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所有人都大叫起來,連圍觀的平常仙人也跟著起鬨,

專業精分極限挽尊 ,居然要驗證自己是不是處男,這種事他是不會幹的,

當下金獅走了出來,道:「就讓我來驗證一下,這小子是不是處男之身,」

金獅一說,那自命清高的傢伙思維轉得快,當下道:「等等,誰知道你是不是與這司徒長空一夥的,而且你驗證準不準確沒人知道,」

「哼~」

金獅冷哼,當下全身暴發出一陣金光,

「金仙,,,這傢伙居然是金仙,,」

所有人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就連陳二旦也是,沒想到金獅這聳貨居然是金仙修為,

金仙之下皆螻蚊,這也說明金仙這個境界的難以突破性,金仙和凡界上來,從凡界招上來的人,個個都得到大勢力的培養,修為自然快,而且金獅也是剛突破不久,若是在被逐出宗門之前突破金仙的話,說不定就不用被逐仙宗門了,只是小小的懲罰一下即可,說來金獅也是運氣不好,

金獅暴發出金仙的氣息,一下下來到自命清高那傢伙身前,隨手一揮,一道金色的氣息在這傢伙褲襠下轉了一圈,金獅心裡有數,對這自命清高的傢伙道:「你說我驗證得準不準確,剛才我已經驗了你一下,」

,,,眾人等待著金獅發話,

金獅笑了笑道:「我已經驗證出,你已經不是處男了,」

自命清高那傢伙一驚,但一想,金獅有可能是猜的,正要反駁之際,只聽金獅又道:「你雖然不是處男了,但是你從來沒和女人發生過性關係,這是為什麼呢,因為你一直都在擼管,而且我看你陽氣不足,陰氣過於虛弱,身體機能不協調,已經很嚴重了,我勸你以後少擼一點,最多七天一次,不然以後會陽萎早泄,」

「你~~~」

那自命清高那傢伙頓時臉紅起來,因為他被金獅全部說中,不由得感覺沒臉見人,當下是說不出話來,恨不得立刻找一個地洞鑽下去,


金獅一把抓住他,道:「我說的是不是事實,」

自命清高這傢伙不語,只是點頭,

「很好,」

金獅對眾人道:「我的驗證之術可是天下獨有,所以我來驗證是絕對沒問題,而且師爺一介金仙,會和你們這幫螻蚊說假話嗎,若不是最到這麼一個天大的巧合,師爺也不會感興趣,但如果有誰還不放心我的驗證之法,就站出來讓我驗證一下,」

金獅說著,眼光過處,每個人都不自覺地退了一步,生怕金獅驗證他們,

然而這個時候,還有一男一女沒有退後,仔細一看,那女弟子拉住那男弟子,那女弟子十分激動,同時對金獅道:「肯請這位大仙幫我驗證他一下,看一看他是不是處男之身,」

「好說,」

金獅也是為了讓人們相信自己,當下也是揮了揮手,那金色氣芒在那男弟子褲襠遊了一圈之後,金獅閉上眼睛想了想,道:「很可惜,他已經不是處男了,而且與兩名女生發生過性關係,總共有十至十五次,」

金獅一說出口,那男弟子頓時就傻了,十分不敢相信地看著金獅,


「啪~~」

那女弟子一巴掌拍在男弟子臉上,道:「我們分手吧,」

女弟子說完,轉身離去,

那男弟子看了金獅一眼,想發火,卻是不能,金獅可是金仙級別的高手,隨時都可以滅了他,這傢伙也只能是一副苦逼表情,道:「大仙啊,你就不能幫我隱瞞一下嗎,你害死我了,」

這男弟子說完之後,立即追那女弟子去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也才,

金獅露出得意的笑容,看著四方的人道:「還有誰不相信我,」

被這一男一女搞出這麼一出,每一個人都對金獅是深信不疑,當下全部搖頭,沒有一人不相信金獅的能力,

「好,沒有就好,」金獅道這:「下面就讓我來驗一驗這司徒長空是不是處男,」

金獅說著,看向陳二旦,其它人也是十分好奇,也是看著金獅,看金獅能驗出一個什麼結果來,

陳二旦想說什麼,然而方清薇卻是道:「沒事,讓他驗驗,」

陳二旦頓時無語,而且金獅大手一揮,陳二旦便被他定住,金獅笑道:「不要跑,讓我好好驗你一番,」

如同之前一樣,金獅另一隻手的揮,一道金色氣芒衝出,在陳二旦褲襠里遊走一圈,而後消失,

金獅是頓時露出吃驚的表情,感覺不可思議,

「如果,」

「怎麼樣,」

司徒淫雨和一干人等全都盯著金獅,

金獅喃喃道:「好大的傢伙,,,」

「噗~~~」

頓時一些人險些吐血,而且一些女弟子,還有方清薇險些暈倒,臉上一片潮紅,

「大仙,你倒是說說,他是不是處男,」那捕快頭兒也是分相信地問金獅,

金獅假裝皺眉,搖了搖頭,十分不相信地道:「不可能啊,,,,」

「什麼不可能,」

那捕快頭兒繼續問,

金獅道:「這司徒長空居然還是個處男,連擼管都不曾有過,」

「不行,師爺再驗一驗,」

金獅說著,又一次揮出一道金色氣芒,這一次,眾人都看見,金色的氣芒比之前多了一倍,待那金色氣芒從陳二旦的褲襠消失之後,金獅嘆氣道:「還真是處男,」

這一下,金獅故意掉胃口,驗了兩次,這更加讓人相信陳二旦真是處男,其實陳二旦也確實是處男,雖說他曾經和慕容一夜有過一次,然而他被姜皓月殺了之後,憑藉信仰之力重生,是新肉體,所有還是處男,

「原來真不是他,,,」

一些人說著,開始慢慢離去,

那捕快也是露出尷尬之色,對陳二旦道:「這位司徒長空,真是對不住了,」

陳二旦沒說話,只是揮了揮手,

那捕快不再說什麼么,帶著幾名手下離去,

這時金獅道:「這位司徒長空,師爺幫了你,還不謝謝師爺,」

要不是人多,陳二旦就要揍金獅,

然而金獅一把抓起陳二旦,道:「今天至少要請師爺大吃一頓,」

人,就是很難理解,當下又有跳出來為陳二旦打抱不平,對金獅道:「我這是敲詐,」

「哼,敲詐又怎樣,」

金獅一下子抓起陳二旦離去,方清薇只得跟上去, ,,,,,

「草,你個聳貨,」

「啊,不要啊,救命啊,我錯啦,,,」

一間豪華的酒樓里,陳二旦劈頭蓋臉地一打亂打,把金獅打得抱頭亂竄,大喊救命,聽叫聲那是慘不可言,好在房間是隔音的,不然不知道要驚動多少人,

這一下,方清薇和司徒淫雨簡直就呆在當場,這是什麼情況,堂堂一代金仙被靈仙狂毆,還不敢還手,關鍵是金獅才替陳二旦解圍,這樣的場景顛覆了二人的常識,

「還司徒長空,還易容冒充,」

陳二旦十分不爽,當下又往金獅頭上拍了幾巴掌,打得金獅無話可說,

「好了,好了,」

方清薇拉住陳二旦,道:「再怎麼說也是這位大仙替我們解圍,算了,」

「算個求,」

陳二旦氣得不行,又給金獅一飛腳,

司徒淫雨還沒反應過來,他從來沒看到金獅居然被人這麼打,還不還手的,當下也是出言勸合,道:「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不要再打了,」

「夠了,陳二旦,不要再打了,」

金獅也是受不了,當下大吼出來,威脅陳二旦,

「草,你還想反天,」


陳二旦還想打金獅,但是被方清薇拉住,方清薇用十分不解的眼神看著陳二旦,不過她認為陳二旦之前失憶了,失憶之前有什麼也很正常,當下問道:「你叫陳二旦,你們之前認識,,」

聞言陳二旦氣得一語不發,而金獅則不是敢說話,

看出陳二旦和金獅關係非同一般,司徒淫雨似乎想到什麼,當問金獅,道:「大哥,這是不是和你們一起從凡界上的的朋友,」

金獅見方清薇和陳二旦關係不一般,以為方清薇一定知道陳二旦是從凡界上來的,當下也沒覺得什麼,只不過依然一語不發,

然而陳二旦和方清薇的反應就不一樣了,尤其是方清薇,看著陳二旦有些出神,他知道陳二旦可能有什麼身份,沒想到卻是這種的身份,居然是從凡界上來的,當下問道:「你是從凡界上來的,你之前一直在騙我,」

被說出了老底,也沒有挽回的餘地,只不過陳二旦看向金獅,還想揍他,不過還是忍住了,想了想,對方清薇道:「姐,我確實是從凡界上來的,但我不是有意要騙你,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好,好,你果然在騙我,」方清薇頓時覺得這個世界不再純潔了,連她最好的朋友,當作弟弟一樣的司徒長空在一開始就騙她,一時間盡然不知道要如何,當下只能一走了之,不想再看到陳二旦,

「姐,你聽我說,我真的是有苦衷的,」

陳二旦拉住方清薇的手,

然而方清薇一下子甩開陳二旦,道:「我不想聽,不管你有什麼苦衷,你始終是騙了我,」

這個時候金獅看不下去,沖了一句,道:「你不能怪他,他必須隱藏身份,因為他就是仙王流落到凡界的那個兒子,」

「什麼,,,,」

方清薇和司徒淫雨當場就如五雷轟頂,不可思議地看著陳二旦,又看了看金獅,最後一直盯著陳二旦看,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嗎,怎麼可能,

仙王流落到凡界的兒子,怎麼可能,方清薇變得有些顫抖,碰了碰陳二旦,輕起地問道:「是嗎,」

司徒淫雨十分震驚,也是洗耳傾聽,等待著陳二旦的回答,

方清薇和自己這麼要好,而那司徒淫雨和金獅想來也是很好的朋友,當下也不想隱瞞,道:「是不是仙王的兒子我不知道,只不過之前仙界有許多人都下凡界去殺過我,」

「還有這個,」

陳二旦說著,揚起了自己的右手,露出手心裡的龍印,

司徒淫雨眼睛放光,只是看了陳二旦手心的那龍印一眼,便道:「這龍印看上去應該是一支龍形發簪烙印上去的,然而當今仙人域,龍形發簪只有皇家之人才能佩戴,而且這龍印看上去具有濃濃的神蘊,想來除了來自皇家,沒有別的來處,」

金獅這時接話道:「這龍印是他有記憶之前就一直存在,而且死過幾次,肉身灰飛煙滅過幾次,重組肉身之後,這龍印依然會現,」

「這就對了,」

司徒淫雨道:「這是永遠不能磨滅的印記,是皇室一種大手段,而且一般的人還做不到,」

「草,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金獅拍了司徒淫雨一巴掌,司徒淫雨閃開之後,道:「聽說不行嗎,」

「看來你真是仙王的兒子,」方清薇道:「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可以去仙都,去和仙王仙后相認,為何要隱藏身份,」

「你笨啊,」

金獅跳了出來,把陳二旦想說的話全部說了出來,他道:「你要搞清楚,仙王去征戰魔帝,杳無音信,而且現在的仙后可不是陳二旦的親身母親,再說,他們都敢派人下凡界去殺陳二旦,陳二旦冒然去相認,豈不是給那些想要他死的人大大的機會,現在想要去仙都的話,就必須要找到陳二旦的父親也主就是仙王的心腹,而且還是站在陳二旦這邊的人,只有他們,才會保護陳二旦,總之,情況複雜得很,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

「嗯,」

司徒淫雨表示贊同金獅所言,

「對了,陳二旦,你是怎麼活過來的,又是怎麼上仙界的,」

金獅對這個問題是百思不得其解,當下問了出來,

陳二旦簡單地道:「我是死了,然而沒有死絕,瘋魔其實是我的心魔,瘋魔歸來,藉助信仰之力,我又復活了過來,至於上仙界,我走上古時期仙界幾名大凶開闢出的登仙路上的仙界,當時險些死登仙路盡頭,好在是方清薇姐在天坑救了我,天坑就是登仙路的盡頭,」

方清薇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好吧,這事果斷事關重大,我原諒你騙我,」

沒想到瘋魔是陳二旦的心魔,瘋魔不存在了,金獅也是一陣小小的遺憾,

「囈,你不是說仙王的兒子是你小弟嗎,」


司徒淫雨想起之前金獅說過的話,當場就表示疑惑,

「嘿嘿,」金獅乾笑不語,

「那司徒長空這事又是怎麼回事,」方清薇想全部弄明白,

「我也沒想到陳二旦上仙界會用司徒長空這個名字,」

當即之下,金獅厚著老臉交代了實情,

這一說,司徒淫雨到好,還是一副嚮往崇拜之色,而方清薇看著金獅,有一種噁心的表情,

金獅為了擺脫方清薇這種表情,當下問陳二旦,道:「既然上了仙界,你打算怎麼辦,」

陳二旦想了想道:「我暫時先在慕容家勢力之下,提升自己的實力,你去找到並通知上仙界來的兄弟們,讓他們各自在自己勢力先穩住,到時候我要請他們幫忙,再有,你給我找到瑤千雪,他是從仙界轉世下凡界去保護我的人,所以,她是自己人,不會出賣我,找到她,告訴我上仙界的消息,她自然會安排,」

「還有,找到小白,安慰她,並且保護好她,少了一根頭髮,我收拾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