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回過神來,我幹嘛去想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我將身上都洗乾淨。江浙宇一向都是如此,喜歡在別人身上留有太多的痕迹,當然我也不例外,我很喜歡在他身上留些小記號,當然這是我小小的報復。

洗完后,我從柜子里拿出葯來。江浙宇一向都不會做什麼防護措施,我曾經想他不會擔心我懷孕,然後以此來威脅他。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登上遠成的第二把交椅?做名副其實的住在雲朵上的人?

可是我放棄了,因為我做不到。我做不到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而完全不顧孩子的感受。我想要我的孩子在一個幸福的環境下成長,有一對愛他的爸爸媽媽。我受過傷害,我不希望孩子成為爭權奪利的工具。

我將藥片吞下,我終究還是太過於心軟,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要怎樣變的無懈可擊,完美到絕對。


這樣如履薄冰的日子還要過多久,在江浙宇身邊還要待多久?我還里幸福有多遠?我的黑暗世界究竟什麼時候能夠過去?

這一切都是未知的,我每天都在這樣的額煎熬著。

我走出浴室,走回床邊,我看著熟睡中的江浙宇。或許江浙宇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但是絕對不是一個很好的戀人或者是愛人。

我安靜的在右邊躺下,江浙宇的味道總是那麼的濃烈。還有他的溫度,我會一夜無夢。

===========

早上的天氣很是不錯,這讓我全然適應。這樣的天氣來到公司好像真的是不錯的。

「副總早。」秘書對我微笑著。

「今天江先生送來文件了嗎?」我停下腳步,問向她。

江浙宇是一個精明的商人,他做事情應該不會有什麼差錯,我想現在的那份文件應該已經送過來了。

「沒有看到文件,張特助沒有來過。」秘書是不會去騙我,這種事情根本就沒有必要。

我看了一眼秘書,走了進去。

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江浙宇是在搞什麼鬼。他如此精明,自然是明白江葉城的,拿我的那塊地皮做籌碼與徽園持平,這在常人眼裡是無稽之談可是江浙宇不同。江浙宇既然這樣做就一定會有他的籌碼,那麼籌碼是什麼呢?

江浙宇今天竟然連文件都未曾給我,這是要我自己去想對策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江浙宇未免也太高估我了。可是,如果我的假設不成立,那麼江浙宇是什麼意思呢?江浙宇真的會給我出難題,我苦思冥想怕是都不會想到。

我看下時間,突然感覺到今天的天氣不是那麼的好了。江浙宇又耍我,我每一次都是要被江浙宇牽著鼻子走的。

我看到自己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印痕,真是有趣。我不過是才戴了一日,就已經有了印痕。可是這樣的印痕卻只說明了我是見不得檯面的情-人。

當然我不是一般的情-人,因為我真是不夠精明。別人可以是很聰明的達到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而我卻是那麼的愚蠢,在江浙宇身邊那麼久卻未曾撈到什麼好處。

或許我真的是應該加快進程,至少我不會被動的做一些無謂的額事情。例如最近一段時間裡,江浙宇就讓我難以招架,我不清楚到底是什麼讓他打破了曾經的相處方式。


江浙宇太精明,而我太過愚蠢。這樣的合作夥伴,真不知道是誰是最後的贏家。

我冷笑,回過神來,處理那些瑣碎的事情。。

… 87_878011(四十九)融化

接近中午我才合上文件,我或許真的是要佩服我自己了,居然可以在如此焦躁的環境下完成今天的任務。

先前因為趙士皓的事情已經是焦頭爛額,或許是因為江浙宇吧,江浙宇的麻煩我總認為他可以處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形成一種習慣,只要有江浙宇存在我幾乎就不用擔心。

我抿了口咖啡,打開電腦搜索徽園。

這或許是搜索信息最簡單的方式,雖然可能有部分不是很權威,但是總是可以捕風捉影的找尋一些事情。

我點擊搜索,一系列的資料就已經全部出來了。我曾不止一次看過這個地方,當然江浙宇從未仔細提及這個地方。

徽園雖然是這樣一個名字,但是卻是一塊地皮。是一個自然風光屬於上乘的寶地。這一點相信在整個房地產都是有所耳聞的。自然徽園如果是開放房地產的話,絕對是個很不錯的提議。

曾經我就幻想過在這樣的地方棲息,安靜祥和,遠離是非。這怕是整個上海的唯一一片凈土了。不可置否的是,我喜歡這個地方。

開發那一欄赫赫寫著「江浙宇」三個字,這三個字怕是我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不過過不了多久,這就將改為「江葉城」。

「嗯,嗯,嗯。」手機的振動聲音。

我看向號碼,果不其然是江浙宇。我可不敢不接江先生的電話。

「江先生。」我好像已經習慣這樣稱呼江浙宇了。

他卻在一旁笑著。「怎麼沒有收到文件心情不好?」

這個男人總是這樣喜歡調侃,他好像和喜歡和我玩文字遊戲,當然在我閑趣的時候也是很樂忠這樣的遊戲。

「是呀,我以為江先生從來都不會食言的。」我也這樣回答他,聽起來就好像是情-人之間的甜言蜜語。

「哦?是嗎?那你可以小心了,相信我可是會吃不少虧的。」他今天倒是心情不錯已經是中午,居然會和我打電話,之前可不會如此。

「可是我也是條毒蛇。」我這樣說,當然是調侃他的銳氣。我喜歡在他面前狐假虎威,當然他好像也是樂此不疲。

他笑了,在電話這頭我都能感覺到他的笑意。「出來。」他說了這樣兩個字。

我驀然走向落地窗,我仔細向下看。當然我視力再2怎麼好也不可能在那麼高的樓上能看到下面。

「好,我馬上下去。」我將通話掛斷。

我只拿了包就直接下去,江先生都發話了我怎敢不聽?

=============

果然,一出來就已經看到江浙宇的車子。

「嘀嘀。」車子按了兩聲喇叭。

這是在擔心我找不到嗎?這未免也太低估我了,江浙宇這個人,怕是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認得。

我直接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江浙宇倒是一副悠然自樂的樣子。

車子已經啟動。

「江先生打算什麼時候把文件交給我?」我直接問江浙宇,畢竟今天下午兩點半就要洽談合作了,我總不至於直接直接拿出那塊地皮和徽園做對比吧。

「噓。」江浙宇對我做出如此手勢。

這意思是我打擾到他的大好心情了?不過也罷,這是他們江家的事情,我根本就沒有必要去操這閑心,畢竟袁宥莉的事情就已經足以讓我心煩的了。

我賭氣向窗外看去,也不再理會江浙宇。

=============

車子已經停下,應該是目的地到了。

我拉車門直接下車,江浙宇倒是在我身後。

「你走那麼快,是知道地方嗎?」他在微笑,雖然他在我的後方,可我還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我轉過身來看他。

我這才仔細的看他,他一身黑色的西裝,手執著拐杖,陽光灑在他的臉上,就這樣站在我的對面。

「你是要準備看多久?」他突然開口,臉上的笑意絲毫沒有減退。

我回過神看著江浙宇。「我說江先生太過耀眼,可以將人融化,江先生是否會感覺到榮幸?」

江浙宇走了過來,那拐杖無聲的移動著。

他的腿幾乎算做正常了嗎?我的目光停住。

此刻他就在我的身邊。「是嗎?那麼心呢?」他突然問我這樣的話。

我完全沒有預料的。我看向他,他是在說人的心?

他突然笑了,完全沒有之前的意義。「事實上我誰都不能融化。」他突然變的嚴肅起來,他看著我的眼神就像是有別的意思。

他是在譴責人的心嗎?這世界上還會有人有心嗎?這世界上如果有,那麼我或許還是那個幸福的因因。

他的話向來都是有很深的意思的,我不想懂,當然也很難懂。

我很疑惑,遲遲不語。

他又對我笑了。這笑容又恢復了之前的味道。「走吧。」

他的聲音有很強的蠱-惑能力,不,或者是他的笑容。


============

他拿起菜單點菜,這一次他倒是很清楚我點菜的手法。

「水煮白菜,豉油廣東青。另外一份清粥,再來你們店的特色菜。」

或許我真的是要佩服他的記憶方式,他可以將我之前點的菜全部記下。

「先生我們這的特色菜有很多,請問……」還未曾說完,江浙宇就直接說道。

「隨機抽三樣吧。」江浙宇倒是微笑的回應。


看著服務員離開,我真的是要吐-槽這個男人了。他對別人錙銖必較,倒是對自己揮霍無度,這真是像極了一個昏庸的君王。

他看了我一眼,就好像聽到我方才的話一般。

我沉默的低下頭,有些心虛。

他倒是笑著看向我,沒有說話。

直到菜上來,他為我盛了一碗湯。「你胃向來不好,或許只能過這樣清湯寡水的日子。」這話語中滿是調諧的味道。

我看了一眼時間,十二點半。正好是午休時間,他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我做好工作,到午休時間。說他錙銖必較還真是沒錯,就連時間也算的很好。

「江先生很注重時間。」我就是要他知道。

他卻只是笑著看向我。「吃中餐是很養生的。」他好像根本就沒有停懂我在說什麼。

我不理會他,將手收回。

他看到我的手。「你買的戒指不戴不是有些浪費?」

他這是在埋怨我嗎?是埋怨我不戴,還是埋怨我揮霍無度的買?

「lan的珠寶也算是業界的佼佼者,可是勁敵卻是唯謙。你這樣不顧的買,難道就不會擔心袁宥莉?」他笑著對我說。

我當時只是揮霍,根本就未曾看見過是什麼品牌。 君子不器之貞觀氣象 ,莫不是在提醒我什麼?

他笑著從口袋裡拿出盒子來打開。「買戒指固然是要戴的,放在浴室里可是糟蹋了。 愛在窮途末路時 ,這戒指可不能隨便戴。」

我看著這戒指,戒指上已經被一條細細的鏈子穿過。

他起身為我戴上,然後又坐回去。

「不錯,果然是唯謙的勁敵。」他笑著看向我。。

… 87_878011(五十)午飯

他的眼神里是賞識還是什麼,我沒有怎麼注意。我的注意點在已經在我脖子上的這條被鏈子穿過的戒指。

我看著這戒指真的是不明白這算是什麼意思。我想之前我戴在無名指上他看見了,莫不是他是在間接提醒我擺正自己的位置,還是說我不夠圓滑?

崛起中的黑暗 ,他卻笑著對我。「吃吧。」

我真是要費盡腦力才猜的出他的想法,不過我想我應該沒有那種腦力能夠猜到。我索性就不再去猜,按照他的想法去做。

就在我準備動筷時,服務員上了一道菜。這道菜足以勾起我的想法。

「這是本店特色,上品圓子。是經過改良的,本店推出的老菜新做。」服務員說的可真是好。

看著服務員離開我瞪向江浙宇,他是故意的,我的直覺是如此。

可是他卻看向我,一臉茫然的樣子,好像是不懂我瞪他的意思。

這個奸詐的男人。我心裡這樣罵著他。

他微笑的看向我,好像是在表示他很好的涵養,就這樣看著我。然後用筷子夾了一塊,放進嘴裡。

「恩,味道很是不錯。你不品嘗一下嗎?」

或許我是真的要懷疑,他是怎麼知道的。不過也沒有道理,江浙宇應該不會知道的。可是對於江浙宇我是真的不怎麼有什麼他無辜的想法。

「是嗎?既然好吃就多吃一點好了。」我微笑的拿起筷子,將整個圓子插起放進他的碗里。

他笑了,是那種笑容。「你是想要謀殺我?」

我也回給他一微笑。「怎麼會,我怎麼會捨得殺你。」我看向他,就是那樣的微笑與他對視。

他真是明了,索性連掩飾都不曾掩飾了。「我聽說這家的菜味道很是不錯,特別是這的特色菜,這可比wins了。」

wins?我腦海里迅速思考,這是什麼意思。然後我回憶到,曾與江葉城的一次晚餐。

我微笑的看著他。「wins說到底是一家西餐廳,可怎麼比的上江先生挑的餐廳呢?」這是恭維,我狠狠的恭維他。

他笑了。「我聽說你吃飯很挑剔有些菜你不愛吃,這可不是很好,一定要兼顧胃才會慢慢好起來。」

這話聽著好像很好,他就像一個很會關心別人的人,可是我知道他是在承認他是故意的。他真是「梟雄」做壞事都要擺在明面上讓我看見。

「是嗎?那麼可是要謝謝江先生的關心了。」我微笑的看著他,卻在心裡詛咒他。

他卻將之前我夾過去的圓子用筷子分開,然後夾給我。「既然這樣就一起吃吧。」他可真是會報復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