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想要離開這棵大樹,應該要穿過樹皮才行。

那把扇子直接穿了過去。

楊風也跟了上去。

本來他在出去的時候感覺身體受到了很大的阻礙,但是,那顆黑色的珠子釋放出了一陣熱量,頓時那股阻力就完全消失了,楊風很是輕鬆的在那光圈當中穿行。

他的速度甚至比那把扇子的速度還快,不過楊風刻意的放慢了速度。

他還是要跟著這把扇子走的。

那把扇子進了全力,好像在這裡遇到的阻力很大,所以並不能全力前進。

楊風不由的再次的看了看自己手裡的珠子,果然和這把扇子的意思一樣,沒有這顆珠子的話,自己在這裡絕對寸步難行,更別說飛行的速度比這把扇子都快了。

這顆黑色的珠子看起來平淡無奇,也不知道是什麼名字,但是在這裡,還是可以起到不錯的作用的。

「老大,他說,快要出去了。」天地熔爐的聲音在楊風的腦海裡面響了起來。

「恩。」楊風點頭。

終於要離開這個地方了。不知道是徹底的離開這個虛無之地,還是僅僅只是離開這棵樹而已。

楊風感覺渾身一震,他看到了藍天白雲。

這是熟悉的神界的味道。

自己就這樣的出來了。

那個五彩洞接下來的路程竟然都不用闖了。

雖然說,這是楊風心裏面期待的結果,但是,真的發生了這樣的情形。

楊風依然覺得有些不敢相信,就這樣的就出來了。

「老大,我兄弟也要跟著老大您,他說和老大您有緣。不知道老大您同意不同意。」天地熔爐的聲音在楊風的腦海裡面響了起來。

「當然沒有問題啊。」楊風立刻的答應道。

這麼一把強大的扇子,而且還非常的聽從自己的,人家主動跟隨自己,這豈有不要的道理?

「那就太好了。」天地熔爐立刻的說道。

「不知道這裡距離江雲城有多遠。」楊風心裏面想。

現在這個空間他是不熟悉的。

他以前從來沒有來過這裡。

楊風將這個分身的金屬生命取了出來。

將天地熔爐和那把扇子都是收進了寶塔當中。

然後讓自己的二哥石雲天從寶塔裡面出來了。

現在已經回到了神界,危機已經解除了。

石雲天也沒有必要繼續呆在小塔裡面了,楊風相信自己二哥也早就想出來了。

「終於出來了。」石雲天大笑著說。

他一直呆在寶塔裡面,雖然說寶塔裡面的環境也不錯,但是對於他來說,真的很憋屈。

「讓二哥跟著受累了。」楊風輕笑著說。

楊風知道,時中天和時雲的目標都是他,馬家家主因此而死,石雲天又跟著自己經歷了那麼多危險,這實際上都是和自己有關係的。

這樣一來,石雲天和馬家的關係將會很糟,他和馬小玲之間的事情估計要黃了。

一想到這裡,楊風的心裏面就很愧疚。

自己是幫忙的,結果卻變成了幫倒忙。

「三弟快別這麼說了,是我連累了三弟。如果三弟,我早就死了,怎麼能說我受累了呢。」石雲天連忙的說。 石雲天說的也是心裡話。

如果要不是楊風的話,他早就被趕出江雲城,然後肯定要被殺死的。

自己命都沒有了,還能有什麼。

再說,楊風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那完全就是為了幫他。

因此,楊風經歷了這麼多的危險,甚至可以說是九死一生。

他怎麼可能心裏面怨恨楊風呢。

「不知道二哥和馬家姑娘關係如何?」楊風在金屬上面進行定位。

也是確定了自己大概位置,這個地方距離江雲城也不算很遠。

自己的金屬生命兩天內就能趕到了。

楊風對那頭金屬生命也是下了指令。

現在楊風有些擔心的是時中天。

時中天代表的是第一家族,第一家族的人會不會在江雲城等著他呢?

以楊風現在的實力,還真沒有辦法和第一家族進行抗衡。

江雲城也不是特別安全的地方。

現在楊風有些後悔了,不應該把出去的辦法告訴時中天,留下了後患。

當時,楊風覺得時中天無論如何也都不可能和那種醜陋的怪物發生什麼的,再者,就算他真的想,那怪物也很難同意啊。兩者體型差距那麼大。

誰能想到,時中天克服了種種困難,最終達到目的了。

不過對楊風有利的一方面就是時中天肯定認為楊風不可能出來,所以,也不可能派大量的強者在江雲城守候他。他在江雲城還是有行動的時間的。

這就是楊風詢問石雲天和馬小玲關係的原因。

如果時中天和馬小玲關係非常的好。

馬小玲願意跟著石雲天私奔的話,楊風還是有可能將人給帶出來的。

但是,如果兩個人的關係沒有達到那種程度的話,那就很難辦了。

時中天不會讓大量的強者在江雲城候著他,但是,派出一些人留意他的消息卻是肯定的。

萬一楊風活下來呢?

這種可能性非常的低,但是,這種可能性總歸是有的。

因此,楊風只要在江雲城出現,那就極有可能被發現的。

這點是無法防範的。

你就算是改變模樣也不行。

對方只要盯著馬小玲,他就算改變模樣也無濟於事。

找馬小玲的肯定是石雲天,和石雲天在一塊的那就是他楊風嘛。

「我和玲兒關係非常的好。說實話,如果沒有她,我不知道還能不能活下去。」石雲天對著楊風回答道。

在武魂大世界的時候,他也結過婚,但是,也沒有這麼愛過。

他在武魂大世界的妻子早就因為達到大限而死。在武魂世界上,成神而擁有無限壽命的人畢竟很少。

絕大部分人都會因為年齡而老死的。

「那她願意和你私奔嗎?」楊風開口道。

馬家現在絕對不會同意馬小玲和石雲天在一起的。

如果他們想在一起的話,那就只能私奔了。

楊風倒是能夠幫助他們。

「願意,不過她以前無法走出家門。」石雲天立刻的說道,他這個時候也是明白楊風的意思了。

在這段時間,他也是知道楊風的能力,知道楊風有辦法幫他。

現在,私奔是最好的辦法。

以前的時候,他雖然也有私奔的想法,但是,他卻沒有那樣的能力。

根本無法將馬小玲從馬家帶出來。

再者,就算帶出來了,也很快的就會被馬家的人追上。

因此,這樣的念頭很快的就被他給熄滅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有楊風,他能夠輕鬆的將馬小玲帶出來。

「這就行,我們去馬家一趟。」楊風點頭道。

這樣的話,那就好辦了。

把人帶走之後,就立刻的坐傳送陣,連續傳送幾次之後去雲家的地盤。在雲家的地盤,他倒看看,第一家族怎麼針對他?

「好。」石雲天立刻的答應道。

他的臉上滿是期待的表情。

自己盼了這麼久,終於要有結果了。

這一切都要感謝自己的兄弟。

幸好自己還有這樣一個有本事的兄弟。

馬家。

現在的馬家那是愁雲密布。

馬家家主馬天方和幾位長老一塊死了。

他們留在家族的命牌都完了。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死去的馬家家主和幾位長老那可都是馬家的高手啊。

馬家一下子失去了幾大支柱。

這其中最接受不了的就是馬小峰。

他的父親死了。

那可是他在馬家,他在江雲城的依靠。

他能夠在馬家呼風喚雨,他能夠在江雲城橫著走。

靠的是誰,靠的就是他父親。

沒有他父親的話,他算什麼呢?

現在,他的依靠完了。

「都是因為那個石雲天。」馬小峰怒聲的吼道。

在他看來,他父親就是因為石雲天的事情出去的,是和石雲天幾個一塊出去的。

自己父親之所以死,肯定是和石雲天有關係的。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肯定就是石雲天那個兄弟。

這讓他對石雲天和楊風恨得是咬牙切齒的。

不過他也對石雲天和楊風沒有辦法。

如果要是楊風連他父親馬天方都能殺死的話,那馬家誰是楊風的對手呢?

馬小峰是典型的欺軟怕硬的人,因此,一想到這裡,他立刻的就放棄了找楊風和石雲天報仇的想法,那完全就是找死。

「馬小玲。」隨即,馬小峰將目標對準了馬小玲。

馬小玲是石雲天喜歡的人,又在馬家。

立刻的,馬小峰就讓人將馬小玲帶到了自己這裡。

「啪啪。」看到馬小玲,馬小峰上去就狠狠的扇了幾個巴掌。

怒火衝天啊。

馬小玲一下子懵了,她還不知道什麼事情呢。

她聽說她和石雲天的事情有轉機了,心裏面正高興呢。

她心裏面很喜歡石雲天的。

石雲天很是幽默,說話很有風趣,和石雲天在一起他能夠感受到開心和快樂,這是她以前都很少有的。

現在到底發生什麼狀況了?

「賤人。」馬小峰怒罵道。

馬小玲動了動嘴唇,但是卻沒有說什麼。

馬家地位森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