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想道那些事情,顧錦的眼神黯淡了幾分。

「那種藥物使我性情也發生了改變,但始終沒變的就是我對三叔的心。

那麼多次在困難面前我都沒有倒下,只是因為我知道三叔在等我,我一定要堅持下去。

三叔想要給我一個家,而我何嘗不是想要給三叔一個家?

早在一年多前蘇蘇的人和心都給了三叔,三叔想要孩子,我怎麼能不給呢……」

司厲霆之前想過很多種理由,唯獨沒有想到這一個。

他眼中帶著愧疚之色,從背後輕輕抱住了顧錦。

「對不起蘇蘇,我以為……是你不想要和我的孩子。」

顧錦手中的茶杯輕輕晃了晃,一滴淚水落入茶杯之中,盪起圈圈漣漪。

「三叔,你是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我怎麼可能會不要你的孩子?」

「蘇蘇,那葯還有其它什麼副作用嗎?」

顧錦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然後搖頭道:「沒有。」

「那就好,你該早點對我說這些事的,你不說我又怎麼知道?反正你還小,晚點要寶寶也沒有關係,身體才是頭等大事。」

顧錦對上司厲霆那一臉心疼之色,小嘴微微嘟著:「三叔,你剛剛為什麼讓米若抱你!」

「看來我的小蘇蘇還是沒有變,醋勁這麼大呢,米若是突然衝到我懷裡,我還沒來得及推開她你就進來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當時我心情很難受,所以我就故意沒有推開,看看你有什麼反應。

對不起蘇蘇,是我誤會你了,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顧錦小口飲下一口熱茶平靜了一下心情,「三叔,你知不知道這一天我是怎麼過來的?

那個新聞出了以後不見你有任何反應,我在劇組一天都不開心,南宮特地給我放了半天假讓我趕過來。

三叔,要是我做錯了什麼你可以罵我,但你不能不理我。」

「蘇蘇,做錯人的人不是你,是我。」

「三叔,你我都是經歷過生死離別才走到今天的,我相信你,請你也相信我好不好?

對我來說你就是最重要的,我不想要你生氣也不想要你難過。」

「好,以後我一定會相信蘇蘇的。」

顧錦這才放下茶杯緊緊攬著他的脖子,「三叔,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靠在他懷中的小女人猶如蜜糖一般甜蜜,司厲霆心尖都化開了甜蜜。

「蘇蘇,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真的很愛你。」

「嗯,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司厲霆俯身含住了顧錦的紅唇,這個誤會終於被解釋清楚,司厲霆的心結也打開了。

想著兩人之間的確是顧錦比較相信他,她回國的時候看到他那麼多緋聞她也選擇相信。

哪怕今天看到米若靠在自己的懷中,她沒有退縮,而是勇敢的迎戰。

如果不是對自己足夠的信任,她怎能做到這一步?

反倒是自己患得患失,變得不那麼相信她。

一道電話鈴聲打擾了兩人的甜蜜,電話中小桃的聲音傳來:「小姐,工作室我已經收購了。

剛剛才和對方敲定,現在有一件棘手的事情,關於你吃藥的消息卻壓不下去。

有人故意在推動,我查了一下,推動的那人是……司先生。」

顧錦聽到小桃略帶尷尬的聲音,事情關係到司厲霆她才會特地來請示一下顧錦。

「這件事交給我處理。」

「好的小姐。」

顧錦掛了電話朝著司厲霆看來,「三叔,你這是幾個意思?」

她自然知道這件事不可能是司厲霆策劃,某人會那麼無聊專門找人跟拍?

顯然是出了這件事以後他才讓人推波助瀾的,只是顧錦不知道他這麼做的用意,只是因為生氣要報復自己么?

司厲霆知道了顧錦的苦衷,反倒是覺得自己的行為過於幼稚。

「蘇蘇,我只是想要別人知道你有男人了,盯著你的男人那麼多……」

竟然會是這樣的原因,顧錦捂嘴一笑,「三叔,你太可愛了。」她輕輕吻上司厲霆的臉頰。

「蘇蘇,你不怪我?」

「三叔這麼做還不是為了我,我怎麼會怪你,反正消息已經傳播出來,除了你之外我根本就不在意這些。」

司厲霆聽到她這麼說心中暖暖一片,「我的小蘇蘇。」

借著這個機會顧錦又多了一點時間和司厲霆溫存,「蘇蘇晚上想吃什麼我去訂。」

顧錦攬著司厲霆的脖子,「我……想吃你。」她壞笑著咬司厲霆的耳垂。

司厲霆輕輕咬了一下她的鼻子,「我的小妖精。」

「誰叫三叔男色惑人,稍不留神就有情敵自動送上門了,我不吃就被別人吃了。」

「你啊……」司厲霆笑了笑,「那咱們回家。」

「好。」

打從顧錦回國以後還沒有去過司厲霆的別墅,之前她在那裡住了很長一段時間。

除了蘇家以外那裡才是她真正的家,說起來她也很是想念。

車子緩緩駛入別墅,院子里繁花似錦,比起她離開的時候更加艷麗多姿。

才進入客廳就對上了傭人們熟悉的笑臉,「太太回來了。」

嬌妻來襲:推倒首席大人 一聲太太讓顧錦心中湧起了萬千情緒,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她已經是司厲霆名正言順的妻子。

「我讓師傅做了你最喜歡吃的東西,你在美國想吃也吃不到家裡的味道。」

「是啊,只有他最清楚我的口味。」顧錦換上拖鞋,客廳還是一如既往沒有發生任何改變。

顧錦去了兩人的主卧,家裡的傢具沒有任何變化,就連被套和床單都是她挑選的那些。

化妝桌上全是未開封的化妝品,整個家裡都在述說一件事,不管她什麼時候回來她都仍舊是這裡的女主人。

書桌上擺放著一疊厚厚的紙,顧錦本以為是合同,近了才發現那竟然是一格格的漫畫!

畫上的小人就是之前顧錦曾經設計的人物,司厲霆竟然畫出了漫畫。

「三叔,你將我們的故事畫出來了?」

「嗯,沒事的時候會畫一畫。」司厲霆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顧錦實在想象不到司厲霆安靜在桌子邊畫畫的模樣,她猜一定會很帥。

心中的感動無以言表,「你真的讓我覺得很吃驚。」

「我等著和你一起畫我們的結局,蘇蘇你願意嗎?」

畫面定格在兩人婚禮那天,後面的故事他還沒有來得及畫。

「我願意。」顧錦反手擁抱著他。

還真的和顧錦說的那樣,在司厲霆頸項上的吻痕還沒有消失之前她會重新補上。

這一次不用顧錦說司厲霆都會刻意提前做好安全措施,情到濃時顧錦緊緊抱著他的背。

「三叔,別太用力,明天我有馬戲。」

「蘇蘇不是要吃我?這樣的力道怎麼算吃?」司厲霆戲謔的聲音在她耳畔說道。

「三叔……」

「好好好,我輕點。」司厲霆無奈,他也捨不得讓顧錦折騰。

今晚他比起哪一次都要溫柔,只一次他便沒有再繼續,一整夜都緊緊攬著她,生怕她消失了一樣。

天剛剛才亮顧錦便聽到了直升機的轟鳴聲,她從夢中驚醒。

」三叔,我得走了。」

司厲霆戀戀不捨的拉著她,「蘇蘇,真想讓你永遠都陪在我身邊。」

「很快我們就有在一起再也不分離,三叔,相信我。」顧錦的眼中略過一道認真。「嗯,我相信!」 唐茗睡了多久,蘇錦溪就被司厲霆給折騰了多久。

氣得蘇錦溪牙痒痒不說偏偏還沒有任何辦法,雖然她也想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可是這種報復方式對於司厲霆來說怕是獎賞吧,他還巴不得蘇錦溪去報復他。

一直到唐茗清醒,蘇錦溪如夢初醒,司厲霆也終於將手從毛毯下面伸了出來。

看到他用紙巾一點點擦拭纖長的手指,分明是很正常的一個動作,只有經歷了過程的蘇錦溪才懂。

「錦溪,你臉怎麼這麼紅?」

蘇錦溪也不知道在這麼昏暗的光線下唐茗是怎麼看出她臉紅的,她聽到司厲霆在耳畔輕笑了一聲。

「對啊,小蘇蘇,你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發燒了?」

司厲霆作勢就要伸手朝著蘇錦溪的額頭上伸過來。

呸,這個三叔真不要臉!

明明就是他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的,現在還明知故問,蘇錦溪恨不得一口咬掉他的手指。

但一想這根手指剛剛呆過的地方,她沒有了胃口。

「別鬧了,三叔。」蘇錦溪阻攔了他要摸自己額頭的頭,自己以後再也無法直視他的手指了。

唐茗看到這一幕眸子黑了黑,司厲霆雖然沒有觸碰到蘇錦溪的額頭,蘇錦溪並沒有像是以前那麼害怕他。

這並不是一個好信號,尤其是兩人還在這麼近的距離下。

「好,我不鬧了,好像有些餓了呢。」司厲霆淡淡道。

「之前發餐的時候你睡著了,所以才會餓吧。」

「倒也是,小蘇蘇是吃飽了,我可還是餓著呢。」

司厲霆顯然已有所指,蘇錦溪臉上才消下去的紅暈又爬了上來。

唐茗已經叫來了空姐給司厲霆叫餐,司厲霆確實是餓了。

昨晚喝了不少酒,一直餓到現在,哪怕是飛機餐他也吃得很開心。

國際航空的飛機餐算是很不錯的,更何況是頭等艙。

司厲霆將水果和酸奶、糕點分出來給了蘇錦溪,這確實是蘇錦溪喜歡吃的東西。

唐茗看到蘇錦溪並沒有拒絕就吃了小蛋糕和水果。

雖然這些東西兩人並沒有直接接觸,蘇錦溪很自然就接了過來,沒有一點遲疑。

兩人什麼時候關係變得這麼好了?

咬了幾口蘇錦溪發現唐茗審視的目光,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接的太自然了。

畢竟在唐茗的印象之中,自己就只在唐家的那兩次和司厲霆見過面。

那時候司厲霆只要一靠近自己就會嚇得發抖,他說一句話就嚇得自己叉子都掉進盤子里。

剛剛司厲霆將水果分給自己,自己想都沒想就吃了,唐茗不懷疑才怪。

看來自己以後得更加小心謹慎了才是,蘇錦溪想到這裡給司厲霆補了一句:「三叔,謝謝你的水果。」

司厲霆在心中笑她真是笨,這樣故意的言辭反而給人慾蓋彌彰的感覺。

看到小女人對他擠眉弄眼,自己就勉為其難配合她一下吧。

「哼,長得這麼瘦,也不知道唐茗怎麼喂的。」

言語之中頗為嫌棄,語氣也十分輕蔑,這才符合司厲霆對唐家人的一貫風格。

「錦溪的確有些偏瘦了,以後我會多多注意的,謝謝三叔提醒。」

「哼。」

蘇錦溪夾在兩人中間,她怎麼聽著這話這麼奇怪呢?

自己又不是豬,什麼叫唐茗怎麼喂的?

再說這些男人口口聲聲說自己瘦,要是自己長成了一個大胖子,誰還會喜歡自己啊?

都是一群虛偽精。

唐茗醒了以後蘇錦溪的日子也變好了,至少司厲霆不會再對她毛手毛腳了。

這兩叔侄就算是在同一個空間中也沒有任何共同語言,這個話題一結束,司厲霆繼續躺下補眠。

唐茗則是拿出筆記本不知道在弄什麼,反正時間還早,蘇錦溪躺在椅子上看雜誌。

司厲霆這次睡下之後就沒有再醒,蘇錦溪覺得自己下了飛機之後有必要好好問一下他這兩天在幹什麼。

難道是一直沒有睡覺么?所以他才會這麼疲憊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