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忘川大叔鬍子拉碴,頗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秦守和莉莉絲的戰鬥,手邊還提着一個水晶酒瓶,晃晃悠悠。

“接招吧!”莉莉絲嬌喝一聲,十幾顆粗壯的大樹齊齊的動了,粗壯的枝幹彷彿強而有力的臂膀,狠狠的揮拳,圍毆似的四面八方同時封鎖了秦守的動作,齊心協力的轟擊下來。

“太慢了!”

秦守連寫輪眼都沒有開啓,雷神之劍在手,半空中劃過一道耀眼的弧線,粗壯的樹枝統統都被截斷,切面平整,一片焦黑,莉莉絲絲毫不在意,輕鬆的打了個響指,斷裂的樹枝再度蠕動起來,慢吞吞的重新恢復原狀,再次生長出來,秦守通過簡單的估量,就看出來莉莉絲這種魔法的缺陷。

誠然這個森羅萬象的自然魔法非常的有價值,而且如果完美的使用出來,那絕對是堪比木遁的毀滅級別,但是莉莉絲能力太有限了,完全發揮不出應有的能力,如果單純的用蠻力來破解,也不是不能打破這個術。

異位面事務所 “火遁·豪火球之術!”

秦守雙手結印,隨後胸口猛然膨脹起來,如同充氣的河豚似的,隨後狂猛的把查克拉化作龐大的火焰飛速的噴出,鋪天蓋地的火球足足有三米多高,在白玉擂臺上拖出了嚐嚐的破壞痕跡,帶着極爲可怕的熱浪呼嘯而來,莉莉絲瞳孔一縮,隨後說道:“你以爲單純的火燒就能解決我的祕術了麼?”

“溫柔的水精靈啊,請聆聽我的召喚,賜予我駕馭水的能力吧!水之咆哮!”

莉莉絲同樣精通水系的魔法,絲毫不亞於秦守豪火球規模的水波壓落,聲勢同樣浩大,臺下的觀衆則是歡呼不斷,大呼精彩。

“風遁·大突破!”秦守眼睛裏露出笑意,隨後雙手印訣再變,風遁忍術施展起來,風助火勢,原本被水波壓住,嗤嗤的不停冒着水霧的豪火球突兀的暴漲,體積頓時翻了一倍,瞬間壓過了莉莉絲的水系魔法,參與的灼熱氣息夾雜着火焰噴射而來,莉莉絲連忙指揮樹木的枝幹聚攏到了一塊兒,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

豪火球撞擊在了上面,樹木痛苦的掙扎起來,但是面對龐大的火勢同樣無可奈何,最終被燒得四分五裂,咔嚓咔嚓的裂開了,正當莉莉絲好歹鬆了口氣的時候,白濛濛一片的水霧突然被一道奔襲而來的身影衝開了,秦守的身影露了出來,飄在半空,但是他的下一忍術已經釋放出來了。

“火遁·鳳仙火之術!”

上百道小型的火焰球彷彿噴射的炮彈,迅速的轟炸下來,莉莉絲急忙指揮着樹幹阻擋,頗爲手忙腳亂,但是秦守的寫輪眼清晰的捕捉到莉莉絲的每一個動作,鳳仙火的火球準確無比的封鎖了她的每一個動作,莉莉絲急的滿頭大汗,秦守無意傷她,但是讓莉莉絲極爲被動,擦身而過的火球雖然沒有傷害到莉莉絲,但是卻蹭破了她薄薄的輕紗,露出了大片美好雪白的肌膚。

臺下的女學員羞憤無比,紛紛大罵:“無恥,敗類!!”

臺下的男學員看的激情澎湃,鼻血橫流,同道中人更是紛紛豎起大拇指,紛紛大叫:“精彩,精彩!”

(大概22號之後,就能安下心好好的碼字了,這幾天太忙太累,沒空碼字了,多有不便,請多見諒,另外,梨子有些糾結,不知道以後的成績會怎麼樣,如果差強人意的話,那隻能忍痛自宮了,還是需要大家支持,不多求,希望大家在書評區活躍起來。)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才能成為對某人重要的存在。

輝,你說我真的能達成這份信念嗎?」

流蘇抬起頭來,她發現輝也正看著自己。

夜色比剛才又濃了幾分,兩人都看不清彼此臉上的神色。

「如果你能像塔可一樣堅定的話,那我會毫不猶豫的說,是的,你可以達成信念。

可是,流蘇,你並不像塔可那般堅定,所以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

輝這麼說著,他意識到流蘇也盯著自己,於是就轉過頭去了。

不過,還沒等流蘇做出回應,輝倒是因為自己的這番話而聯想到了一些事情。

「我也想像塔可姐姐一樣堅定,可是,一想到未知的事情我就感到害怕。

我擔心,如果我努力過了,卻還不能達成自己的信念,那我又該怎麼辦呢。

與其是落得那種心碎的結局,還不如趁現在放棄為好吧。

但我不想放棄,不想放棄這份得之不易的信念。」

流蘇說著,她的眼神無比動搖,彷彿一陣輕風都能吹散她的信念。

「塔可和我們不一樣,塔可沒有後路了,所以她才能抱著這份信念,一路衝到最後。

而一直沒有被逼到絕路的我們,也許永遠都無法堅守心中的信念。」

輝這麼回應著流蘇,此時的他想到了之前在那片廢墟時自己和塔可之間的對話。

「流蘇,我曾經也有信念。

即便那時候的我已經認清了現實,但卻還想著達成那份遙不可及的信念。

可現在的我,卻不再對任何事情執著了,我也感到茫然。

流蘇,剛才我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因為我也沒有資格教育你。」

輝想了一會,然後平靜地對流蘇說了這番話。

流蘇能感覺到,輝聲音中的無奈。她沒想到,輝也在煩惱這種問題。

「這麼說來…我和輝很像呢,我和輝都遇到了同樣的問題。」

「是啊,我們很像。」

聽著流蘇的話,輝笑了。

雖然輝覺得流蘇的話哪裡有些不對,但他卻找不出反駁的理由。

所以,輝最後便放棄了反駁,笑著承認了兩者之間相似的事實。

「既然我們都在為相似的事情煩惱,那麼我們可以一起解決彼此的煩惱呀。」

流蘇似乎想到了什麼,她興奮地對輝說著,稍稍拉近了和輝之間的距離。

「流蘇,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解決彼此間的煩惱呢?」

輝搞不懂流蘇的興奮點在哪裡,他不認為相似的問題有著相同的本質。

因為輝知道,自己的信念絕不可能和流蘇的信念一樣,為成為對某人重要的存在而活著。

「先以我為例子來說吧,我現在不是煩惱該怎麼樣成為對某人重要的存在嗎?

那麼,我可以先假裝自己已經是輝心中重要的存在了,而輝也需要稍稍配合我一下。

然後以此為支點,我就可以發現,我該如何完成完善我的信念了。」

流蘇這麼說著,她的聲音里含著難以掩飾的興奮,就好像她已經達成了信念一般。

「那麼,輝的信念是什麼呀?」

輝聽著流蘇的提議,他陷入了思考之中。

他不認為流蘇的想法對自己恢複信念有任何幫助,但他卻覺得流蘇的想法還是挺有趣的。

「雖然我和你一樣迷茫,可是,我的迷茫似乎要更為嚴重一些,流蘇。

我想不起來、也無法緊握住那份信念了,所以我無法說出我現在相信著什麼。

不過,流蘇,我會配合著你的想法,幫你一起堅定你的信念。」

所以,在經過一番思考之後,輝點了點頭,這麼回答了流蘇。

流蘇聽著輝的話,她臉上的神情由疑惑轉變成了驚訝進而又轉為了疑惑。

「輝…既然輝無法說出自己的信念,又為什麼要答應我的請求?

如果輝無法說出信念,我不就不能幫助輝了嗎?」

雖然流蘇對輝答應了自己這件事情感到興奮,但她並不想單方面的受到幫助。

「我為了重拾信念做過許多事情,但都沒有什麼效果。

也許,我在幫助你堅定信念的過程中,說不定能得到一些啟示。

如此一來,不就相當於是你幫助我找回了信念嗎?

所以,我不認為你沒有幫助我。」

輝這麼說著,他的話讓流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流蘇思考了一小會,她認為輝的話並沒有錯。

「那…我也要認真觀察輝的情況!我會記下一切有可能讓輝堅定信念的事情。

所以,今後就拜託了哦,輝!」

流蘇對輝稍稍低下頭,說出了如上這番話。

「只要你想堅定信念,那麼我就會配合你。

但你也要記下你的變化啊,流蘇。不然,你可無法從茫然中解脫。」

輝點頭回應了流蘇的話,然後順便吐槽了流蘇幾句。

「嗯!我不會忘記的。

那麼,如果我現在是對於輝重要的存在,我會做些什麼呢?」

既然處理完剛才的話題,流蘇很快就陷入了幻想之中。

她思考著,如果自己已經成為了對某人重要的存在,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什麼。

可是,流蘇以前從來都沒有成為過對某人重要的存在,她根本想不出以上問題的答案。

「這種事情,並不需要刻意去想,流蘇,你還是像往常一樣去做就行。」

輝能感覺到,流蘇陷入了思考之中。

所以,他結合著以前自己和瀟相處的經歷,提示了流蘇一句。

雖然輝給出的提示,並沒有什麼指導作用罷了。

「可是,像往常一樣,並不能凸顯出我在某人心中的重要性呀。

我覺得,一定要做些特別的事情才行。」

流蘇很不理解的歪著腦袋,她這麼說著,繼續思考了起來。

「沒人能整天承受特別的事情吧,流蘇,你這樣太刻意了,反而起不到效果。」

「輝真是的,稍微配合我一下嘛。

如果,我現在是輝心中重要的存在,那麼輝希望我做些什麼呢?」

輝那毫無指導性的回答讓流蘇稍稍鼓起了臉頰,她先吐槽了輝一句,然後認真問了輝這樣一個問題。

「重要的存在…我希望你能讓…」 “敗類!”莉莉絲俏臉漲紅,羞憤難當,灼熱的火焰甚至蓋過了整個天空的陽光,每一發火遁的炎彈都把生長出來的樹木洞穿一個碩大的洞口,畢竟這不是初代火影帶着查克拉的木遁,依然懼怕火焰,但是擁有魔法元素的補給,可以非常緩慢的修復。

在秦守的寫輪眼捕捉之下,莉莉絲逃無可逃,看似有着出路的躲閃方向,隨後就被鳳仙火的火球統統封鎖,莉莉絲狼狽不堪,連忙使用了光屬性的三級防禦魔法‘光之守護’,終於抵擋住了秦守的火鳳仙火球的攻擊,光能量散成點點光雨,最後露出了莉莉絲頗爲狼狽的樣子。

莉莉絲現在身上那件墨綠色的紗裙現在千瘡百孔,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白裏透紅的精靈肌膚那是大自然最美的頌歌,下方的一羣男學員都看呆了,一個個眼神露出驚豔之色,莉莉絲羞憤的直跺腳,再看秦守現在同樣一副鼻孔變大,色眯眯的樣子更是怒從心頭起。

“啊啊啊!”

這精靈族小mm竟然揮舞着粉拳嗷嗷叫的衝了上來,墨綠色的長髮飄飄,嚴格來說,精靈族屬於法師這類,只有極個別的人才擁有強大的近戰能力,莉莉絲捨棄了魔法,而赤手空拳的跟秦守戰鬥,無一不說明了她此時已經是氣昏了頭腦,秦守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心道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過分了呢,把人家氣成這樣了。

不得不說,莉莉絲身形矯健,一拳一腳都充滿了美感,而且速度也是達到了四階戰士的水準,難怪選擇近戰,看來有所依仗,下面觀戰的學員看的津津有味,不過秦守有着寫輪眼在手,所有的下步動作統統都成了虛像呈現在秦守的眼中,莉莉絲嬌喝一聲,修長的小腿如同刀斧一般怒劈而下,帶着呼呼的風聲,秦守立刻作出了反應,擡手就架住了莉莉絲的小腿,胳膊微微一沉,隨後秦守眼中三顆勾玉徐徐旋轉,預測到了下一步的動作,單手鎖住了她的小腿。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刺啦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

秦守和莉莉絲同時目瞪口呆,大眼瞪小眼的對視,莉莉絲俏麗的臉蛋瞬間漲得通紅,隨後變綠,再然後黑的跟鐵鍋似的,秦守狠狠的嚥了口口水,兩個人的動作就這麼僵硬的定格了,彷彿被施展了定身術似的,原因無他,就在秦守鎖住莉莉絲小腿的時候,因爲鳳仙火的灼燒效果,莉莉絲的裙襬已經搖搖欲墜,再加上秦守這麼一扯,頓時成了開襠褲。

尷尬啊……你妹啊……

莉莉絲渾身肉眼可見的僵直有些發顫,秦守的手也僵硬了,兩個人的動作不約而同的同時停了下來,臺下的觀衆和裁判看的滿頭霧水,秦守的寫輪眼高清的視力完勝冠希老師的高倍清晰數碼相機,看清楚了莉莉絲高擡一字馬姿勢下,那凌亂的裙襬下露出萋萋芳草,點點遒勁有力,自然搖擺,弱柳扶風。

要不……揪下一根試試?

撒旦首席盛寵暖妻 秦守腦海裏突然蹦出這麼一個荒誕而且不靠譜的念頭來,但是隨後秦守義正言辭的拒絕了這個頗具吸引力的想法,道貌岸然的搖頭,但是等回過神來,理智重新佔據制高點的時候,手裏已經多了三根柔軟的潮溼的黑毛在風中搖擺着,秦守暗道不好,擡頭一看,莉莉絲臉頰紅的都快滴出血來了,渾身不受控制的顫抖個不停,看向秦守的目光已經是咬牙切齒了,恨不得同歸於盡的那種。

秦守頓時瀑布汗,該死的,到底是什麼時候……

“你等一下,我先把你放下來,我們繼續來過……”秦守咳嗽一聲,說道。

“不用了!”莉莉絲尖叫一聲,狠狠的一踹秦守的胳膊,半空中翻轉優美的弧線,隨後輕盈的落到了樹幹上,臉色稍微好轉了一點點,莉莉絲夾着雙腿,大聲叫道:“我認輸!”

“秦守獲勝!”裁判頗爲奇怪的看着場中的秦守和莉莉絲,跟臺下的觀衆一樣一頭霧水,但是既然莉莉絲已經認輸了,他也就按照流程宣佈真正的勝利者,不明所以的油頭粉面君扯着公鴨嗓尖叫。

“冰神在上,那小子絕對使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我奧拓子爵纔不會認同呢!親愛的莉莉絲小姐,我……”公鴨嗓擺出一個自認爲帥氣的姿態腆着臉湊了過來,正好撞上莉莉絲夾着雙腿,小步挪動企圖避開所有人視線偷偷走下去的,可是公鴨嗓這麼一喊,莉莉絲殺了他的心都有了,氣的咬牙切齒,冷哼一聲,邁着小碎步快步的消失在了人羣中。

秦守手中的戰利品迎風搖擺着,手中似乎帶着獨特的精靈族的幽香,那位公鴨嗓子爵碰了一鼻子灰,轉過頭用無比憤怒和妒忌的眼神惡狠狠的瞪着他,敵意不容忽視,秦守內心冷笑一聲,敢找自己麻煩的話,那老子不介意讓你知道花兒爲什麼這麼紅!

“那個少年的眼睛似乎有些與衆不同,是瞳力的祕術,還是血脈的傳承呢?”炎老坐在副院長旁邊,關注着秦守從頭到尾的佔據,低聲嘀咕了幾句。

副院長輕輕的撫着自己的鬍鬚,眯着眼睛道:“看樣子有着獨特的血脈傳承,可能是大路上其他稀有的血脈屬性,傳承的是瞳術,只是不知道他的眼睛瞳術有什麼樣的能力,神殞大陸第一瞳術,便是邪眼一族的邪眼,與之對視將會陷入瞬發的難以解除的強大幻術之中,無法自拔,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瞳術傳承,只是血紅的雙眼,似乎不太像邪眼……”

“看樣子那個孩子有着不少自己的祕密啊,哈哈……正好拭目以待,如果此子表現卓越,天賦凌然,那麼入贅我神血世家,也不算辱沒了名頭,變異冰屬性鬥氣,神祕瞳術祕術……”炎老滿意的點點頭,越看越順眼。

秦守沒來由的菊花一涼,似乎感覺到了一陣陰風拂面,絲毫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婚姻大事已經被兩個無節操的老頭預定了。

(大概等到22號就能放心碼字了,我會加油的!) 「重要的存在…我希望你能…」

輝這麼回應著流蘇,可他的話說道一半就進行不下去了。

瀟是輝心中最重要的人,輝自然而然的會想到她。

而輝現在,最想要瀟做的,就是站在自己身邊。

只可惜,瀟的身體不能重構,而輝也無法達成眼下的願望。

當然了,輝不可能把自己希望瀟做的事情說給流蘇聽,他當然會止住了話語。

「輝?」

流蘇見輝停止發言了,她有些不解的叫了一聲輝的名字。

邪君的第一寵妃 「輝現在最希望自己心中重要的人做些什麼呢?」

流蘇又重複了一遍剛才的問題,她很期待輝的答案。

「我啊,只希望她能站在我面前,和我好好聊上幾句而已。

我和她,還有太多話沒有聊完。」

輝思考良久,終於給了流蘇這樣的答案。

而流蘇卻對這個答案感到意外,她沒想到輝的答案居然這麼普通。

「那…你們會聊很久嗎?」

「也許會聊很久,也許只是短短三言兩語。」

Leave a Comment.