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怎麼墨時修就結婚了呢。

她們的男神啊,就這麼「昏」了嗎。

真想知道,這個叫姜洛離的女孩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她怎麼就這麼厲害。

連墨時修這種級別的男人,都可以拿下。

要知道,之前也傳出不少名媛千金主動追求墨時修的新聞。

那些個名媛千金要說條件也是不錯的,可也沒見墨時修和她們之中的哪一個人在一起。

而這個叫姜洛離的女孩子……

年紀輕輕,就嫁給了墨時修。

她這樣的年紀,只怕還是個學生吧。

真沒想到,墨時修會娶一個比他小足足十歲的女孩子。

「謝謝。」拿到結婚證的那一刻,臉上表情一直很淡的男人,唇角終於勾起了一絲笑意,將手裡的紅色小本子看了又看,眉梢眼角都流露出了喜悅。

這更是讓一眾女員工羨慕不已。

因為能看出來,墨時修這個結婚證,肯定是自願領的。

他也是喜歡身邊的女孩子的。

不,現在應該說是他老婆了。

「恭喜姜小姐,恭喜墨先生。」所有人都送上祝福,羨慕不已的目送著兩人走出去。

墨時修一走,很快,民政局的員工便接到了上面的電話,通知她們不要把這件事情拿出去到處張揚,更不要把姜洛離的資料長相暴露出去。 秦崢對於林希羽,向來是有求必應的,所以當她要求他說些什麼的時候,他真的開始考慮,是不是要說些什麼。

於是他挑選了一個相當適合現在情境的話題,「羽兒,我們娃娃的名字想好了么?」

「還、還沒呢。」林希羽被秦崢平放在了床上,無意識的抓著被角,努力維持著鎮定說道,「男孩叫秦木怎麼樣?」

「好。」秦崢嘟囔著應了聲,然後一把從林希羽的身下抽走了外衣,嗯,然後是裡衣。

「別光說好啊,給點意見。」林希羽試圖抓住秦崢的手,並嘗試阻止他的繼續侵略。

「你取的都好,秦木,就秦木。」秦崢推開林希羽的手,抓住了裡衣的衣領。

「你都不問我為什麼叫秦木!」林希羽有些「悲憤」地抓住自己的衣襟。


「乖。」秦崢將林希羽的手拍到一邊道,「為什麼叫秦木?」

「因為你就像個木頭一樣,你兒子肯定像你,對了,女兒我還沒想好,叫秦霜怎麼樣?」

「好。」

「秦嶺呢?」

「好。」

「秦小安呢?」

「好。」

「秦……」

……

終於,秦崢再也忍受不了林希羽這張喋喋不休的小嘴,俯下身,吻了下去,把林希羽所有的話和那些各種各樣的名字,全部堵回了她的肚子里。

「唔。」林希羽輕吟一聲,微微推了推秦崢的胸膛,喘著氣道,「等、等等。」

「這次門外沒人。」秦崢撐起身嘟囔了一句后,又準備俯下身。

「真的等等……我要確認下……」

「哦。」秦崢自然知道她要確認什麼,於是決定給她的小嘴暫時放個假,然後將戰鬥力再次集中在她的裡衣上。

而他的雙手,也悄然佔領了某處高地。

「呀。」林希羽低叫一聲,黑暗中,面紅耳赤,但是她還是努力平穩著發顫的聲音道,「珂、珂蘭?」

「珂、珂蘭,你……別!」就在她第二次確認的時候,她突然驚呼出身,原來秦崢已經一路破了城牆,並俯首親吻了躲在城牆后的兩位羞澀少女。

然後,只見一道青色的光芒一閃,秦崢和林希羽之間,又多了一道阻礙,原來是因為林希羽太過緊張和害怕,所以風之霓裳自動出現護主了。

秦崢看到這惱人的阻礙,反倒是笑了,「羽兒,你很怕?」

「誰,誰怕了!」風之霓裳出現后,林希羽只覺得安全感瞬間爆棚,也終於讓她緩上了一口氣,他剛才竟然……竟然……

「恩,你不怕就好,這件霓裳就不要了,明天再給你弄一件。」說著,他就當風之霓裳不存在似的,俯下身,將林希羽摟在了懷裡。

「你這是什麼意……」林希羽話還沒說完,又被秦崢給堵回去了,這一次秦崢覺得他們之間已經沒什麼阻礙了,所以顯得很有耐心,而且十分溫柔。

而林希羽則是完全沉溺在了這種溫柔之中,她覺得自己好像突然落在了一片溫暖的海里,她就像是海面上的一朵浪花,時而被推去左邊,時而被推去右邊。

總之,一直在被動的四處飄蕩,但是卻始終無法控制自己的方向,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風之霓裳對秦崢來說,比之前的任何衣服都要好處理的多,只見他手中金光微閃,那一陣件青色的裙衣就化作了點點金光。

這時候,他不由自主地愣在了原地,因為那四散的金光顆粒,微微的照亮了林希羽臉龐,她緊閉著雙目,俏臉微紅,一頭黑色的青絲長長的披散在身體兩側,有些髮絲黏在了她的額角上,看起來些微有些凌亂。

雙唇有些微腫,但是卻比平日里更加艷麗,這讓秦崢忍不住想再次品嘗。

而他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一路向下,他看到了她白嫩的肌膚,看到了他剛才曾佔領過的高地,看到了她有些僵硬但筆直的雙腿,還看到了……

林希羽並不知道自己緊張閉眼的時候,某人已經偷偷地借著金光將她瞧了個通透,但只是用力地抓著自己手能夠著的一切事物,被子、床單、甚至還有秦崢的大腿肉。

她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上一涼,感覺到秦崢溫暖的身體驟離,並感覺到他的停頓和他的注視,但是她依舊不敢睜眼,而她「想象中的黑暗」,也是她所有的安全感的來源。

金光散去,秦崢雙眼有些發紅,他低吼了一聲撲了上去,然後用最虔誠的親吻,來感謝自己懷中的這個妙人兒。

而那遍布全身的親吻,在讓林希羽忍不住微微發顫的同時,最終還是忍不住輕吟出聲。

好、好丟人……林希羽的滿腦子,只剩下這三個字,然後無限放大……

這一夜,註定不尋常,因為很多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的,即使秦崢以為這一次已經萬事齊備,但依舊還是出了岔子。

岔子,就出在了這臨門一腳上。

門外沒有人,珂蘭也不在,這次沒有任何人打擾,也沒有任何的突發事件,問題,出在了秦崢的腳上,他找不到球門了……

「羽兒……我難受……」不知道多久后,秦崢滿身是汗地趴在林希羽胸口上,哭喪著臉說道。

「……」

「怎麼辦?」

「……」


「我去點個燈吧。」作勢秦崢就要起身點燈。

「不行!」林希羽瞬間打破了羞澀的沉默,一把抓住了秦崢的手,這要是點了燈,她豈不是要鑽地洞里?

「好,那不點燈。」秦崢也乾脆,一個翻身又趴回了林希羽的身上,然後被子一拉,整個人就向下縮去。

「你、你幹嘛!」看到秦崢整個人向下縮去,林希羽身體一僵,雙腿一撐開始向上逃竄。

「乖、別亂動。」秦崢的腦袋將被子鼓起了一個小圓包,動來動去地不知道在幹嘛,而林希羽的雙腿則是被秦崢有力的雙手控制住了,真是想逃都逃不掉,她又不捨得踹他的面門。

但是接下來,讓她極為驚恐的一件事情發生了,因為被子之下,竟然突然亮起了光……

這種時刻,林希羽真是哭的心都有了,她怎麼忘了這茬了,不點燈,不是還有永夜之光么…… *

搖身一變成為墨太太的姜洛離拿了結婚證后,又被墨時修帶去了一家私人珠寶店。

當員工小心翼翼的拿著一枚鴿子蛋鑽戒走出來,介紹著這是墨時修一個月前就訂好的款式時,姜洛離轉過頭,疑惑的看向身旁的男人:「這鑽戒你一個月前就訂好了?」

墨時修點頭:「嗯,你戴上試試。這個款式你還喜歡嗎?」

姜洛離:「……可是,那個時候我並沒有說要和你結婚啊。」

「嗯。」墨時修又點了點頭,「提前預定著,這樣結婚後就可以馬上來取了。這樣不好嗎?」

「……」


她竟然無法反駁。

所以說,這個男人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她結婚的?

姜洛離本來想問他,要是他們分手了呢。

他那鑽戒,豈不是就白訂了?

不過她覺得現在說這些話也沒意義了,事實就是他們沒分手,而且還結婚了。

「墨太太,您試下這個鑽戒合適嗎。我為你戴上去好嗎?」工作人員半跪在姜洛離身前,小心的拿出那枚鑽戒。

姜洛離看著眼前閃閃發光的鴿子蛋,忍不住說了一句:「這枚鑽戒,是不是太大了?墨時修,你買這枚鑽戒花了多少錢啊?」

「這個不是平時戴的。讓我來給她戴吧。」

墨時修伸手從工作人員手裡將鑽戒拿了過來,拉過姜洛離的手,將戒指給她戴上了。

姜洛離手長得很好,手指修長白嫩,青蔥似的,戒指戴在她手上很好看。

尺寸也很合適。

燈光下,鴿子蛋一般大小的鑽石散發出璀璨耀眼的光芒。

「喜歡嗎?我覺得很適合你。」墨時修捏著她的手指,眼神溫柔。


姜洛離看著手指上的鴿子蛋,「不喜歡」這種違心的人也說不出口。

有哪個女人,會不喜歡鑽石呢。

何況是這種鴿子蛋。

她當然是喜歡的。

「你知道我手指的尺寸?」

「嗯,測量過。」

「什麼時候測量的?」

「你睡著的時候。」

「……」

「姜小姐,還有一枚戒指是適合平時佩戴的。您也要一起試試嗎?」工作人員說著,又拿了一個盒子過來,打開后,盒子里裝著兩枚鉑金指環。

指環上,鑲嵌了一些小碎鑽。

跟她的鴿子蛋比起來,顯得低調了很多很多。

墨時修從盒子里取出鉑金指環:「再試試這個。」

尺寸自然是很合適的,款式也很低調,適合平時佩戴。

墨時修給她戴上后,捏著她的手指看了看,然後說:「就不要取下來了吧,戴著。」

他將另一枚戒指也取了出來,那是一款男士婚戒,他自己給戴上了。

「我也戴著。」

姜洛離看他把戒指戴到了無名指上,忍不住問道:「你戴著戒指,就不怕別人知道你已經結婚了嗎?」

「為什麼要怕?」墨時修握緊她的手,「結婚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情,需要藏著掖著。何況身為一個已婚男人,婚後就應該自覺戴上婚戒。」

「洛離,我沒想過要和你隱婚的。如果你覺得有這個必要,那我們也可以隱婚。」 「我也沒想過隱婚。」姜洛離搖了搖頭。

「先把戒指買了。婚禮的話,等我回去再和家裡長輩商量商量,看定在什麼時候。你那裡……」墨時修剛想說她也回家和家裡長輩商量下,想到她父母之前做過的事情,他止了聲。

他想了想,改口道:「或者你覺得怎麼安排比較好,你告訴我,就按照你的安排去做。」

「婚禮不用急著辦的。」姜洛離摸了摸指間多出來的鉑金指環,心裡一時間有種很難以言喻的感覺,她低聲喃喃道,「我都沒問題,你安排了就行。」

因為她知道,他肯定會很妥善的將一切安排好。

她什麼都不需要操心。

她這就結婚了啊。

其實領了結婚證后,她都還覺得有點恍恍惚惚的,對於她已婚的身份還沒有完全接受。

直到現在,她戴上了婚戒。

好像才真的完全接受了這件事情,接受了她已經嫁了人,已經是已婚的身份了。

結婚,懷孕,接下來就是生孩子……

這一切都來得猝不及防,打亂了她很多的原有計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