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所以……到底是哪裏出問題了?

一人一魔都懵逼着卻被糾纏在一起一時間脫離不開。

旁邊痛不欲生的魏千尺倒是明白過來了,雖然自己看不見,但肯定是牧店主!

也不知道對方怎麼做到隱身的,可他心裏充滿希望,自己這條命能不能活下來就看牧店主了!

“呃……小朋友好像又被捲到什麼奇怪的地方去了。”溯洄在魏千尺的心竅中瞧了兩眼,這倆人的魂魄都從這裏消失不見。

扶桑宗主抽抽鼻子,“是邪魔的味道。

雖然很快就消散的無影無蹤,但我還是感覺到一股靈魂審訊室的氣息。”

“嘖嘖,小朋友可能要遭殃!能掌控使用靈魂審訊室,你想想那邪魔得多有手段。

咱們抓緊時間找找他吧,可別讓邪魔把小朋友給弄死了……”

不等他說完,扶桑宗主打斷問道:“可是牧小朋友三魂七魄不全啊,也就是說靈魂不完整,偏偏缺的是最關鍵的心竅。

那他進了靈魂審訊室,會怎麼樣?”

溯洄顯然沒想到這一點,頓時怔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訥訥道,“缺失心竅的靈魂,正式進入靈魂審訊室以後……不會變成隱形人吧?”

“那可就有意思了。”扶桑宗主時刻留意着唐牧北本體狀況,以目前來看,他倒是平穩的很,應該沒有大礙。

“理論上他應該沒有危險,是不是就可以不找了?”溯洄緊盯着空蕩蕩的心竅,遲疑道:“要不……還是找找吧。

萬一真有危險,憑小朋友那個水貨,不死也得脫層皮!”

扶桑宗主默默點頭表示贊同。

此時被審訊室法則默認爲不存在的唐牧北不但保持了隱形人狀態,更是連聲音都傳遞不出去。

他也發現了自己的存在類似一個BUG。

對方看不到聽不到自己,正急吼吼的想辦法,倒把魏千尺的靈魂暫時晾到一邊去了。

可惜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的吸收能力太差勁了,只能嘗試打持久戰。

而處於封印中的邪魔本尊卻是耗不起。

自己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好不容易纔特喵凝聚出來一具能單獨行動的分身。

這會兒連對方正臉都沒看見,同爲分身的本命武器卻被吞噬掉了五分之一!

這樣下去說不定分身也會被吞掉!

邪魔心中焦急,又不敢隨意欺身上前只能卯着勁兒往回拽鞭子;

而唐牧北卻生怕會給邪魔緩和的機會,也卯足了勁兒運轉功法,試圖一口氣把這傢伙給吞了!

也不知道相互對峙了多久,邪魔終於沉不住氣了,沒等到這次使用靈魂審訊室的時間到達,率先清場將魏千尺的靈魂送了回去。

與其捆綁在一起的唐牧北自然也被帶了出來。

“臥槽!太特喵累了!”魂魄歸位,他猛地睜開眼從沙發上坐起來。

反倒是魏千尺還睡得很香。

“喲,這麼快就回來了?”溯洄上前查看一下兩人都無大礙,便開玩笑道:“我們還正想辦法解救你們去呢。”

扶桑宗主也圍過來,“你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有留下氣息沒?能不能順藤摸瓜?”

“先讓我緩緩!”唐牧北喘着粗氣伸手製止他倆的詢問,開始用本體運轉功法,試圖化解吞噬來的能量。

沉睡中的貓娘此時可特喵興奮了,小身體團了團,直接將能量抽走一大部分。

“靠!你特喵又懟哪個魔界大佬了?”溯洄和扶桑異口同聲問道。

他身上溢出來的魔氣帶着股難纏的味道,這可不是普通邪魔能有的氣息。

“不知道,我連正主長什麼樣都沒看清。”他擺擺手,將自己跟隨進去的經過講了一遍。

溯洄聽完一拍大腿,“果然,你這古怪的體質簡直就是靈魂審訊室的BUG!”

審訊室?

唐牧北一臉懵逼,那是什麼玩意兒?

“簡單點來說就是一種精神控制系的手段,以前很多老牌宗門也會有這種玩意兒,但是鑑於手段卑劣逐漸被淘汰了。

邪魔因爲生存環境的緣故,修煉精神控制系的很少。

能夠煉製出靈魂審訊室的就更少了。

再加上剛纔你身上散發出來吞噬的氣息來判斷,除魔人魏家當年肯定是搞了個大動作!”扶桑宗主耐心解釋道。

溯洄咂咂嘴搖頭嘆息,“都說前人栽樹後人乘涼,魏家這些後人也挺可憐的,該繼承的沒繼承,反倒惹上這麼個大麻煩。”

“確實很麻煩,偏偏我又接了他們家族的因果。”唐牧北無奈的看看自己心竅裏那個陣法投影,也覺得很頭疼。

能咋辦呢?

學了魏家的煉體功法,就得幫忙解決了這段孽緣。

不過好消息是魏千尺最起碼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至於他靈魂上的傷痕,給他服用些滋養魂魄的丹藥慢慢調養會好起來的。 “哈!那今天就不用管他了。

你該幹嘛幹嘛去吧。

靈魂審訊室用一次要冷卻一段時間,一般都是一天一次。

就算再勾魂,也得跑明天去了。

牧小朋友你得空多打打拳好好修煉煉體功法,不然你的貓娘要從花貓變成黑貓了。”

溯洄打了個呵欠,伸伸懶腰準備回去眯一覺。

唐牧北瞅了一眼自己的貓娘,果然,最近可能魔氣吸收太多了,整隻喵隱隱有些發黑。

它身子底下原先出現的那一抹紅色幾乎看不出來了。

紅色是修煉出來的浩然正氣,雖然不知道會把貓娘變成什麼樣,但只要能制衡魔氣就行。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貓娘成品太黑。

俗話說一白遮三醜,臉太黑連運氣都會變差的。再說了,好好一貓娘,長的萬一醜了再黑漆漆的,以後怎麼談對象?

“前輩,你說我的貓娘進化到現在,吸收了三種能量,等它醒過來能不能再突破一下,變成極品祭靈獸?”唐牧北小心翼翼問道。

這隻貓娘可承載了自己很大希望啊,若是突破爲極品,那就賺大發了!

“突破變成極品?”扶桑宗主抽抽嘴角,“你也太會想好事了。

你知道極品多難得嗎?

當年祭靈獸流行的時候,上古天庭那麼多出類拔萃的人物,極品祭靈獸也才那麼屈指可數的幾隻。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我記得除了主帝以外,擁有極品祭靈獸的無一不是天選之才。你啊……你這隻能突破成爲高級祭靈獸就燒高香了!”

還沒等唐牧北泄氣,溯洄卻是擺擺手說道:“我覺得進化到現在,你的貓娘已經不能用那些等級來衡量了。

畢竟當初那些天選之才都是正統宗門出來的修士,全部採用傳統方式培養祭靈獸。

你這只不一樣啊!

貓娘可是個混血兒,而且還是認過主的混血兒。

雖然那隻暗戀洛水的小貓妖實力不咋地,但畢竟血脈特殊,做過她的寵物好歹也能沾上點遠古妖氣。

不管你的貓娘醒過來以後變成什麼樣,實力如何,它都是一個歷史性的突破!

說明祭靈獸的可塑性很強,說不定能有更強橫的表現,咱們現在就等着看它醒來就是了。”

混血兒?!

唐牧北:0_0

扶桑宗主:0_0

祭靈獸還可以有混血兒這麼一說?

我們讀書少,你可別信口胡咧咧啊。

看他們倆目瞪狗呆的樣子,溯洄哈哈大笑,“不信咱們走着瞧,我一手幫忙培養的祭靈獸我有信心,貓娘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此番定論讓唐牧北像是吃了定心丸。

不管怎麼說,能讓溯洄前輩如此看中並給予這麼高的評價,貓娘最起碼不會次於中級祭靈獸吧?

絕世醫妃,病嬌王爺太腹黑 它現在的等級可高喲。

等貓娘醒了自己的煉體功法也到一定境界,說不定水貨實力能讓它給往上帶一截!

所以……

還是去洛水公子那裏蹭修煉吧,今天主要修煉浩然正氣,爭取將自己身體強度修煉高上一層。

洛水公子對他這種孜孜不倦熱愛修煉的態度非常滿意,自己在煉化空間之餘也會指點一二。

在時間靜止的空間中,唐牧北直練到筋疲力竭,纔回到現世中來。

剛回來,就聽到聊天羣裏有人在圈自己。

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立馬就被吸引住了!

“@景瑤城牧店主,牧店主在不,商量個事兒唄?”醜先森在羣裏發了個痛哭流涕的表情,“我快被一羣該死的厲鬼折磨瘋了!”

永遠都在線的123立即跳出來問道:“怎麼了?快說出來我們大家樂呵樂呵呀!”

“店主居然被厲鬼折磨了,真是天下一大奇聞!”白駿馳發了個發呆表情。

先是發了個攤手錶情的流蘇說道:“看看是誰就不會奇怪了,最近醜先森的運氣好像……越來越差了!”

“我……”醜先森簡直是欲哭無淚。

唐牧北忙回覆道:“我在了,有什麼事需要幫忙?”

“想借你的厲鬼食堂一用。”醜先森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可憐巴巴道:“我這裏有一羣戾氣很輕,但極其難搞定的槓精。

可特喵犟了,明明就那麼一點點屁事,偏偏就是不肯化解了去投胎。

我想着,你家厲鬼食堂裏的炸醬麪功效強勁,一碗就能解決問題。

但是跨界去你家吃飯會相對減少景瑤城厲鬼的進餐數量,影響牧店主的淨化進程。

所以……你看我給予些補償,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帶着厲鬼們去蹭個飯?”

流蘇:0_0

白駿馳:0_0+1

煉製鬼食失敗的樑店主:0_0+1

……

羣裏瞬間刷過一片目瞪狗呆。

“醜先森,你簡直就是個天才啊!怎麼想到的?”流蘇兩眼放光,“我這裏也有不少一碗炸醬麪就能搞定的厲鬼!牧店主……能否商量商量通融一下?”

“我也報名通融一下!”

“還有我!”

……

很快幾乎所有潛水的店主都開始發舉手表情,表示急需景瑤城的厲鬼食堂援助。

What?

給我補償,然後讓自己管轄範圍內的厲鬼來花錢吃飯?

這個想法……很特喵OK啊!

果然,醜先森是個天才!

那我是不是可以提一下條件?比如說,各位帶厲鬼來蹭鬼食的店主們,適當性提供些食材?

善於抓住重點的唐牧北急忙表態,“我的厲鬼食堂主要是系統做主,大家是知道的。

只要在系統允許範圍內,我會盡可能多的幫大家解決些淨化厲鬼的問題。

但是……”

“牧店主有什麼困難之處嗎?”醜先森幾乎是一點就透,“淨化厲鬼賺積分是本職工作,如果牧店主肯幫忙,我們也一定會盡力幫你解決麻煩的!”

“是啊是啊,有什麼困難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

幾乎所有店主都表示積極配合。

婚心萌動 畢竟,能夠讓厲鬼吃到八品鬼廚功效的鬼食,整個人間界牧店主這裏獨一份。

至於123大廚?

人家怎麼可能有時間幫忙製作鬼食淨化厲鬼?

這是小小三品鬼廚都不會做的事情,如今佔據修行界極少量的鬼廚們都很忙的。

“最主要的問題是食材。”

唐牧北開門見山道:“厲鬼食堂從晚上十二點營業到凌晨三點半,這期間需要出售的鬼食都需要我一份份親手製作出來。

如此一來就佔據了我白天的大部分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