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所有的被害人屍體全都放在一處秘密的地方由大批的駐軍把守著,里三層外三層,看起來就像是裡面有什麼珠寶一樣。琅琅翻看著幾個人的傷口,臉上的表情也是越來越奇怪而且凝重之色也是越來越深。紫兒雖然對琅琅形影不離,但是琅琅走進那幾具屍體的時候,紫兒卻是並沒有走進去,只是在門口蹲著,警覺的看著這幾具屍體,並且發出輕微的吼聲,彷彿這些屍體隨時都可能站起來攻擊他一樣。

所有的屍體幾乎都是被一擊致命的,在脖頸處有一道傷口,但那傷口卻並不像是劍上,傷口極為的粗糙,好像是被生生的撕裂的。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傷口,而且也沒有看到被害人有過掙扎的跡象,這說明雲千幻完全是偷襲對方一擊就將對方殺掉了。尤其是術士,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時間。如果是兩人面對面的話,雲千幻開始拔劍都刺入對方的咽喉,對方恐怕連一個中級的火球術都用不出來,因為次神二級的劍士的恐怖可以說是這些術士無法理解的。但是到了戰場上,術士的作用可就要比一名劍士強力的多了。

終於,琅琅檢查完了最後一句屍體,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不覺之間自己竟然已經大汗淋漓。

「怎麼樣?」籬落問道。

琅琅並沒有說話,而是轉頭對籬落說道,「您是說還有一個被害人現在正在處於暈厥的狀態對嗎?」

「嗯,我正要問你呢,我之前能夠感覺到她身體中有一股若有若無的微弱能量,能量非常的弱,但是我還是勉強能夠感受的到它的存在的…而且那股力量好像讓她不停的做噩夢,讓她的靈力流動非常的混亂,不過…」

籬落還沒有說完琅琅的雙眼就亮了起來,「你是說她不停的做噩夢?」

「是,我已經和海皇大人不停的在幫她壓制那股力量了,但是不行,我想她活不過是個時辰了!她是風夕的母親!」籬落專門的強調了一下。

不過籬落的話倒是立刻引起了葉宇峰他們的注意,皇后大人活不過是個時辰了,這讓他們心又是咯噔一下。

「帶我去看看!」琅琅不說話,在紫兒的大頭上拍了拍,朝外走去,紫兒自恃順從的跟在琅琅的身邊,低低的咆哮著,看起來倒像是在跟琅琅說著什麼。

雲清依舊是全身大汗淋漓,海皇剛給她壓制完,但是這樣完全的治標不治本,沒發從本本上解決問題,見眾人一擁而入,立刻起身,也不多說話,給琅琅讓出了一個位置,看起來好像認識琅琅一般。

琅琅也不客氣,坐在了剛才海皇坐的位置,雙手緩緩地合十,全身散發期了金黃色的光芒,瞬間在琅琅的背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色虛影,那虛影正是傳說中的神獸貘,而且這神獸貘雖然是陽之神獸,但是籬落知道這神獸還有另外一個功能,那就是食夢,難不成這個陽之精靈也能夠食夢不成?

果然那金色的虛影猛地朝著雲清衝去,瞬間沒入了雲清的身體當中,不一會,一個金色的光包含著點點紅芒就從雲清的嘴裡飄了出來,琅琅招了招手,那金色的光球就落到了琅琅的手中!琅琅的手中進入那光球輕輕的一攪拌,一條不易察覺的紅色絲線就換的飄了出來,懸停在了眾人的眼前。

「這是…」在場的人好像沒有人能夠認得這是什麼,但是又覺得不可思議。

「這就是她的噩夢!」琅琅說道,「而且這個夢不是源於她的心,是被人為植入的!」琅琅說道,「據我所知,當今世界之上還沒有人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這件事情非常的蹊蹺!」琅琅面色凝重的說道,因為自己從剛才的屍體中也同樣的發現了這樣的紅色引線,琅琅不知這叫什麼,但是琅琅根據它的作用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做神引之念,意為能夠引導別人意念的東西。而且早已查過這縷意念了,當然也可以說是夢,那裡只有無限的殺伐之氣,同樣的也有無限的恐懼暗示,但是去沒有真實的東西,只有無窮無盡的血紅之色。

「吼~~」紫兒低低的吼了兩聲,像是在說些什麼。

琅琅一愣,看著紫兒,「你說什麼?這有可能嗎?」

「吼~~」紫兒看起來有些生氣的吼道。

這一人一獸看起來像是在聊天,但是兩人說大話恐怕沒人聽得懂吧。不過看到琅琅對雲清施法之後,雲清漸漸地呼吸都舒緩了起來,而且明顯的沒有了那種猙獰的樣子,的確是非常的好,而且竟然緩緩地醒了過來。

就在眾人喜出望外的時候,琅琅突然站了起來,「不好了,我們得儘快去那些屍體那裡,我還有些事情要確認一下!」

!! 琅琅走得很快,不過卻並沒有人阻攔。除了海皇留下來照顧剛剛轉醒過來的雲清之外,其他人幾乎全是風風火火的跟著琅琅朝著那臨時停屍間衝去,而且琅琅甚至直接翻身上了紫兒的身體,朝著那邊狂奔而去。一眾人也是不知道這琅琅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只是知道這情況恐怕不一般,尤其是籬落,她可是知道琅琅的真是身份,能夠讓陽元素精靈如此緊張的事情恐怕是非常的不一般的,而且竟然連自己都無法捕捉到的那抹紅色的力量竟然被琅琅輕易的給捉了出來,顯然在這方面,琅琅要比自己擅長的多。

那停屍間本來就在這南半城的正中間,確切的說是在海皇的住處,那裡有結界,這也是海皇特地安排的,畢竟這些死的人可都是大人物,而且獸人的眼前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夠捕捉到這些,雖然獸人之中除了龍玉無人是術士,但是大戰開始的時候,狼人展現出來的雷屬性元素之力已經是讓大家大吃一驚了,天知道他們有沒有特殊的獲得消息的渠道,畢竟對於獸人的信息,大部分都是來自於一千年以前,但是這一千年以來獸人到底有著怎樣的變化誰也說不清楚,狼人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那停屍間已經遙遙在望了,而且琅琅已經甚至能夠看得到那守衛在停屍間外的首位的表情了。雖然裡面躺的都曾經是整個帝國的核心人物,但是人死了就是死了,這些士兵一個個也是懶洋洋的,看起來並沒有多少異樣,有一個甚至還打起了瞌睡。畢竟大半夜突然將他們從夢中叫醒來守衛這裡一直守衛到現在都沒人來換班不累不困那才怪呢。

「難道是我多慮了嗎?」琅琅自言自語的說道,但是紫兒的腳步卻是越來越快。

看著這麼多人突然風風火火的朝著這邊衝來,那些守護這停屍房的士兵立刻嚇傻了,他們第一時間想到就是這些人和雲千幻一樣突然之間狂性大發,想要把他們來個趕盡殺絕,這些人是什麼人啊,這些人可是聖殿騎士,而且還有一個次神三級的術士,這次神三級是什麼概念,在這些或普通或高級的士兵看來那就是神!凡人想要反抗神的力量那兼職是痴心妄想,所以他們本能的朝後退去。

「吼!」紫兒一聲咆哮朝著那連個人撲去,同時第三隻眼猛地睜開,一到凝實的死亡黑光從那邪瞳之中爆射而出,瞬間從那最近的兩名士兵中間穿過。那兩名士兵早已嚇得癱軟在了地上,不過這倒是救了他們兩個一命,因為一個鬼爪一樣的手正好從他們倆人的後腦勺出呼嘯而過,紫兒的死亡之光正好這種了那隻手。

那隻手是從停屍間的牆壁中伸出來,硬生生的在牆壁上穿了一個大洞想要攻擊那兩名士兵,不過紫兒的一擊將這兩名士兵下癱了,所以讓這兩名士兵到是躲過了一擊!

不過紫兒的光芒在那牆上瞬間貫通出一個洞之後一切的聲音都消失了,什麼聲音都沒有了,而那隻手也抽了回去,牆上留下了兩個洞,但是一切卻都是變得無聲無息了。紫兒停了下來,在原地來回的走動卻並不敢朝前走,而且最終發出了一種類似威脅的嗚嗚聲。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而且剛才的一幕大家也都看到了,尤其是南宮離,雙眼更是瞪大了到現在為止都是眨也不眨!

「怎麼回事?有人進去了你們都沒有發現嗎?」葉宇峰冷喝一聲,將那兩個癱軟的士兵嚇得全身一哆嗦,不過這至少是證明葉宇峰他們不是來殺他們的,這兩人說著鬆了一口氣,不過如果他們知道剛才有一隻手從那牆上探了出來要殺他們的話恐怕就會又癱軟在地上吧?

兩人慌忙上前,「報告,屬下一直守在這裡,不可能有人進去!」

「沒有人進去,那剛才…」

葉宇峰還沒有說完,南宮離卻是打斷了葉宇峰的話,「宇峰,的確是沒有人進去的,因為剛才那個絕對不是人!」南宮離眼睛還是冷冷的盯著那牆上的洞,那兩個洞就像是一雙邪惡的眼睛,正在窺探著在場的眾人。因為那隻手他也許不認得但是那手上戴著那沒翡翠戒指自己可是認得的,那正是前任帝君玉天的戒指,而且從那隻手上的衣袖上可以看出,那隻手應該錯不了就是死了的帝君玉天的。南宮離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這種狀況自己可是從來沒有遇到過的,雖然有些死人是能夠化身鬼靈的,但是復活的死人卻是從來也沒有聽說過,更何況如果是玉天復活了,絕對不會從牆上穿牆而出想要殺掉自己的士兵。

「將軍!」琅琅突然高聲喊道,「速速將這附近的士兵撤離這裡,這裡已經不需要守衛了!」琅琅說道,而且琅琅也早已看出在這停屍間的外面已經設下了結界,不過在和結界是用來封鎖力量外泄的,可並沒有能夠限制這裡面人或者什麼別的東西的能力。

琅琅的話剛說出口,就聽到這棟單獨的房間的另一側猛地發出了一聲喊叫!這聲喊叫才將眾人喚醒,南宮離立刻暴喝一聲,「所有的人都離開這棟房子,從現在開始不準任何人靠近!」邊說著表朝著那邊跑去。雖然眾人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那場面還是有些讓人慘不忍睹,實際上不用南宮離下命令,那些士兵卻已經早已一鬨而散了。在那房間邊上躺著一具屍體,確切的說是一具乾屍,那屍體已經彷彿被放置了有一段時間了,好像自然風乾了一般,身體之中沒有一絲的水分,葉宇峰認出了這正是自己青軍中的一名士兵,而且實力相當的不錯,大概有三級劍士的實力,這些守衛之中,他也是任命這人為小隊長的。

纏綿之夜 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籬落面色陰冷的看著那屍體上方牆上的一個洞,彷彿想要從那洞中看出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眾人齊齊的將目光鎖定在了琅琅的身上,顯然現在琅琅應該是最知道內情的人了。不過琅琅也是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敢說裡面的東西一定是非常的恐怖,盡量的讓一些低級的人疏散吧,剛才紫兒的死亡咆哮已經擊中了其中一個,但是從這情況來看,紫兒的死亡咆哮竟然對他們沒有造成多麼大的傷害,這說明這些東西對於死亡之力抗性是非常的高的,也就是說…」琅琅吞咽了一口唾液之後繼續說道,「也就是說這些東西都是會吸血的死人!」

琅琅最後一句話一說,所有的人都是不約而同的打了一陣的寒顫。

「死人?」葉宇峰問道,自己的哥哥可是躺在裡面的,那麼難道自己的哥哥也!想到這裡,葉宇峰已經不敢往下想了,這群死人的力量可是強大的離譜。 方寸佳人 ,還有三名前任六靈,加上玉天,也就是說這裡至少有七個人,不對是七個死人,很顯然這些死人的力量彷彿要比他們生前更加的強大。

「那要怎麼辦?」籬落問道,雖然這裡自己實力最強,但是對上這種從未遇到過的敵人,籬落也是沒有底的!

「我覺得在我們找到怎麼制服他們之前應該先把他們困在裡面,而且我斷定,現在他們七個還沒有全部醒過來,只有其中的幾個醒過來了,而且應該是受到控制的!」琅琅說道,「只是不知道是誰在控制他們,或許是雲千幻,但是這絕對不是劍士的技能,恐怕一般的術士也是做不到的,一定是什麼特殊能力!」琅琅說的沒有錯,此刻著房間之中實際上醒來的只有兩個人,玉天和玉冰焰,因為這兩個是最先遇害的。

「結界能夠攔得住他們嗎?」籬落一步上前,雙手猛地前伸,籬落的深淺立刻出現了一面模糊的淡黃色光牆,同時圍繞著這小房子的其他三個面立刻一是出現了一道一模一樣的光牆。

「應該可以,不過你這個結界不行的,我們試試能不能改造一下!」說著琅琅也是雙手插入了結界當中,瞬間整個結界金光大勝,而且一股無形的氣流瞬間掃遍了在場的每個人的身體,冰冷的感覺瞬間讓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朝後退了一步。由於本來就剩下的四名六靈已經死了三個,而且神之還不在能夠由能力改造這結界的也就只有琅琅和海皇還有籬落了。所以大家知道幫不上忙,也就全都充當了護衛的角色了。

就在兩人加固結界的時候,突然一聲爆響,正對著大家的那面牆上有過一個人影猛地穿牆而出,在牆上留下了一個大洞。那人雙眼赤紅,全身是血,而且全身皮膚散發著讓人感到一陣陣惡寒的紅黑色光芒,那光芒很淡,但是卻是刺痛了在場每個人的眼!只不過這人是趴在地上,看起來像是靈獸一樣,抬頭等著在場的所有人!

「陛下!」葉宇峰脫口而出。

看著那滿嘴鮮血的玉天,而且眼中看著在場的人那嗜血之色,南宮離嘆了口氣,眉頭已經扭到了一起,「這已經不再是陛下了,現在他是一個嗜血的怪物!」

玉天剛一竄出,就朝著琅琅和籬落奔了過來,四肢著地顯然有點不太適合他,但是這也沒有影響到他半點速度,伸手就朝著籬落的咽喉抓來。

「鏗鏘」之聲想起,南宮離的黑劍準確的格主了玉天的手爪,那的確是應稱的上是爪子了,那瘋狂生長而出的指甲根根都像是精鋼打造的一般,在於南宮離的長劍碰撞間竟然發出了金屬交擊的響聲。在場的人那是人人咋舌不已!

「快點出來,這封印快要完成了!」籬落說道!

正在與玉天爭鬥不休的南宮離猛地一件逼退了玉天,迅速的後撤。可是這玉天幾乎是完美的在調整著自己的身姿,一般人轉身什麼的好像都要有停頓和慣性所以導致他們的動作都是有停頓的。但是玉天的動作卻是完全的沒有停頓,這種慣性什麼的完全的沒有在玉天身上展現出來。南宮離逼退了他一尺,他就僅僅的退了一尺,接著極為自然和流暢的朝著前方沖了過來。

不過在南宮離剛一退出去的時候,那結界瞬間變成了液體一般的暗金色,而且不再是透明的了,就是這種流淌的暗金色,半透明,還能夠看到裡面玉天的動作!

「轟!」玉天幾乎是一頭撞在了這結界之上,整個身子被彈回去了近兩丈的距離,這可見他這一次衝撞的力度到底有多大,不過這結界卻是紋絲不動。玉天猛地趴在了結界之上,看著外面的眾人,那眼中的狂熱之色顯露無疑。琅琅和籬落下意識的朝後退出去了一些。

「轟的一聲!」又有一個怪物從那房間之中沖了出來,朝著結界一頓猛烈的衝撞!琅琅瞳孔驟然收縮,這人自己也是認得的,正是前禮靈玉冰焰。而且琅琅還有過和玉冰焰合作的回憶,那時候的玉冰焰給琅琅的感覺是從容,優雅,但是看著現在的玉冰焰,琅琅已經完全的聯想不到這兩個詞了。

看著這兩個在結界中上躥下跳瘋狂的猛獸,大家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

「現在怎麼辦?」南宮離也是有點不知所措了,本來這些核心人物的死就夠讓他們慌神的了,現在這些人有化身成了嗜血狂魔,讓這事情變得更加的不可處理了,而且想要再次遮掩這件事的話恐怕是不可能了。最重要的是,剛才南宮離和玉天交手的時候,他刺中了玉天兩劍,一劍在胸口,另一劍在腿上,但是彷彿這兩劍對玉天來說完全沒有半點的作用。玉天本來是四級劍士,但是剛才南宮離在和他交手的時候明顯的玉天的實力有所提升,而且感覺起來好像有次神一級的感覺。但是最終要的還是這些傢伙好像殺不死,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死人。

「在我想到解決辦法之前我想得先把他們困在這裡了,現在有兩隻活過來已經讓這封印有些不穩定了,如果七隻都活過來的話,不知道這結界還能不能撐得住!」琅琅收起了自己之前對於玉冰焰的記憶,同時又有些後悔應該早點發現這些的,顯然是那些紅色的特殊能量在控制著他們,如果是僅僅地讓他們變得嗜血好鬥的話,那麼也許找辦法把他們身體中的那些紅色的氣弄出來就好了,只是琅琅早就發現這七具屍體之中的紅色能量和雲清身體中的不同。在雲清的身體中,那縷紅色的力量是一條長線一樣的東西,而在這些人的身體當中,那紅色的額能量則是完全均勻的分佈在他們的身體當中的,想要把他們從這些屍體身上取出來恐怕不是那麼的容易。

「這結界恐怕不能夠困住這幾個屍體啊!」籬落自己的結界自然是對這強度有所了解,「從這兩具屍體的攻擊結界的情況來看,如果七具屍體同時攻擊結界的話,我這結界恐怕是不太能夠撐得住,最多能夠撐半個時辰!我想是不是應該考慮『殺掉』這幾個『人』!」籬落說道,眼睛始終盯著那狀若瘋狂的玉天。

「沒用的,我剛才試過了,我的黑劍已經貫穿了帝君的胸膛,可是對他沒有半點影響,而且我還能夠感覺到他的力量變強了,雖然沒有次神一級的水平但是也差不多了,而且我想那三名次神一級的聖殿騎士中的藍騎士應該能夠到次神二級的水平了,之前他的實力就和我相當!」南宮離說道,「就算是大人您,對於兩軍交戰也許是巨大的,但是想要對付一名次神二級的劍士的話,您恐怕是很難抓住他,而且他如果想要殺這城中的人是非常的輕鬆,最重要的是他擁有不死之軀!」南宮離分析的非常的到位,「我認為我們現在應該儘快的撤離這裡了,我們沒有能力在守衛這半城帝都了!」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南宮離說的是對的,但是葉宇峰也不得不承認現在這敗局了,人族已經完了,他們能夠做的就是盡量的保護人族最後的平民面受傷害,這就像是保存火種一樣!

正在這時,一聲怒吼響徹天際,紫兒都是嚇得後退一步,一道藍影混雜著暗紅色的光芒衝天而起,瞬間天雷滾滾,竟然隱約之間有閃電在雲間流竄,看起來是要變天了。南宮離臉色大變,「司馬際,他果然到了次神二級的等級!」

一道藍影猛地撞上了這結界的定,只聽到「轟」的一聲,整個結界瞬間一陣劇烈的晃動,籬落臉色變了變,忽明忽暗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的表情。

緊接著又有四道身影從那房間之中沖了出來,撞上了結界,結界瞬間搖晃的是越來越嚴重了,就像是海上暴風雨中的一葉扁舟,怎能經得起這樣狂風巨浪的侵襲!

無敵外掛系統 ,我也沒有好辦法!」琅琅嘆了口氣,不說這些人身體之中的那股邪氣和雲清身體中的不一樣,就算是一樣的,恐怕也沒人能夠輕易的抓住一個不怕疼,不怕死,沒有疼痛感的次神二級的劍士吧!

南宮離一咬牙,朝著葉宇峰點了點頭,兩人立刻召集自己的人馬和其他聖殿騎士的手下。雖然現在只剩下四名聖殿騎士,但是真正的聖殿騎士團還是有九個的,不過每個聖殿騎士團的人數都幾乎折損了一半,就算這樣,四個聖殿騎士統帥這九個聖殿騎士團也是有些困難的,好在南宮離和葉宇峰還算是老手,所以撤離工作還是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現在最恐怖的不是那結界中的七個人,而是如果獸人這個時候進攻的話,恐怕人族的軍隊就要被全殲了!

現在人族大軍整個加起來還有至少接近二十萬,但是這二十萬卻是群龍無首,遇到獸人這種兇猛的猛獸軍團的話,空根本頂不住一天!

長長的隊伍正在朝著城外衝去,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好掩飾得了,而且所有的人聽到撤離的命令,立刻都拎氣包袱就走,那叫一個速度,包袱是事先都準備好的,看來他們早有準備,這倒是讓撤離變得相當的迅速,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已經有十幾萬的士兵從玄天帝都完全的撤離了出去,他們的目的地是傭兵之城西側的水羅城!

那七個怪物還在衝擊著結界,而且結界的金色變得越來越淡,顯然是越來越撐不住了。海皇也來到了這裡,雲清已經被海皇安排人早早的運出城去了,現在玄天帝都之中剩下的不過只有不到五萬士兵了,這些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最低等級的劍士也都是二級劍士,而舒適也都至少是初級術士。

「讓他們都走!」南宮離冷冷地對自己的副官說道,「這些人留下來也是被屠戮罷了!」

「可是大人您…」

「我沒事!我們要留下來善後,快點跟青騎士大人一起走,」說著南宮離還恨恨的等了一眼自己的副官,這傢伙是從來沒有抗命過的,今天竟然在這大家都忙著逃命的時候抗命留下來。

那副官知道南宮離的脾氣,一咬牙,招呼大家立刻朝著城外走去,這五萬士兵明顯的和之前走的那十幾萬不一樣,就是撤退也是蓄念有素,非常的謹慎。

琅琅緩緩地飄到了空中,「如果可以制住他們的話,我想我可以試試分析分析一下那融入他們身體之中的力量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會讓他們變成這樣,如果是受人控制的話,我想我能夠根據這能量來源找到母后的操縱者!」琅琅說道。

「現在就不要找什麼操縱者了,我們已經從這大陸的爭霸戰爭中敗下陣來了,沒有能力與獸人和天魔聯軍相抗衡了,我們能夠自保的話就已經足夠了!」海皇淡淡的說道,的確是這樣,現在還關心那些東西已經沒用了,「我已經下命令了,讓我們海國的援軍直接去水羅城,希望能夠守住人族在洪荒大陸上最後一點落腳的地方吧!」

南宮離對於海皇的話現在是極為的贊成,「是的,我們沒有在於其他兩股勢力爭奪的力量了,我們現在力求自保,等我們的人全都撤走之後,我們就迅速的離開這裡,如果可以的話,也許還可以送獸人一份禮物也說不定!」在南宮離看來這獸人的實力顯然要強於天魔聯軍,如果是獸人勝了的話,恐怕會血洗整個洪荒大陸,即使人族推到死亡沙漠邊上的征蓬城的話,恐怕獸人也不會放了他們,但是如果天魔聯軍勝了的話,那麼人族還是有一線生機的。

「轟隆」一聲,整個結界瞬間碎成了片片金色的光芒消散了,同時七道身影筆直的奔著那還沒有完全離去的士兵衝去,現在這城中至少還有一萬的士兵,而那七道身影剛一躍入人群之中就開始了瘋狂的屠殺。任何被他們攻擊的人幾乎是在半分鐘之內就會變成一具乾屍,而且這七具屍體身體的表面都漸漸地籠罩上了一層雪霧,而那七具屍體的本來面目已經看不見了,只能看到七團血霧在這一萬士兵之間流竄,而血霧包裹住了哪個人,哪個人就會在半分鐘之內變成一具乾屍,而那血霧便會變得濃稠幾分。

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就有即使具乾屍出現在了戰場之上。而所有的人都被這突然生出的變故驚呆了,不過這些士兵到底是精銳和身經百戰,所以立刻朝著各個方向逃了去,同時圍城了一個圈,將七團血霧圍在了其中。

「你們快走,這不是你們能夠對付得了的!」南宮離說著猛地躍起,跳過人牆落在了那人牆圍城的戰場之中,南宮離剛一進去就立刻吸引了這七團血霧的注意,他們同時朝著南宮離奔去,顯然這七團血霧對於強者的血液更加的渴望!

不過南宮離好歹也是次神一級的劍士,而且相對於這七團血霧,自己是一個有智商的生命,所以相對來說還是更加的靈活的能夠判斷戰場的形勢!

「你們難道聽不見么,快點出城,否則死!」最後一個字,籬落在其中施加了風元素之力,瞬間將自己的聲音送到了在場的每個士兵的耳朵當中!這個時候,所有的人才開始急速的朝著城外撤離!

南宮離猛地將兩團血霧逼退之後,迅速的後退,就算是他對上這七團血霧那完全是沒有招架的實力的,只能夠暫時的拖延一點時間,他在給籬落爭取時間施術。同時另外的兩名聖殿騎士也是一躍進入了場中,雖然鐵無情不過四級劍士,但是他的靈活的卻是要比南宮離還要強,雖然傷不到這七團血霧,但是這血霧好像也一時半會奈何不了這個像是泥鰍一樣的紫騎士。而另外的赤騎士岳倚天雖然也是四級劍士,但是他更是狡猾至極,在外面早已瞅准了七團血霧中的最強的那幾個,岳倚天專門就是挑釁其他的幾個稍微弱一些的血霧,同樣的也只是拖延時間,根本不攻擊!

不過鐵無情到底是新晉聖殿騎士,在兩團血霧的夾擊下還是露出了破綻,突然之間,其中的一團血霧之中探出了一直手抓猛地抓住了自己的常見,同時另外一團血霧之中瞬間伸出了一隻手抓抓住了自己的手。這一抓鐵無情立刻感覺自己的生命力開始肆虐的朝著那隻手爪涌去。

「砰!」的一聲,那抓著自己的血霧猛地被震散了,露出了裡面羅靈死灰色的面容,和那嗜血的眼神,緊接著,爆炸聲接二連三的想起,那羅靈的屍體直接飛了出去,同時在自己的另一側的另一團血霧也是這樣,被接二連三的火鴉擊飛了出去!

瞬間全場之中充滿了無數只火鴉,火鴉上下飛舞,細數之下竟然有近千隻,難怪籬落要準備這麼久!這些火鴉一出現,那七團血霧立刻就沖著其中的某一隻火鴉衝去,就像是黑暗中的盲人跟著鈴聲走一樣,一會齊齊的往這裡走,一會又齊齊的往那裡走,但是每次都在他們快要碰到那火鴉的時候就立刻掉轉發方向,看起來多少還是有些滑稽的。

「快點出來,在我的火鴉陣中,他們會追逐我的氣息。」籬落說道,的確是這樣,這上千隻火鴉只有一隻是自己的靈息落腳的地方,同樣也會帶著自己的力量,而自己力量是這些人中最強的,所以這七團血霧不約而同的被自己吸引也是正常的,而且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觀察,籬落也早已發現這些死屍並非是真正的能夠看得見,他們追逐的是力量,每一個活物都是一個力量體,只不過這力量體有強有弱,在離他們距離差不多遠的時候,他們會選擇力量最強的襲擊,這也是為什麼之前的守衛中,那那個小隊長會被殺掉的原因,不是因為他距離這死屍最近,就是他的實力在小隊中最強!

眾人看著那七團血霧像是瞎子一樣在火鴉陣中穿梭,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如果他們一走,這些嗜血的怪物肯定會追著他們的能量而去的。

「怎麼辦?我們不可能永遠的把他們困在這裡面!」南宮離喘著粗氣說道。

琅琅張了張嘴說道,「如果時間足夠的話…」不過話剛說了一半,就停住了,以為遠處四道身影正朝著這邊急速的飛來,三女一男,而且還有一頭靈獸。正是風夕一行人!四人迅速的朝著這邊飛來,因為現在他們是這玄天帝都南半城唯一的人了。

風夕剛一落下,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就立刻喊道,「我們沒時間了,大家都走了嗎?」

南宮離點了點頭,「殿下,手下自作主張讓大家都撤離了,因為…」

「行了,大體上我知道了,不過還是疑惑的看了一眼那場中的七團血霧。」接著風夕轉過頭,看向眾人,「獸人準備要打過來了,我們快點走!」來不及悲傷,而且已經沒有精力去悲傷了。


龍舞和妖妖站在一旁則是一言不發,妖妖更是時不時地瞄龍舞兩眼,眼中仍然是殘存著些許的敵意。

!! 「這是怎麼回事?」風夕的聲音已經沉的能夠滴出水來了,雖然自己現在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自己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是絕對不好的感覺,雖然之前的二十多年自己就是這麼過來的,但是畢竟二十多年的痛苦忍耐之後自己還是又重新見到了自己的父母,可是現在一個已經是死了,而另一個則是生死未卜,這種大起大落恐怕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吧。

「這個說來話長了!」琅琅輕聲的說道,她完全能夠感覺到風夕內心之中的悲傷之色,這種感覺就像是突然被人扔到了冰窖之中,只不過這被扔到冰窖的人是琅琅,而那冰窖,正是風夕!

遠處已經響起了獸人那特有的號角聲,一聲一聲接一聲,也是一聲強過一聲,這種號角的聲音穿透力極強,雖然是從強的那一邊響起,但是這邊的人依舊能夠聽得清清楚楚,那號角聲聲聲敲擊在每個人的心上。

「沒時間停留了,我們走!」風夕還是下意識的朝著那七團血霧和漫天飛舞的火鴉望了一眼。正在這時候一隻火鴉猛地撞上了其中一團血霧,那血霧猛地爆開,瞬間露出了裡面猙獰的狂屍,這具屍體正是玉天的!風夕一愣,沒有想到那血霧之中竟然隱藏著自己父親的屍體。「是父親大人,他還活著!」風夕臉色大變,猶如冰雪融化一般,風夕就要往前沖,卻是被南宮離一把拉住。

「那已經不是你的父皇了!」

「怎麼可能,你們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風夕看著那血霧漸漸地又重新的將玉天的身體遮掩了起來,七團血霧又開始追著其中的某一隻火鴉到處的遊盪了起來。風夕現在突然有一種想法,也許是大家設下的局,為了就是要推翻自己父皇的統治。

「是真的,他們已經死了,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讓這七具屍體變得極為的嗜血,而且也同樣極為的棘手,他們不會死,也不懼怕疼痛,甚至沒有半點感覺,他們只知道瘋狂的殺戮和追逐強大的力量!」琅琅斬釘截鐵的說道。

聽了琅琅的話,風夕才平靜下來,看著那團包裹著自己父親的那團血霧,眼中閃過一絲一絲的紅芒!

沉默,良久的沉沒!

獸人已經開始大批量的越過那道土牆朝著這邊攻擊了過來,沖在最前面的是狼人無疑,不過這次出動的獸人之中明顯的少了一族,那就是巨人,他們並不太適合攀爬,不過能夠聽到獸人正在瘋狂的撞擊那道牆,轟隆隆的聲音猶如滾滾雷聲,不用想也知道能夠在這土牆之上撞擊出如此的響聲的就只有巨人了。

蛇人和龍人在後面緊隨狼人之後而來,大部分的狼人都是完全獸化的狀態,四爪著地,帶起的滾滾煙塵瞬間如沙暴一般將他們後面的龍族大軍淹沒在了其中。龍族雖然是獸人中的皇族,但是實際上這個種族的數量是整個獸人帝國之中最少的。

看著那如潮水一般湧來的獸人大軍,照他們的速度不出半個時辰就會攻至這南城門這裡,南宮離立刻著急了起來,就算他們都是高手,被這接近百萬大軍的獸人軍隊包圍之後,恐怕想要脫困那幾乎是不可能的,而籬落當然是可以的,但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是籬落這樣的高手的。

「殿下我們得離開了,這七個嗜血的怪物的話,我想留給獸人去處理比較好!」南宮離上前一步,現在雖然風夕沒有說要繼承人族的王位,但是至少他也沒有拒絕,而且風夕現在是人族皇族之中唯一的直系後代了,如果他不繼承的話,恐怕再也沒有人有這樣的資格了。

「不行!」風夕冷聲哼道,「這些都是我們的親人,我們不能讓他們落入敵人的手中!」


「風夕…」妖妖在旁邊看的真切,這些哪裡還是人類,這些分明要比他們同族中的鬼族還要猙獰,這些簡直都算不上是靈獸,他們簡直就是殺人的機器,全身那涌動的血霧顯然並非是虛幻的能量體,那些是實實在在的血!

「不用說了,你們要走就走吧,我會自己把他們帶回去的!」說著猛地躍入了籬落的火鴉陣中,雖然風夕的力量和籬落差得遠,但是作為一個次神二級的劍士,在這火鴉陣中也能夠引起這七個傢伙的注意了,尤其是那個最強的怪物,他雖然實力不及風夕,但是也是已經進入到了次神二級的等級了。

那猙獰的手爪帶著血霧就朝著風夕猛地抓了過來,風夕全身瞬間亮起了同樣的血色光芒,緊接著手中以把血色的巨大光劍猛地凝聚而成,不過剛一凝聚而成,風夕就收了回去,這個時候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弱的血屍就朝著風夕抓了過來的速度之快簡直有些超出了風夕的想象。驚鴻一瞥,風夕看到了這血屍正是羅靈的屍體所化,雖然和這羅靈談不上有什麼感情,但是怎麼說這也是他們人族的同族啊,更何況他們為了玄天帝國所作出的貢獻更是讓人不的不尊敬他們。

顯然風夕這樣近距離的接觸就能夠看得出這些傢伙早已不是活物了,他們雖然反應靈敏,但是看得出他們沒有思維,他們是受到**完全的支配著,並沒有自己獨立的意識!


風夕下意識的伸手去格擋這羅靈的手爪,「砰」的一聲,風夕真的很難相信這羅靈的力量竟然有這麼強力的力量,竟然已經接近一個次神一級戰士的巔峰狀態了,這樣的力量對於一個術士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不過風夕發現他們完全的拋棄了武技和術法,他們完全都是像動物一樣在本能的攻擊著風夕和這火鴉陣中的火鴉!

不過風夕雖然格擋下了這羅靈的一擊,但是卻並沒有將其震飛,顯然自己是低估了對方的實力,風夕明顯的聽到了骨折的聲音,但是顯然疼痛對於這些傢伙來說早已成為過去式了。

那羅靈雖然骨折了,但是仍舊反手一抓,抓住了風夕的手臂,同時整個身子瞬間盤上了風夕的身體,將整個身子掛在了風夕的身上,就像是一條沒有骨頭的蛇,整個纏繞在了風夕的身上。風夕已經是次神二級的劍士了,這樣的實力讓他自身的防禦力也是已經相當的強悍了,但是被這女人一下子纏繞上了身體,那血霧瞬間就包裹了自己的身體,同時一股灼熱的彷彿置身火海的感覺瞬間襲遍了風夕的全身,這樣的力量讓風夕已經無法反抗了。風夕甚至感覺到了自己的血液正透過皮膚在迅速的朝著外面流淌而去。彷彿是聞到了風夕身上散發出來的血腥味,其他的六具血屍瞬間朝著這邊撲來,立刻就將風夕圍在了其中,七具血屍就像是在聚餐一樣將風夕圍在了其中。

「風夕!」琅琅和妖妖還有龍舞同時喊道,龍舞和妖妖已經不顧一切的沖了過去,與他們一起衝過去的還有那三名聖殿騎士,南宮離僅次於龍舞之後,朝著風夕沖了過去。

那七具屍體圍著風夕,身上的血霧越來越濃彷彿是衝天的血焰在熊熊的燃燒著,而南宮離的心也是在越來越往下沉,妖妖和龍舞根本不知道這發生了什麼,但是南宮離可是親眼看到了這七具屍體是怎麼吞噬生者的血液和力量的,不出半分鐘一個活蹦亂跳的戰士就會變成一具屍體。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風夕會那麼衝動的沖入場中,而且幾乎是兩招就被對方制住了。

南宮離邊跑邊朝著籬落喊道,「籬落大人,快!」南宮離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麼,現在在她看來也許只有籬落能夠幫得上忙!

「你們都閃開,不要和這些怪物證明接觸,」說著火鴉亂舞,邊緣的火鴉一隻只爆炸了開來,將前來支援的人都給震退了,而剩下的火鴉則是想射出去的飛箭一般壁紙的沖著那一團烈焰沖了過去,一陣狂轟亂炸之後,那血焰竟然是有增無減。

眾人頓時慌了神,而且那北方獸人的軍隊正在朝著這邊疾馳,恐怕用不了十分鐘就能夠衝到這裡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籬落嘆了口氣看到自己最後一隻活呀在那團血焰之上消失了,輕聲地說道,「沒救了,我們該走了,再不走我們也會是一樣的下場!」剛剛用了火鴉之陣,這是迄今為止她用過的最大的火鴉之陣,而且持續的時間特別的長,對她自身的靈力消耗也是非常的大的!

「不!風夕還沒有出來!」妖妖大喊著說道。

「他出不來了!」籬落緩緩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