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看到隔壁鋪子都被淹了,怎麼我們這裏還挺乾燥的?”周瀟左右打量了一下,奇怪的摸了摸頭說。

趙藝指着我:“劉茵很厲害,一下就找到了下水道的位置,並且還捅開了水篦子,所以沒多久就把店鋪裏的水都放空了。”

“操作間有沒有遭受損失?”周瀟顯得有點緊張,只不過在旁人看來這樣很正常,因爲他平時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操作間裏度過的。

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趙藝就接嘴道:“麪粉都泡湯了,劉茵還說裏面有個死老鼠!”

“麪粉都泡湯了?”周瀟喃喃的說,他竟然沒有理會對於一個作坊來說最最不受歡迎的動物。

“恩,唐寧在裏面打掃,我正準備進去幫他的忙。”我舉起手裏的蛋糕鏟子。

周瀟一下就把身上的溼衣服給脫掉了,露出一身堅硬結實的肌肉,還冒着熱氣。

“幹嘛呀你?”趙藝一邊欣賞一邊還假惺惺的問。

“進去收拾啊,唐寧怎麼懂這個!我以前當兵的時候經常去防洪抗災,對暴雨之後的淤泥很有一套!”周瀟抓過我手裏的鏟子就推開了操作間的門。

我趕緊跟了過去,生怕唐寧在裏面研究那隻手被周瀟看到了,可是唐寧並沒有我想象的那麼勤快,他靠在白案的案板上懶洋洋的抽着一支菸,後面通向小巷子的門也開着。

“喲,周瀟你回來啦?”唐寧笑着把菸灰彈在手裏拿着的一個玻璃菸灰缸裏。

“你怎麼在操作間裏抽菸?”我和周瀟異口同聲的質問唐寧。

但是他卻無所謂的聳聳肩:“反正現在都這樣了,要想重新開業起碼要三天以後,既然要徹底的收拾,我抽根菸也無所謂啊!”

“操作間裏面很多粉塵,抽菸很容易引起火災的!”周瀟真的是一個非常愛崗敬業的人,而且對於做蛋糕非常的執着,他三下兩下就把操作間裏散落在地的工具歸攏到了一起準備拿出去清洗。

唐寧也一邊跳來跳去的躲開忙碌的周瀟,一邊說:“火災?你是來搞笑的嗎?現在我們這裏都水漫金山了,粉塵早就掉到了地上,抽菸有什麼關係,你要不要來一根?”

“不要!”周瀟氣鼓鼓的說,然後不停的收拾着操作間。

“你這人,怎麼比我對這個操作間還要上心?以後我擴大規模之後,這間店就交給你好了,我做個樂呵呵的翹腳老闆!”唐寧把菸頭摁滅在菸灰缸裏。

周瀟冷笑一聲:“如果店鋪沒被燒掉的話!”

我看他真的很愛浪漫森林,就對唐寧說:“你還是老闆呢,怎麼還沒有員工熱愛店子!要是你不想做事情的話就快出來吧,免得礙手礙腳的!”

唐寧像只兔子一樣跳了出來,笑着說:“好,我也覺得周瀟是我最好的員工,這不正琢磨着怎麼樣才能讓他接受我的紅包嘛!”

“好了好了,你快跟我出去,人家周瀟是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的那種人!”我拖着唐寧就走。

“那隻手你沒動吧?”我們到了店鋪外面,趙藝正在收拾餐飲區,我低聲問唐寧。

唐寧搖搖頭:“沒有,你說我們要不要去偷看一下,周瀟一定會把那隻手藏起來的,否則不是很容易露餡嗎?”

“從哪兒去看啊?”我可沒有千里眼順風耳的本事。

唐寧笑得非常之狡猾:“你跟我來就知道了。”

“你不會在操作間裏裝了什麼隱藏攝像頭吧?那樣很無恥呢!”我鄙夷的看着他說。

“還真是!本來是爲了防盜,我做蛋糕的原料都很貴的,還有我怕出了什麼食品安全問題,也好找到罪魁禍首。”

唐寧絲毫不覺得羞恥,還挺得意,覺得他歪打正着竟然可以偷窺到周瀟的祕密。

“那就快點,我們去看看!”我迫不及待的說。

唐寧一點都不着急:“視頻是可以後退的,你這麼急吼吼的跑去看,被趙藝發現了怎麼辦?”

“可是剛纔不是你讓我跟你去看的嗎?現在又這樣說!”我惱火的瞪着他。

唐寧笑起來:“我這不是突然醒悟了嘛?不要打草驚蛇,今天我讓大家提前下班,然後我們再折回來看監控視頻!”

“你覺得可行嗎?他們會不會懷疑?”我知道唐寧是信任我的,但是我怕他一激動說漏了嘴。

“不會不會,店裏都這個德行了,難道還能營業嗎?快點,打掃衛生去!”唐寧馬上就翻臉不認人了,幾乎想要給我屁股上來一腳,充滿體現了一個老闆的醜惡嘴臉。

當我們把鋪子弄得差不多的時候,都到下午三點了。

“好,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我請吃飯,然後我們就各回各家,明天再來相聚!”唐寧做的事情最少,但是卻一副累壞了的樣子。

“這個時候吃的是午飯還是晚飯啊?”趙藝本來就很愛乾淨,所以她是真累。

周瀟一身都是白色的麪粉,壯碩的身材十分性感,我在心裏搖着頭嘆息,多好的人啊,怎麼會用到那種邪門歪道的原材料,也不知道是受了誰的影響。

“管他呢,反正我們都餓了!”唐寧從椅子上站起來,拍拍手示意我們可以走了。

周瀟拍拍身上的麪粉,嘀咕着:“還沒收拾乾淨呢!”

“那麼狼藉的操作間,一天之內你就想弄得跟以前一樣?別這麼辛苦,我關幾天門一點關係都沒有。”

唐寧說完,逼着我們全部去了隔壁街上的一家快餐店,吃了一頓不冷不熱的飯就散了。

眼看着趙藝和周瀟上了公交車之後,我才和唐寧跟做賊似的鬼頭鬼腦的先後回到了店鋪裏。

“快點快點!”我迫不及待的說。

唐寧對我說:“你能不能別這麼着急,做任何事情都要講究個慢條斯理,井井有條!”

“現在是慢條斯理的時候嗎?萬一趙藝回來怎麼辦?”我恨不得一拳砸在唐寧的筆記本電腦上。

他慢吞吞的打開了電腦,搖着頭說:“唉,其實我還是很害怕看到周瀟在操作間幹出來的事情,他實在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人才都在剝皮了,你能不能有點正義感!”我搶過唐寧的鼠標,想要打開他的文件夾。

可是唐寧卻說:“別自作主張啊,我這裏可是藏着好多部島國的愛情動作片!”

“服了你。”我丟下鼠標。

當唐寧終於點開了店鋪裏的監控視頻之後,我們看到的是周瀟賣力的打掃着操作間,每一個角落都很仔細。

他拖開了那個用來遮擋無皮手掌的麪粉袋子,然後他的背影就完全擋住了攝像頭,我和唐寧根本就沒有看到他是如何把那隻手掌藏起來的,但是當他再次起身的時候,我們看到地上已經是乾乾淨淨的了,麪粉糊都被他鏟到了垃圾桶裏。

“他是不是知道這裏有監控的?”我問唐寧。

“反正我是不可能告訴他的,是不是你跟他說的?”唐寧看着我,我真想給他一巴掌。

“我今天才知道你裝了監控!”

唐寧點點頭:“那他肯定不知道。”

“可是他擋的角度非常好,我們一點都看不到他究竟做了什麼!而且那隻手掌真的不見了!”

“我倒是看到了他一個細小的動作,大概是把那隻手掌藏在了褲子口袋裏。”

這倒有可能,因爲周瀟是沒有穿上衣的,要藏的話,只能藏在褲子口袋裏了。

“那怎麼辦?人都走了,我們再追上去也沒有用,他早就銷燬證據了吧!”我着急的看着唐寧。

“肯定不能去追,他又不是傻子,揣着個手掌到處走嗎?我們可以看看之前的視頻,不就可以找到他剝皮做蛋糕的證據了嘛!”唐寧總算說了一句有建設性的話。

“好!”我點點頭。 唐寧把視頻倒回去,對我說:“昨天你沒來,下午是周瀟一個人在操作間裏面揉麪做蛋糕的,我們看看他是怎麼弄的!”

“你以前就沒有看過周瀟的視頻嗎?”我覺得既然他裝了這個攝像頭,應該會時不時的查看一下才對。

可是唐寧卻一臉驚詫的看着我說:“我們都是男人,我看他的視頻做什麼?”

他明明就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可是不開玩笑就活不下去。

所以我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唐寧笑着說:“真沒有看過,我裝個攝像頭不是爲了監督員工的,是以防萬一,如果遇到警察辦案什麼的,也好提供方便!”

“我知道我知道,你快點吧!”

全能金屬職業者 唐寧把視頻倒回去,時間到了前一天的下午,唐寧做好了一爐麪包之後就跑到後巷裏抽菸去了。

周瀟一個人在操作間裏面,他把一大袋麪粉倒在案板上,然後加上雞蛋什麼的開始和麪。

我覺得浪漫森林的糕點之所以好吃,就是因爲一直堅持人工製作,雖然沒有機器攪拌的均勻,可是吃着特別香,有嚼勁,還有餘甘。

周瀟幹活的時候,一身的肌肉都在活躍的跳動着,透過白色挺括的工作服看得清清楚楚。

“這小子是不是去哪兒健身了,身材真的是很不錯!”唐寧盯着周瀟,滿眼的羨慕嫉妒恨。

我拍了他一下:“你正經點,能不能看重點!”

“重點就是他比我身材好,蛋糕也差點做得比我好了,這樣下去我情何以堪?”

他就是這樣不嚴肅,我乾脆不理他了,省得越扯越遠。

周瀟的動作遒勁有力,每一個小細節都處理得很到位,所以我眼看着麪糰在他手裏變得柔韌而富有彈性。

“你是內行,他揉麪的這個環節沒有什麼異常吧?”

唐寧搖搖頭:“沒什麼異常,白案師傅都這樣揉麪的,只是他的動作特別瀟灑,跟打太極似的!”

“那他是怎麼把那隻手掌的皮膚弄進去的?”我捏着下巴,抱着雙臂皺着眉頭看着屏幕上的周瀟。

周瀟把那個大大的麪糰用溼潤的紗布蓋起來,我不懂他在幹什麼,唐寧說是爲了發酵。

“不是有什麼專門的酵母嗎?”

“好的麪包師都不會那麼做的,我們都是用老面發酵!”唐寧驕傲的說。

周瀟把麪糰蓋好了之後,又忙着去做其他的事情了,我就沒有看到他閒下來過。

“你怎麼還沒有回來?”我問唐寧。

唐寧訕笑着:“我出去抽菸之後,又順便出去逛了一圈纔回來。”

“上班時間你還跑出去逛?虧你還是老闆!”我覺得他簡直是太隨心所欲了。

“附近不是有個古玩市場嗎,我還挺感興趣。”唐寧差點興致勃勃的跟我介紹起他的收藏來,幸好被我及時打斷。

“以後再說,你看!”我指着電腦屏幕,因爲此刻的周瀟顯得有些不正常了。

他跑到後門處,似乎在看唐寧有沒有回來,靠在門上聽了一下,然後鬼鬼祟祟的折返回來。

覺得不太妥當,周瀟又打開操作間和店面之間的小窗看了看,大概此刻趙藝正忙着呢,也無暇顧及到他的舉動。

周瀟回到操作間之後,就走到了堆放麪粉的小倉庫裏,也就是我和唐寧發現那隻無皮手掌的地方。

“來了來了,他一定是去找那隻手!”唐寧兩眼放光,盯着周瀟的舉動,興奮的說。

我點點頭:“可能是,但是也有可能是去拿什麼材料。”

“別打岔,快看!”唐寧現在竟然還說我,之前那個吊兒郎當的人可是他!

不過我確實馬上就閉上了嘴,因爲周瀟打開了一袋麪粉,然後伸手進去摸了摸,好像在找什麼東西似的攪和着。

我和唐寧緊張的盯着他的一舉一動,大氣都沒有喘一口。

周瀟摸索了一會兒,停頓了,然後他的手就從麪粉口袋裏抽了出來,手裏真的拿着那隻小孩子的手掌。

那隻手跟我們看到的一樣,沒有皮膚,紫紅紫紅的。

“皮呢?”唐寧好像在問我。

我搖了搖頭。

“奇怪,皮膚都沒有了,他還留着這隻手掌做什麼?我覺得我們的思路可能錯了,他要的不是皮,而是這隻手掌!”唐寧此刻突然變得很有分析能力。

“手掌?可是一個小孩子的手掌,皮膚都沒有了,他拿來幹嘛?並且今天我們看到那手掌的時候,跟昨天一個樣子,看來他也沒有做什麼啊!”我很不理解。

唐寧對我說:“既然有這麼多的疑問,我們不妨繼續看下去,說不定就能找着答案了。”

這是句廢話,但是又好像不是。

周瀟拿着那隻小手掌來到了操作間的案板處,他把麪糰從溼潤的紗布下拿出來,然後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只見周瀟把那隻小手掌放在麪糰上,然後退後一步,嘴裏唸唸有詞,閉着眼睛好像在祈禱似的。

過了半分鐘之後,小手掌突然自己開始動起來,就跟一個上滿了發條或者是充滿了電的發動機一樣。

手掌靈活的抓住麪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不斷的揉捏,速度之快簡直難以想象。

“這,這,這是幹嘛?”我瞪大眼,驚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唐寧一拍大腿:“這不就是人手攪拌機嗎?”

“攪拌機?”

“對啊,我不是跟你說了嗎,現在爲了擴大糕點房的生產規模,他們都是用的機器來攪拌麪團,這樣很快很有效率,但是做出來的糕點口感就沒有人工攪拌的香。”

“你是說,這隻小手不但起到了攪拌機的作用,還保持了人工操作的優點?”

“應該是這樣。”唐寧點點頭。

我看着畫面中那隻小手上下翻飛,不一會兒就把一大團面揉得晶瑩透亮,軟中帶韌。

“這是什麼手法啊!”

唐寧想了想:“你看周瀟嘴裏嘰嘰咕咕的在說着什麼,多半是在指揮這隻手掌,他可能是從什麼地方得到了這樣一個訣竅或者是養了個小鬼什麼的。”

“就爲了做蛋糕?”我驚訝的問道。

唐寧點點頭:“你不知道嗎,周瀟對於做糕點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了,他的夢想就是做一個世界一流的糕點大師,爲了成功無所不用其極也很正常!”

我和傲嬌領妹的青春 “正常什麼!這隻手掌是從哪裏來的,是誰教給他這樣詭異的方式,都是疑點!”

“但是他只是用這隻手掌揉了揉麪,我們要給他定個什麼罪名?不好辦哪!”唐寧搖着頭嘆息。

我覺得不管他的目的是什麼,用一隻來歷不明的手掌做出的糕點一定有問題。

而那些吃了這種糕點的人最後會不會生病,會不會出事都是不可預知的。

或者周瀟自己都不知道,只不過他覺得這隻手做出的糕點真的是他能力的體現,從而樂此不疲就麻煩了。

“總得找他問問清楚,我覺得這樣不明不白的感覺太糟糕了!”我不贊同唐寧的意見。

小手掌揉好了面之後,周瀟小心翼翼的把它擦乾淨放進褲子口袋裏,然後重新走回小倉庫。

“他肯定是去藏那隻手了,這事兒太蹊蹺了,而且也很恐怖,我們必須要弄明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