白一近眼角下掉落的眼睫毛。

「給你請假了,明天……」

「你是故意讓人以為我白一近耍大牌是不是,我告訴你,沒門,明天我會照舊去參加培訓!」扭著頭,不讓喬隱的手碰他的臉。

「好,那就去,不過晚上得回家吃飯。」

「那是你家,不是我家!還有,你有什麼自信,認為我會……」

話沒說完,白一近的嘴就被一隻手蓋住,「晚上,不管門外發生什麼事情,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最好別隨意開門,小心被壞人抓走。」

蓋在白一近嘴上的手剛拿開,白一近就收回被握住的拳頭,「你要去哪兒?」 仙宮內,林楠將崑崙之事道了出來。

當聽到這些后,饒是三女也被嚇了一跳。

地球上除了老猿外,竟然還隱藏著這種高手,還有這麼多的大秘密?

超乎想象!

和林楠的反應一樣,她們也覺得這地球的水超乎想象,以前根本不敢想象。

這些老古董,竟然距離他們如此之近。

現在想想,真有些后怕的感覺。

不過很快,三人便不管這個了。

這距離她們太遙遠了。

她們發現林楠有轉移話題的嫌疑。

「別逃避,說說吧,怎麼辦?」周穎率先發問。

今天六個女人在家,討論了很久,最終雖然達成了一些協議,但三女終究是咽不下這一口氣。

要算賬!

「說什麼說,我反正什麼都沒做,也沒多想。」林楠兩手一攤,死不承認。

自己確實也什麼都沒做,沒想的。

討論這個問題,林楠覺得自己還是蠻憋屈的。

「三位女俠,我不管你們討論了什麼,但我真的沒什麼想法,我就你們三個,外加一個青鸞。」林楠老實回答。

「哼!」聽到這話,三女齊齊冷哼一聲。

「你自己沒覺得,但實際上你的某些行為,擺明著就給人一種溫暖的錯覺,讓人不知不覺愛上你,依賴上你!」關悅隨即低聲嘆息了一聲。

她當初有何曾不是。

只能說,林楠太優秀了,渾身都散發著一種吸引她們女人的魅力。

哪怕不是無意,但結果一樣。

「就不能便宜了他!」徐曉雯顯得張牙舞爪的。

林楠原本還沒想怎麼樣,突然間將徐曉雯如此,頓時不客氣了。

新賬老賬一起算。

拉入懷中,一巴掌蓋在後翹上。

「叫你膽肥,之前是不是你敢罵本皇渣男的?」林楠教訓道。

之前六個女人的談話,林楠哪怕是不經意間,也能聽到那麼一點點,其中赫然就有徐曉雯對自己的『挑釁』。

想勸趙小娜沒問題,別黑自己啊!

三女一聽,頓時臉色微微一紅,隨即惱羞成怒起來、。

「哼,果然你在偷聽!」關悅冷哼了一聲。

徐曉雯更是叫囂不已。

「姐姐們,快,一起動手,鎮壓他!」

周穎關悅二人相視一眼,頓時毫不客氣的加入了進來。

頓時,仙宮內熱鬧起來,對待這三位,哪怕是當今人皇,仙界天仙境的戰神也不是對手,不過一會,便老實舉手投降了。

打不過!

只能老實認輸!

然後,在三女的逼迫下,林楠簽下不平等條約。

為了打消她們心中的醋意,親手給她們每日做飯一個月。

是每一頓飯!

然後各種衣物,也都交給林楠負責了。

總之,家務需要的,都交給他了。

不允許動用法術,不許動用分身。

為了不讓三女再找麻煩,林楠只能全部接了下來,準備一個月老老實實當個家庭婦男。

至於三女到底和趙小娜達成了什麼特殊的協議,林楠就不知道了,他也沒有那個興趣一直去偷聽。

反正自己這邊不犯錯就行。

這點,林楠決定了,要嚴防死守。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在地球逍遙怡然自得之際,仙界那邊在經歷了前後一年的平靜之後,終於還是爆發了。

至尊皇族和祖仙城的出面,讓原本的仙界大戰暫時停下。

究其原因,還是成皇的契機,這點是各方帝尊強者都最為期待的。

為此,停戰了一年,各方帝尊聚集,趕往至尊皇族的某座特殊之地,為第一代皇者的神秘傳承之地。

數百位帝尊強者進入其中,想要奪得這個成皇契機。

最終,在經過一番殺伐爭奪之後,這座特殊之地重新開啟,一群帝級強者殺出。

然後,帝尊境強者的廝殺。

不是單個,而是一群群。

成仙的契機出現了。

不是一個,而是足足十份!

而恰恰,這些並沒有被同一人得到,而是被數百位帝尊境中的十人得到。

然後在成皇契機的吸引下,大群帝尊高手開始了殺伐,爭奪。

最終,天庭青帝奪得兩份!

天族天帝搶奪兩份!

泰坦仙族,古仙庭,東林仙庭等各自奪得一份。

十份成皇契機的出現,並非是得到任何一份都可以踏入皇級。

只是說有希望!

但總有那麼一個聲音響起,告訴所有帝尊境強者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