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想到這裡,呂陽越發堅定了參加登仙大會的決心。

******

青龍峰上的日子,不斷過去,呂陽一面潛伏苦修,時時刻刻,試圖衝擊先天,一面頻繁出入峰頂「天人堂」,尋找各種適合自己修鍊的奇功秘法。

他現在,修鍊了不少《玄天秘典》中的武功,自從他晉陞圓滿大成,又再拜三夫人為義母之後,一些「天字部」的功法都對他開放了,似「火雷掌」那般只有嫡親子弟才能修鍊的極秘功法,他也可以修習,而且修習的是完整版本的真傳,並不是奴僕下人只能得到的殘篇,斷篇。

練武修身,增強體質的玄功法訣「補天訣」,更是修鍊至圓滿無瑕,完全大成。

更是與呂暮,呂廣林,劉安,劉榮,李樓等人,時時論道,驗證功法,從中習得古劍宗功法,靈龜斂息**等等功法,尤其是呂廣林的靈龜斂息**,是一m-n異常高深的閉氣之術,與催動煉天鼎隱匿身形,相得益彰,足以遮掩全身所有的氣機,甚至連先天境界的高手,靈覺都無法察覺。

當初要不是丁靈提醒,連呂陽都以為呂廣林已經死去,此功法的效用,可見一斑。

至於其他功法,呂陽倒是沒有太上心,因為他現在已經真正掌握煉天鼎,能夠發揮出八m-n生化玄功的所有威力,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斷練武修身,淬鍊己身,把r-u身鍛煉得強橫至極,能夠承受打通死m-n時的莫大損耗。

也正因為如此,呂陽專修一m-n「補天訣」,反倒比任何其他功法都有效果,因為無論修鍊養x-ng也好,克敵制勝也罷,一招鮮,吃遍天,完全依靠煉天鼎的威能,也足以橫掃所有後天高手。

而丁靈,也在致力於修復己身,恢復傷勢,除此之外,就是整理煉天鼎損毀的情況,逐漸mō索出,此時的煉天鼎,內部十二億九千六百萬道紋,完整無缺者僅余半數,但是這半數,並不全都在一座大陣之中,而是分佈在許多小陣,因此僅得有一座鍊氣大陣完整無缺。

這一座鍊氣大陣,是煉天鼎內部,萬座大陣之中的其一,也就是說,此刻煉天鼎的真正威能,僅余萬分之一,其他威能,都只能通過修復法陣之後,重新鑄煉,才能發揮功用。

「十二億九千六百萬道紋!這怎麼可能!」

呂陽得知煉天鼎內部有十二億九千六百萬道紋,無比震驚。

「我現在今非昔比,學識閱歷都遠比過去豐富,已經知道,諸天萬界間的法寶,可以劃分為法器,靈器,道器,仙器,四個層次,每個層次,又有各自的品級,擁有不同的威能,其中,法器分為後天兩器與先天法器兩種,後天法器,是凡人使用的法寶,乃是由修士煉製而成,貫注一絲法力,使其鋒利,堅韌,或者擁有種種特殊功效,不過這種凡人法寶,一般而言,蘊含的法力不多,而且沒有靈x-ng,僅憑jīng血祭煉就可以控制。」

「而先天修士使用的先天法器,與後天法器截然不同,內里除了貫注更多的法力之外,更加關鍵的是,先天法器內含許多道紋,這些道紋,排列有序,循著天地法則或者人為的煉製,組成神通法陣,除了堅韌,鋒利,尖銳,厚重……種種特x-ng之外,甚至能夠jī發法陣之中蘊含的神通,得以克敵制勝,這就使得,先天法器遠遠比後天法器珍貴,強大。」

「什麼是『道紋』?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天地至道,原本潤物無聲,不會顯l-出來,為人所知,然而一些特殊的情況,也會顯l-出形跡,這些蘊含著大道法則的形跡,就是道紋。」

「這個天地間,有一些吸取了日月jīng華的奇物能夠通靈,就好像妖族一樣,但也有一些不是產生靈智,而是產生道紋,比如河圖洛書,先天八卦,樹木年輪,野獸斑紋,這些種種,自然的奇特紋路,就是道紋,天然的道紋是獨一無二的,擁有這些道紋的東西,可以看作是天生地養的靈蘊之物。」

「人類修士通過效法自然,掌握了一些繪製道紋的方法,這些道紋良莠不齊,有些威力強大,有些,但也有些功效jī肋,近乎無用,不過無論哪一種道紋,都和人體的經脈一樣,是法寶內部的紋路,可以供天地靈氣或者法力流通,擁有種種功效。」

「把這些擁有種種功效的道紋排列出來,組成神通法陣,就能夠模仿修士的法力運轉,施展神通!這是遠古器宗的重大發現,正是憑著這一發現,法寶一物,這才真正成為修真問道之士不可或缺的寶物。」

「如果把法寶也看作是一個人,那麼法寶的材料,就好像人的血r-u,骨骼,而道紋,法陣,就是經脈,氣海,即便是丁靈你這樣的道器器靈,一身的靈智和法力,也是來源於核心符籙,若是符籙破滅,你也要身死道消,這就是你要奉為我主,保全本體的原因!」

「所以,道紋以及道紋組成的神通法陣,乃是法寶的關鍵,所有的法寶,無論品級,威能大小,都擁有道紋,從最為弱小的後天法器,擁有一至數個道紋,到先天法器,擁有數萬道紋,再到靈器,數十萬道紋,再到道器,數以千萬計甚至過億道紋。」

「越是高等的法寶,蘊含的道紋數量便越多,而這些道紋,暗藏玄機,依循天地至理而排列,構建神通法陣,便是種種功效與威能的來源,譬如我此刻擁有的煉天鼎,煉化元氣的功效,便是來源於一座煉化大陣,而此大陣,又是由成百上千,甚至上萬小陣構成。蘊含著無比玄奧的力量,但卻萬萬沒有想到,它內里蘊含的道紋,竟有如此宏大的數量,成千數萬,甚至數以億計道紋組成的大陣,陣陣連環,形成符籙,這是何其的壯觀?」

呂陽簡直已經無法想像,腦中思緒,一閃而過。

縱是他現在對先天秘境所知甚少,更不知道先天十重以上,究竟是何境界,聽到這個無比龐大的數字,也被震得腦子發暈,有些天方夜譚的感覺。

一般而言,法寶擁有的道紋越多,可以組成的神通法陣也越多,而神通法陣越多,擁有的功效也越多,而材質又決定著儲蓄法力的多寡,法寶的威能,由此高下立分。

雖然同等的法寶之間,難以斷定孰強孰弱,但毫無疑問,擁有十二億九千六百萬道紋的煉天鼎,當然要比只擁有一億道紋的其他道器要強大得多,煉製的難度,huā費的心血,也要大得多。

「怎麼會不可能?煉天鼎乃是無上道器,諸天萬界都能排得上號的極品法寶!我雖然靈智蘇醒不久,但也知道,過去沒有成道之前,似乎是某位擁有通天之能的巨擘創造出來的,那等巨擘,擁有的神通手段,根本不是主人你這樣連先天秘境都沒有達到的凡人所能想像的。」丁靈傲然說道,似乎對呂陽的話,頗不以為然。

「擁有通天之能的巨擘?」呂陽聽到了一絲煉天鼎煉製者的消息,不由得默然不語。

的確,能夠煉製如此道器的,不是一方強者,就是莫大的勢力,甚至有可能是七大仙m-n這樣的巨無霸m-n派,自己還是一介凡人,無法理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只可惜,丁靈似乎記憶不全?她雖然誕生了靈智,但卻似乎在煉天鼎遭遇重創之後,顯化形體,更是在不久之前,想要問她更多消息,恐怕是不可能了。」

煉天鼎的來歷,一直是呂陽心中想要獲知的秘密,不過他也知道,這種事情,就算詢問丁靈也沒有用,畢竟她只是一個器靈,雖然已經化形成道,但卻似人呱呱墜地之前,不知道母胎之外的事情。

「罷了,萬分之一……十二萬九千六百以上的道紋能夠組成大陣,完整生效,光是這份功用,就抵得上一件上好的先天法器了,其他道紋也不是完全損毀,還有一半以上可以自行修復,至少也能發揮五成功用,再接下來,完全修復煉天鼎,才是真正的困難。」

呂陽聽完丁靈解釋,這才知道,煉天鼎中的十二億九千六百萬道紋,並不是只餘十二萬多個仍然完好,而是有六億五千萬以上道紋仍然完好,但那些道紋,雜lu-n無章,並沒有像過去那樣重新組成陣法,只有假以時日,自行恢復,才能復原。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在於損毀的另一半道紋。

這些道紋修復起來頗為困難,沒有大神通之輩chā手,僅僅依靠煉天鼎本體的自行重組,以及丁靈的本能修鍊,是不可能完成的,而把煉天鼎暴l-出來,又是巨富l-白的危險之事,呂陽當然不可能求助於四小姐或者其他玄天m-n高人,或許只有當他自己晉陞到先天十重以上境界的時候,才會有機會修復了。

就這樣,呂陽一邊堅持著自己的修鍊,一邊熟悉煉天鼎,登仙大會舉行的日子越發臨近。

「師兄,登仙大會舉行的通告,已經出來了,這次登仙大會,在青龍峰西南的鳳鳴台上舉行,乃是山腳世俗皇朝之中的『大焰王朝』負責c-o辦!」

一天,劉安興奮走入內院,找到呂陽,說出了他最近打探到的消息,卻原來是登仙大會舉行的通告已經出來,大家都知道了這次登仙大會的地點。

「哦?大焰王朝?」呂陽聞言,若有所思,「一直以來,登仙大會都是由呂家控制的數個世俗皇朝輪流c-o辦,除了青龍峰和各側峰派遣外m-n弟子參與,還有世俗之中的各大高手,也可以參加,不過那些世俗高手沒有入我仙m-nm-n牆,實力也遠遠遜於仙m-n弟子,並不構成競爭,最後是由他們之中另選五甲,平分五份五行之jīng,只有同為仙m-n中人的各大外m-n弟子,才有關注的必要……你可有打探清楚,二公子的動靜?他有聯絡什麼高手嗎?」

登仙大會,除了仙m-n之中的外m-n弟子,就是世俗高手參加,不過為了給世俗高手機會,兩者並不在一起比武相鬥,因此呂陽並不關心其中有什麼高手,只是關心,二公子邊那的動靜。

這幾個月,二公子似乎還沒有從水姬夫人背叛的yīn影中走出,一直消沉,也沒有再做出對呂陽不利的事情,要不是登仙大會舉行在即,金鱗居眾人幾乎把他給忘了。

「暫時還沒有,不過師兄你就儘管放心吧,青龍峰上,有的是人幫我們看著他!」劉安微微一笑,豪氣地說道。

最近的幾個月,呂陽四處散財,名聲很好,隱約成為了青龍峰山腰十府的「大師兄」,不乏巴結討好他的弟子,把自己所知的消息告訴劉安等人,所以劉安等人雖然是外來者,但在這裡,消息極為靈通,盯住二公子的動靜,完全不成問題。

「甚至連他的府邸之中,都有一些奴僕,把消息販賣出來。」劉安接著又說道,「這座青龍峰上,各府的奴僕,都是由仙m-n在山下世俗世界招募的,只有一些貼身的心腹,才是由各位公子,小姐自行從家族中攜帶出來的,所以並沒有太多忠誠之心,一旦威望受損,彈壓不住下人,便時常有這種事情發生。」

「哦?那你能確定,這些消息是可靠的?」呂陽問道。十府的奴僕,忠誠與否有待分辨,他也早已知道,但是圓滿大成高手素有威嚴,不是誰都有膽子輕易出賣的,否則,輕易犯錯,被主人殺死泄憤,也是常見的事情。

「應該可靠。」劉安並沒有把話說滿,但卻仍然很有自信,「最近的消息,都是huā了重金買回來的,師兄你也知道,那些人都是凡夫俗子,只需要百兩黃金,就足以讓他們賣命了,更何況是打探普通消息這樣的小事?」

「那好,你去幫我把呂暮和呂廣林叫來,我找他們,談談登仙大會的事情。」聽到劉安這麼說,呂陽也相信他辦事可靠,微微點頭說道。

與此同時,青龍峰頂,四小姐呂月瑤,也正在聽著部屬通報的消息。

「登仙大會……又是一輪新的角逐將要開始了,外m-n弟子之中,會有誰能技壓群雄,奪得這些五行之jīng?」

「稟四小姐,公子他似乎招攬了呂暮等人,意圖c-o縱比武,他的目標,好像是包攬所有五行之jīng?」堂下,四名外m-n弟子裝束的部屬,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這件事情不必理會,他想做的話,就由得他去吧。」呂月瑤沉y-n道,「除了這件事情之外,他還有什麼動靜?」

「公子除了每日往返天人堂,就是與呂暮等人演武論道,似乎一心撲在修鍊之中。」其中一名部屬答道。

「梅兒呢?梅兒有什麼消息傳來?」呂月瑤又問道。

「青梅姑娘……這個……」這名部屬似乎有些難以啟齒,但看到四小姐深邃如海的眸中,流l-出一絲不耐,又不由得陡然一抖,啞聲道,「她已經幾個月沒有消息傳來了。」

「是么?」四小姐目光一閃,「難道呂陽已經發現,她是我布置在她身邊的眼線?不過這也難怪,呂陽本來就是心思機敏之輩,我以前的諸多布置,都已經被他察覺,逐漸疏遠梅兒,不讓她有機可乘,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正是如此。」部屬啞聲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小心隱匿,不要被他察覺了。」呂月瑤淡淡地道,「以前呂陽是我呂家的家奴,現在卻是我的義弟,身份地位截然不同,你們辦事要以隱秘為重,不要被他察覺,免得心中生起嫌隙來,這樣就對他晉陞先天不利了。」

「是。」部屬拱了拱手,起身離開了。


※※※※※※※※※※

五千字章節送到,求收藏,求推薦票!

正在考慮每章五千,怎麼樣? 大量的兵馬俑被氣化,連渣都沒剩下。

看著空出來的大街,薰衣草團的菜鳥們目瞪口呆,不自覺的看向了天空,一台台三米多高的武裝機甲正空降下來,對秦兵展開了攻殺。

槍聲,爆炸,硝煙,成為城市的主旋律。

在唐崢使用過火種和進入英三后,他的能力晉階,即便是科技側的鋼鐵蒼穹,也可以對魔幻系怪物造成殺傷效果。

雖然單體攻擊力不足,但是架不住機甲多,炮口、槍管加起來超過千支,足夠來幾遍密集的地毯式轟炸了。

「這是誰的能力?這麼猛?」大鼻子震驚過後,各種羨慕嫉妒恨,忍不住誹謗,「有這能力,為什麼不早用?那咱們還逃個屁呀?直接反攻了。」

「是唐崢的,這傢伙是雙能力者。」

「不對吧,我見他用過好幾種能力了。」團副比較細心。

「是六種。」李慧文扯著嗓子喊了一聲,也只有這樣,才能發泄心中的恐懼,她剛才嚇壞了,現在則是激動的滿臉汗水,「有團長在,一切都不成問題。」

唐崢可沒那麼樂觀,視野中,那個英三的無畏者被殺神白起狂虐,只有防禦的份。

「六種?」菜鳥團倒吸了一口氣,驚疑不定的看著唐崢,「不可能吧?不是說最多只有三種嗎?」

「少見多怪?」李慧文鄙視這些土包子。

「放了壓箱底的大招,他的生命能量肯定所剩無幾了。」看著機甲和基洛夫發射飛彈,追殺兵馬俑,大鼻子嘀咕了一句。

另一輛載具上的蘇慧欣一行已經嚇傻了,腦子裡亂糟糟的,根本無法捋順思維。

「逃不掉了,準備戰鬥!」穆念琪拔出一柄唐刀,嚴正以待。

重傷的團副用壁虎斷尾的自殘戰術,搶到了一個機會,隱身、逃跑。


白起站在大街上,雙眼突然冒出了綠光,隨即朝著西側的超市,搭箭怒射。

他有一雙靈瞳,可以看穿隱身累的能力。

團副背部中間,摔了出去,白起一個縱躍,跳到他身邊,青銅劍斬下。

一顆頭顱滾翻,團副的頸腔中,噴出了大量的鮮血,隨著白起吸氣,湧進了它的鼻腔中。

白起吹了一個口哨,戰馬狂奔而過,它順勢躍上馬鞍,朝著逃亡的車隊射出了連珠箭矢。

唐崢展開重力壁壘。

咻,箭矢居然只被偏轉了一點方向,擦著戰車射過,連根沒入了水泥地面中。

白起挽弓,這一次吐出了一口紅色的霧氣,縈繞在箭簇上,燃燒起了紅色的火焰。

咻,箭矢迅如流星。

「小心。」唐崢大吼,他全力運轉重力深淵,可還是沒能大範圍撞偏箭矢。

轟,簡直擊中了菜鳥團戰車的右側,爆開的衝擊氣浪和火焰直接將載具炸上了天。

戰車翻滾了幾圈,才砰的一聲砸在地上。

「又來了。」菜鳥們看到後面的箭矢繼續射來,嚇的魂飛魄散,他們放出的防禦盾,脆弱的堪比白紙。

幸好唐崢沒有拋棄這些傢伙,連續的重力彈砸在箭矢上,總算將它們轟偏。

砰,砰,箭矢大爆炸,掀起的土塊撞在四周,叮咚作響。

「反擊。」李慧文一行射擊,雖然命中白起,可是一點殺傷都沒有,這群人中,除了唐崢和穆念琪能對白起造成傷害,其他人都是添頭。

戰車的速度已經提升動了最快,但是依舊沒有甩開白起,殺神越追越近。

「怎麼辦?」孫國峰大急,他其實想讓唐崢丟下禦敵,其他人撤離,反正也沒用。

「拚死一戰,唐崢,如果沒勝算,你就離開,我斷後。」徐良茂雙手拎著國王捍衛者,目光咄咄的盯著白起,哪怕知道必死,也不後退,「寶寶,爸爸對不起你們了。」

白起連射,這一次箭矢全都擦著戰車劃過。

唐崢看到了箭矢路線,沒有攔截,結果等爆炸,前方的路面被轟出一個幾十米的深坑,才知道自己中計了,以戰車的性能,等衝出來,肯定被對方追上了。

「戰鬥!」穆念琪跳下了戰車,撲向了白起,唐崢緊隨其後。

菜鳥團的眾人摔了個七葷八素,剛從翻到的載具中爬出來,就看到了白起騎著戰馬,衝刺過來。

白起彎腰,揮刀,兩個團員的腦袋就被斬掉,無頭屍體噴著鮮血,倒了下去。

菜鳥團火力全開了,可是即便是三階的團長放出能力命中白起,連根毛都沒打下來。

「全力防禦,撤。」團長是個好人,怒吼完,反倒是沖向了白起,企圖拖延,給同伴爭取逃離的時間。

「只要撐到唐崢趕到就好。」團長眼角已經瞥到了唐崢在向這邊跑,放出了攻擊,可是下一秒,整個視野都天翻地覆,打起了旋兒,他看到了自己的身軀摔倒。

「團長!」看到老大被白起一刀梟首,菜鳥團諸人悲憤不已。

「螻蟻!」唐崢擲出青銅劍,釘死了一個逃跑的新人,隨即擎起長弓,朝著四周爆射。

凡是中箭的倖存者,直接爆成了一團團血霧。

「想跑?沒那麼容易!」白起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符籙,嘴唇一動,念完了咒語,兩道虛影就從身體上竄出,電射向戰車。

「律令,右臂僵硬!」唐崢朝著白起喊出女王律令,無毀湖光閃耀著天陽的光澤,斬向了它的脖頸。

白起本來要射向戰車的一箭僵住了,本能的攔截動作也沒有擺出,被唐崢砍了一刀。

「變弱了?」唐崢轟出重力逆流,猛攻白起,看著他的動作,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他召喚出分身後,本體實力會變弱。

「唐崢,傷到分身,本體也會受傷。」穆念琪發現自己砍中分身,反而是本體身上出現傷口。

「徐哥,你們先撤。」唐崢大吼,老實男留下來也是累贅。

徐良茂攥緊戰錘,鬱悶的青筋鼓起,連防護衣都撐了起來,他不甘心,可是沒辦法。

「別愣神了,準備防禦。」李慧文拍著胸脯,看到逐漸遠離戰場,放心了。

「太可怕了。」方芷文臉色發白,一個照面,菜鳥團就被將軍宰掉了一半人。

一個十字路口前,大量的兵馬俑突然從兩側的建築中沖了出來,朝著戰車射箭。

「卧槽,前面有秦軍。」徐良茂踩下剎車,他發現兩側也不能走了,上千隻的兵馬俑正嚴正以待。

看到敵人,兵馬俑射出了箭矢,隨即迅速推進。

「快退回去。」方芷文大驚,以她們的陣容,根本無法突破陣線。

「怎麼辦?怎麼辦?」李慧文碎碎念著,臉色一片煞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