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我們木葉已經經受不起戰爭了!”看着喧譁的場面三代嘆了口氣。

“真的只是這樣嗎?三代大人!”人羣中走出了三個人,是豬鹿蝶三人組,奈良四角臉色一正,說道,“您認爲這場戰爭真的打的起來嗎?不說我們木葉,就從雲忍村第三次忍界大戰中的消耗,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八年裏恢復過來吧!”

“我們木葉自從九尾災難後,損失是慘重的,但是日向一族,宇智波一族,還有各個大大小小的家族中隱藏的力量,如果發生戰爭,三忍的自來也和綱手絕對不會坐視不管,不能說沒有一戰之力。”

“奈良四角,你知道,一個選擇的錯誤,將會斷送多少人的生命嗎?”轉寢小春怒喝道。

“小春,聽四角說完!”三代打斷轉寢小春的話,示意奈良四角繼續說。

“是,三代大人!”奈良四角輕頓一下接着說,“如果我們再聯合同盟國沙忍村和巖忍村,在談判上對雲忍施壓,就有希望破解雲忍村的陰謀!”

“難道你不怕同盟國的反戈,而引發第四次忍界大戰嗎?”三代憂慮的問道。

“不!誰都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同樣的這也是對雲忍的警告,誰也不保證我們真和雲忍開戰的時候,巖忍村不會在雲忍身後捅刀子!”

三代聽了奈良四角的話,憂慮的思考起來,如果將卡卡西等人交出去勢必會寒了這些村民和忍者的心,如果不交的話,那麼就會發生戰爭!

就在三代猶豫不決的時候,日向日足,宇智波富丘和卡卡西一同走了進來,見到他們的到來,人羣中讓出了一條空隙。

“日足,富丘!你們是怎麼想的!”三代擡頭看着木葉兩大豪門的族長,看來今天的這一切,全在他們的決定中了。

“我們無論如何都不做不戰而屈人之兵!”鏗鏘有力的聲音道出了他們的心聲。

卡卡西一見事情居然會如此順利,看來是激勵這些村中忍者的士氣了!

卡卡西從日足和富丘的身後站了出來,身上的氣勢彷彿利刀出殼般銳不可當,“木葉的獠牙該向世界展示他的鋒利了!”

“戰!戰!戰!戰!”洪亮的歡呼聲響徹整個木葉.

看着卡卡西身上如此的氣勢,三代彷彿看到昔日那個不敗的傳說!是啊,當初代和二代將木葉交付於自己的時候,那時候孤立無助怕了嗎?當面對第二次,第三次忍界大戰木葉害怕了嗎?當面對九尾的襲擊木葉退縮了嗎?難道這次爲了雲忍小小的威脅而去放棄火的意志?


看着在場年輕的忍者,八色的後人,各族的忍者他們臉上爲維護村子堅定不移的信念,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只有在狂風暴雨的磨練下,綠樹才能茁壯成長!

三代會心的一笑,堅定的呼道,“戰!!!” 「師姐,這片沼澤我似乎感覺到危險的警兆,不如我們繞開這裡,從另一個地方去中心地域吧,」葉辰說道,眉頭微微皺起,眼中冷光湛湛的看著這片被屍水浸泡的沼澤地,

「通過這片沼澤是我們最好的選擇,」寒清雪搖頭,看了看左右兩方,道:「其他地方還要危險,這裡相對最安全,準備好了么,準備好了我們就開始渡沼澤,」

「走吧,」

葉辰身穿神衣,體內血氣奔騰,透出體外,化為一條大龍自天靈蓋衝出,直嘯九天,

寒清雪眼中閃過一抹異彩,葉辰的血氣太旺盛了,讓她都感到無比的吃驚,

寒清雪在前,葉辰在後,兩人飛離山脈,要橫渡沼澤,很快的他們就進入了沼澤的上空,那濃重的屍臭實在是讓人噁心作嘔,葉辰屏住呼吸,寒清雪也屏住了呼吸,

「咕咕咕咕」


…….

下方的沼澤中不斷的冒出氣泡,那些氣泡中儘是黃色的屍氣,然後砰砰砰不斷的爆裂,

唧唧,

突然道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傳入葉辰與寒清雪的耳朵,

「師姐,好像有東西盯上我們了,」葉辰低聲道,

寒清雪神色凝重,「放開神識,保持最高警惕,這裡有一種屍蟲,十分難纏,而且一出現就是密密麻麻一群,」

「屍蟲,」

葉辰聞言心頭一陣噁心,渾身差點起雞皮疙瘩,主要是想到曾經被萬惡毒蛆浸蝕過身體,對於屍蟲這類生物葉辰有種既噁心又痛恨的心理,

他們的速度很快,一個時辰之後就深入沼澤幾千上萬里,這時候那怪異的唧唧聲更加的而清晰了,

葉辰看到下方的沼澤上開始冒出無數的氣泡,緊接著整片沼澤像是大海的波濤般開始起伏起來,泥漿帶著一陣陣屍臭一浪一浪的湧起,

寒清雪驟然停下了身形,她靜立在虛空中,渾身上下瑩光繚繞,翩翩若仙,右手握著紅塵斬仙劍劍柄,隨時都準備拔劍而斬,

「唧唧,,」

聲音有些讓人渾身激靈的感覺,葉辰看到沼澤的波浪下,一條條巨大的蟲子從沼澤之下冒出來,它們渾身都是肉,沒有骨骼,長著許多肉足,形狀像是蛆,那巨大的吸盤蠕動著,不斷的流出黃色的泥漿,看著都讓人倍感噁心,

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全都是這樣的屍蟲,數不盡數,在正前方,轟隆隆直響,整片沼澤都像是要翻過來了一般,泥漿濺起百丈高,滿天都是,

「唧唧,」

幾道巨大而刺耳的聲音響起,葉辰就看到五六條巨大無比的屍蟲從沼澤中升騰而起,每一條都像是一座小山嶽,大得出奇,渾身沾滿了黏黏的液體,

「鏘,」

寒清雪搶先出手,拔劍而斬,一抹仙光劍氣斬斷長空,仿若永恆之光,照亮了方圓百里,將陰氣與屍氣全都驅散,

那七條屍蟲唧唧直叫,彷彿是感受到了這一劍的威力,快速的飛退開來,但是有一隻沒有躲過,被斬了正著,

「噗,」

一道黃色腥臭的液體激射而出,濺起數十米,那條屍蟲身上頓時就出現一道恐怖的傷口,差點被直接劈成兩半,

它尖吼一聲,張嘴一噴,一大股腐蝕性的毒液如同長河席捲,直向寒清雪而來,

寒清雪白衣勝雪,纖塵不染,體表撐起靈力護罩,將所有的毒液都拒當在外,而後與七條屍蟲之王大戰起來,

葉辰很心驚,他以天脈秘境初期的神識修為去窺探屍蟲之王的境界居然看不透,想來著七條屍蟲之王至少也是天脈中期的修為了,七條合戰寒清雪,不由得讓葉辰有些擔心起來,

「唧唧,」

這時候,一條屍蟲之王急速的叫了兩聲,頓時之間下方沼澤中鑽出的屍蟲密密麻麻的全都飛了起來,無數的屍蟲從四面八方發動攻擊,攻向葉辰,

這些屍蟲的境界倒是不算很高,相當於玄藏秘境的修為,但是太多了,密密麻麻的,數也數不清,

「葉辰,走,衝出這片沼澤,」寒清雪一邊戰鬥一邊往沼澤對面的盡頭衝去,

「好,師姐你儘力往前殺,我跟得上,」

葉辰以血氣護體,跟在寒清雪身後,雙手在虛空不斷划動,演化術施展,無數的劍氣在他頭頂上方方圓千米之內憑空出現,


「咻咻咻,」

劍氣縱橫,從天而降開始無情的絞殺,葉辰以體內的靈力為源,不斷使用演化術,他跟在寒清雪身後,那些屍蟲連他們周身方圓百丈之內都進不來,

「好強大的秘術,」

寒清雪驚訝的聲音傳入葉辰耳中,對於葉辰施展的演化術她很是吃驚,葉辰不是劍修,他祭煉的靈兵也不是劍,但卻可以施展出劍陣來戰鬥,實在是讓人感到驚訝莫名,

「師姐過獎了,」葉辰很謙虛的道,口中說著手上也沒有閑著,演化術不斷的演化出劍陣來,劍陣一直都在他頭頂上方虛空中未曾散去,

那劍陣一半為混沌色一半為瑩白色,跟寒清雪透出的靈力一樣,混沌仙靈力演化的劍陣覆蓋方圓千丈,犀利無雙,不斷的落下劍氣,每一道劍氣都洞穿虛無,割裂空間,只要進入其中的屍蟲無不被絞殺成肉沫,

寒清雪與七條屍蟲之王戰鬥,她一邊展開強絕的攻擊,一邊向著沼澤對面的盡頭突破,

七條屍蟲王很強大,它們各自幻化出數條臂腿與寒清雪大戰,光華透九霄,靈力餘波狂涌八方,大片的虛空如同玻璃般寸寸碎裂,

葉辰身穿神衣,神衣神華流動,將所有的靈力餘波全部化解,否則他早已在這種級別的戰鬥的餘波下身死,

「葉辰,這片沼澤又被稱之為無邊屍海,曾經太多的人隕落在此,所有隻要穿過這裡,到彼岸我們或許就能尋找『命運之花』,」

「既然如此,我們儘快殺過去,」

葉辰一聽『命運之花』有可能就在彼岸,頓時就不淡定了,恨不得多生十對翅膀瞬間飛過去,於是他的劍陣更加的猛烈了,且不單單懸浮在頭頂上空,而是不斷的在九天上移動,移動到哪裡,哪裡便有無數的屍蟲被絞殺,唧唧聲不絕於耳,

寒清雪劍勢揮灑如虹,她的劍術無比的精湛,每一擊都妙到了絕處,奈何屍蟲之王有七條,一旦寒清雪想要絕殺某一條,其他幾條就會合力出手化解她的攻擊,加之寒清雪不想在次耗費太多的靈力,她的目的只是順利度過沼澤達到彼岸而已,

「咻,」

寒清雪右手揮劍,左手屈指一彈,一縷白色的指風穿透虛無,與無聲無息之下將一隻屍蟲之王洞穿,頓時就讓其本源受創,戰力大降,

寒清雪越戰越勇,很快的就殺得屍蟲之王們節節敗退,

「快了,彼岸就在不遠處,」

寒清雪語言中透著一股欣喜,畢竟誰都不願與屍蟲這樣的生物作戰,實在是太過噁心,這一路上他們都是屏住呼吸,如此讓戰力都下降了一兩個層次,

「想要渡過無邊屍海,簡直是妄想,」

七條屍蟲之王發出神識波動,帶著無盡的冷笑與蔑視,

於此同時它們突然之間分開,各自佔據一個方位,將葉辰與寒清雪圍了起來,七條屍蟲之王各自發出滔天的力量,葉辰演化出的劍陣瞬間就崩裂了,消失得無影無蹤,一股恐怖的力量反震而回,被神衣所抵消,否則葉辰不死也得重傷,

「師姐,從這些生物佔據方位來看像是形成了一個陣法,」葉辰心中微微一沉,有些凝重的說道,他穿著神衣,基本不會受傷,但是他卻不得不為寒清雪擔憂,

「這是人類的七星陣,想不到這些屍蟲也會,應該是吞噬了某個會七星陣的修者的神識而學會的這種陣法,」寒清雪表情平靜,波瀾不驚,眼中冷光湛湛,她將紅塵斬仙劍入鞘,冷冷的望著七條屍蟲之王,

「你們兩個修者的屍體化為肥料肯定是大補,」屍蟲之王傳來神識波動,緊接著七條屍蟲之王頭上都懸浮出一件靈兵來,七件靈兵旋轉著,透射出無窮無窮的力量,鋪天蓋地而來,像是一汪汪大海傾斜而下,要將葉辰與寒清雪完全淹沒在其中,

「定,」

寒清雪輕輕一喝,她玉指在虛空連划,一個定字出現,飛旋著迎了上去,然後那個定字就越變越大,發出璀璨的光,於一瞬間將壓落而來的所有力量全部定格在虛空中,

寒清雪手掌輕輕一拍,轟然聲中,所有的力量全部潰散,且反震而回,將七條屍蟲之王的身體全部震得龜裂,流出大股的膿水,惡臭無比,

「你竟然會這種『法』,」一條屍蟲之王傳出神識波動,非常吃驚,還帶著畏懼,顯然對於寒清雪的這種『法』很是忌憚,

「閃開,讓我們過去,否則今日定要斬殺你們,」寒清雪冷冷的說道,

七條屍蟲之王相互對望,無奈退開,然後下令所有的屍蟲都讓開一條寬闊的道來,讓寒清雪與葉辰通行, 在三代最後的一錘定音下,木葉決定了以戰來結束這次雲忍的陰謀。

“奈良四角,這次起草談判的文件就交給你來辦了!”對於智商超高的奈良四角,三代還是很信任的。

“是!我會盡快完成送往砂忍村和巖忍村的!”奈良四角嚴肅的回答道。

“全村進入備戰狀態,二天後選出五十名忍者一同前往神無琨進行談判會議!”

“是!”在場的忍者紛紛豎立,鏗鏘有力的喊道。

神無琨?卡卡西聽到這個名字不由一呆,那不是我穿越而來的地方嗎,那不是我新生的地方嗎?


究竟是命運還是玩笑?那個悲傷之地,難道我將會埋骨於此嗎?卡卡西自嘲的一笑。

“卡卡西前輩!等等!”隨着三代下達的命令,所有的忍者全部返回家中準備二天後的狂風暴雨,而就在卡卡西離開的時候,身後一道倩麗的身影叫住了自己。

“喲!美女,有什麼事情!”卡卡西擡起看着十八禁小說的頭,轉過頭用他那死魚眼瞟了瞟夕日紅,戲謔的說道。

“卡卡西前輩一點都不擔心接下來的事情嗎?”夕日紅沒有理會卡卡西的調笑的話語,走到卡卡西的身前神色有些黯淡的問道。

“啊?哦?什麼事情?”卡卡西一副事不關己樣子,繼續低頭看着手中的親熱天堂裝傻似的哼哼幾句。

“卡卡西前輩,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與雲忍之間的戰爭嗎?”夕日紅有些情緒激動,“我認爲高層的決定是正確的,只要交出我們,就能換取和平,可是,可是現在居然……”

卡卡西放下手中的書,仔細的打量着夕日紅,她如紅玫瑰般豔麗的色彩,高貴,冷豔,但卻爲了村子的和平甘願犧牲自己的性命。

卡卡西神色一正,收起了那副懶散的模樣,“那麼你知道,我們被交出的後果嗎?”

“什麼?”夕日紅一楞,似乎自己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是啊!只要犧牲我們幾人的性命,就能換取和平!”卡卡西輕嘆了一下,“可是,以後呢?將來呢?難道每一次出現這種情況我們都要犧牲別人的生命去保全嗎?”

“戰爭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村莊因爲害怕而失去了尊嚴,失去了傲骨!如果那樣,就等於失去了生存的權利,就會迎來滅頂之災!”

卡卡西可是深知這個道理的,以前清朝那些孤奸養息的傢伙們,就是爲了平息侵略者的怒火,簽訂了許許多多的不平等的條約,殺害了多少愛國之士,可是最後那些侵略者都滿足了?不!他們沒有!反而更是得寸進尺!

“所以!我們要戰!爲了未來,亦爲了尊嚴!”卡卡西堅定的說道。

“謝謝你,卡卡西前輩!”紅對着卡卡西深深的鞠了一躬,心頭一掃陰霾。

“不用客氣,哎呀,你看這天氣多麼燦爛啊,陽光多麼耀眼啊!不如和我約會吧!”卡卡西又變回無賴的樣子。

夕日紅擡頭一看天空,哪裏來的陽光耀眼,分明只是個大陰天嘛,不過卡卡西沒有正事都是這副模樣,”我該去準備了,告辭了。”

說完,理都不理卡卡西徑直走掉了。

“額……真是一點都不漂亮的女人!”見紅已經走了,卡卡西拿着親熱天堂返回家裏中,喃喃的說道。

---------------------------------------------------------------------------------------------------

“馬基,你怎麼看這件事情!”四代風影將手中的文件遞給了馬基詢問道。

馬基接過這份木葉傳來的文件,仔細的打量起來,吃了一驚“什麼,木葉要和雲忍開戰了?”

“是啊!不過好像是定在後天的談判會議上,失敗的話就會引發戰爭了!”四代風影雙手合十,仔細的考慮着。

“那不是很好嗎?乘着木葉和雲忍的開戰,我們從中收取漁翁之利!”馬基放下手中的文件,一臉興奮。

“馬基,你不懂!這場戰爭根本就打不起來!”四代風影揉了揉額頭,“無論是雲忍也好,木葉也好,他們都承受不起戰爭的洗禮,由於木葉受到九尾的攻擊,國力已經下降了,這剛好讓木葉的整體實力與各大國形成了一個平衡點。”

“所以,沒有人願意去打破這個平衡,一旦兩國開戰,就意味第四次忍界大戰的到來,我們也會被捲入其中!”

“那麼這次木葉叫我們參加談判的目的?”馬基聽到風影這樣說,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無非就是做秀,想利用我們砂忍村對雲忍進行威壓,從談判上取得最大的盈利!真是很好的手筆啊,把我們各國都拉進這攤渾水,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巖忍村亦是收到這份文件,不過霧忍已經隔絕於外界的關係,應該不會參加。”

“那麼,風影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嘿嘿,作爲木葉的同盟國,自然要去撐撐這個場面!”四代風影站起身來,大手一揮,“吩咐下去,命令各個忍者做好動員準備。”

“是!”馬基對着風影行了一禮,便去準備一切。

“哼,木葉,看起來你也已經不行了!不然也不過出如此下策!”四代風影見馬基走後,冷哼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