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感受到劫的速度,隱隱蟄伏的力量,一直淡定的姬長空臉色一變,絲毫不在保留,渾身一震,無數的清光噴出,繚繞體外,讓他看起來更加高大。

「給我開!」

姬長空大手一撕,將上面降下來的壓力徹底的撕開,速度狂增。

遠處的武無敵等絕世強者看到劫后發先至,已經落到平台上,後面又有四位強者緊追而來,臉色都變了,立即使出了全力,紛紛速度暴漲。

對於他們而言,進入瀑布之中時,爭鋒就已經開始了。

就是丁峰都熱血沸騰,開始施展出了真正的實力。

「劫,他終於出現了!」

看到擂台上的人影,丁峰心裡十分不平靜,唯有他才知道對方真正的來歷,也感覺到不可思議,不過卻十分高興,特別是劫成長到現今這一地步,讓他十分欣慰。

「踏虛飛仙,一步登天!」

身形一晃,宛若化作一道電光,速度暴漲,瞬間超越了武無敵,超越了姜無影,與姬長空齊頭並進。

「又出來一位!」

姬長空撇過來一道目光,當感應到丁峰的修為時,身軀狂震,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竟然、竟然道師巔峰?」

唰……!

也就這片刻之間,丁峰已經將他超越,落到了平台上。

他是第二位。

論真正的戰力,丁峰自認,目前還不是姬長空的對手,可要是比速度,他自信比對方快,甚至不是一點半點。

站定之後,立即有個寶瓶飛了過來,落在了他身前。丁峰明白,這就是獎勵,立即握在了手中,稍微探查,就十分激動。

在寶瓶之中,盛放著很多帝品靈液,若是用於修鍊,雖不能破開境界,卻也能夯實基礎,增強積累。

他不禁望了望上面的八個平台,心道:若是都得到機緣,定能突破到道君之境!

然後丁峰就看向了對面的劫。

微微一笑,點點頭,就盤坐了一旁。

然而就是剛才片刻間,他腦海中出現了大量的東西。

劫負手而立,對於下方衝上來的絕世天才不屑一顧,只是仰望蒼穹,看著瀑布洶湧,露出睥睨天下的神色。

唰……!

姬長空第三個落到了平台上,然而第四個卻不是姜無影,而是碧瑤,這情況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第五個是姜無影,至於後面的四個,則不是武無敵等人,而是剛才隨著劫一起動的那五位,后發先至,強大的可怕。

九個名額的獎勵,卻只有姬長空和姜無影兩個屬於原先的八大天才,至於另外六位,竟然全部沒有得到獎勵,沒有衝進前九名,這一結果,不但武無敵等人無法接受,就連其他天才也無法接受。

「他們幾個,究竟是何方神聖?」

有人發出了深深的疑問。(未完待續。) 老者一連喝了好幾杯的茶,才終於一臉放鬆的坐在了椅子上。

穿著林北望皮囊的陸寒徹停下了手中的茶杯,面無表情的看向對面的老者,他知道談話終於可以開始了。他滾動了一下喉嚨,聲音暗啞低沉的說到,「古墓傳言是你一直在傳的?」

在一旁的魂體林北望有些驚訝陸寒徹竟然會說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語。

老者聽到陸寒徹這麼一說,神情有些詫異的看著眼前這位面容矜貴冷峻的女子,「她」的嗓音竟然是如此獨特的男音。這種詫異很快的就從老者的臉上消失了,他一臉興奮和迫不及待的開口,「那是一座充滿神秘的古墓,我受天神指引號召而來,為天神辦事,天神要我指引人們前來守護這座古墓。它來自神靈,而又降福於人。生生不息,輪迴往來,只為受福之人而來。」

老者站起身,激動的講著,聲情並茂時不時的唾沫紛飛。

嘰里呱啦的阿拉伯語林北望是一句都沒有聽懂。

茶座前的陸寒徹倒是一臉面無表情的,微垂的眸子里看不出他的情緒變化。他依然冷冷的說到,「時空隧道是什麼?」

老者聽到他這麼問,臉上的神情更加的激動了起來,微顫抖著手,「世間是短暫的,天神為我們創造了另外一個未來,我們通過死亡走向永恆的國度。神明會指引我們找到太陽神在世間的化身,當一個身體里可以存放兩種不同靈魂的人出現,那便是太陽神降臨,她將帶領我們前往永恆的國度。」

陸寒徹輕抿了一口茶,揮了揮手,讓王術把老者帶走了。

魂體林北望站在一旁聽了這麼久,沒等老者走,就飄到了陸寒徹的面前。

正被王術拖走的老者,餘光了瞥見了一團飄浮的黑影,揉了一下眼睛,臉上現出了驚恐的表情。沒來得及再次細看就已經被王術拖走了。

「他都說了些什麼?」

陸寒徹微抬起頭,冷峻的目光看向魂體林北望,「不過是個神神叨叨的人說了些無關痛癢的話。我們明天回C城吧?」

這個霸道腹黑的總裁大人難得詢問自己,語氣還挺柔和的。

林北望眨巴了下小鹿般呆萌的大眼睛,在心中猶豫了一下,還是對著陸寒徹搖了搖頭。

「母親日記上所寫的古墓,我是肯定要去一次的。我一定要知道當年我的父母親都在那裡經歷了什麼!」

「充滿危險,有生命之憂也要去?」

「嗯。」

「好,我陪你去。」

「嗯。」

林北望黑亮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看著陸寒徹。

「對了,阿徹,你讓王術把你膠囊艙里的身體帶過來吧。如果母親日記本上寫的墓我們還能找到的話,也許在那個墓里,我們的靈魂和身體就能恢復正常的狀態了。回到最初的一切。」畢竟能在不同的地方出現,那相同的「吾心歸處,吾魂始初」這八個字,本身就已經是冥冥之中的聯繫了吧。 ?高空之上,重山道尊等人都目光複雜的看著第一個平台上的劫。

也不由得他們神色不複雜,這位劫幾乎是最後動身的,卻轉眼間就衝破了瀑布的阻擋,來到了平台上。

「誰會是他的對手?」

重山道尊低喃。

眾人沉默。

許久,紫電道尊幽幽說道:「姬長空不行,姜無影不行,碧瑤不行,就連另外四人也不行,他已經有了蓋壓一代的資格!」

「蓋壓一代,這是多麼榮耀的評價,又是對他人多麼殘酷的事實!」紫電道尊嘆道,「不過那一位,將來的成就恐怕不下於那個劫!」

「你是說那個道師?」重山道尊眉頭一凝,「他以道師巔峰之境,第二個踏上平台,可見他的潛力多麼可怕,若是達到道君巔峰,肯定不下於劫!有了他,劫的蓋壓一代絕對名不副實。不過另外四位都是什麼身份?」

對於丁峰,他們更加複雜。

道師巔峰啊,超越了眾多絕世天才,第二個踏上了平台,極其的不可思議。

遙想當年,他們在這樣的修為時,哪有這等強悍。

至於另外四位,是指繼姜無影之後踏上平台的四人,也是隨著劫一起而動的四位絕世天才。

「恐怕他的潛力更大,天機老兒,你到底是怎麼培養的?」紫電道尊忽然說道。

天機道尊只是笑笑,話題一轉,「你們可知那四位的來歷?」

「你知道?別賣關子了,趕快說說?」

紫電道尊催促道。

「其中一個,重山道尊應該知道?是不是?」

天機道尊手指一點,眾人身前出現了一個身影。正是平台上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面容憨厚,卻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這是我的師侄!」重山道尊笑道。「這是我師兄古山道尊的弟子,名叫玄磁山。別看他一副憨傻模樣,可底蘊和潛能卻非俗!他是一座百萬丈高的玄磁山脈孕育而出,天地造化,跟腳非俗,氣運深厚,孕育而生時就能操控大地磁力,又有大地無邊的包容和極致的力量,以道君巔峰的修為。戰敗過好幾位道尊!在這一代中,也只有劫才能真正的壓他一頭,至於另外幾人,盡皆不行!」

天機道尊點頭,讚歎道,「確實是一個好苗子,鐵定能步入道尊之境,古山道友真是好運氣啊!第六位到達平台上的那一位,神態高傲,眼中無物。名叫太乙神,是太一仙道尊之子,是他兒子。不是徒弟,你們可知道其中的分量了吧!」

「太一仙竟然生了兒子?」

紫電道尊難以置通道,「他耗費本源孕育而生的?」

「誰知道呢?」天機道尊竟然聳了聳肩,「不過我可以肯定,這個太乙神,肯定被寄予了厚望!至於第七名是剛才說的玄磁山,第八名叫做西皇,乃是西華子道尊的弟子,他的底蘊就不用多說了。第九名幽皇。是幽冥道尊的弟子,來頭都不小。」

「不是道尊血脈就是親傳弟子。這一代,比百萬年前那一次的天才還要多。還要質量!」

重山道尊忽然感嘆,而後詭異道,「恐怕該有爭鬥了!」

「不是該有了,而是肯定會有,這些天才之中,可是有著幾個高傲的主兒,嘿嘿,那就看一場好戲吧!」

紫電道尊笑了。

平台上,隨著後來的卓不凡等人相繼登上平台,一股壓抑的氣息開始瀰漫開來。

高傲猶如小公雞的太乙神,看了劫一眼,皺了皺眉,目光一轉,看向了丁峰,哼道:「一個道師?竟然超越了我們,你體內肯定藏著道器,是也不是?」

太乙神上前一步,逼視著丁峰。

「嘿,自己沒能耐,反而污衊別人,這等人物還真是少見!」

卓不凡冷笑一聲。

「輸就是輸,贏就是贏,連輸贏都不能認真對待的人物,還敢號稱天才?還想衝擊武道巔峰?嘿,不如回家抱孩子算了!」

武無敵冷哼一聲。

「找死!」

太乙神大怒,翻掌朝武無敵鎮壓了過去。

「就等你呢?讓我稱量稱量,你的實力是不是和你翹起來的尾巴一樣高!」

武無敵嗜武成狂,好鬥成性,他的嘴巴也分外厲害,一張口便讓人下不來台,堪稱毒舌。他立即就迎向了太乙神,兩人大戰一起,神通迸濺,將另外要登上擂台的強者盡皆震了下去。

卓不凡等人紛紛後退。

丁峰也看著,太乙神雖狂傲,可實力卻極為強大,一眼便能看清,武無敵不是他的對手,不過作為武道天才,戰鬥狂人,武無敵一時半會也敗不了。

正在這時,丁峰對面走過來一位青年強者,面色陰沉,渾身繚繞著一股死氣,正是幽皇,他的聲音更帶著陰暗的沙啞,「太乙神有一點說的很對,你以道師巔峰之境卻第二個踏上來,我不相信這是你真正的實力!畢竟我等都是天才,都是妖孽一般的天才,有幾個還都是道君巔峰,卻被一個道師超越了,這有違常理!哪怕主宰強者恐怕也做不到,然而你卻做到了!出手吧,我稱量稱量你,看看你真正的實力到底如何?否則……嘿嘿,拿了的東西要吐出來,不但要吐出來,還會將你廢了!」

「極光鎮天拳!」

丁峰直接以出手來回答,一出手便是最新參悟的絕世神通,出手速度,堪比電光,蘊含的力量,擁有鎮天之威。

彈指間,他轟出了三千拳。

轟隆隆……!

空氣都打爆了,瀑布似要斷流。

狂暴的拳頭,蘊含的力量,讓姜無影等人紛紛側目,露出嚴肅之色。

「一元輪迴!」

作為絕世天才,幽皇在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大手一揮,施展出了絕學神通。他身前出現了六個通道,將丁峰的拳力紛紛吸扯進去。經過轉化,又噴出一個個拳勁。將丁峰震飛了出去。

幽皇卻臉色微變。

「果然不簡單!」丁峰狂嘯一聲,氣勢暴漲,五行之力融合一起,形成五色神光,融入全身,再次撲了過去。面對幽皇這等道君巔峰的妖孽天才,他沒有絲毫把握能夠戰勝,只有一出手便施展出全力。催動全部力量,震懾對方。

同樣的極光鎮天拳,卻比剛才強的不是一點半點。

幽皇卻絲毫不懼,大手一拍,六個通道就將丁峰籠罩了進去,每一個之中都發出吞天嗜地的吸扯和絞碎之力,讓他拳頭上蘊含的磅礴力量都快速的消減。

「六道無回!」

幽皇忽然一笑,朝前點了留下,然後六個通道一顫,竟然融合一起。瞬間將丁峰籠罩了進去。

「輪迴分割!」

見到這一幕,幽皇微微一笑,勝券在握。然後雙手一展,要將通道分開,形成六道輪迴。一旦通道分開,被吞入裡面的生靈也會一分為六,雖然不一定會被擊殺,但囚禁裡面的生靈必定實力大減,受到重創。

這是他這一脈的不傳神通。

「給我分割!」

通道一顫,驟然膨脹,卻沒有分開。幽皇臉色狂變,眉頭一凝。殺機隱隱,氣勢暴漲。氣息通幽,一時間他頭頂上陰氣繚繞,萬鬼縱橫。

他絲毫不在保留,要將丁峰斬殺。

幽皇催動了全部法力,隱隱間,通道有分開的趨勢,讓周圍看著的強者無不臉色狂變。

卓不凡大手一抓,想要動手,可想到了什麼,就停了下來,只是臉色十分不好看,畢竟他和丁峰有過一段交情。

況且,幽皇質疑丁峰,又何嘗不是對他們八位絕世天才的挑釁。

一直盤坐著不動的劫,眼睛睜開了一條縫隙,冒出了森然的殺機。

「幽皇?幽冥道尊?早晚將你們斬殺!」

劫心中暗道。

通道之內,是一個陰暗的空間,無盡的絞殺撕扯之力,要將丁峰身體撕裂、撕碎,哪怕是護體神光都紛紛崩潰,就連氣血之力都驟然消減。

「好強的神通!」

丁峰明了,這是利用了天地間的六道輪迴之道的力量,若是沒有應對之法,今天就栽了,「我的體魄雖強,相應神通也不少,可還是太低了,掙不脫六道的束縛,只有法力……!」

「五行法力融合也不行,那就,九種融合!」

丁峰念頭一轉便有了對策,他現今雖是道師之境,可卻擁有王品法力,這就彌補了境界上的壓制。九種王品法力融合一起,將誕生何等強大的力量,只想一想,便令人震顫。

「創世之光,出現吧!」

法力融合一起,誕生了屬於世界開闢之初的創始光芒,擁有容納萬千,包容一切,主宰一切,蘊含世間最基本特質的力量。

這就是創世之力。

力量匯聚於雙拳之上,丁峰一拳轟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