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拿起洛陽鏟,將那個怪物的骷髏頭給撥到一邊,一個巴掌大小的檀木盒出現在我的視線當中,我不敢用手去抓,只能用洛陽鏟將那木盒緩緩挑了出來。然後戴上在就準備好的皮手套,將那個小木盒拿起。二哥他們也趕來了,蘇小紅皺著眉頭問我,「這裡面那什麼什麼東西?」

我聳聳肩表示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這棺材中只有這一件陪葬品,我也不知道裡面什麼什麼東西。咱打開看看吧。」

我說道,可是,這木盒卻嚴絲合縫的,就好像沒有蓋兒一樣,但是輕輕搖動,那裡面卻像是有什麼東西。

蘇小紅向棺材內瞥了一眼,心有餘悸的道,「還是等出去了再打開吧。」

我點了點頭,「那咱們先爬那階梯吧。」

一干人等都點了點頭,忽然,一陣嘶嘶聲傳進我的耳朵。

「聽到什麼了么?」蘇小紅顫抖著開口。

「廢他娘的什麼話,快跑。」我大喊一聲,撒腿就跑。

就在一大步從烏龜殼上跳到大坑外的時候,無意間向下一瞥……我的姥姥啊,就算是蛇窩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蛇吧。

我拼了命似的發足狂奔,等我跑到階梯處的時候劉珏已經跑到很高的距離了。我心中暗罵一聲,回過頭,見所有人都跑過來了,那些蛇還沒爬出大坑。於是馬上回過頭,使出了吃奶勁向上面跑。

那些蛇的速度真***快,就在我們都跑上階梯的時候那些蛇已經和我們的距離縮短了不少。

我們都使出了全力,那些蛇也好像瘋了一般,拚命向我們追來。石階上有不小的空隙,那些黑色的蛇大多數都掉下去了,但是也有很少一部分沒掉下去,但是我知道,這些應該都是黑蛇裡面的精英了吧。

我回過頭看了一眼,蘇小紅在最後面,一條蛇很快就要追上他了,我掏出手中的洛洛克17,但是沒有開槍。我知道自己的準頭,萬一蛇沒打死,反而把蘇小紅打死了那怎麼辦?

這條蛇跑的最快,追的最緊,後面那些蛇距離這條蛇有很大一段距離。牲口見我停了下來,他也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回過頭,看見那條蛇追來,手中的洛陽鏟狠狠的砸去,一擊斃命。

然而兩快石板也因此被砸落了下去。

「咱們走,一邊走一邊砸這些石階,我他媽不信這些蛇能長翅膀飛上來。」牲口這樣說著。

我們趕緊向上走去,而牲口則負責搞破壞,一路上石板和那些石頭柵欄都被砸了下去,不過說實話,我很擔心他這樣砸會不會把我們也弄掉下去。

「牲口,別砸了,咱們快走。」看著眼前這幾十米的斷了的石階,二哥終於說道。

牲口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好了,怎們走吧。」

劉珏在上面不遠處等我們,我們快速走上去。

[] 蘇小紅一邊罵一邊跑,其他人都不說話。這次也真他媽倒霉,居然遇到那麼多的蛇,要不是我們跑得快估計這一次就玩兒完了。

我上氣不接下氣的走到劉珏面前,「你那會就知道有這些蛇是不是?」

劉珏搖搖頭,朝洞底看了看,「不知道,我只是覺得樓蘭王人面蛇身不正常,所以就跑了。」

二哥坐了下來,取出水壺灌了一口,然後遞給我,我接過來也喝了一口,然後放下背包。一群人都湊了過來,我取出背包裡面的食物發給他們一些,然後津津有味的吃著。

蘇小紅點了一支煙,一邊吃一邊說,「這次也算是開了眼界了,這麼多的蛇,不知道這些蛇是不是那個樓蘭王生的。」

我搖了搖頭,「應該不會,樓蘭王應該是個男的。」

劉珏搖搖頭,「不一定,樓蘭王也有可能是女的。」

二哥已經將我給他的食物吃完,然而就在此時,他忽然大罵一聲,「***班子,什麼都沒有摸到,還差點送了自己的小命,晦氣。」

牲口卻笑了,「這次沒摸到什麼,也不是什麼大事,能保住小命就不錯了,反正你現在也不缺錢。」

蘇小紅插嘴道,「誰也不會嫌自己的錢多?」

在他們爭論的時候,我也已經吃完,體力已經恢復了,要再呆在這裡,指不定那些蛇會不會追上來。

我站起身來,然後輕聲道,「走吧。」

一眾人先後站起。有時候我的心裡真的很矛盾,喜歡錢,但是不喜歡盜墓,盜墓會遇到一些可怕的東西,可是安靜的住在家裡,又不會有錢從天上掉下來,自己身上的詛咒也不知道能不嫩被解除。

甩甩頭,快速跟在劉珏的身後。不遠處一道石門映入我的眼帘,石門半開著,有點點亮光從外面照射進來,應該能通到外面。我們加快了前進的腳步。

走到石門前的時候,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石門居然在懸崖上,劉珏轉過身來,黛眉微蹙,「咱們帶的登山繩在誰的背包里?」

我看向蘇小紅他們,烏龜不緊不慢的解下自己的背包,然後從裡面翻出兩根繩子來,遞給劉珏,劉珏將兩根繩子系在一起,一邊綁在石板上,然後把另一頭從石門扔了下去。然後沿著繩子緩緩向下溜。

兩根繩子的長度夠不到下面的沙地,可是就算是這樣,我們也只能選擇向下溜,這總比呆在洞裡面要強上許多。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劉珏,當她溜到繩頭的時候沒有任何猶豫就跳了下去,好在下面是沙地,沒有摔傷。緊接著便是蘇小紅,然後是烏龜,牲口,二哥。我之所以選擇最後一個下去,是因為我懼高,但是這也沒有辦法,看著其他人一個個安全著地,我知道自己必須下去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溜下去的,但是當後來回憶起那次盜墓的旅程,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醒來的時候,我已經在一個房子里了,二哥他們都站在我的床邊。見我醒來,蘇小紅馬上湊了過來,「飛哥,你是怎麼搞的?怎麼跳下來的時候什麼傷都沒有反而昏過去了?」

我搖搖頭,一句話也不想說,可是肚子咕咕叫著,再不說話是不行了,「有吃的東西嗎?」

二哥點了點頭,「劉珏已經去買羊肉串了,這樣辛苦了五天,到最後什麼也沒撈著。」

「五天?」我疑惑的看著二哥,「我記得是三天啊。」

蘇小紅也搖搖頭,「飛哥,你醒醒吧,我們在裡面的確呆了五天,在裡面的時候吃的東西都是你拿著,所以我們就沒飽過。」

我一聽這話,頓覺尷尬無比,不好意思的笑笑,「那還真是我的錯啊,最多這樣,完了我請你們吃大餐。」

蘇小紅微笑著,「這可是你說的。」

劉珏在這時候走了回來,羊肉串的香味撲鼻而來,我趕緊站起身來,走到劉珏的面前。想起自己在墓裡面那樣對待劉珏,於是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劉珏看見我,兩隻眼中淚水直打轉。

「對不起。」我也只能說這麼多了,過多的解釋就是過多的掩飾,我不想她更深的誤會我什麼。

劉珏擦乾眼角的淚水,勉強擠出一絲微笑,「沒事就好,快吃點東西吧。」

我點了點頭,不經意間,劉珏耳朵上的耳釘映入我的視線,我回過頭看了眾人一眼,他們斗用一種奇異的目光看著我和劉珏。

我接過劉珏手中的羊肉串,大口大口的吃著,然後瞥了蘇小紅他們一眼,「你們不吃嗎?」

蘇小紅搖搖頭,「飛哥,你吃,這可是人家劉珏專門給你買的。」

我向蘇小紅投去鄙夷的目光,然後自顧自的吃著,蘇小紅他們一個個都離開了,我放下手中的羊肉串,靜靜地注視著劉珏的臉龐,輕聲道,「謝謝你。」

[] 我實在看不清劉珏的真實面目,她的做法很讓人琢磨不透。和她發生那樣的關係是可以說完全是因為我一時精蟲上腦,當然,也是我覬覦她的美色,面對這樣的美女我還無動於衷的話那我就很懷疑自己是不是那啥功能有問題。

沉默了一會兒,我忽然問劉珏,「木盒打開了沒有?」

劉珏依舊搖頭,「無論你怎麼說,那個木盒和裡面的東西都是你的。」

劉珏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那是你拚命得來的,自然算是你的東西,我們怎麼可能動它?」

我的沒偷皺了起來。劉珏這句話什麼意思?明顯是想讓其他人把我獨立出去么,我心中冷冷一笑,心道,「無論你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別想在我面前耍心眼。」

我笑著道,「什麼我的你的,大家都出力了,這東西自然是大家的。那個木盒現在哪?」

劉珏走到我的床邊,彎下腰,一個報紙紙包著的東西出現在他的手中,四四方方,體積不大,我想這就是那個木盒了。

劉珏將報紙去除,那個黑色的小木盒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然後小心翼翼的遞給我。

蘇小紅一直站在窗前喝水,忽然間,他猛地轉過身來,神色慌張的道,「快走,公安局的人來了。」

什麼?我趕緊將那個木盒裝進自己的兜里,拉著劉珏隨蘇小紅向外走去。

好在旅館有後門可以走,我們便是走後門出去的,一出門便看到了那兩輛越野車,一群人迅速上了車,汽車緩緩駛出後院,一直向來時的方向駛去。

蘇小紅破口大罵,「**,新疆人什麼玩意兒啊,咱們又沒犯什麼錯……是什麼人點炮了還是……人家的目標根本就不是咱?」

我背靠著座子,伸了個懶腰,「管他呢,咱能離開這裡就行。」

我禁不住內心的好奇,將那個木盒從口袋裡掏了出來,仔細觀察著,尋找打開的方法。

劉珏搖搖頭,「不用看了,這個木盒根本就像是沒有蓋似的,要弄開,必須將盒子破壞掉。」

二哥一邊開車,一邊遞給我一把尖刀,我接過來,對著木盒的一側刺了下去,這木盒已經有腐朽的跡象,尖刀一下子便刺了進去,然後一撬,半個盒子已經落在了地上,一股刺鼻的味道從盒子里散發出來。劉珏趕緊將車窗打開一條縫,那股刺鼻的味道便被風衝散了。一顆淡黃色半透明的珠子出現在盒子里,我看了劉珏一眼,劉珏也向我看來,蘇小紅嘴巴大張,「飛哥,這是不是傳說中的夜明珠啊。」

劉珏搖搖頭,「不是,夜明珠我見過,不是這種顏色。」

「那這是……」蘇小紅拉長了音調,我搖搖頭,「誰知道呢,沒準這就是那長生不老丹也說不定呢。」

蘇小紅笑了,「飛哥,如果這是長生不老丹的話,那還是留給你享用吧,至少我是不敢消受,早就過保質期了,誰知道能吃出什麼病來。」

二哥開口道,「不管這是什麼東西,都收好,能出現在樓蘭王棺材里的東西一定不會是尋常的。」

我點了點頭,對二哥的話很是贊同。想想先也是,棺材都是純金打造的,棺材里的東西豈會尋常?我緩緩將那顆淡黃色的珠子收了起來,目光對準了車窗外……

回到延安已經是一個星期後的事情了,我們幾個人風風火火的來到了老爺子所在的那棟別墅。老爺子正在喝下午茶,見我們回來,馬上笑盈盈的站起身來,「怎麼樣?收穫如何?」

蘇小紅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收穫怎麼樣?差一點小命不保。」

老頭子滿臉的驚訝,「怎麼回事?說來聽聽。」

劉珏也坐了下來,把一路上發生的事情統統說了出來,老頭子聽的一愣一愣的,過了半晌才道,「這次辛苦你們了——秦飛,小珏不懂事,以後還要多擔待著點。」

我點了點頭,然後從兜里將那顆珠子掏了出來,「老爺子,你給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老頭子從桌上拿起放大鏡,戴上手套,然後將那顆珠子拿在手中仔細觀察著,過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才將那顆珠子放了下來,「這是一顆眼珠子,但這顆眼珠子有些不一般吶。我試著將它拿給專門人士看一看,它的價值應該不是用金錢來衡量。」

我的沒偷皺了起來,把這顆珠子交給你?我愣了一下,壓根就沒想過老頭子會來這麼一手。不過他越是這樣,我反而對這顆眼珠子產生了好奇。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顆珠子呢?我不禁疑惑了起來,能讓老頭子產生獨吞心理的東西豈會一般?

我猶豫了起來,這東西是交給他呢?還是不交呢?他背後的那個人到底是什麼來路?如果不把這顆珠子交給他,他背後的那個人會不會對我不利?

就在這時,卻是烏龜伸手從老頭子手裡把那顆珠子取了過來,說道,「老爺子,這東西既然不值錢,那就別鑒定了,倒不如留給秦飛,讓他做個紀念,畢竟這東西是他九死一生才得來的。」

話一說完,烏龜便把那顆珠子遞給了我。就在我伸手接過那顆珠子的同時,他卻是向我使了個眼色。我不明其意,卻也明白了烏龜的意圖。

[] 離開老頭子那棟別墅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二哥和牲口去了旅館,我和烏龜、蘇小紅回到了楊家嶺。

「這到底是什麼珠子?」我好奇的問烏龜。

蘇小紅一臉驚愕的看著我,顯然他不明白我為什麼這樣問。烏龜面色沉重,沉吟了半響,才說道,「說實話,我並不知道這是顆什麼珠子。但是有一點你注意到沒?當你把這顆珠子拿出來的時候,老頭子的臉上閃過一抹震驚的神色,雖然迅速被他的笑容掩蓋了,但他的神情還是落在了我的眼裡,所以我猜這顆珠子不一般。」

我點了點頭,托著下巴沉思了起來。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才能讓老頭子感到震驚?當初我把那顆金珠拿出來的時候他也只不過是一臉的狂喜,卻並沒有驚訝的神色,難道這顆珠子比那顆金珠還要值錢?

就在我沉思間,蘇小紅忽然驚叫一聲,「我想起來了!」

他這一打岔,把我嚇了一跳,我一臉一夥的看著他。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實在是太激動了。」

我和烏龜都沒有接話,目不轉睛的注視著他。蘇小紅接著道,「飛哥,把那顆珠子拿出來的時候你有沒有聞到一股熟悉的氣味?」

熟悉的氣味?我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

蘇小紅又道,「難道你沒聞到一股藥味?」

我一臉愕然的看著蘇小紅,懵然不知他在說些什麼。

蘇小紅見我和烏龜這般模樣,於是一拍大腿,說道,「哎呀!你們傻呀?難道你們沒想過這真的是一顆丹藥?」

聽蘇小紅這樣一說,我趕緊把那顆淡黃色的珠子拿了出來。燈光的照射下,這顆淡黃色的珠子顯得流光溢彩,就好像表面刷了一層漆。湊近一聞,一股刺鼻的藥味直侵腦海,緊接著便感覺到渾身舒爽無比。

「這……」我獃獃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那顆淡黃色珠子,心頭震驚無比。以前只是往古董方面去想,現在驟然改變思路,竟然取到如此意想不到的效果。難道說,這樣一顆毫不起眼的珠子竟然真的是一枚神奇的丹藥?可既然是丹藥,為什麼會出現在樓蘭王的棺材里?難道樓蘭王不捨得服用?

一枚神丹妙藥作為陪葬物出現在一個帝王的棺材里,這就有些解釋不通了。

然而,就在我冥思苦想間,我的腦海里忽然傳來了龍祖哀嘆的聲音。我猛然一驚,這龍祖沉默了這麼些天,現在終於捨得和我說話了?

直聽那龍祖惋惜的道,「如此神丹妙藥,還差些火候,如果能再在那隻玄武神獸的背上溫養幾年,便可成為巫蠱丹,服用之後可任意操控蟲蠱,即便是我幫你收服的這個屍嬰,也會任你擺布。不過只要你勤加修鍊,屆時再服下這枚丹藥,同樣可以操控鬼魅幽靈,蟲蠱靈獸。只不過,服用這種丹藥對自身的危害也極大。」

一聽這話,我心中先是一喜,接著緊張了起來,忙問,「服用這顆丹藥會造成什麼樣的危害?」

龍祖淡淡的道,「服用完這枚丹藥,你會虛弱不堪,壽命長不過二十年。」

聽完這話,我心頭震驚了起來,這枚丹藥帶給人的力量固然強大,但同樣的,對自身的危害也不見得小。

我不由得苦笑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將丹藥收好,然後問龍祖,「你一會兒不會再沉寂了吧?我有些事情要問你。」

龍祖道,「之前我不和你說話是因為在煉化一件東西,現在東西煉化好了,我自然不再沉寂。」

「這樣就好。」我暗暗鬆了口氣。我心中有太多的疑問,想要找到答案,不得不問一下龍祖。

我回過神來瞬間,便見蘇小紅和烏龜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我。不過他兩人倒也沒問我什麼,我們三人坐在一起又聊了幾分鐘,我便站起來想要回自己的宿舍問龍祖一些問題。畢竟那些問題都關乎著我餓生命,不得不重視。

走到門前的時候,蘇小紅忽然道,「飛哥,你看咱們還向黑道發展不?」

我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道,「咱們現在還沒有和老頭子身後那人談判的籌碼,組建自己的勢力勢在必行。」

我沉吟了一下,咬牙道,「如果你覺得現在光靠咱們的力量,實在是組建不起來一個強大的勢力……咱們就投靠了老嫖吧……」

蘇小紅聽的愣了一下,烏龜沉吟道,「給我和小紅一個月的時間,如果一個月不行,那咱們再想想別的辦法。」

我點了點頭,嘆了口氣道,「也只能這樣了。」

一說完,我便心急火燎的向宿舍跑去。我住的那個宿舍是個單人間,在那裡,不會有任何人發現我的舉動。

[] 【申明一下,文章雖然加入大量玄幻色彩,但主題不變,請大家放心閱讀。接下來會更精彩。】

急匆匆回到宿舍,關好門窗,拉上窗帘,然後便安靜的坐了下來。開口道,「現在該出來了吧。」

我的話剛說完,只覺得眼前一道疾風撲面而來,一條金色小龍自我指間騰空而起,那撲面而來的勁風便繞著金色小龍旋轉了起來,竟然形成了一個小型的龍捲風。我宿舍內一些輕巧的東西也被捲入其中。

看到自己的房間被糟蹋的跟個豬窩似的,我卻只有瞠目結舌的份。讓我訓這條小龍?我可不想早死,我正直大好年華,還想多活幾年呢。

過了片刻,宿舍內便恢復了平靜。那條小龍懸浮在空中,嘴張了張,便有一道帶著些許滄桑於悲涼的聲音傳進我的腦海,這聲音不似往常,雄渾有力,彷彿聲音之中暗含一道內勁,極具穿透力,可這依舊是龍祖的聲音,「你想問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