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快步離開的蔣順,心裡更是興奮,他早就想找張力去收拾方羽了。

張力在西玄武府的外門裡面,是個狠角色,當過士兵,上過戰場。

在進入西玄武府之前,張力的手上就已經有不少的人命了,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

張力的實力,外門第十,但是外門十大弟子的其他人都不願意和他有什麼瓜葛,這人為了錢,什麼都能做。

西玄武府裡面,有些人就是張力殺死的。

對此,西玄武府也沒有證據,弟子之間的爭鬥,只要不危害到核心地利益,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蔣順來到了煉器門,找到了張力,交代清楚后,便是立馬離開。

而另外一邊,方羽還不知道,岳星已經在準備對付自己了。

方羽再遇林莽后,並沒有急著離開,還是繼續待在了碎石林,和林莽分開修鍊。

「執事師兄,麻煩幫我提高一個難度。」

方羽現在還是首先將幻影凌步練好,然後再去黑山密林磨練。

「提高一個難度,好,還是一個時辰嗎?」

方羽點了點頭,又再重新走進了法陣裡面。

林莽沒有再去修鍊, 無冕為王

周圍圍觀的人,也沒有多少人離開,大家都很好奇,方羽在三極難度裡面,能修鍊出什麼來。

三極難度,那是剛剛進入外門的弟子才會選擇的,一般的弟子,都會選擇四級到五級的難度。

「哎,我聽說,那個方羽啊,得到了符法門內門長老的賞賜,有不少的修鍊時間。」

「那他現在豈不是根本不用天元石就能修鍊?」

「對啊,太浪費了,不用就算不用天元石修鍊,那也不用這麼浪費,三極難度,那不如給我開個五級難度。」

「這傢伙,該不會是進入裡面玩吧,二級難度,太丟人了吧。」

「哎,人比人,比死人!」

周圍的人一陣嘆息議論,可就是沒有人離開,都想要看看這個方羽是不是真的是來浪費時間的。

林莽臉上帶著微笑,心裡笑道:「你們就笑吧,方羽才不是你們這些人能懂的。」

在林莽的心裡,方羽做的事情,都有他的道理。

在碎石林裡面,方羽背著一千多斤的冷鐵長槍,身形閃動,已經開始了修鍊了。

難度提高了一級,落石的數量又變多了,不過速度並沒有太多的改變。

方羽不斷使出幻影凌步,氣息沒有半點的紊亂。

這也是多虧了自己修鍊《造化混沌決》,淬體四重練臟境,臟腑大成,吐納之間氣息綿長,持久非常。

要是一般的弟子,連續不斷地使出身法,早就上氣不接下氣了。

方羽猛提一口氣,繼續修鍊,沒有停歇。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

方羽的身上又多了不少的擦痕,卻已經能在八、九塊巨石間來去自如,身形閃爍,只能看見淡淡的虛影。

「三極難度,已經沒有問題了,出去再換一個難度吧。」

方羽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走向了離開的法陣。

「看,方羽出來了。」



眾人看了過去,發現方羽臉色輕鬆地走了出來,身上的衣服也有些髒了。

「他真的是在裡面修鍊嗎?連在三極難度裡面都能弄髒衣服,不是說方羽的身法很厲害嗎?傳言是假的?」

方羽沒有在意周圍人的議論聲,走到了執事師兄的跟前。

「師兄,麻煩再提高一個難度,還是一個時辰。」

「呃好」

那執事師兄已經弄不明白方羽到底是來幹什麼的了,從二級到四級,每一次都是修鍊一個時辰。

難道方羽真的是進碎石林裡面浪費時間,在裡面思考一下武者的人生什麼的?

方羽無視眾人,走進了碎石林的法陣。

對於別人的議論,方羽早就學會了無視,任由別人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四級難度的碎石林,落石的數量又翻了一番。

在坡頂,十幾塊巨大的落石,齊齊滾落而下,稍有不慎,就會被巨石撞到。

方羽全力施展幻影凌步,倒是毫髮無損。

一個時辰過去,方羽出來,又提高了一個級別的難度。

「五級難度了!這方羽到底是幹嘛的,從二級到五級,這提高難度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就是啊,五級難度,那是外門弟子前十才能安然無恙度過的難度,這方羽沒有問題嗎?」

眾人發現,方羽所做的事情,已經是在超出他們的想象了。

那執事師兄不敢相信,方羽每一次提高一個難度,剛開始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但是越到後面,他就越發覺不對勁了。

「師兄,有勞六級難度,還是一個時辰。」

方羽出來,也沒有休息的打算,將難度提高到了六級。

「天啊,六級難度了,那是內門弟子的水平了,這方羽真的是在裡面修鍊嗎?」

看著方羽走進了法陣,那負責看守的執事師兄也不淡定了,連忙檢查了一番。

「沒有任何的問題啊,碎石林的難度,沒有變化,這方羽怎麼可能那麼快就能通過五級難度的磨練?」

執事師兄看向了方羽走過的路,忽然間,雙眼瞪得滾圓。

「妖孽!」

聽見了那執事師兄忽然喊出來的話,周圍的人都紛紛圍了過去。

「師兄,師兄,到底是怎麼回事,那方羽到底是幹嘛,真的能修鍊到六級的難度嗎?」

「就是啊,師兄,方羽不可能做到吧?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外門弟子有誰能熬到六級難度的。」

那執事師兄搖了搖頭,滿是不敢置信。

「有也是有的,只有一個人做到過,那人就是令狐風,他還是外門弟子的時候,就已經能在六級難度來去自如了。」

「師兄,你的意思是,方羽跟令狐師兄一樣厲害嗎?」

周圍的人,不太相信,對於他們來說,令狐風,那是西玄武府的傳說。

只是師兄苦澀地一笑,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這方羽非常厲害。


「你們看,那裡。」


執事師兄抬手指著方羽剛剛走的路,大家才發現,那上面都是淺淺的腳印,都是方羽一步步走出來的。

「方羽從剛一開始,就背著他的長槍修鍊,那把長槍,起碼有上千斤之重。」

這話一出,瞬間在眾人之間炸開了。

這些人進入到碎石林修鍊的時候,都會放下自己的武器,因為那樣會影響到速度。

沒有想到,人家方羽從一開始就是背著長槍修鍊,這也是方羽從低難度開始修理的原因。

「一步步地提高難度,這方羽的身法是在短短几個時辰就已經能適應到六級難度的碎石林了。」

拋弃腹黑總裁 天啊,這還是人嗎?一個時辰,就能征服一個難度,太牛了吧?」

此刻眾人的心裡,對方羽,只有滿滿的崇敬,他們可沒有辦法做到。

「我們這是目睹了下一位天才弟子的升起嗎?方羽很有可能有機會擊敗星劍公子岳星啊。」

「是啊,有了方羽,外門弟子的排名又要變動了。」

在一旁的林莽,得意地笑了笑,他早就知道,方羽很厲害。

方羽在六級難度的碎石林裡面,面對著速度飛快,數十塊巨石,施展幻影凌步靈活地避開了所有的巨石。

「好了,幻影凌步已經練成了,應該足以避開淬體境界武者的大多數攻擊了。」

方羽感覺到,自己再往高一級的難度修鍊也沒有太多的意義,便結束了修鍊。

從碎石林出來,方羽發下,原本那些對自己無比鄙夷的弟子,此刻都是用畏懼的眼神看著自己。

在自己修鍊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怎麼大家的態度都變了。

方羽摸摸頭,沒有再去想,別人的目光可再不重要了。

「林莽,起來了,走了。」

方羽喚了林莽一聲,轉身離開。 在從碎石林離開后的第三天,方羽和林莽約好了在黑山密林外的平原相等。

黑山密林,位於西玄武府西邊的西玄山脈之中,浩瀚遼闊,整個密林幾乎是貫穿了這個西玄山脈。

有人曾經推測,黑山密林的深處,應該比西玄山脈更加深入,在裡面很有可能棲居著六級的頂級妖獸王。

六級妖獸,就算是凝元境界的武者也要暫避鋒芒的強大對手。

黑山密林裡面雖然危機四伏,但是在密林的外圍,也有不少的二級凶獸棲居。

只要運氣好,狩獵到已經孕育出獸丹的凶獸也不是稀有的事情,要是遇到稍弱的三極凶獸,那就穩賺了。

就算沒有獸丹,一些凶獸的血肉能熬制濃湯,滋補身體,凶獸的皮毛骨骼也是值錢的東西,能換到黃金。

林莽這次,不單單是為了和凶獸戰鬥來磨練自己的實力,更重要的是,狩獵凶獸,獲取獸丹,換取資源。

「方羽,我們這就進去吧。」

林莽說著,便在外面帶路,走進了密林裡面。

兩人剛剛走了沒有多久,就發現一路上還有一不少的人,都是準備進入黑山密林去狩獵凶獸的。

黑山密林遼闊異常,不少的西玄武府弟子都會選擇來這裡磨練自己,或者獲取獸丹。

就在兩人往黑山密林外圍走去,不遠處,有三個人正走了過來。

兩男一女,其中一人年紀不少,應該有十七八歲,身材高大,背著一把大刀,臉容兇悍,步伐穩健,看樣子,實力不弱。

另外一個男的,穿著藏青色的衣服,手拿著長劍,長得頗為俊秀。

方羽微微多看了那最後的女孩子一眼,這女孩雖然沒有白婧瑜那般如同仙女般脫俗,但是卻也不差。

鄉村至强少年 ,柳眉杏目,皮膚白皙細膩,身姿玲瓏綽綽,要是放在宗門之外,那也是驚世駭俗的美人。

不過,武者修行,女孩子的容貌會更加美麗一些,那女孩的容顏雖說精緻,不過還沒有白婧瑜那般驚為天人。

這兩男一女的組合,好像是議論了幾句,便是走了過來。

「兩位同門,打攪一下,我們是來黑山密林修鍊的弟子,不知道有沒有興趣一起進入密林裡面修鍊?」

那長相俊秀的男子走過來說道,微微笑著,等著方羽和林莽的回答。

「我們想邀請兩位加入我們,路上狩獵凶獸所得,我們五人平分,這一路上,人多也好有個照應。」

林莽並沒有著急回答,而是看向了方羽,等著方羽來決定,他早就已經唯方羽馬首是瞻。

「恩,可以。」

方羽點了點頭,也知道,在黑山密林裡面,就算是只在外圍一代活動,也有不小的危險。

黑山密林遼闊不知邊際,恐怕也只有府主才會知道,在黑山密林裡面到底潛伏著什麼高級的妖獸。

所以,一般的弟子來黑山密林里修鍊狩獵,經常會結伴組隊,相互有個照應。

見方羽答應了,那長相俊秀的男子開心地笑了一下,和後面的人招了招手。

「來,我介紹一下,我是丹藥門的外門弟子林恆,這是我的師妹,張玉琳。」

林恆笑著介紹了自己,又將張玉琳介紹給了眾人,張玉琳看著方羽,臉色微微有些紅潤,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

「還有,這位是煉器門的張力張師兄,張師兄實力很強,這次有張師兄在,我們就安全很多了。」

那張力忽然笑了幾聲,聲音裡面滿是不屑。

「今天算是你們撿到了,我張某今天剛好想在黑山密林裡面練練手,就勉為其難帶帶你們幾個後輩吧。」

說著,張力還特意看了方羽一眼,眼色悄悄地閃過一絲玩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